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50【回家】

    (有同学说留学基金太少,老王用尽毕生数学能力算了一下,貌似是有点少,已经更改,每年的留学捐款改为16万元。事实上,西方经济危机时期,留学所需费用是大大减少的。比如童第周,就是借1000元前往欧洲留学。还有读者问童第周是谁,嗯,他是中国实验胚胎学的主要创始人,中国海洋科学研究的奠基人,有个称号叫“中国克隆之父“。)

    天津,三乐堂。

    “先生回来啦!”一个十六七岁的女佣惊喜喊道。

    这女佣叫刘若男,小名二丫头,正是孙永浩的妻子。两人结婚以后,刘若男就搬进三乐堂随夫居住,做些浆洗打扫的工作。

    张乐怡在佣人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出来迎接。周赫煊是七月底离开的,如今已是三月份,张乐怡即将足月临盆,眼看着就要生了。

    孟小冬也抱着女儿出现,小灵均趴在母亲怀里,乌溜溜的大眼睛死盯着周赫煊看,似乎对这个“陌生叔叔”感到很好奇。

    从北平到沈阳的京奉铁路,是要路过天津的。

    周赫煊前些天回来过一趟,不过只在家待了半天,便陪同爱因斯坦等人前去北平,一直忙活到现在才真正归家。

    “身子还好吧?”周赫煊搀着张乐怡问。

    张乐怡抚摸着大肚子笑道:“还好,小家伙挺调皮的,时不时就要踢我一下。”

    孟小冬笑着说:“怀的肯定是男孩。”

    “男孩女孩都行,”周赫煊不想张乐怡有压力,他随即又抱起女儿逗弄,“灵均,快叫爸爸!”

    小灵均吓得把头扭开,婴儿的大脑发育还不完全,几个月不见早把周赫煊给忘了。她伸着小手朝孟小冬哭喊:“麻麻,呜呜呜呜……”

    周赫煊狂汗,这一回来就把女儿吓哭,自己有那么恐怖吗?他把女儿交换给孟小冬,问道:“婉容和雅泉呢?”

    张乐怡说:“婉容在陆静嫣家里,好像是要参加什么绘画沙龙。雅泉在电台看着,我怀孕以后,就把电台事务交给她处理了。”

    一家人回到客厅,张乐怡趁孟小冬给女儿喂奶的时候,突然小声说:“廖雅泉最近几个月动静很大,她利用电台的便利,打着你的旗号结交天津名人,现在混得有声有色。”

    “知道了。”周赫煊能够猜到廖雅泉想干什么。

    做为一个长期潜伏的女间谍,廖雅泉应该接到了新任务,那就是趁机打入天津的名流文化圈。这是间谍的惯用伎俩,平时没啥动静,在关键时候却可以利用这些人脉资源获取情报、配合特务行动。

    周赫煊也没法管这些,他倒是可以把廖雅泉弄死,可又有什么用呢?一个“知根知底”的间谍,总比藏在暗处的间谍更好对付,就怕弄死廖雅泉后,日本人又派来个更厉害的。

    周赫煊问道:“她在电台有没有乱来,比如撤换那些宣传爱国主义的节目?”

    “这倒没有,电台还是老样子。”张乐怡道。

    孟小冬已经喂完孩子回来,张乐怡连忙转开话题说:“爸爸前些年从美国来电,说他跟你合伙的那个生意,现在产品非常受欢迎,日进斗金呢。爸爸还说,等三弟大学毕业以后,也去美国帮他打理公司。”

    “那也好。”周赫煊对避(和谐)孕套生意红火早有预料。

    在经济大萧条的情况下,人们的娱乐选择范围很小。花销很大的活动是没能力参加的,从而导致电影行业迅速繁荣,因为电影票便宜,花点钱就能享受一两个小时。

    同样的,像口红等小商品,也成为女人的最爱。经济越是不景气,口红卖得越好,女人也只剩下那点消费能力了。

    至于避(和谐)孕套热卖就更好理解,人们的社交娱乐活动减少,那用于啪啪啪的时间就会增加。而孩子生出来又养不起,那就得提前做好防范措施。

    周赫煊陪张乐怡、孟小冬聊了好半天,女儿终于不怕生了,趴在周赫煊腿上爬来爬去。

    “灵均会走路了吗?”周赫煊问。

    “哪那么快,还没满周岁呢,”孟小冬笑道,“不过她自己能扶着床沿慢慢挪步子了,而且说话也学得很快。”

    周赫煊用手指刮着女儿的鼻尖,逗道:“灵均,快喊爸爸。”

    “呀呀……”小灵均站在周赫煊腿上,伸直小手揪住周赫煊的头发,然后自顾自的欢笑起来,“咯咯咯咯!”

    孟小冬看着女儿,脸上挂着母性微笑:“不过是该断奶了,前些天试着断了一下,灵均总是哭,我心软只能又让她喝奶。”

    张乐怡跟孟小冬交流起婴儿经,她说:“你最好回娘家住几天,硬起心肠才能给孩子断奶。”

    “我妈也这样说,”孟小冬摸着女儿的小脸蛋,“我这一走,不知道孩子会哭成什么样子。”

    小灵均似乎意识到大家在谈论她,好奇地回头到处看,跑去母亲那里腻了一阵,又爬到张乐怡身边,奶声奶气地喊:“娘……娘……”

    孟小冬笑道:“这孩子,让她喊大娘,学话只学一半。”

    张乐怡扶住小灵均,慈爱地说:“我就喜欢她这样喊,听着就更亲。”

    周赫煊一把将女儿抱起:“那以后就这么喊吧,都是自己家的孩子。”

    临近傍晚,婉容参加完沙龙回来了。廖雅泉依旧未归,不知是在电台忙活,还是在跟什么人接触。

    婉容见到周赫煊后颇为惊喜,若非还有旁人,她都扑过去亲热了。

    周赫煊问:“今天玩得高兴吗?”

    “嗯,沙龙的气氛很好,”婉容说,“陈少梅先生的作品,在比利时荣获国际博览会美术银奖。他昨天刚回国抵达天津,天津画坛极为振奋,今天的沙龙就专门请了他。”

    周赫煊想起穿越后,他第一次参加沙龙时遇到的少年。如今陈少梅才21岁,只凭国画作品在国际拿大奖,这是真的了不起。

    婉容聊了一会儿沙龙上的见闻,突然支支吾吾地说:“煊哥,慧茀姐姐想搬出来,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住处。我想,能不能让她们姐妹俩在家里住一阵子。”

    “可以啊,反正有的是空房间。”周赫煊道。

    溥仪如今已被赶出张园了,被人陆静嫣的父亲陆宗舆收留,才终于找到住的地方。静园原名乾园,溥仪之所以给房子改名,自称是取“静以养吾浩然之气”的意思,其实颇有“静观变化、静待时机”之意。

    这家伙还没打消复辟的念头,每天必读报纸了解国家大事,还定期召集遗老遗少开会商量策略。甚至还在许兰洲的帮助下,招聘到一帮武艺高强的护卫,其中就包括神枪李书文的大弟子霍殿阁。

    与此同时,溥仪的脾气越来越怪,以至于连忠心耿耿的崔慧茀、崔慧梅妹妹都难以深受。

    崔家姐妹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她们想要离开溥仪,立即受到几位堂兄、表兄的阻拦。特别是崔慧茀的表哥,希望崔家姐妹能够做皇后、皇妃,一直在努力奉劝溥仪废后再娶。

    历史上,崔家姐妹也是离开了一段时间的,崔慧茀去了北平讨生活,崔慧梅则前往香港居住。

    周赫煊对崔慧茀颇为期待,那可是跟吕碧城齐名的天津才女,听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有过目不忘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