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63【鲁梁骂战】

    北大,政治系。

    马珏捧着课本走进教室,瞬间引起全体男同学的注意。等她找位子坐下,旁边空位上迅速多了七八个人,不为别的,那些男生只是想靠校花近点。

    或许是自惭形秽,近10个男同学围着马钰坐下,居然没人敢上来搭讪,最多也就是朝她那边偷偷看几眼。

    还有几个正在聊天的男同学,也刻意提高了音量,妄图利用高谈阔论来吸引马珏的注意力。

    马珏对此颇为烦恼,拿出本文学杂志,低头静静阅读起来。但那几个聊天的实在太大声,她不想听都不行

    “听说魏老师也辞职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咱们还要停课。”

    “有什么办法?没校长,没拨款,老师们总不能饿着肚子讲课吧?”

    “都怪他们高年级的老生,非要通电全国复校,把校长都赶跑了,搞得教育部对北大不闻不问。”

    “就是,你看北工大那几所学校,不搞复校还不是照样上课。”(北京工业大学在并校后成为北平大学第一工学院,并未解散复校,与其他几所国立大学一起持续到抗战后,内迁至西北组成西北联大,西北联大即新中国西北大学的前身)

    “唉,老生们胡来,我们这些新生跟着遭殃。”

    “怎么能说胡来呢?老生不坚持复校,现在哪里还有北大存在。”

    “我听说蔡元培先生会回来做校长?”

    “他早就不管北大了,好像是周赫煊先生要回北大。”

    “管他谁做校长,教育部随便派个校长来都可以,咱们辛辛苦苦考上大学,总不能半途而废回家种地吧?”

    “……”

    这个话题显然是同学们最关注的,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讨论。

    马珏对此也很担忧,她父亲是北大国文系主任,平时经常听父亲和叔叔们谈起学校的困难,国文系老师这半年来辞职了将近一半。

    就在同学们议论纷纷时,突然一个男生闯进来,挥舞着手里的杂志说:“好东西,好东西,上海左翼作家联盟团体刊物《萌芽月刊》!”

    “真的?快给我看看!”

    “可以啊,你小子上哪儿搞来的?”

    “我听说好多大作家都加入了左联。”

    “……”

    马钰对左联也有所耳闻,她好奇地抬头看过去,犹豫着是不是该找那个男生借书来读读。

    那男生得意地说:“这是《萌芽》最新一期的杂志,我托叔叔专门从上海带来的,北方的书店里根本买不到。”

    “别废话,快拿来大家一起看!”有人急切道。

    那男生翻开杂志目录页说:“人太多麻烦得很,干脆我给大家朗读吧。这期《萌芽》刊登了鲁迅、柔石、殷夫、魏金枝……等先生的文章,同学们想先听谁的?”

    “鲁迅,鲁迅!”大家一致高呼。

    “那我开始念了,”男生笑道,“鲁迅先生这篇杂文的题目叫《新月社批评家的任务》:新月社中的批评家,是很憎恶嘲骂的,但只嘲骂一种人,是做嘲骂文章者……从此以后,恐怕要不满于两种现状了罢。”

    鲁迅的这篇文章并不长,连800字都不到,参加高考是要扣分的。他全篇不带一个脏字,却把新月社的批评家往死里挖苦,讽刺新月派文人表面上反对国党,暗地里却奴颜婢膝、摇尾乞怜。

    同学们听完杂文后,有人忍不住问:“我挺喜欢新月社的,鲁迅先生这次骂的是谁啊?”

    “是啊,鲁迅先生怎么又跟新月社起冲突了?”

    “应该是胡适吧,听说鲁迅先生和胡适先生一直关系不好。”

    “怎么可能是胡适?胡适因为反抗国党压迫思想,已经被逼得远走海外了。”

    “……”

    学生们讨论半天也没有头绪,终于有人问马珏:“马珏同学,你好像跟鲁迅先生很熟,他这次的文章是在骂谁啊?”

    马珏还真知道,因为这篇文章她已经读过了,当即回答说:“骂的是梁实秋先生。”

    “我想起来了,他们两个还真有矛盾。”有人立即喊道。

    鲁梁骂战开始于1926年,梁实秋说五四文学描写人力车夫是肤浅的人道主义,鲁迅立即写文章,不仅批评了梁实秋,连带着把整个新月社都骂进去了。

    到1927年的时候,梁实秋讽刺鲁迅、周作人是文坛霸主,容不得别人的思想跟他们不一样。当时正值“反赤”的高峰期,梁实秋暗指鲁迅是赤党,鲁迅回应说梁实秋“用心险恶”,两人因此真正结怨。

    后来梁实秋又骂鲁迅翻译的作品晦涩难懂,属于“硬译”,没有艺术性可言,已经离“死译”不远了。

    鲁迅对自己的翻译问题进行了辩解,两人因此吵起来。

    直到去年夏天,梁实秋写文章说鲁迅对于现状不满,却只敢说几句尖酸刻薄的俏皮话。鲁迅时隔半年才写这篇文章回击,说新月派文人追求思想自由和国党闹起来,属于摇尾乞怜,在真正需要反抗的地方,反而帮着国党维持(文坛上的)治安。

    这两位打笔仗从没消停过,直至鲁迅去世。

    学生们讨论了一番鲁迅和梁实秋,那个男生继续念杂志,念着念着,他突然说:“咦,这首诗有点意思!”

    “什么诗啊?”有人问到。

    那男生说:“诗名《我爱这土地》,作者叫‘夜风’。我给大家念念啊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一首诗念完,教室里无人说话,都沉浸在诗歌炙热的感情中。

    这首诗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直抒胸臆,表达出一种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伟大爱国情感。它的简单、它的真正,恰恰最能打动人,特别是热血青年们读来,更觉慷慨激昂。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马珏低沉重复这两句诗,不禁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