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68【写诗】

    据传,佛祖释迦牟尼的出生地附近有座香山,是大慈大悲观音菩萨的得道之所。由此佛教传入中土后,以观音为主祀的寺庙,大部分都叫做香山寺。

    似乎北平的香山就是这么得名的,每年农历二月十九、六月十九和九月十九,香山碧云寺都要举行香会,方圆数百里的香客慕名而来,场面显得极为热闹。

    六月初,并不是游香山的好时候,因为红叶未红,满山郁郁葱葱。

    特别是临近中午时,日头晒得人脑袋发晕,一躲进树荫就不想再出来。

    周赫煊和李寿民体力最好,走起山路来轻轻松松。巴金就要弱得多,没爬多久的山便气喘吁吁,还在路边捡了根树枝做拐杖。

    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则非常专业,他们自制了登山靴和登山杖,还戴了两顶草帽遮蔽太阳。两人爬山时速度平稳,不快也不慢,尽量减少体力消耗。

    那几个北大星星诗社的学生就糟糕得多,刚开始颇为兴奋,说说笑笑还小跑前进。结果没走多远,一个个便体力耗费大半,叫苦连天的艰难挪动脚步。

    “我就说早点出发嘛,这都快中午了,太阳晒死人!”那个叫姚薇薇的女生抱怨道。

    柳丽颖擦着额头细汗说:“都怪陈子亚,说好的七点钟出发,结果到了八点半还在睡懒觉。”

    陈子亚尴尬的笑道:“是我不好,昨晚看书看得太晚了,半夜才睡。”

    马珏说:“好啦,好啦,赶快追上周先生他们。”

    “早知道今天太阳这么大,我就不来爬山了,”姚芳拿本书当扇子,指着前方说,“就快到碧云寺了,那里能讨些水喝。”

    民国时候爬香山游、碧云寺,还真是挺累人的。因为基础设施建设太差,山路极为难走,不像后世把路面修得整整齐齐。

    上午十一点左右,众人终于抵达碧云寺。

    周赫煊只随便看了几眼,就顿生物是人非之感。他上辈子和女朋友一起游过碧云寺,那时的许多景点都修复过,而今却是破败不堪。

    香山碧云寺始建于元朝,到清乾隆年间大规模扩建,相传有二十八处盛景。

    八国联军侵华时,碧云寺遭到抢劫和焚毁,二十八景所剩无几,只余下一些残骸供游客凭吊。

    孙中山在北方病逝后,灵柩在碧云寺安置了整整四年。常凯申几次到北平,也居住在碧云寺行馆内,连北伐胜利后的军阀分赃大会,都是在碧云寺里召开的。

    周赫煊心想:老蒋来碧云寺,肯定不会自己爬山,多半是坐滑竿吧。

    碧云寺内有和尚居住,众人先去给菩萨上了炷香,接着便坐在树荫下喝水纳凉。

    等缓过劲来,巴金开始四处观赏美景。不知何时,他站在一栋大殿的残骸前默然不语,也不晓得他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梁思成、林徽因夫妇随身带着许多物件,他们要在此逗留许多日子,所以先去找住的地方,安置好行李回来再喊大家去吃饭。

    可能是酷暑的原因,众人的胃口都不太好,草草吃完午饭继续乘凉。

    李寿民牵着新婚妻子的手,成双成对地转悠去了。北大的几个学生则开起了诗会,玩着些诗词接龙的游戏,连带着把周赫煊和巴金都拉去一起玩。

    马珏喊道:“周先生先出题!”

    周赫煊望着还没有修复的景点残骸,触景生情道:“去年今日此门中。”

    巴金就坐在周赫煊旁边,依次该他接龙:“中巴之东巴东山。”

    这年头的大学生古诗词水平极高,陈子亚立即说:“山花红紫树高低。”

    “这个简单,哈哈,”陈栋笑道,“低头思故乡。”

    “乡音无改鬓毛衰(读催ui)!”马珏接了一句。

    “衰(ui),衰(ui)。”姚薇薇“催”了半天也没“催”出来。

    “哈哈,罚酒一杯!”陈子亚倒了杯开水,递到姚薇薇面前。

    “等等,”姚薇薇喊道,“衰(读摔shuai)兰送客咸阳道!”

    马珏笑道:“不行不行,读音都不一样。”

    姚薇薇说:“字写得一样就可以。”

    几个学生争执一番,终于还是让姚薇薇过关了。

    这边玩游戏玩得正嗨,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已经开始忙活了。他们先把碧云寺游览一番,然后开始画整体的布局图,这个工作一直忙到天黑才完成。

    “白雪却嫌春色晚。”

    “晚来山更碧。”

    “碧草芊芊晴吐芽。”

    “芽,芽……”

    “罚酒,罚酒!”

    “唉,真没意思,换点别的。”

    “不如让周先生谈写诗技巧吧,他的新诗写得那么好,肯定有独门绝技。”

    “对对,周先生教教我们。”

    “……”

    周赫煊被学生们怂恿着讲课,他笑道:“我觉得吧,写诗跟写小说一样,得先有个主题。这个主题可以是家国情怀,可以是男女之爱,可以是乡愁思归,可以是寂寞倦怠,也可以是高兴激动……有了主题,再用诗的语言把它写出来。能写成什么样子,就要看个人习惯和修养了。”

    马珏手托香腮,歪着脑袋望着周赫煊:“有时候,我突然灵感来了,偶得一两句。可想把这一两句写成完整的诗,却怎么也写不出来,这时该怎么办啊?”

    “对啊,我也有这种情况。”陈子亚说。

    周赫煊耸耸肩道:“如果实在写不出来,那可以把妙手偶得的句子存起来,说不定哪天就能用上。”

    巴金说:“也可以像《一代人》那样,直接就是一首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首诗只有两句即可,再多就显画蛇添足了,周先生的诗我最喜欢这首。”

    “那可真难,两句诗就包含着千言万语。”赵芳敬佩地说。

    柳丽颖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周先生,要不你现在就写一首?”

    这个提议立即被众人附和,都想考校考校周赫煊的现场作诗水平。

    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正好参观完碧云寺的整体布局回来,听说周赫煊要写诗,顿时停下脚步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