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99【水落石出】

    周赫煊用筷子拨弄着松鼠鱼,笑问:“萧秘书是代表国党中央宣传部来的?”

    萧同兹为周赫煊倒满酒,解释道:“中央党部有指示,叶部长派我来过问一下。”

    “对于小凤先生,我个人还是极为佩服的,”周赫煊品尝着鱼肉,随口问道,“小凤先生对中国报业协会是什么态度?”

    萧同兹道:“中国报业协会一旦成立,叶部长必须兼任会长,这是中央党部的意见。”

    小凤先生就是叶楚伧,国党中央宣传部长。此君早年为南社诗人,柳亚子的好友,《民国日报》创始人之一。

    周赫煊笑呵呵地说:“当然可以,尊党爱国嘛。”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让叶楚伧兼任中国报业协会的会长又如何?只要重新调整协会构架即可,弄一个秘书长负责制,把国党派来的会长权利架空。

    萧同兹笑道:“周先生,其实叶部长兼任会长,对中国报业协会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原则上,叶部长和我本人,都不想太过干涉报纸运营。《大公报》的不党、不私、不盲、不卖‘四不’主张,鄙人是极为佩服的,也认为这是报人的最高追求。周先生,你明白吗?”

    “哦?原来如此。”周赫煊瞬间搞清楚对方的立场。

    自北伐以来,南京政府对新闻的管控更加严格,陆续颁布了多个条款。特别是《出版法》,大致继承了北洋政府的《出版条例》,最明显的改变就是积极进行党化。

    在南京国民政府的统治下,一切报刊杂志和书籍的出版,都必须遵守“三民主义”这一大前提,否则就属于违禁。说得更直白一些,民国中期的出版物,必须在孙中山(三民)主义和常凯申思想(儒家道德)的领导下。

    然而具体情况却有些微妙,因为常凯申还未完全掌控国党各大派系。

    就拿叶楚伧来说,他身为国党中央宣传部长,原则上必须兼任《中央日报》(国党机关刊物)的社长。但他本人是不怎么管控报纸的,《中央日报》实行的也是“总编负责制”,中央宣传部无法直接控制《中央日报》。

    直到明年,《中央日报》才实行“社长负责制”,使得国党的中央刊物沦为常凯申的个人宣传工具。

    萧同兹跟叶楚伧一样,追求的也不是国党对报纸的严格管控。他后来出任中央社社长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国党中央党部的影像力,从中央社直接摘除掉。

    萧同兹笑着说:“叶部长的要求很简单,只有两点:第一,他兼任中国报业协会会长;第二,中国报业协会最好低调些。”

    “明白。”周赫煊点头说。

    叶楚伧对中国报业协会的态度,说穿了就是:我不想管你,但你也别给我闹事。

    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那叶楚伧兼任会长还真是好事。有国党中央宣传部撑腰,可以省却许多麻烦,地方党部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杜月笙听两人谈完正事,顿时笑道:“来来来,周先生,萧秘书,喝酒!这道松鼠鱼,选用的是上好石斑,做法正宗,听说用了乾隆年间传下来的秘方。”

    “口感确实极佳,”萧同兹突然举杯道,“我再来敬周先生一杯!萧某佩服的人不多,但周先生肯定算其中一个。今日难得见面,还请周先生多多教诲。”

    “岂敢,萧秘书过誉了。”周赫煊碰杯道。

    萧同兹只比周赫煊大几岁,以两人的名气地位来说,他还真没法在周赫煊面前摆架子。

    吃过午饭,杜月笙邀请二人去看戏,地点就在大世界旁边的共舞台。

    台上咿咿呀呀唱着昆曲,周赫煊这个北方人也听不懂,只能欣赏演员的唱腔和身段。

    杜月笙倒是听得摇头晃脑、乐在其中,突然一个便衣巡捕走过来低声说:“杜爷,《晶报》的事情查清楚了。”

    “说给周先生听。”杜月笙继续听戏。

    便衣巡捕连忙凑到周赫煊身边,把他们查到的内情说出来。

    原来,关于阮玲玉的歪曲报道,是张达民的哥哥提供内情,期中还有影坛一姐杨耐梅的怂恿。

    张达民的哥哥是明星电影公司股东,杨耐梅同样也是从明星电影公司出道。两人见阮玲玉大出风头,心里都非常不爽,于是合计着串通小报抹黑阮玲玉的名声。

    这不仅仅出于私怨,还有利益冲突。杨耐梅要保持自己影坛一姐的地位,而明星公司则忌惮刚刚开业不久的联华影业公司,把联华影业的台柱子阮玲玉抹黑,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第二天,周赫煊把阮玲玉叫来,将事情内幕简单的说了一下。

    “杨小姐要害我?”阮玲玉难以置信。

    如果是张家人陷害她,阮玲玉还比较想得通,可杨耐梅就有些莫名其妙了。阮玲玉刚刚出道时,杨耐梅就已经是大明星,两人见过几面,但根本没有深入交流过,更谈不上有什么仇怨。

    周赫煊问:“你打算怎么处理?”

    阮玲玉想了想说:“算了吧,跟记者解释清楚就好。”

    “你呀,”周赫煊摇头叹息,“人太善良了,总是会被人欺负的。”

    周赫煊没有继续找杜月笙帮忙,因为没必要。他让律师给《晶报》发函,要求对方登报道歉,并澄清其不实报道。与此同时,《大公报》发文怒斥《晶报》,抓住“私生女”这个关键词不放,批评花边小报为了销量不顾事实,肆意侵犯他人名誉权。

    20岁的阮玲玉,居然有个10岁的私生女,脑子正常的人都能判断真假。

    《大公报》的报道一出,《晶报》的竞争对手们纷纷落井下石。而上海的文化圈子也随之发力,把《晶报》骂得狗血淋头。

    从这里就能看出,周赫煊在民国文坛的影响力有多大。作家、诗人、批评家……认识或不认识的,无数人站出来帮忙,瞬间就把《晶报》给骂得懵逼,销量至少锐减三分之一。

    千万不要跟文人玩笔杆子。

    事情以《晶报》公开道歉,并赔偿1000元名誉损失费结束。阮玲玉当着记者的面,宣布把这1000元捐给灾区,获得舆论的广泛赞誉。

    到十二月初,《神女》电影版的筹备初步完成,阮玲玉也进剧组开始拍戏了。

    而张学良的妻子于凤至,也从东北赶来,夫妇俩一同前往南京开会,蒋四小姐的处境变得有些尴尬。

    至于周赫煊,当然也跟着去南京。因为教育部向他发出了邀请,商讨“中国语言文字学会”的创建事宜,同时还有个劳什子的“亚洲文化协会”要成立。

    以周赫煊的文化影响力,这些大型协会是必须邀请他的,否则成立起来都没有权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