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19【科普】

    演习现场一片混乱,肇事飞行员和投弹手,一落地就被刘湘扣押。

    各路军阀们则是幸灾乐祸,田颂尧憋着笑说:“喔嚯(糟糕之意,可用于嘲讽),这下完挂了,赶紧送医院头去。”

    杨森还在火烧浇油,嘲笑道:“甫澄兄,你那个飞机投弹手,手艺有点回潮哦。格老子,幸亏兄弟伙运气好,要是再歪个几丈远,我们这些带兵的起码给炸死一大半。”

    邓锡侯假装帮着刘湘说话:“不要朗个子说嘛,刘司令的空军还是很要得的,起码飞到天上没有落下来。”

    “哈哈哈哈!”众人放声大笑。

    刘湘黑着脸不说话,肺都快气炸了,吼道:“把那个坏事的龟儿子带过来!”

    很快,刘湘的侍卫便押着投弹手过来,那位兵哥哥腿都软了,噗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道:“司令,我错了,你饶我一命嘛。我屋头还有80岁老娘要养,我要是被砍了脑壳,我妈咋个办哦。司令……”

    “闭嘴,”刘湘喝问道,“老子让你炸靶子,你咋个往自己人头上炸?”

    投弹手喊冤道:“司令,冤枉啊。我真的是朝靶场里投的,我也不晓得,咋就落在人堆里头了。可能是今天风大,吹过去的。”

    “吹你先人板板,”刘湘大怒,“恁大一个铁坨坨,你给老子吹过去看看!”

    “司令,我没有骗你哇,真是吹过去的。冤枉啊,呜呜呜……”投弹手说着说着就哭起来。

    刘湘回头问刘神仙:“师父,你咋个看?”

    刘从云掐指一算,半眯着眼说:“此乃妖风作祟,往东20里地,那里有一头黄风精。改天贫道开坛做法,为司令除去此害,当可高枕无忧!”

    投弹手连忙附和:“对对对,是一头黄风精。我在飞机上投弹的时候,就看到有一股黄色的妖风吹过来,硬生生把炮弹吹歪了。”

    刘湘对此半信半疑,皱着眉头说:“那就有劳师父为民除害。”

    “贫道全力以赴,定不辱命,”刘从云说道,“回头我画几张避凶符,司令可让人把符贴在飞机上,以后肯定不会再出事。”

    周赫煊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问道:“刘司令,你的空军投弹手,就没有学过物理课程?”

    “啥子物理课?”刘湘不解道。

    周赫煊说:“就是测算飞行高度、飞行速度,再根据这些算出炮弹做平抛运动的落点。”

    刘湘晕乎乎的挠了挠头,他读军校时次次考试倒数第一,哪里懂什么平抛运动啊。

    周赫煊只能简单解释道:“这位投弹的兄弟,应该是在靶场上方投的弹。但是炮弹落下时,还会因惯性继续往前面跑,所以最后就落在人堆里爆炸了。”

    杨森立即听明白,嘲讽道:“还是周先生有学问,一哈子就搞醒豁了。甫澄兄啊,你这个空军部队,怕是要请几个老师来教一下科学文化,不然哪天怕是要把你的司令部炸了。”

    “请请请,一定要请,”刘湘连忙说,“明天我就从重庆大学,请几个物理老师来上课。”

    刘从云见自己被无视,没好气的瞪了周赫煊一眼,出声道:“司令,上课要上,黄风精也必须除掉!”

    “都要得,双管齐下,要整得巴适。”刘湘说。

    周赫煊对这个妖道极看不惯,此人过几年就要唆使刘湘进攻刘文辉,后来又唆使刘湘攻打红军部队,为一己私利不知害死了多少人。

    而且“孔孟道”还是“一贯(和谐)道”的分支教派,“一贯(和谐)道”属于汉奸邪教。当日本侵占华北、山东时,“一贯(和谐)道”宣称日本侵华乃是天定劫数,是不可改变的神明惩罚,要求信徒臣服日本侵略者,成为日军统治北方的帮凶。

    刘从云在被刘湘赶出四川后,跑去上海继续招摇撞骗,同样帮着日本人干了许多坏事。

    周赫煊冷笑着问:“刘道长,你不是料事如神吗?怎么没算到今天空军演习要出事?又或者,你早就算到了,却不肯说出来,故意让刘司令出洋相!”

    “你血口喷人!”

    刘从云满腔怒火,对刘湘解释说:“司令,贫道的修为还差一步,才能修到天人感应的境界。在此之前,必须靠算卦占卜才能预测吉凶,今天出门确实没有算卦。司令明鉴!”

    刘湘点头说:“师父说得对,是我疏忽了,该让你先起一卦。”

    周赫煊笑道:“原来如此。刘道长,要不你也帮我算算命,算一下我的前途?”

    “没空!”刘从云大袖一挥,懒得跟周赫煊说话。

    刘从云身边的弟子跳出来说:“姓周的,你算老几?师父是白鹤仙人下凡,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晓一万年,后晓一万年。你敢得罪师父他老人家,晚上就让阎王把你的魂勾走!”

    “闭嘴,不准对周先生无礼!”刘湘脸色阴沉地呵斥道,他虽然笃信刘神仙,可还是分得了轻重的。

    “嘿,真是好巧啊,”周赫煊乐道,“我上辈子也是在仙界混的,经常跟玉皇大帝一起打麻将。现在遇到同行,不如我们来抖抖法?”

    刘湘为难道:“周先生,不要弄伤和气嘛。”

    周赫煊见刘从云不说话,激道:“刘道长,你是不是怕了?”

    刘从云冷笑道:“有何可怕的?比就比,你说比啥子嘛。”

    “悉听尊便。”周赫煊说。

    “那好,明天就比,到时候你好自为之!起驾回府!”刘从云气呼呼地离开演习场。

    刘湘叹气说:“周先生,你太冲动了。”

    周赫煊笑问:“刘司令真的信这道士?”

    “刘神仙算卦还是算得比较准的。”刘湘没把话说死,显然不是个迷信的啥子。

    不止是刘湘,在场各路军阀都是人精儿,与其说他们尊信刘从云,不如说他们是对未知事物怀有恐惧。真正牵扯到自身利益时,别说刘神仙,就算天王老子挡道也照杀不误。

    杨森来到周赫煊身边,笑嘻嘻地竖起拇指说:“周先生,还是你攒劲,一来重庆就敢跟刘道士斗法。”

    周赫煊乐道:“说不定我比他法力高深呢?”

    刘湘邀请周赫煊坐他的专车回城,半路上突然问:“周先生,你需不需要帮忙?”

    “刘司令希望我获胜?”周赫煊笑问。

    刘湘答非所问,脸上挂着阴笑:“杀一杀他的锐气还是可以的,这个道士最近闹得有点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