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47【内斗】

    ♂

    画展的事情闹得很大,毕竟法租界死了那么多人。甚至把法国驻津总领事都惊动了,亲口下令要求巡捕房严查此事。

    日本驻津总领事也跳出来叫嚣,说有四个日本侨民被谋杀,并声称这是一次中国人针对日本人的报复性事件。

    新的天津市长周龙光刚刚上任,就接到日本领事馆措辞严厉的外交照会。如果换成张学铭,肯定不予理会,因为凶案发生在法租界,根本不归天津市长管。

    但周龙光是个怂货未来的汉奸,这家伙以前曾在日本留学,当过中央政府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属于妥协型的外交官。日本驻津领事馆的照会发来,周龙光吓得跟死了爹妈一样,连忙勒令天津警察局限期破案。

    崔慧茀还是从第二天的报纸上得知消息,她关切地询问道:小姐,你没受伤吧

    婉容摇头微笑:没有,虚惊一场而已。

    对方的计划很明显,方渐舟装作婉容的漫画粉丝,在画展上一直套近乎,想邀请婉容去二楼的茶室喝茶。如果婉容答应的话,就会在二楼茶室被迷晕,然后被劫持到后门离开。

    川岛芳子制定了两个撤离路线,一是直接从后门上车,二是利用下水道转移。如果出现意外的话,甚至还能把人藏在下水道中,等晚上三更半夜再离开。

    崔慧茀拿出今天的大公报,苦笑道:小姐,你这样做,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啊。

    我还能回头吗婉容叹息说,从我跟溥仪分居的那刻起,就已经跟清室划清界限了。在遗老遗少眼中,我就是个叛徒。

    唉。崔慧茀无奈地叹气。

    号外号外

    皇后婉容怒斥逊帝溥仪,登报宣布离婚

    天津北平武汉上海南京的街头,报童们飞快奔走,挥舞着报道有重磅消息的大公报。

    正提着臭豆腐回家的章太炎,听到号外声立即喊道:给我来一份

    报童正被路人团团围住,手里的几十份报纸被迅速抢光,章太炎好不容易才弄到一份。

    只见离婚声明写道:本人郭布罗婉容,字慕鸿,原为清逊帝溥仪之皇后。今溥仪投靠日人,助纣为虐,妄图复辟,欲在东北建立伪满洲国。此实为出卖国家之汉奸行径,本人深以为耻,现发此离婚声明:从今日起,本人与溥仪划清界限,世间再无清室皇后郭布罗婉容,只有中华民国普通公民郭婉容民国20年12月28日。

    章太炎反复读了两遍,哈哈大笑:真乃奇女子也,不愧是周明诚的红颜知己。

    旁边的那几个路人,在读完新闻以后也议论纷纷:

    这可稀奇了,前两年刀妃革命,现在又是皇后离婚,溥仪身边留不住女人啊。

    活该你没见婉容在报纸上说的,这溥仪投靠了日本人,还想在东北做儿皇帝。

    呸狗汉奸

    他的皇后和贵妃都知道国家民族大义,这王八蛋连女人都不如

    政府是干什么吃的日本人都要在东北扶立儿皇帝了,中央怎么还不出兵

    难啦,国党忙着搞内斗呢,哪里顾得上日本人。

    国党派系内斗搞得太明显了,已经到了世人皆知的地步。

    就拿刚刚开完的国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来说,居然前后在三个地方召开。

    蒋派国党四大在南京召开,常凯申戴季陶于右任林森蔡元培等人出席。常凯申在宣布辞职下野前,讲话的题目为党内团结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另有粤派国党四大在广州召开,由中山先生的公子孙科主持,会议主要内容为:强烈谴责常凯申不抵抗日本侵略致使丧失东北领土的罪行,并表示宁粤双方合作必须以常凯申辞职为先决条件。

    广州那边的国党四大会议,直接在会场上就发生分裂。汪兆铭带着156名会议代表,跑到上海重新召开国党四大,他们没有讨论别的话题,主要是重新进行党内选举,汪兆铭成功当选国党老大。

    三方各自为政,都宣称自己才是国党正统,报纸上的消息乱七八糟,老百姓根本莫衷一是。

    就这一分为三的国党还想抗日

    溥仪是在两天以后收到消息的,他看了遗老遗少从天津发来的电报,才终于得知自己被离婚的事实。

    无耻贱货溥仪疯狂地把电报纸撕碎。

    帝师郑孝胥劝道:陛下,当务之急,乃是选立新皇后

    郑孝胥可是伪满洲国的大功臣,这家伙在九一八之前,就积极奔走于天津和日本两地。溥仪都还没离开天津,郑孝胥已经起草好了伪满洲国国歌和建国宣言,并积极唆使溥仪投靠日本人。

    溥仪强忍着怒火,点头道:郑师所言甚是。

    恭亲王溥伟讥笑道:老弟啊,你怎么连女人都看不住妃子跟人跑了,皇后也跟人跑了,绿帽子戴得挺利索。你难道是床上功夫不行,改天哥哥我教你几招。

    放肆

    郑孝胥等遗老怒斥道。

    溥伟哈哈大笑:就你这窝囊样子,还想当皇帝不如换哥哥我来做吧。

    溥仪的脸色阴晴不定,怒视溥伟片刻,突然宣布说:退朝

    退朝啰溥伟幸灾乐祸地笑道。

    当晚,溥仪把郑孝胥等几个忠臣,叫到自己卧室里秘密商议,急不可耐地讨论新任皇后的人选。

    溥仪心里很急啊,即便是做傀儡皇帝,他也是有竞争对手的。

    比如那个嚣张跋扈的溥伟,此人是道光皇帝的曾孙,一战期间便跟日本人合谋复辟。日本人发动九一八事变以后,溥伟立即跑到沈阳投靠日本人,并担任四民维持会会长,得到日本人帮忙建立明光帝国的承诺,甚至还穿着王服祭拜先祖皇陵。

    溥仪现在最忌惮的就是溥伟,生怕对方抢了自己儿皇帝的宝座。所以说婉容很重要呢,一个被皇后单方面离婚的皇帝,实在太丢脸了,完全可以成为溥伟攻击他的借口。

    周赫煊把婉容泡走,实在是给溥仪搞出了大麻烦,有许多遗老遗少都倾向于支持溥伟。

    跟国党那边一样,沈阳的前清皇族也在内斗,两帮人攒着劲要拥立不同的傀儡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