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74【非战会议】

    1932年5月份召开的国际非战会议,并不是一次国际官方会议,大部分由民间反战人士倡导和参与。

    可别小看这些和平爱好者,一个个都拥有着巨大影响力,他们在舆论阵线的话语权甚至超过各自的政府。

    孙夫人披着白色坎肩,在会场门口对周赫煊说:“周先生,你先请!”

    周赫煊连忙道:“还是宋女士先请。”

    孙夫人不再推辞,脸上带着些许微笑,迈步走进会场当中。

    两人走进会场的时候,里面已经来了几位。罗曼罗兰迎上来,热情地与周赫煊握手道:“周,我们又见面了。”

    周赫煊笑道:“我来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女士,是中华民国开创者孙先生的夫人。宋女士,这位是欧洲大文豪罗曼罗兰先生。”

    “宋女士你好!”

    “罗兰先生你好!”

    互相寒暄完毕,罗曼罗兰又为他们介绍其他人:“宋女士,周先生,这位是英国的‘红色贵族’马莱爵士,这位是法共中央委员古久列先生,这位是《中国论坛》主编伊罗生先生。”

    罗曼罗兰介绍的,都是欧洲极有名气的反战主义者。

    马莱爵士属于英国工党左派,古久列是法国《人道报》的主编,伊罗生则是美国著名的反战记者(《中国论坛》是一本美国英文杂志)。

    众人在罗曼罗兰的介绍下很快熟络起来,低声谈论着如今的国际形势。

    大概过了几分钟,突然又进来两人,一个是《西线无战事》的作者雷马克(德国人),另一个是《炮火》的作者巴比塞(法国人)。

    《西线无战事》如今风靡全世界,6台印刷机和10部装订机,为这部小说加班加点的忙碌,在欧、美、亚各州都卖疯了,掀起一股国际反战主义风潮。它甚至被美国好莱坞改编成电影,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奖。

    除此之外,还有美国作家特莱萨,德国作家路易·朗,未来英国左翼读书联盟的创始人戈伦茨等等。

    反正来参加会议的没一个是普通人,都拥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职业有作家、诗人、书商、记者、艺术家、科学家、史学家、政治学家和社会活动家。

    当爱因斯坦来到会场时,众人立即报以热烈掌声全场唯一的科学家。

    周赫煊感觉自己来到了左派大本营,英共、法共和德共就有十几个。马莱爵士和戈伦茨虽然是英国工党,但同样属于左派人物,崇尚社会改良与和平运动。

    特别是戈伦茨,此人目前的名声并不大,但再过几年就非常厉害了。他创建的左翼读书联盟,在英国掀起狂热的红色学习风潮,到1938年时会员人数已经接近6万人。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就要完蛋了,世界未来的发展,往坏处说就是法西斯主导,往好处说就是社会主义的天下。

    这股风潮对未来英国的政治影响很大,间接导致英国在二战后进行各种社会改良,颁布了众多的社会福利政策。

    然而最搞笑的是,虽然戈伦茨在英国积极推广左派思想,他个人也极度向往社会主义,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资本家。他在伦敦的大房子里有10多个仆人,一所乡间别墅只是花匠就有3个。他出门坐的是可以躺着睡觉的订制豪车,每天中午都在高级餐厅吃饭,拥有两位数的女秘书,其中好些女秘书都发展为情人。

    按照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戈伦茨在事业上选择“超我”,在私人生活上追求“本我”。

    矛盾吗?

    似乎,也不矛盾。

    趁着会议还没正式开始,戈伦茨悄悄找到周赫煊说:“周先生,我希望在英国代理出版你的全部作品。”

    “当然可以,具体的合作我们私下再说。”周赫煊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英国大书商。

    “那真是太好了!”戈伦茨搞笑地笑道。

    周赫煊下意识的感觉,戈伦茨宣传左派思想的动机不纯。如今英国出版业萧条,人们对资本主义感到绝望,继而开始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感兴趣,做为书商的戈伦茨或许只是为了赚钱才投身左派阵营。

    不仅是英国,当下整个欧洲和美国,都在开始反思资本主义的缺陷,从而诞生出一大批“共产主义粉”。

    同时“绥靖主义”、“非战主义”、“独立主义”思想也在泛滥,这两年美国销量最好的书,全都是一些反战文学作品。战争在欧美人民心中,被渲染为极端恐怖的事情,似乎整个人类都会因战争而灭亡。

    这种发端于民间的反战思潮,自下而上的影响着各国政府。政客为了获得平民选票,纷纷把自己包装成和平主义者,并且实质性地在推行绥靖主义。

    说得直白些,一战打得太惨烈,大家都怕了,不想再来第二次。

    整个会议期间,周赫煊和孙夫人无疑成为焦点,因为他们是中国人。日军悍然侵占中国东北,接着又进攻上海,这是最近全世界瞩目的战争行为。

    罗曼罗兰最先上台讲话,接着是爱因斯坦和马莱爵士,内容都围绕着“反战”这一话题。

    孙夫人紧接着发言说:“对于欧洲人而言,法西斯正在壮大,战争迫在眉睫了。而对于中国人而言,日本法西斯已经开始肆虐,战争已经切实的爆发。中国人正在抵抗日本法西斯,是人类抵抗法西斯的最前沿阵地。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爱好和平,而日本法西斯打破了美好的安宁。在日本人的铁蹄下,中国人民流离失所,满洲大片土地沦丧……这是丑陋的战争,这是可耻的侵略。中国人民必须站出来反抗法西斯,就像欧洲人民必须站出来反抗法西斯一样。朋友们,我们的追求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人类美好的未来而奋斗。我希望,中国人民不再孤军奋战,我希望,全世界的反战人士能够团结起来。在中国的东北,那里已经成为人间地狱……”

    孙夫人显然早有准备,列举了许多关东军的劣迹。比如,日军残酷镇压东北民众,无端抢夺中国人的私有财产;又比如,日军为了防御苏联,抓捕奴役中国劳工修建军事工程。

    特别是那些劳工情况极惨,关东军通过诱骗、强招和抓捕的手段,强逼他们去做筑桥、修路、采矿、伐木、挖山洞、修战壕等工作。劳工吃着变质发霉的粗粮,基本上每天都在饿肚子,而且还限制吃饭时间,超时就要被抢饭碗,甚至是殴打受罚。

    多数劳工在大冬天穿着单衣工作,只用用水泥袋子、麻布袋子来御寒,冻死冻伤者不计其数。夏季又要遭受蚊虫叮咬,各种流行病泛滥,疟疾、伤害夺取无数劳工的生命。而日本关东军从来不给予救治,劳工生病了只能苦熬,并且还要带病工作,熬不过去就只能被丢弃在荒野等死。

    等孙夫人把这些情况说完,会场里一片死寂。

    罗曼罗兰闭上眼睛痛苦地说:“愿上帝保佑中国人,魔鬼迟早要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