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76【讨论】

    经过连续数天的商量讨论,“国际反法西斯同盟”被正式定名为“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委员会”。

    至于为什么改名,那是因为罗曼罗兰的理想很远大。他不仅要反对法西斯,更要反对世界上一切非正义的战争,因此“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委员会”的名字更为切合。

    但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响,组织名称又一度改回“国际反法西斯同盟”。这是为了方便宣传,以及易于获得各国政府的支持,反正这两个名称属于同一个组织。

    经投票决议,罗曼罗兰当选“反战委员会”主席,周赫煊和法国作家巴比塞当选副主席,孙夫人当选名誉主席。至于爱因斯坦,本来众人想选他做副主席的,但爱因斯坦坚决推辞,最后只做了个普通的委员。

    会议还专门讨论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问题,决定组派代表团前往中国,调查日本侵略东北的实际情况,并预备在中国召开一次“远东反战大会”。

    孙夫人担任“远东反战大会”的筹备委员会主席,并由中国地下党组织负责具体的宣传和筹备工作。

    夜晚,旅店。

    罗曼罗兰问道:“周,你画的那张战争策源图,是为了中国而故意夸大的吧?”

    “没有丝毫夸大,法西斯势力肯定会向全球扩张。”周赫煊肯定地说。

    巴比塞笑道:“希特勒虽然是疯子,但不是傻瓜。法国陆军世界第一,他敢主动进攻法国,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周赫煊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说威风凛凛的大法兰西,只坚持了一个月就选择投降,甚至真正打仗的时间只有十几天?

    谁他妈会信啊!

    仅凭数据来看,法国正规军接近100万人,如果进行全国动员,分分钟扩军到500万以上。而且各种军事装备极为先进,就说法军的3000辆坦克,无论从质量、数量还是火力配备都远超德军。

    这都能轻易输掉,简直比张学良丢东北还不可思议百倍。

    那可是几百万的法国陆军,就算是几百万头猪,原地不动站着让德国人杀,一个月也杀不完啊。

    现在国际公认的,是英国海军天下第一,法国陆军世界最强。

    而周赫煊说德国主动会进攻法国,日本会侵占英国的远东殖民地,听到别人耳中就好像是天方夜谭的玩笑话。

    直到10年以后,罗曼罗兰才在文章里写道:“如今的战争,有人很早就预见了,世界局势就像是下棋一样,完全按照他的预言在发展。周赫煊先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他的目光能够看穿时间迷雾,或许这正是一个伟大史学家的厉害之处。但是很可惜,不管是我,还是各国的政府,在战前都不可能相信他的预言,因为那是完全违反常理的,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上帝,似乎和世人开了一个血腥残酷的玩笑。”

    咱们回到正题。

    巴比塞突然说:“我觉得咱们的反战联盟,可以跟共产国际合作,甚至让共产国际来领导,这样更具有组织力和影响力。”

    爱因斯坦没有明言拒绝,只说道:“如果那样的话,我宣布退出。”

    罗曼罗兰站出来打圆场:“跟共产国际合作还是可以的,但不至于让他们来领导。”

    “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巴比塞连忙妥协。

    周赫煊转开话题道:“我觉得当务之急,就是要进行反战宣传,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组织理念,吸引各行各业的同志加入进来。特别是各国的政党和官员,他们对反战事业是很有帮助的。”

    马莱爵士笑道:“我可以介绍英国工党的左派分子加入。”

    因为各国现在民间舆论偏左,以至于许多党派也开始偏左,这样可以更加轻松的拉选票。马莱爵士就是其中之一,他常常毫无顾忌地宣传左派思想,结果被人戏称为“红色贵族”。

    美国记者伊罗生也说:“我可以负责在美国宣传,相信很多美国的媒体人士愿意加入我们的反战同盟。”

    有人就好办事,马莱爵士负责英国工党,伊罗生负责美国传媒界,只他们两个就具备很大的能量。再加上周赫煊、罗曼罗兰、巴比塞等人都是大作家,非常擅长打嘴炮搞宣传,他们的反战同盟想不火都不行。

    只可惜,诸位核心成员都崇尚自由,这种组织凝聚力很差,完全可以称之为一盘散沙。

    周赫煊道:“我们再来说说会员费和会刊吧。”

    罗曼罗兰道:“会刊可以筹办,我义务做主编,但会员费就不必了。”

    “这是必须的,组织运转需要经费,”英国书商戈伦茨说道,“会员费可以定为每年5英镑,经济条件确实困难的会员,可以申请免交会员费。另外,我申请筹备经营会刊,这方面我比较在行。”

    巴比塞也是搞出版宣传的:“我来负责会刊。”

    见两人争执不下,周赫煊好笑道:“这样吧,每个国家设立一份会刊,杂志名称就叫做《非战》。”

    “这是个好提议。”罗曼罗兰拍板道。

    如今通讯条件不便利,别说全世界,就连中国不同的省份,同一家报纸的内容都可能不一样,分开来办会刊是个好方法。

    众人又接着讨论组织结构,打算在全世界设立分会,比如周赫煊就是中国分会的负责人。而会员的吸纳不分党派和阶级,只要是反战人士都可以加入,这极大方便了组织的传播速度。

    周赫煊决定回去就跟青年党合作,那都是一帮热血爱国人士,相信很愿意支持反战事业反的是邪恶的帝国主义战争,中国的抗战属于正义战争。

    阿姆斯特丹的这次反战会议,大概召开了半个月才结束。

    会议还是很成功的,共有两大成果:一是创建了反战同盟组织,二是准备在中国招开远东反战会议,并向中国派遣东北战事考察团。

    孙夫人很快回国了,联系地下党一起筹备远东反战会议。

    周赫煊却被马莱爵士和戈伦茨邀请去英国,那里有一系列的演讲活动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