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78【伦敦政经学院】

    在拜见工党领袖阿瑟·亨德森以后,周赫煊身边就多了个导游,专门负责陪同他在英国考察和演讲。

    这个导游名叫克莱门德·艾德礼,牛津大学毕业,当过律师,在贫民区做过义工,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做过讲师,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退伍时军衔为少校,转身投入政界当市长。

    艾德礼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工党上台组阁时,他出任战争次官,下台后又支持全国大罢工,并参与研究印度自治问题。

    嗯,这些都是艾德礼的过去,他的未来将会一片光明。

    1932年底担任工党副党魁,1935年担任工党党魁,1940年出任英国掌玺大臣,1942年出任英国副首相,1945年击败丘吉尔担任英国首相,从此带领工党大力进行英国社会主义改良。

    周赫煊万万没有想到,阿瑟那个老头,居然派一个未来的英国首相给自己做导游。

    在整个英国历史上,艾德礼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他对战后英国政体的影响太深远了。不仅如此,马歇尔计划、北约创立、以色列建国、巴基斯坦和印度独立、缅甸和锡兰独立、孟加拉国创立……这一系列国际事件背后,都有艾德礼的影子存在。

    “周先生,你在伦敦大学讲学结束以后,我希望你能去牛津大学。”艾德礼极力推荐自己的母校。

    周赫煊笑道:“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乐意之至。”

    两人乘坐轿车前往伦敦大学,第一站是艾德礼曾经担任讲师的地方,伦敦大学下属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车上,艾德礼颇为疑惑地问道:“周先生,你真的认为法西斯势力会向全球蔓延扩张?”

    “从种种迹象表明,这恐怕会成为现实。”周赫煊说。

    艾德礼此时还是一个反战和平人士,他积极倡导英国裁军,平时没事儿就搞搞罢工,跟十多年后英国首相的形象完全不沾边。此人的性格谦虚谨慎,即便日后当了首相也依旧虚心听取别人意见,他说:“周先生,我阅读过你的学术著作,对你的超前见解还是很佩服的。但说实话,你的这个预言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周赫煊笑道:“或许,你再等两年就相信了。”

    希特勒此时虽然在宣传纳粹思想,但还只限于国内政治整肃,大肆迫害并排除异己,确实还没有暴露对外扩张的征兆。

    直到两年后,希特勒公开宣布扩军,严重违反《凡尔赛合约》。这才使得艾德礼警醒起来,他从支持裁军转变为反对绥靖政策,要求英国政府整军备战防止德国扩张。

    这是一个目光敏锐、头脑清醒的家伙,早在希特勒扩军之初,他就意识到战争无法避免,而那时的英法政府首脑都还心存侥幸。

    周赫煊暂时无法给出合理解释,虽然希特勒已经在德国政坛展露头角,但真正上台执政还需要再等半年。而在希特勒执政初期,其政治、经济政策也是混乱无序的,在公开宣布扩军以前,很难有人能觉察到他的疯狂野心。

    像爱因斯坦这种长期居住在德国的聪明人,也只能下意识感觉到希特勒和纳粹的恐怖,因为那些家伙在上台执政以前,已经靠挑动民意和****掌握了国家。

    希特勒确实在叫嚣着要扩张,可许多人都认为,那只不过是独裁掌权的宣传手段。

    周赫煊说道:“理查,你可以去德国和意大利实地考察一下,能够发现很多蛛丝马迹的。”

    艾德礼点头道:“我会去的,纳粹也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但他们的理念太过激进了。”

    两人一路闲聊,很快来到市中心的伦敦经济政治学院。

    周赫煊刚刚下车,便看到20多个中国留学生在校门口等候,甚至还有些是其他学校的学生。

    伦敦政经学院的校长威廉·贝弗里奇,亲自上前迎接道:“周先生,欢迎你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做学术交流!”

    “校长先生你好,鄙人万分荣幸!”周赫煊连忙握手。

    这也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在二战结束以后,威廉·贝弗里奇为英国制定了福利国家的蓝图,后世英国一系列社会福利制度,大都源自于贝弗里奇之手。

    可以说,周赫煊此刻身边的两个人艾德礼和贝弗里奇,联手为现代英国打下了基础。

    “周先生!”

    “周先生!”

    20多个中国留学生热情挥手,周赫煊笑着对贝弗里奇说:“校长先生,我能和同胞们说几句话吗?”

    “当然可以。”贝弗里奇点头道。

    周赫煊快步走过去,打招呼道:“同学们好!”

    “周先生好!”留学生们齐刷刷回应。

    周赫煊问:“你们的学业还顺利吧,有没有什么困难?”

    一个男同学说:“困难可以克服,国难却不能忍受,我们都想着早日毕业报效祖国!”

    “报效祖国有的是机会,但前提是努力学习,”周赫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同学激动道:“杨德翘,字羽尧,中央大学毕业生,目前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经济!我是考取周先生的留学基金来英国的,多谢周先生慷慨资助!”

    “很好,继续努力!”周赫煊满意地点头道。

    历史上的杨德翘,在民国经济学领域也算个名人。

    此君1926年加入共党,第二年自首变成国党,属于我党叛徒。但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他因参加学生爱国运动被捕入狱,获释后考取伦敦大学的公费留学生,并历任宁夏教育厅长和中央银行重庆分行总经理等职务,重庆解放时归附新中国,著有《经济学史》一书。

    由于周赫煊带来的蝴蝶效应,杨德翘还没等到九一八事变,就考取周赫煊的留学基金出国,提前三年成为留学生,也不知道他以后会有怎样的发展。

    但不管如何,周赫煊资助的那些留学生,很多在归国后都会成为宝贝,其中不乏身居要职之人,他这勉强也算门生遍天下了。

    在留学生们的簇拥下,周赫煊跟贝弗里奇等人一起来到大教室。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其中大部分都是白人,也有少数的亚洲人,甚至还有几个日本留学生。

    “周,周!”白人学生喊起来,看来都是周赫煊的学术粉丝。

    周赫煊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笑着说道:“很高兴来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我不懂政治,也不懂经济。你们的校长贝弗里奇先生,才是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我就不在他面前献丑了。我今天就来讲讲国际形势,谈谈关于英国殖民体系如何崩溃的问题……”

    “哗!”

    台下瞬间哗然。

    在英国的著名学府,讲英国殖民体系要崩溃?

    瓦特法克!

    校长威廉·贝弗里奇明显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笑容,他喜欢这种出人意料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