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85【口口口口……吃】

    夜色将至。

    费雯丽穿着一条华丽的晚礼裙,快步走过校园林**。由于腰勒得太紧,她感觉自己快要断气了,似乎五脏六腑都被勒到了嗓子眼里。

    裙摆内衬了几根鲸鱼骨,这是淑女出席正式场合的标准配备,可以显得雍容华贵且突出细腰。这条裙子是母亲去年送她的,费雯丽一直珍藏在家中,今天上午她专门回家取来穿上。

    拖着宽大的裙摆,费雯丽一路走到校门口,引来同校学生的阵阵侧目。

    “叭叭!”

    一辆轿车驶来,车窗缓缓降下。

    “周先生?”费雯丽欣喜异常,她还以为自己会在这里等很久。

    周赫煊看着盛装亮相的费雯丽,既感到惊艳,又觉得好笑。他非常配合的扮演绅士,下车亲自把后车门打开,弯腰施礼道:“请上车吧,美丽的小姐。”

    “谢谢。”费雯丽搭着周赫煊的手臂,非常淑女范儿的迈步上车,这个动作她已经提前练习了很多次。

    汽车缓缓启动,费雯丽的心情激动且忐忑。她坐在周赫煊身边,腰背挺得笔直,沉默片刻又忍不住转身问道:“周先生,我今天的打扮没有失礼吧?”

    周赫煊笑道:“非常完美,今天的舞会你肯定是最漂亮的那个。”

    费雯丽的脸蛋红彤彤的,羞怯地说:“我是第一次参加贵族舞会,生怕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别紧张,保持平常心就好。”周赫煊安慰道。

    舞会在伦敦郊外的一栋庄园举行,当二人下车之时,费雯丽紧张得脚都软了。她悄悄握紧拳头,才终于鼓起勇气下车,挽着周赫煊的手臂走进去。

    “亚洲人?”

    “可能是日本人吧。”

    “日本人都是矮子,不可能有6英尺高的异类。”

    “艾伯特王子怎么会邀请一个亚洲人?”

    “我好像见过这个人的照片,噢,对了,他姓周,只从中国来的。”

    “那个盛产瓷器的中国?”

    “……”

    周赫煊和费雯丽一到现场,立即就引起众多宾客的注目。费雯丽这个绝代美女居然被无视了,人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周赫煊身上,毕竟贵族舞会中出现美女很正常,出现一个亚洲面孔则非常难得。

    费雯丽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她变得更加紧张,死死扣着周赫煊的手臂不敢松开。

    汤因比走上前来,高兴地笑道:“周,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爽约。”他又看看费雯丽,眨眼说,“你的舞伴很漂亮,好眼光。”

    费雯丽根本不认识汤因比,还以为这是一位老贵族,连忙微笑道:“谢谢您的赞赏。”

    这场舞会属于私人性质,全部宾客加起来也就二三十人。大部分都是贵族身份,但也有像汤因比这样的著名学者参加,普通人根本无法混入其中。

    费雯丽暗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她发现自己的穿着最夸张,其他的贵妇似乎并不喜欢穿这种“中世纪的裙子”。

    真丢脸!

    费雯丽羞得面红耳赤,她感觉自己出了洋相,好像刚刚进城的乡巴佬。

    周赫煊跟汤因比随意聊着,不多时,舞会的主角出现了。艾伯特王子挽着伊丽莎白王妃,面带笑意隆重登场,只不过王妃笑得有些勉强。

    众人安静下来,艾伯特王子开口说道:“非……常欢迎诸位,能够来参……参加我为妻子举办的舞……会……”

    在《国王的演讲》那部电影中,艾伯特都当上英国国王了,在公开演讲时还结结巴巴,甚至需要医生和妻子的鼓励。

    其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1926年艾伯特在英联邦运动会发言时出了大丑,他立即找来医生罗格治疗自己的口吃,只用了两个月时间就有所好转。从那以后,艾伯特就完全可以胜任各种演讲,只不过偶尔吐词会显得艰难,并且有时候某些单词要出现重复音。

    此时参加舞会的贵族们,听到艾伯特略带口吃的发言,都表现得非常自然,并给予热烈的掌声。

    只有费雯丽感到万分惊讶,似乎有种三观崩坏的征兆那可是王子啊,英俊、威武、睿智、高贵的王子,怎么可能口吃,怎么可能说话都不连贯?

    噢,上帝!

    费雯丽忍不住低声问:“周先生,那真是艾伯特王子吗?”

    “应该不会是冒充的吧。”周赫煊笑道。

    费雯丽立即闭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把满脑子的失望都掩藏起来。

    艾伯特王子端着酒杯,一路笑容满面跟宾客打着招呼,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内向含羞。或许都是熟人的缘故吧,他表现得比较稳重自然,交谈之时也并无不妥。

    倒是伊丽莎白王妃跟传说中一样,她虽然亦步亦趋地跟在艾伯特身边,但眉宇间透露出一丝愁苦和厌恶。

    王妃当初未嫁之时,喜欢的是大王子爱德华,也就是后来的温莎公爵。她是看不起内向懦弱又口吃的二王子艾伯特的,曾经多次拒绝艾伯特的求婚,但最终熬不过父母之命才被迫嫁掉。

    周赫煊对这种王室八卦不感兴趣,他最想问的是:王子和王妃殿下,你们的女儿伊丽莎白呢?她有没有从小在练一种叫“续命大法”的神功?

    咳咳,这个话题很危险,打住打住。

    “汤……因比先生,这位就是……是周先生吗?”艾伯特带着老婆走过来,明知故问道。

    汤因比介绍说:“是的,殿下,这位是来自中国的周赫煊先生,以及他的舞伴薇薇安·哈特利小姐。”

    艾伯特立即主动握着周赫煊的手说:“周先生,我……我非常喜欢你的《泰泰泰泰坦尼克号》,我……我的妻子也很喜欢,我……希希望能够与你交……交交交流文学。”

    好吧,这位王子看来确实口吃的厉害,先前还挺利索的开场白发言,估计是私底下提前练熟的。

    周赫煊微笑道:“荣幸之至。”

    艾伯特又对费雯丽说:“哈哈哈特利小姐,非非……非常高兴与你见……见面。”

    费雯丽仿佛被传染了,连忙说:“王……王王子殿下,我……我我我也很荣幸能……能能够参加你的舞……舞舞舞会。”

    王子的脸瞬间变得难看,他以为费雯丽是在故意模仿嘲笑自己。而费雯丽则是脑袋一片空白,她从没有跟这样的大人物近距离交流,早就吓得不知该怎么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