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488【犯贱】

    英语粗鄙吗?

    如果倒退回去20年,部分英国人确实承认,因为真正的优雅语言只能是法语。从17世纪末开始,法语就取代拉丁语成为西方国际外交语言,欧洲上流社会都以说法语为荣。

    甚至有一段时间,年满18岁的俄国贵族如果不会说法语,就没有结婚的资格。屠格涅夫等俄国作家的小说,时不时就要夹杂一点法语,搞得就像中国人说话时蹦几个英语单词一样。

    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同了,1918年签署凡尔赛合约时,美国总统威尔逊和英国首相劳合乔治都不懂法语。他们坚持使用英语和约文本,英语从此开始用于外交文件,与法语具有同等的效力。

    由于美国和英国的势力扩张,法国在一战期间损失惨重,现在法语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受推崇了。虽然某些装逼的英国贵族,依旧会用法语来显示自己的存在,但大部分贵族都打心里认同自己国家的语言。

    艾伯特王子很不高兴,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本来斯宾塞伯爵已经走得远远的,听到周赫煊的论调,马上又带着妻子跑了回来,他想看看周赫煊会如何出丑。

    “为什么我说英语是粗鄙语言呢?”

    周赫煊似乎没有看到周围愤怒的眼神,微笑道:“因为英语的词汇太混乱了,缺乏系统的发展演变。我们暂且把英语分为古英语、中古英语和现代英语三个时期。”

    “真正的古英语,应该叫做凯尔特语,是英伦三岛上的凯尔特人发明的。我现在要说的古英语,准确地说是盎格鲁—萨克逊语,公元5世纪,盎格鲁人、萨克逊人和朱特人侵入大不列颠,三个日耳曼部族的方言融合成了古英语。”

    “至公元6世纪末,牧师把基督教带到英国,于是古英语中出现大量的宗教新词汇。到9世纪,英国又遭到斯堪的纳维亚人的入侵,这些北欧海盗带来大量的斯堪的纳维亚词汇。”

    “中古英语的开始,则源于诺曼底征服,诺曼底公爵带来了大量的法语词汇。今天诸位说的英语当中,有三分之一词汇都来自法语,那个时候的法语在英国属于贵族语言。”

    “现代英语开始于文艺复兴时期,大量的希腊语和拉丁语词汇融入英语当中,而英国的全球殖民也带来无数新的词汇。”

    “为什么说法语优雅,而英语粗鄙呢?其实早期法语也很粗鄙,直到黎塞留首相成立法兰西学院,聘请数百位顶级语言学家、经过两代人的努力、耗费55年时间编撰法语词典,将各种古希腊拉丁词汇、行话术语、民间俚语、各地方言,进行系统整理和删减规范,并制定了详细的愈发规则,法语才成为一种最规范、最明晰、最准确的语言。”

    “然而,英语比法语的来源更繁杂,可到现在都没有进行过这种规范整理。从语言学来讲,英语必须是粗鄙的,甚至有时会出现歧义,不适合做为正规的法律文本。如果把法语比喻成一位伦敦大学毕业的、受过系统教育的高材生,那么英语就是一个半路出家的杂货铺学徒。”

    一番话把众多贵族说得哑口无言,就连那位准备看周赫煊出丑的斯宾塞伯爵,也完全不知该如何反驳。

    周赫煊是学者,学者说的话是有根有据的,除非你能用更专业的话语来反驳。

    艾伯特王子收起愤怒之心,说道:“可是,英……英语虽然没有法语的系……系统性,但并不妨……妨碍日常学习和使……使用啊。”

    “恰恰相反,”周赫煊笑道,“在英语当中,羊是sheep,羊肉却是mutton,从写法和读音来分析,两者没有任何的关联。外国人学习英语时,遇到这种情况会非常迷糊,而且特别难记。一个毫无社会经验的英国人,因为词汇的不关联性,甚至都可能不知道羊肉是从羊身上宰下来的肉。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鸡和鸡蛋,比如猪和猪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很简单,因为羊是低贱的农民养的,羊肉却是高贵的贵族吃的。当时平民说英语,贵族说法语,两者的语言截然不同,从而造成了英语词汇的分裂。还有‘业余的’、‘外科’、‘主任’等单词,完全不符合英语的发音和拼写规则,因为这些都属于法语词汇。英语,真的是一门极为糟糕的语言。”

    斯宾塞伯爵越听越不爽,突然打断道:“英语即便再糟糕,也比汉语要好一万倍。我听人说过汉语,简直就像原始人在说话。听说你们中国的汉字,还在采用方块象形文字,那是西方淘汰了几千年的东西,用现代的打字机根本打不出来。”

    周赫煊没有正面回答,因为在电脑的中文输入法发明出来以前,他是没有办法反驳对方的。周赫煊避实就虚地笑问:“伯爵先生,请问你会说汉语吗?”

    “不会。”斯宾塞伯爵利索地回答。

    周赫煊又问:“请问你会写汉字吗?”

    “也不会。”斯宾塞伯爵继续摇头。

    “那你还说个狗屎啊!”周赫煊讥笑道。

    斯宾塞伯爵生气道:“周先生,请你不要骂人,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周赫煊笑呵呵地说:“我对英语有深入的了解,所以我敢断言英语的糟糕。而你对汉语和汉字一无所知,有什么资格做出这种论断?就像一个农民嘲笑铁匠,说你打铁出来有什么用?铁又不能拿来填饱肚子。你可以质疑汉字和汉语,但麻烦你先学会说汉语、学会写汉字再说。”

    “我……”斯宾塞伯爵想了好半天,毫无逻辑地来一句,“难道我吃了一家餐厅的饭菜,还不能说厨师做得味道糟糕?”

    周赫煊反语相讥:“你真的吃了吗?你只是看了一眼菜色而已。我会法语、英语、德语、俄语、日语等多国语言,你又会多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论语言方面的问题?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伯爵而已,你的爵位和财富对我而言,跟路边乞丐手里的垃圾毫无区别!”

    蔑视,对一个贵族毫不掩饰的蔑视,但周赫煊就是有这样的资格。

    不仅斯宾塞伯爵感到愤怒,其他的贵族同样心里不爽。但这是王子的舞会,他们没法用权势地位来压人,讲道理他们又讲不过,只能憋着任凭周赫煊嚣张。

    人就是贱啊,你只要有嚣张的本钱,越嚣张就越被人重视。

    当年辜鸿铭在欧美不知骂了多少洋人,洋人却乐呵呵的,就跟抖M一样,一个个对辜鸿铭更加追捧。

    眼下就有不少的贵族,认为周赫煊有本事有脾气,这是一个顶尖学者应有的性格。他们纷纷围拢过来,展现着自己的贵族风度,不仅不怪罪周赫煊的无礼,反而主动跟周赫煊攀谈起来。

    未来的英国国王艾伯特,就明显抖M属性爆发,候在周赫煊旁边等了半天,说道:“周先生,我……我可以跟你单独交流吗?舞会过后,我希……希望你能留……留下来。”

    费雯丽本来还担心周赫煊惹起众怒,但局面的转变太快,她已经完全看不懂了,一脸懵逼地原地傻站着,看向周赫煊的眼神只剩下狂热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