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01【丘吉尔】

    “薇薇安!”

    “薇薇安!”

    “弗雷!”

    “弗雷!”

    “……”

    一场演出结束,整个剧场大厅都在呼喊男女主演的名字。

    人们排着队上台和演员握手,其中不乏一些贵族。虽然贵族在选择结婚对象时看不起演员,但并不妨碍他们平日里追星,其中有好几位男爵亲自捧着鲜花送给费雯丽。

    欧尼斯面带微笑的看着女儿,他扭头对周赫煊说:“周,玛丽是个优秀的姑娘,我希望你好好对她。”

    “我会的。”周赫煊笑道。

    欧尼斯已经彻底想通了,他决定尊重女儿的选择,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好吧,主要是因为现在生意不好做,欧尼斯舍不得放弃难得的好机会。至于女儿和周赫煊之间的破事,欧尼斯想干涉都没办法,他哪里阻止得了啊?

    剧场后台,费雯丽刚换好衣服,工作人员就捧着两束鲜花进来说:“薇薇安小姐,您的礼物。”

    “谢谢。”费雯丽接过鲜花,拿起夹在花枝上的卡片看了看,又笑着放回去。

    这段时间以来,费雯丽每天都要收到各种礼物,其中以玫瑰花最多,多得她都可以拿回去开花店了。

    费雯丽提起自己的包包,跟其他演员挥手道别,从剧院后门上了周赫煊的车。

    “很累吧?”周赫煊问。

    费雯丽揉着眉心说:“有一点。”

    周赫煊建议道:“你可以减少演出,每天一场实在太多,更何况你还要读书。”

    费雯丽笑道:“观众实在太热情了,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两人回到伦敦郊区的别墅,费雯丽把包挂好,从身后将周赫煊抱住:“煊,明天周末,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周赫煊说:“明天有人来拜访,我走不开。”

    “这样啊,”费雯丽有些失望,随即又笑道,“那我就留在家里陪你。”

    周赫煊感觉火候差不多了,转身正面对着费雯丽,与她深情对视道:“玛丽,我过几天就要回中国了,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这么快?”费雯丽感觉很纠结。她不想放弃学业,也不想放弃在伦敦闯出的名气,但更不想和周赫煊分开,这种事情让她难以抉择。

    周赫煊实话实说道:“我在中国有妻子。”

    费雯丽情绪失落的低头不语,良久才说:“爸爸告诉我了。”

    “我希望你能接受,在中国这种事不算什么的。”周赫煊可劲儿忽悠。

    “我再想想可以吗?”费雯丽痛苦道。

    “当然。”周赫煊把费雯丽搂到怀里,俯身亲吻着她的额头。

    周赫煊也知道自己很无耻,为了满足占有欲,就利用手段把一个纯洁的姑娘给骗走。但他很会自我安慰,不断提醒自己,这是在挽救费雯丽的人生。

    历史上的费雯丽,今年底就会嫁给一个律师,婚后生活并不是太幸福。几年后她又遇到著名演员奥利弗,两人干柴烈火产生地下情,然后各自抛弃家庭,私奔到美国好莱坞去发展。

    奥利弗在好莱坞迅速成名,结果偷腥的毛病又犯了,背着费雯丽跟别的女人关系暧昧。费雯丽一边忍受着丈夫的背叛(此时两人已经结婚),一边又要面对好莱坞的激烈竞争,结果脾气越来越暴躁,变得神经质起来。她一天要抽五包烟才能缓解抑郁,并因此患上了肺结核。

    到50年代,费雯丽已经精神严重抑郁,肺结核不断的治好了又复发。她三天两头跟奥利弗吵架,也经常在剧组大发雷霆,特别是连续两次遭遇流产,导致抑郁症发作半年之久。

    最终,费雯丽选择跟奥利弗离婚,晚年和长期关怀照顾她的梅里韦尔生活,并在抑郁症和肺结核的折磨中去世,享年54岁。

    纵观费雯丽的一生,那是非常悲惨的,精神病和肺结核困扰了她20年,没有彻底疯掉已经很幸运了。

    周赫煊总是自我安慰,或许他可以挽救费雯丽的人生。

    夜晚,费雯丽辗转反侧,心烦意乱的怎么也睡不着。她在黑暗之中问道:“煊,你睡了吗?”

    “没有。”周赫煊把费雯丽搂在怀里。

    费雯丽把脸蛋贴在周赫煊的胸膛,喃喃道:“我可以跟你去中国,但只是去看看。如果生活得不愉快,我会选择返回英国,或者去大洋彼岸的美国。”

    “不管你如何选择,我都会支持你的。”周赫煊翻身将费雯丽压住,寻着那花瓣般的嘴唇亲吻起来。

    费雯丽心里其实很不快活,但她还是做出了跟历史上同样的选择。那时的费雯丽有丈夫,奥利弗也有妻子,两人偷情兼私奔的行为,远比跟周赫煊一起去中国更难抉择。

    这是一个看起来柔弱,平时也不喜欢跟人争,关键时候却不顾一切的女人。

    或许是为了排解心中的郁闷,费雯丽今晚的反应很激烈。她疯狂地迎合着周赫煊的动作,最后甚至反客为主,骑在男人身上如妖精一般扭动颠簸。

    第二天清晨,费雯丽又是巧笑嫣然,似乎完全忘记了昨日的烦恼。她像个新婚小妻子,早早起床给丈夫做早餐,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整理房间摆设。

    今天要来上门拜访的,正是未来的英国首相丘吉尔,两人已在信中约好了时间。

    郭泰祺比丘吉尔更早现身,他现在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不放过任何结交英国朋友的机会。前段时间丘吉尔在德国访问,周赫煊带着郭泰祺去拜访时扑了个空,只能遗憾地留下名片离开。

    让人高兴的是,丘吉尔在回到伦敦后,看到周赫煊留下的名片,立即写信约定时间见面。

    丘吉尔是真想见见周赫煊,主要原因就是周赫煊公开反对法西斯扩散,两人的观点不谋而合。丘吉尔这次去德国相当于旅游,参观了许多古代战场遗迹,他在日记中写道:“当我们经过这些美丽的地区,经过一个又一个古代名城时,我自然而然地了解到希特勒的动向。我感受到法西斯主义的侵略气氛,发现这是每一个纳粹党人心目中最主要的事情。”

    上午九点许,已经身体发福的丘吉尔出现在周赫煊的别墅中。对比丘吉尔年轻时英俊的照片,让人不得不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丘吉尔先生,你好!”周赫煊热情地握手。

    郭泰祺也连忙站起来,自我介绍道:“丘吉尔先生,我是中国驻英公使郭泰祺,很高兴与你见面。”

    丘吉尔跟两人握手以后,拿出他带来的礼物:“周先生,这是送给你的。”

    周赫煊拆开一看,礼物有两份:一份是登喜路雪茄,另一份是羊毛马甲。

    雪茄很好理解,但羊毛马甲是什么鬼?

    丘吉尔似乎看出了周赫煊的疑惑,他哈哈笑道:“周先生,我也是羊毛家族的后裔。”

    周赫煊瞬间尴尬无比,好嘛,他在王子舞会上骂斯宾塞伯爵,顺便把丘吉尔也一起骂了。

    丘吉尔的全名是温斯顿·伦纳德·斯宾塞·丘吉尔,而他的真正姓氏是“斯宾塞—丘吉尔”,属于斯宾塞家族的一个分支。当年“丘吉尔”属于非常高贵的姓氏,由于后裔断绝,第五代马博罗公爵乔治·斯宾塞,就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斯宾塞—丘吉尔”,以继承丘吉尔家族的伟大荣耀。

    “那个,哈哈,”周赫煊尬笑着说,“丘吉尔先生,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千万别当真。”

    丘吉尔点燃雪茄说:“不用道歉,斯宾塞家族的祖先,确实是靠卖羊毛行贿而发迹的。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我做为斯宾塞家族的后裔并不感到羞耻。斯宾塞家族的荣誉,是一代代子孙努力的结果,我愿意为斯宾塞家族再添荣光。”

    郭泰祺不失时机地拍马屁:“丘吉尔先生所言,实在令人佩服,男人就应该奋发图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