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06【驳斥】

    为什么说萧伯纳虚伪呢?

    因为萧伯纳的言行不一致,他口口声声理解和尊重,但在看待中国的问题上,既没有深入的理解,也没有给予足够的尊重。

    周赫煊刚开始还在忍耐,可忍着忍着,就忍无可忍了。

    十月中旬,众人来到南京。

    常凯申亲自接待了阿瑟·亨德森和萧伯纳两人,并陪同他们参观南京的历史遗迹。第二天上午,两人分别前往中央军校和中央大学演讲,公开表态支持中国抗日,获得师生们的一致拥护。

    晚上,英国驻华公使兰普森,也设宴款待了他们。隔日,兰普森夫人举办文化沙龙,专门邀请萧伯纳参加,而阿瑟·亨德森则到南京的各个政府部门考察。

    阿瑟·亨德森表现得极为正常,他是坚定的渐进社会主义者。说穿了,就是资本主义改良派,跟中华民国的政治体制没有冲突,再加上他英国前外交大臣的身份,成为常凯申的座上宾毫无障碍。

    阿瑟·亨德森对参加文化活动不感兴趣,他热衷于跟中国的政客交。同样的,中国文化界也对阿瑟·亨德森不感兴趣,各种活动都懒得邀请他。

    只有萧伯纳,每天拜访者络绎不绝,洋人贵妇们也对这老头儿极为青睐。

    兰普森夫人举办的那场文化沙龙,因为有萧伯纳在,各国驻华公使夫人都兴致勃勃的来参加。宋美龄自然不放过这次机会,打扮得雍容华贵,早早就来到英国驻华公使的官邸。

    受邀的中国文化界名人只有三个,除了周赫煊外,还有蔡元培和林语堂。

    林语堂其实没资格进入英国驻华公使夫人的法眼,但他极度崇拜萧伯纳,并拍马屁把萧伯纳拍得很舒服。萧伯纳把林语堂视为中国小兄弟,特地让兰普森夫人给林语堂发了邀请函。

    周赫煊带着费雯丽来到公使官邸,正好碰到坐黄包车而来的蔡元培。

    蔡元培打招呼道:“明诚,好久不见!”

    “你好,孑民先生。”周赫煊笑着握手。

    蔡元培突然低声说:“明诚,我和孙夫人、鲁迅、杨杏佛等人正在筹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民权同盟的宗旨是争取民权、反对独裁、积极抗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

    周赫煊笑道:“我再考虑考虑。”

    所以说常凯申的统治不得人心呢,当年北伐的时候,蔡元培认为只有国党才能救中国,积极帮助常凯申策划清党,不知屠杀了多少进步人士。而仅仅只过了几年,蔡元培的思想就迅速转变,开始反对常凯申玩独裁,并且积极参与营救受迫害的政治犯,其中包括许多共党比如杨x慧、丁玲等人。

    “这种事情还需要考虑?”蔡元培颇为不满。

    周赫煊只能说:“那好吧,我同意加入。”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属于爱国组织姑且称之为“民权同盟”,并非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个“民盟”,后者的全称是“中国民主同盟”。

    顾名思义,“民权同盟”的核心主张就是保障民权,并视常凯申的统治为法西斯政权。正因如此,担任总干事的杨杏佛,明年就要死于国党特务的暗杀。而担任主席的孙夫人,以及担任副主席的蔡元培,他们之所以能活得好好的,是因为两人影响力太大,常凯申不敢轻易下手除掉。

    蔡元培听到周赫煊同意加入,顿时喜道:“我们的民权同盟,又添一员大将矣!”

    周赫煊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将,顶多算摇旗呐喊的小喽啰。”

    蔡元培高兴过后,才指着费雯丽问:“明诚,这就是你的那位英国红颜知己?”

    周赫煊笑了笑,介绍说:“玛丽,这位是蔡元培先生,中国著名的教育家。”

    “你好,蔡先生。”费雯丽问候道。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小姐。”蔡元培说着流利的英语。

    费雯丽这些天过得不错,因为一直跟在周赫煊身边,不管是洋人还是中国人,都对她礼遇有加。而且费雯丽发现,中国人真的好厉害,随便遇到一个都会说英语,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属于野蛮落后的国度。

    就在此时,林语堂也来了,笑道:“两位先生怎么不进去?躲在这里说悄悄话呢。”

    “玉堂也来啦,”蔡元培乐道,“我刚刚发展了一位同志,明诚也愿意加入民权同盟。”

    林语堂笑着说:“那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

    好嘛,林语堂也是民权同盟的发起者之一。只不过他喜欢小资情调,并不怎么管事,对民权同盟的具体事务也不咋热衷。

    几人联袂而入,兰普森夫人热情迎接,并亲自端来咖啡招呼他们坐下。

    蔡元培问:“公使先生呢?”

    兰普森夫人笑道:“他去陪同亨德森先生了。”

    现任英国驻华公使兰普森,属于非常传统的英国外交官。

    当东北爆发九一八事变之后,常凯申积极向英美列强求助,兰普森的回复是:“希望中国不要以(日本)撤兵为交涉条件。”常凯申得到这个回复,在日记中表达了自己的心情“甚为骇异”。

    而当中国想要确定对xi藏主权的时候,兰普森建议英国政府直接无视,英国政府采纳了这种建议,导致中国关于xi藏的主权问题多年来悬而未决。

    站在中国人的角度,英国现任驻华公使兰普森,是个非常非常讨厌的家伙。偏偏这个家伙还是中国通,坑起中国来熟门熟路,并非那种盲目自大的外交官。

    客厅里的宾客越来越多,宋美龄穿着一身旗袍出现,引来洋人贵妇的啧啧赞叹。

    萧伯纳来得最迟,并瞬间成为全场焦点,随便说几句话就逗得众人哈哈大笑,林语堂坐在旁边一个劲儿拍马屁。

    不知不觉间,沙龙的话题从英国戏剧谈到中国戏剧,萧伯纳不加掩饰地说:“这几天来,我观看了许多中国戏剧,有京剧、徽剧、昆曲等等。说实话,中国戏剧还停留在中世纪阶段,内容和表现形式都已经过时了。英国戏剧在100年前也是这样,但经过一系列改革,英国戏剧跟上了时代变化,中国戏剧无疑也需要改革。”

    周赫煊问道:“内容还是形式上的改革?”

    “内容和形式都需要改革。”萧伯纳说。

    周赫煊笑道:“中国戏剧在形式上已经发展成熟,每个剧种都有自己的表演体系。至于内容改革确实需要,中国的戏剧家也在尝试,需要更贴合时代气息才行。”

    萧伯纳说:“不不不,形式也需要改革。中国戏剧的表演方式太过陈旧,就像中国的文化一样陈旧。在这个方面,我前几天曾跟鲁迅、林语堂两位先生讨论过。我认为,中国现在毫无文化可言,一切都在追寻西方脚步,还处于粗糙模仿的阶段。中国学者很少有自己的思想,总是试图迎合西方,学又学得不像,这就很尴尬了。”

    蔡元培默然,萧伯纳的话虽然不好听,但也说中了现在中国文化界的现状。

    林语堂附和道:“萧伯纳先生所言极是,中国学者确实需要更进一步。我们落后西方世界太多,恐怕需要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追赶。”

    萧伯纳笑道:“当然,周先生是个例外,他在多个领域都有开创性的研究。不过我认为,周先生的优秀,正是因为他从小生活在西方,他的思想其实是西式的,跟中国文化毫无关系。我一直都把周先生看做西方人,而不是一个中国人。”

    萧伯纳的眼光很准,周赫煊的很多思维习惯确实是西式的。不过周赫煊却不认可,他认为自己属于现代思想,而不是西式思想,当即笑道:“萧伯纳先生,你说错了。我的许多行为习惯确实属于西式,但我的核心价值观却是中式的,中国的传统文化观念早就根植在我的血液中。”

    “中国的传统文化?那都是早已落伍东西,”萧伯纳不屑道,“中国文化对现代人类文明的进步没有任何贡献。”

    蔡元培超级愤怒,但又找不到理由反驳。你可以说什么四大发明,但那都是老古董,人家讲的是现代文化成就,中国有哪一项不是在追寻西方脚步?

    周赫煊冷笑道:“现代西方文化是什么?残酷掠夺的殖民文化,还是奴役剥削的工业文化?”

    萧伯纳笑指着周赫煊:“周,你在偷换概念。你明知道我说的是科学、医学、教育学、经济学这种专业领域,却要偷换泛文化的概念来反驳我。这不是争论,而是诡辩。”

    这家伙的脑瓜子太灵光了,周赫煊瞬间语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

    突然,周赫煊笑道:“萧伯纳先生,你也在诡辩啊。你用所有列强国家来代替西方,再用西方整体来贬低中国,哪有这样做比较的?如今的西方文明,是无数西方国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而非哪一国、哪一个民族特有的贡献。英国可以对抗全世界吗?不能。中国能够对抗整个西方吗?也不能。你这不是争论,而是歧视,一种白人对黄种人的歧视!你必须收回你刚才的话,否则我跟你绝交!”

    萧伯纳一愣,突然觉得周赫煊说的好有道理,他确实是在玩种族歧视。

    林语堂若有所思,蔡元培面带微笑,宋美龄饶有兴致地看着男人们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