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19【女管家】

    天津车站。

    孙永浩从汽车驾驶室里伸出脑袋,冲出站口大喊:“先生,大哥,这边!”

    孙永振拎着大箱子疾走过去,斥责道:“你皮痒了?来接先生都不进站,跟个少爷一样坐在汽车里!”

    孙永浩帮忙把行李塞进后备箱,笑着解释:“额要守着车子,免得被人弄坏了。”

    “司机老陈呢?”孙永振问。

    孙永浩解释道:“老陈回家奔丧了,他爹前两天刚好过世。”

    周赫煊挽着费雯丽过来,笑道:“好了,永振,别数落你弟弟了。永浩,这是费雯丽小姐。”

    孙永浩早就发现费雯丽的存在,被惊艳得不敢直视,此时听周赫煊做介绍,连忙点头哈腰问候:“太太好!”

    费雯丽听懂了那个“好”字,微笑着用蹩脚的中文说:“你好。”

    孙永浩连忙帮着拉开车门,心想:这洋婆子太太可真漂亮,长得跟妖精似的,难怪家里的几位夫人要生气。

    周赫煊扶着费雯丽上车,随口问:“永浩,家里还好吧?”

    “都好,两位太太已经快生了,就等先生回来呢,”孙永浩说着低声提醒,“先生,太太们好像不高兴,洋太太的事情她们已经知道了。”

    周赫煊有些头疼,挥手说:“开车吧。”

    “怎么了?”费雯丽见他脸色不好看,关切地问。

    “没什么,”周赫煊挤出笑容道,“我带你回家见几位姐姐,如果你们合不来,我就单独给你安排住处。”

    “那好啊。”费雯丽早就这么想了,她可不愿意“寄人篱下”。

    汽车平稳地返回三乐堂,小灵均正穿着棉袄在花园里嬉戏。她看到周赫煊之后,先是一愣,然后猛地飞扑过来:“爸爸,爸爸,你可回来啦!”

    周赫煊高兴地把女儿抱起,在她小脸蛋上亲吻一口,笑道:“有没有想爸爸?”

    “想啊,我好想爸爸,”小灵均趴在周赫煊怀里委屈地说,“妈妈也想你,她经常看你的照片。爸爸怎么走了那么久?”

    听女儿这么一说,周赫煊突然感到很愧疚,尴尬地回答:“爸爸在外面做事,做完事就回来了,爸爸还给小灵均带了礼物。”

    “真的?”小孩子就是这样,一听到礼物什么都忘了,兴奋地问,“爸爸,礼物呢,我要看礼物!”

    “咱们进屋再看,”周赫煊介绍说,“灵均,这是薇薇安阿姨。”

    小灵均瞪大眼睛看着费雯丽,突然说:“这个阿姨真漂亮。”

    周赫煊笑道:“玛丽,灵均在夸你漂亮。”

    费雯丽在看到小灵均的瞬间,心里就感觉酸酸的,这是小三遇到原配子女的正常反应。现在听周赫煊这么一说,费雯丽情绪稍微好了些,笑打招呼道:“你好,小姑娘,你也很漂亮。”

    小灵均不懂英语,周赫煊翻译道:“灵均,阿姨在夸你漂亮呢。你改怎么说?”

    “谢谢阿姨。”小灵均童音糯糯的说。

    这句中文费雯丽听得懂,微笑着朝小灵均点点头。

    周赫煊抱着女儿往里面走,问道:“灵均,妈妈和阿姨们呢?”

    小灵均条理清晰地回答:“妈妈在北平跟师公学唱戏,娘(张乐怡)在广播公司上班。婉容姨姨和雅泉姨姨在楼上,她们好像要生小宝宝了,每天都在天台晒太阳。”

    “弟弟呢?”周赫煊问。

    小灵均立即告状:“弟弟是个大懒虫,他都不跟我玩,整天在屋里偷懒。”

    周赫煊乐呵呵的进屋,吩咐佣人给费雯丽安排房间,然后带着费雯丽往天台跑。

    老公从欧洲回来都不现身,只顾着自己在天台晒太阳,显然婉容和廖雅泉是在故意摆脸色。张乐怡和孟小冬也差不多,明知老公今天要回家,一个还留在北平学习,一个照常上班不现身。

    这四个女人,应该是提前商量好了吧!

    刚上二楼,周赫煊就撞见崔慧茀。崔大姐笑着问候:“先生回来啦,这位就是费雯丽小姐吧?”她用英语问候道,“费小姐你好,我叫崔慧茀,是这里的管家。”

    费雯丽连忙说:“崔女士你好,你的英语说得很标准。不过我原姓艾特利,现在姓周,不姓费。”

    欧美许多国家跟中国一样,女人结婚后都要随夫姓,现在费雯丽的正名就叫做“薇薇安·玛丽·周”。

    崔慧茀端庄地笑道:“姓不姓周,我们就先不说,到了中国要按中国的规矩。既然你的中文名叫费雯丽,那么就应该姓费,您说是不是呢?”

    这是杀威棒啊!

    周赫煊感觉头皮发麻。

    四个女人藏着不露面,却把崔慧茀推出来敲打费雯丽,摆明了要给费雯丽一点厉害瞧瞧。

    咦,不对啊。

    崔慧茀什么时候变成周府的管家了?

    费雯丽又不是傻瓜,立即听明白崔慧茀的意思,她压着怒火说:“既然这样,那我以后就姓费吧。”

    “玛丽,你先去自己的房间看看,我有话要跟崔小姐说。”周赫煊把费雯丽支走。

    费雯丽点头道:“那我先去收拾行李。”

    等费雯丽离开以后,周赫煊才小声问道:“崔小姐,几位太太是什么情况?”

    崔慧茀说:“她们很不高兴。你带一个中国女人回来还好,偏偏带个洋婆子回来。婉容和雅泉正怀着孕呢,你可千万别再惹她们生气。”

    周赫煊点点头,又问:“你怎么成管家了?”

    崔慧茀摊摊手:“我不习惯在外边工作,婉容就把我留了下来。先生要是不喜欢,我马上就辞职。”

    “不用不用,崔小姐能留下当管家,我当然高兴,就是太屈才了。”周赫煊说。

    崔慧茀可是跟吕碧城齐名的天津才女,历史上还是伪满洲国的内务府总管,有她打理周府上下,三乐堂肯定井井有条。

    崔慧茀已经虚岁36了,是个熟透的美女,面相端庄,身段丰腴,摆在家里还是很养眼的。她一辈子没结过婚,也没谈过恋爱,甚至连婚约都不曾有过,只因当初发下了终生不嫁的誓言,这样的女人忠诚性也不成问题。

    周赫煊随口问道:“崔二小姐的学业还好吧?”

    崔慧茀笑道:“慧梅已经考进了南开大学预科班,如果学业顺利,再过半年就能正式读南开大学。”

    “崔家又多了一位才女。”周赫煊顺势夸奖。

    崔慧茀对此特别受用,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妹妹身上,自然是妹妹越优秀越好。她低声说道:“先生,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你的做法太鲁莽了,不该直接把新欢带回来。我可以帮你周旋周旋,你也要尽量说好话,让新太太把架子放低点。几位夫人都是通情达理的女人,只要你诚心认错,她们是可以慢慢接受的。”

    “那就拜托崔小姐从中周旋了。”周赫煊觉得这个管家真是宝贝啊。此女不仅能力优秀,而且一脑子封建思想,懂得替男主人分忧,相信从今往后的后宅会非常和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