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41【黑土】

    周末,北平。

    陈德馨做好了早餐,冲里屋喊道:“小珏,小琰,快起床吃饭了!”

    “来了!”卧室传来少女迷糊的声音。

    马裕藻穿着长衫来到楼下,打开自家的收报箱。里面除了平时订阅的几份报纸,还有两封信件,以及一本厚厚的杂志。

    他先是仔细看了看信件,一封是老朋友钱玄同写来的,另一封的收信人则是女儿马珏。

    “岂有此理,真是胡闹!”马裕藻气得直接开骂。

    从第二封信件的寄信人地址来看,明显是从北大校园中寄出的。那么这封信就很容易猜到了,肯定是北大学生寄给女儿的情书。

    马裕藻现在的外号是“北大岳父”,不知有多少男学生这样悄悄喊他。就连学校的某些老师,也经常用“岳父”的称号来跟马裕藻开玩笑。

    那帮小兔崽子,在学校胡闹就够招人烦,现在居然敢把情书寄到他家里,这让马裕藻气得肺都快炸了。

    回到客厅,妻子陈德馨已经把早饭摆上桌,两个女儿也洗漱完毕等待开饭。

    马裕藻基本的涵养还是有的,他不会私拆女儿信件,更不会悄悄的扔掉。他把信递过去说:“小珏,你的。”

    “哦,谢谢爸爸。”马珏顺手把信拆开。

    马琰连忙凑过来瞧热闹:“姐,快让我看看!”

    马珏展开信纸,边看边点评道:“文笔还不错,是一篇抒情散文,可惜太过卖弄词藻。”

    马珏常年跟周赫煊、鲁迅保持通信,文学眼光高得吓人,一般的文章她自然瞧不上。而且,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追求文笔华丽的少女,文风渐渐被周赫煊和鲁迅影响,追求的是文以载道,喜欢那种有趣味、有深度、有思想的文章。

    “写得挺好呀,这个男生很有才华。”马琰评价说。

    马珏笑道:“喜欢你就拿去吧。”

    马琰撇嘴道:“我才不要你的情书,我自己也收到过不少。”

    “咳咳,”马裕藻咳嗽一声,“吃饭!”

    姐妹俩连忙噤声。

    马裕藻一边喝着稀饭吃着油条,一边拿起报纸浏览新闻。

    马珏则捡起桌上的杂志,稀奇道:“咦,这本杂志好厚的,名字也很古怪。”

    马琰突然指着封面惊呼:“姐你快看,封面上有导读标题,周先生的新作《黑土》正式连载!”

    马珏闻言,连忙翻到目录页,然后飞快地照着页数直奔《黑土》。只见标题下边写道:“这是一个发生在东北黑土地上的故事,全篇有五个部分:闯关东、日俄战争、辛亥风云、五四革新和九一八。”

    看到这里,马珏还以为是历史小说。结果读了一部分正文,她才发现讲的是发生在民间的故事。

    《非攻》这本杂志属于月刊,每期的页数很厚,因为光是连载的《黑土》就多达2万5千字。

    马珏都忘了吃早饭,完全沉浸于故事当中,一口气将《黑土》开篇的两万多字读完,然后心里沉重无比。

    因为故事的基调太黑暗了,刚开头就是山东大灾荒。清政府非常高姿态的调粮赈灾,结果从中央到地方层层贪污,赈灾粮都进了贪官**商的口袋。

    不但如此,地主士绅还联合无良商人,趁机抬高米价,逼得老百姓卖儿卖女卖屋卖地。一场悲惨的天灾,变成更加丑恶的人祸,百姓的苦难,却成为贪官污吏、地主商人们的饕餮盛宴。

    老百姓辛辛苦苦攒下的血汗钱,只能买到一点点粮食。祖祖辈辈辛勤耕耘的土地,被地主士绅趁机霸占,整个山东已经成为人间地狱。

    更加毁灭马钰三观的是,做为受害者的底层百姓,也暴露出各种人性的丑恶。

    比如做为主角的钟家,居然为了几十文铜钱和三斤小米,就在闯关东的路途中,残忍杀害了邻居的马家两兄弟。

    钟家接下来的淘金,也充满了各种血腥与残暴。他们先是被矿主和工头欺压,流尽了辛酸血泪,可一旦获得反抗的机会,立即联合淘金工人杀死矿主。钟家从被剥削者,摇身变成了剥削者。而且他们变本加厉,比以前的矿主更加残暴,动辄将淘金工人毒打致残致死。

    这次连载的内容,结尾是马家的孤儿寡母,被马匪头子救回去做了老婆和养子。

    “呼!”

    马珏长舒一口气,似乎想把心中的郁闷都吐出来。她对接下来的情节非常期待,或许马匪会替天行道,杀死钟家人为马家兄弟报仇。又或许那个马家幸存的幼子是主角,长大之后成为英雄豪杰。

    好在这个故事并非全部黑暗,也有一些人性的闪光点。比如某个配角为了给妻儿留口粮,在生病之后选择自杀;又比如一次矿难,某个工人为了救朋友,毅然决然牺牲了自己;还有几家闯关东的农民互相扶持,在穷山恶水间开荒种地,一点点的变得富足起来。

    马珏看到的,是晚清时期的世态百相,一副底层贫民死中求活的血泪画卷。

    “爸爸,你快看这篇小说,周先生的新作。”马珏把杂志递给父亲。

    马裕藻接过来细细阅读,他的人生阅历远比女儿丰富,在读小说时自然想得更多更深。许多故事情节,犹如一把把尖刀戳刺着心脏,读完连载内容,马裕藻感慨道:“周明诚这是要写一本传世巨著啊。”

    《黑土》可不仅仅只讲三个家族的故事,期间穿插着无数历史背景,以及来自于各个阶层的配角人物。这些事件和人物被写得活灵活现,让人仿佛置身于1850年代的山东和东北,就像是真的发生过那些故事一般。

    事实上,周赫煊写的那些小人物的故事,都是来源于现实。他通过对东北流亡群众的多方询问、打听、记录,各种真实故事就写了二三十万字,这些都是他的创作素材,稍加改动就写进小说当中。

    这次仅仅连载了两万五千字,故事还没来完全展开,关家都没来得及出场,就已经足够让人震撼。

    热泪、汗水和鲜血,浇灌了人们脚下的黑土,上演着一出出悲欢离合与恩怨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