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44【喂狗】

    如果说张学良丢掉东北让人失望,那常凯申在热河之战的表现则令人愤怒。

    前线战事打得一塌糊涂了,常凯申才碍于舆论压力,假模假样的派三个师的中央军到长城抗日。而这些中央军就像是来打酱油的,对抵御日寇不积极,反而热衷于监视和威逼友军。

    或许,没有这三个师的中央军碍手碍脚,长城抗战会打得更加顺利。

    就在前段时间,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本关东军正式签订《塘沽协定》。内容概括来说,就是变相承认日本对东北四省的占领,并且划绥东、察北和冀东为自由区域,日军可以随时出入通行,整个华北都向日寇敞开了大门。

    由于《塘沽协定》的内容实在太离谱,以至于南京政府都不敢公开,但部分条款仍旧被报纸披露出来。

    特别是第四条: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

    这一条款,相当于宣布华北所有抗日武装都是非法的,至少是南京政府绝对不会支持的。

    连国党内部的许多人都看不下去了,南京国防会议直接认定《塘沽协定》“违法擅权”,不承认这个协定的合法性。铁骨铮铮的汪兆铭先生站出来,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责任”,坚决推进《塘沽协定》的执行。

    与此同时,南京国民政府大肆压制国内反日情绪,禁止举行公开的民间抗日活动,禁止正规报刊宣传抗战思想。

    《非攻》显然违背了南京政府“攘外必先安内”的精神,若非主办者是周赫煊,估计在发行第二期时就已经被封禁。

    ……

    戴笠穿着一身西装,梳着大背头,人模狗样地走进三乐堂,抱拳笑道:“明公,久仰大名!春风冒昧来访,还请海涵。”

    “明公”属于最高级别的尊称,就像很多人称呼张学良为“汉公”一样。

    周赫煊打着哈哈,大笑道:“当不起戴处长的抬举,惶恐,哈哈,不胜惶恐。”

    “哪里,哪里,”戴笠笑道,“周先生名扬海外,大涨我国人威风,鄙人早就想要来当面请教了。”

    周赫煊说:“戴处长辛苦了,请坐吧。”

    戴笠东拉西扯一大堆,说了好天半废话,突然提起常凯申道:“明公,委员长得知我要来天津,托我给你带句话。”

    周赫煊道:“戴处长请讲。”

    戴笠半眯着眼笑道:“委员长说,他非常欣赏你的理论分析文章,《非攻》这本杂志办得不错。”

    “委员长谬赞了。”周赫煊乐呵呵地说。

    “只不过嘛,”戴笠突然语气一转,严肃道,“如今中央政府定下的国策,是攘外必先安内。只有剿灭了内部的匪贼之徒,中国才有能力齐心御侮。面对日寇的嚣张气焰,现在我们必须忍辱负重,不可过分刺激了日本。”

    周赫煊面容严肃的猛拍沙发扶手:“委员长真是深谋远虑,我坚决拥护他的主张!”

    戴笠终于道明来意:“所以嘛,《非攻》杂志的内容需要修改修改。讨论研究日本是可以的,但就不要提及什么‘军国主义’、‘无少女村’之类的言辞,更不要刊载有关东北的内容。”

    周赫煊一脸无辜:“可杂志内容都是属实的啊,我又没有乱写。”

    戴笠语重心长的劝说道:“明公,我是非常钦佩你的爱国情怀的。咱们都是中国人,谁不想杀敌报国呢?但事有轻重缓急之分,当下最重要的是剿匪,只有把红匪剿灭干净,国家才有能力来对付日寇。咱们暂时还要忍耐,就像越王勾践一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周赫煊说:“我明白,我坚决支持中央剿匪。但抗日也要宣传啊,否则等中央把匪剿完了,国人没有抵抗意志,那时候大家都得做亡国奴。”

    “哎呀,明公,”戴笠明显有些不耐烦,“你怎么就不明白啊?现在就宣传抗日,只会彻底激怒日寇。中央政府还没做好抗日的准备,万一日寇大规模入侵,你就成了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周赫煊拍胸脯道:“戴处长,你放心吧。根据我的分析,日寇在没有完全消化东北以前,不可能再组织大规模军事行动。”

    戴笠急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没事的,我非常了解日本人,他们短期内不会进攻的。”周赫煊笑道。

    对于周赫煊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死样,戴笠心里郁闷得想吐血。他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图穷匕见道:“明公,我就把话说开了吧。《非攻》这本杂志,要么内容和措辞再委婉些,要么就只能直接停刊了!”

    周赫煊继续装糊涂道:“为什么要停刊?杂志办得好好的啊,我还准备扩大印刷量呢。”

    戴笠咬牙切齿地说:“周先生,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非攻》如果再不整改,那后果谁都无法预料,我就把话先摆在这里!”

    “你这是……威胁我?”周赫煊冷笑道。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听不听全看周先生的意思。”戴笠懒得跟周赫煊废话。

    周赫煊收起笑容,冷冷地说:“戴处长,如果《非攻》出现任何意外,我立即公开宣布投共!你信不信?”

    “你……”戴笠惊得直接站起来,他想不到周赫煊会说出这种话来。

    周赫煊是什么人?

    国际知名学者啊,跟罗曼罗兰、爱因斯坦这些大人物都是好朋友,甚至连英国前首相都给他面子,欣然受邀前来中国做访问。

    不仅是国外名气大,周赫煊在国内也支持者众多。他不仅是中国文坛领袖,还每年捐十多万资助留学,捐几十万吨粮食来救灾,声望大得没边了。

    这种人如何公开宣布投共,那无疑就是在打南京政府的脸,说不定还能刺激很多热血青年也去投共。

    而且还杀不得、抓不得,就像孙夫人公然支持共党,常年跟南京政府唱反调,可谁敢下令暗杀孙夫人?孙夫人和周赫煊这样的人,一旦遭遇暗杀,必然引起国内外轰动,到时候就是直接舆论爆炸的场面。

    不管是周赫煊投共,还是周赫煊被暗杀,都得找一个背锅的。而且背锅之人还不能是小喽啰,必须是戴笠这种特务头子。

    戴笠的背心里连连冒冷汗,他承担不起把周赫煊逼反或者逼死的责任,到时候政治前途就全毁了。

    “明公,”戴笠挤出笑容,柔声道,“有事好好商量嘛,何必说些气话?”

    周赫煊也见好就收,似乎刚才没有发生过任何矛盾,他笑问:“戴处长,你有没有听说过磺胺?”

    “磺胺?”戴笠愣了愣,点头说,“就是英国的那种神药?”

    周赫煊说:“也不是什么神药,只不过是强效抗菌药而已。磺胺不仅是治疗肺炎、脑膜炎、白血病的特效药,还对外伤的治疗有奇效。比如士兵受伤,或者是做手术,服用磺胺后能有效防止伤口感染。一场大仗打下来,能够挽救无数士兵的生命。”

    戴笠一头雾水道:“这些我都听说过,明公跟我提磺胺做什么?”

    周赫煊笑道:“这个磺胺嘛,全球专利都在我手里。英国的磺胺制药工厂,是我跟英国的艾伯特王子合伙搞出来的。”

    “磺胺药是……是是明公的产业?”戴笠震惊不已。

    这几个月以来,磺胺已经名扬世界,谁都知道那是一种神药。可是由于产量有限,即便在欧洲也供不应求,中国这边有钱都买不到。

    如此日进斗金的神药,居然是周赫煊生产出来的,而且还跟英国王子是合伙人!

    戴笠简直不敢想象周赫煊在国外的背景实力,单单一个英国王子合伙人的身份,就不是戴笠能够轻易招惹的。

    周赫煊翘起二郎腿说:“戴处长,有没有兴趣合伙做生意?”

    “明公请讲。”戴笠的语气恭敬了许多。

    周赫煊伸出三根手指:“我每年可以提供30万元份额磺胺,以出厂价卖给戴处长,当然运费需要戴处长来出。你觉得如何?”

    戴笠咽了咽口水,像磺胺这种有价无市的药品,直接在黑市翻两倍都有人买,那利润大到没边了。

    戴笠心动不已,但多大的好处,就意味着多大的风险。他拿了周赫煊的钱,就必须给周赫煊保驾护航,《非攻》这事儿可是很棘手啊。

    周赫煊加码道:“戴处长,我听说中央准备自行制造新式步枪?”

    戴笠说:“我不太清楚。”

    “这样吧,”周赫煊自信满满地说,“我跟美国总统罗斯福是好朋友,我帮忙引进步枪生产线和步枪图纸资料。”

    跟美国总统是好朋友?

    戴笠听了想吐血,目瞪口呆地看着周赫煊,心想:你特么到底有多少好朋友?

    周赫煊笑问:“这个条件,戴处长还满意吗?”

    磺胺买卖赚的钱,可以揣进自己腰包。而引进美国的步枪生产线,又能得到常凯申的赏识,这于公于私两不误啊。

    戴笠当即拍胸膛说:“明公,你放心吧,《非攻》是一本利国利民的好杂志,我相信委员长一定会支持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