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53【丢人现眼】

    王正廷拉着周赫煊谈了一上午,主要就是关于商业运作的细节。

    周赫煊虽然对此了解不深,但他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啊,当即把后世的许多玩意儿都说出来。

    两人还敲定下许多规则,比如某产品请体育明星代言,应以一年以上为限,在代言期内,该运动员不得再代言同类产品。并且,体育明星不得代言烟酒类产品,因为这些产品有损体育精神。

    这些规则本应该政府来制定,但南京政府显然是个大坑,周赫煊和王正廷只能自己费脑筋。

    一直聊到中午,王正廷起身说:“周先生,咱们先去吃饭啊,边吃边聊。今天,我来请客!”

    “那就要让王主席破费了。”周赫煊笑道。

    王正廷以前当外交部长时,住的是政府安排的官邸。现在失去了官员身份,他在南京期间,只能暂时租住民房。

    两人结伴外出,叫了两辆黄包车,打算随便找一家饭馆解决。

    半路上,突然一辆马车奔腾而来。

    只见行政院秘书长褚民谊穿着白色太极丝绸短褂,亲手执鞭甘当马夫,拉着缰绳大喊:“驾,驾!”

    车上坐着杨秀珍、杨秀琼姐妹,姐姐兴奋地朝路人招手,妹妹则一脸的不耐烦。

    马车在南京城内招摇过市,所到之处,市民纷纷驻足观看,并对驾马车的褚民谊指指点点。褚民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兴之所至直接站起来,洋洋得意的挥舞马鞭。

    周赫煊看得目瞪口呆,无语道:“这褚秘书长疯了吧?”

    王正廷不屑地说:“他老毛病又犯了。”

    “什么老毛病?”周赫煊问。

    王正廷讥笑道:“还能有什么毛病,好色之疾。”

    周赫煊仔细询问打听,才从王正廷口中得知,原来这位褚秘书长非常不着调。

    褚民谊是民国体育运动的积极倡导者,他本人也是打太极、放风筝和抖空竹的高手。此君前两年穿着西服放风筝,还号召手下官员也放风筝,结果搞得南京城上空风筝满天飞。

    不仅如此,褚民谊既好色又怕老婆,曾经因为偷腥之事,当众向老婆跪地求饶。

    这样的家伙,居然能当上行政院秘书长,那可是实权的中央副部级官职!

    呵呵,汪兆铭的头号谋士,竟是如此货色。

    周赫煊和王正廷来到一家餐厅,黄包车还没停稳,就已经看到餐厅门口的高级马车。

    褚民谊站在马车前搂着杨秀琼的腰,而杨秀珍则端着一架新式照相机,正在准备给褚民谊、杨秀琼拍合影。

    杨秀琼一脸无奈,下意识地要拉开距离,却被褚民谊死死搂着腰。

    旁边有无数路人围观,而且许多都认出了褚民谊,纷纷低声窃语

    “当街搂搂抱抱,真是不成体统!”

    “褚大官人又在发疯了,也不怕回家跪搓衣板。”

    “可惜了这条南国美人鱼,恐怕难以逃脱褚大官人的毒手。”

    “如今国难当头,中央秘书长居然还有心情寻欢作乐。国将不国啊!”

    “已经不国了,东北四省尽丧,哪里还有国家的样子?”

    “……”

    周赫煊听到路人的议论声,当场气得发笑。看来这位褚秘书长真的在南京很有名,连怕老婆都人尽皆知,还得了个“褚大官人”的响亮名号。

    王正廷说:“别管他,我们进去吃饭吧。”

    “好。”周赫煊从善如流。

    两人绕过马车准备进入餐厅,拍完照的杨秀琼立即挣脱出来,大声喊道:“周先生,王主席!”

    褚民谊也打招呼道:“两位也来吃饭啊。”

    周赫煊笑道:“真巧,上哪儿都能遇到褚秘书长。”

    杨秀琼估计是把周赫煊当救兵了,连忙跑到他身边说:“周先生,王主席,午饭一起吃吧。”

    周赫煊随口说:“好啊,就看褚秘书长愿不愿意。”

    褚民谊当然不愿意,但又不好明说,只得点头道:“正想跟两位先生聊聊,那就一起吧。”

    几人寻了个包间,杨秀琼飞快地坐到周赫煊旁边,又对王正廷说:“王主席请坐。”

    得,杨秀琼坐在周赫煊和王正廷中间,没褚大官人啥事儿了。

    面对杨秀琼如此明显的拒绝,褚民谊心头非常不爽。可他又不敢乱来,毕竟杨秀琼是常凯申和宋美龄的干女儿,而且国家主席林森也非常喜爱杨秀琼这个小姑娘。

    褚民谊表现得毫无城府可言,整顿饭都脸色臭臭的,自顾自坐在旁边喝闷酒。

    周赫煊则对其更加鄙视,就这模样,当一个县长都够呛,更别提行政院秘书长了,汪兆铭真是眼瞎了才会看重如此废物。

    堂堂的中央领导,穿着丝绸白短褂,甘做赶车马夫,载着十五岁的小姑娘招摇过市、大献殷勤,像他妈什么话!

    如果放在21世纪的中国,就相当于国务院秘书长,穿着非主流服装,当街疯狂追求一个初中女生,你能想象那种画面吗?

    吃饭的时候,杨秀琼趁褚民谊不注意,偷偷哀求道:“周先生,你能帮帮我吗?”

    “帮你什么?”周赫煊问。

    杨秀琼指了指褚民谊:“这个褚秘书长好烦人,硬拉着我和姐姐去逛中山陵。他还说,下午要带我们去跑马场,我不喜欢跟他一起玩。”

    周赫煊问道:“他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

    杨秀琼脸红说:“别的没什么,就是总拉着我合影拍照,每次都挨得很近。这人讨厌死了,而且还有狐臭,好难闻的。”

    “哈哈!”周赫煊差点大笑起来,憋气说,“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午饭很快吃完。

    周赫煊对杨秀珍、杨秀琼姐妹说:“下午我要去听戏,两位小姐有没有空啊?”

    “有有有!”杨秀琼连连点头。

    褚民谊的脸色瞬间阴沉:“杨小姐,我们不是说好了,下午一起去跑马场骑马吗?”

    杨秀琼低头不敢吱声,毕竟褚民谊是行政院秘书长,而且还是全运会的负责人。要是惹恼了褚民谊,随便对方做点手脚,她都是担当不起的就算褚民谊不敢为难杨秀琼,却敢对杨秀琼的姐姐下手。

    周赫煊笑呵呵道:“褚秘书长,你这顿饭至少喝了半斤白酒吧。酒后驾车是很危险的,骑马就更危险,我看你还是别玩儿命了。走吧,两位杨小姐,咱们一起听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