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60【回忆录】

    周赫煊坐火车返回天津的时候,费正清、费慰梅夫妇也跟着去了天津。这两个洋鬼子准备畅游中国,费正清是为了熟悉中国的风俗人情,而费慰梅则是为了考察中国民间建筑。

    他们的第一站是天津,然后准备南下前往上海、福州、厦门、汕头、香港和广州。

    这些城市,都是晚清时期的通商口岸。费正清为了写博士论文也够拼的,他要把所有通商口岸都跑个遍,寻找翻阅当年的海关史料,顺便还要查访各城市的地方志。

    我们不得不承认,费正清对于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给中国史学界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他不辞辛劳的常年奔走于中国各地,搜集了许多珍贵史料。这些资料有很多都在抗日战火中毁掉,全靠费正清的努力,未来中国的史学家们才能得窥一二。

    这就造成一个很无奈的现象,中国学者在研究中国近代史时,许多时候还得翻阅费正清这个美国人的著作。

    周赫煊带费正清夫妇回三乐堂时,除了孟小冬前往山东唱戏外,其他几个女人都在家里。

    《花蕊夫人》虽然在南京被禁演,但在北方却格外受欢迎。这些日子以来,《花蕊夫人》几乎成为孟小冬的代表作,在华北地区广为流传,甚至被爱国青年改编成话剧表演。

    没办法,这出京剧的影射性太强了,稍微有点脑子的观众,都知道是在讽刺不抵抗政策。由此导致孟小冬的名气越来越大,差不多已经跟梅兰芳齐名。

    这不,就连山东的韩复榘,也拍电报来邀请孟小冬去演出,说是要给自己的夫人唱生日堂会。

    吉鸿昌似乎想要拉拢韩复榘一起反蒋抗日,也乔装打扮混在戏班子里,跟着孟小冬去了山东那边,但周赫煊对吉鸿昌的这次行动并不看好。

    韩复榘是第一个背叛冯玉祥的西北军猛将,在中原大战期间将阎锡山吊起来打。此人就是个自私自利的老式军阀,想让他反蒋抗日,除非能够拿出看得见、摸得着的巨大好处,否则天王老子去劝都没用。

    现在韩复榘已经成为山东的土皇帝,除了青岛以外,整个山东都在韩复榘控制之下,就连常凯申都没办法伸手夺权。前两年张宗昌想要东山再起,凭借日本人的支持悄悄搞事,结果直接被韩复榘给弄死了。

    但说实话,韩复榘能够盘踞山东,对山东老百姓来说其实是件好事。

    山东经历了连年战乱和灾荒,土匪横行、军阀遍地,恰恰需要韩复榘这种地方实力派去镇压。

    据统计,从辛亥革命到30年代初,山东全省107个县,竟有84个县闹土匪,其中大股的土匪团伙就有370多个,某些土匪势力全盛时人数有几万人之多。

    韩复榘占据山东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编小股军阀,不同意收编的直接以土匪论处。他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剿匪,整合军队、警察和民团力量,对各县土匪进行联合清剿。

    常凯申命令各地军阀“清乡”,其实是借“清乡”之名抓捕共党。而韩复榘接到南京政府命令以后,那是真的在“清乡”,专门清除土匪恶霸,还把剿匪跟公务员的政绩挂钩。他接连提拔了十多个剿匪得力的地方官员,以至于山东的基层官员跟打了鸡血一样,见到土匪就抄家伙上,每个土匪都是活生生的政绩啊。

    山东的匪患已经成灾,有的地方整村整村全是土匪,可以凭借土楼土堡跟军队硬拼。而韩复榘的剿匪手段极为血腥,面对这样的土匪村,他的命令是:匪区除妇孺外,凡15岁到50岁的男子,没有“连环保”者一律枪毙,藏匿土匪的村庄直接焚毁。

    大土匪头子刘黑七据险而守,跟韩复榘的军队火拼40余天。韩复榘愤怒之下,居然申请中央军的飞机支援,把刘黑七打得逃到天津做寓公。这都还不算完,韩复榘又雇佣刺客跑到天津玩刺杀,啪啪啪打了刘黑七三枪,竟然没把这个土匪头子打死。

    借着清乡剿匪,韩复榘这个西北军出身的军阀,已经完全控制了山东全省,其势力甚至渗透到各个县城乡镇。

    虽然韩复榘主政下的山东依旧有苛捐杂税,但由于他的疯狂剿匪行动,让山东的治安迅速稳定下来,老百姓确确实实得到了很大实惠。

    ……

    “这是我的妻子张乐怡。”

    “这是我的妻子婉容。”

    “这是我的妻子……”

    随着周赫煊的一个个介绍,费正清、费慰梅夫妇已经目瞪口呆。特别是费雯丽的出现,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居然有这么漂亮的英国女人,愿意嫁给中国男人做姨太太。

    自从费雯丽怀孕以后,就搬进了三乐堂方便安胎。她面对费正清夫妇的惊讶,显得非常自然镇定,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主动握手开玩笑道:“费先生,费太太,两位好。真是有缘啊,我也姓费,按照中国的说法,我们都是本家。”

    “看来是这样的。”费正清不禁莞尔。

    大家寒暄一阵,费正清随周赫煊来到书房。

    周赫煊穿越到民国已经快10年了,他的书房非常大。最下层几个柜子,里面放着名人书画、古董文物和孤本古籍,书架中层是各种重要的地方史料,上层则是密密麻麻的中外名著。

    如果未来要搬家,只这书房里的东西,就需要十几口大箱子来装。

    费正清看得两眼放光,特别是书架中层的那些地方志、海关志,正是他最想要接触的资料。当下忍不住搓手道:“周先生,我想借阅你的一些藏书。”

    “当然可以,”周赫煊笑道,“你和夫人可以在这里先住下,等查阅完资料再南下也不迟。过几天就是元宵节了,或许你们还能体验一下中国的传统节日。”

    “真是太感谢了!”费正清激动地握着周赫煊的手说。

    费正清只是一个美国在读博士,他来中国以后,却受到包括周赫煊、梁思成、林徽因、胡适、蒋廷黻等一大堆中国顶级学者的无私帮助。这让费正清万分感慨,同时也让他爱上中国,他觉得这是一个充满了人情味的国家。

    五十多年后,《费正清中国回忆录》出版,其中第二部分第9章“我们的中国朋友”里,关于周赫煊的内容足足有6000多字。费正清在回忆录中写道

    “周赫煊先生是个有趣的人,他有着开明的思想、广阔的视野和敏锐的眼光,但他骨子里却非常传统。从他的家庭关系就能看出,当我第一次登门拜访时,他向我介绍了五位妻子。一位是富商的女儿,一位是戏剧明星,一位是清朝末代皇后,一位是日本女间谍(关于廖夫人的身份,我直到70年代才知道),还有一位就是后来好莱坞巨星费雯丽。

    我很难想象,这些美丽的女人如何才能和平相处,其难度恐怕不亚于管理好一座城市。这种情况在当时的中国非常普遍,有权势和金钱的男人,往往家里有许多妻子。一个是法律承认的妻子,其他的则被称为姨太太,相当于清朝时候的妾。

    不过中国的进步学者,是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娶姨太太的。就比如我的朋友胡适先生,我知道他有好几个情人,但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妻子。这似乎有关名誉,纳妾娶姨太太是落后反动的表现,是要被进步知识分子谴责的。

    周赫煊先生却对此并无顾忌,他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刻意隐瞒自己娶姨太太的事实。中国元宵节的那天,他带着几位妻子公开逛街,还陪她们在海河边放了花灯。我也亲手制作了一个花灯,可惜似乎技术不好,只放了几米远就倾覆在河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