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62【一场闹剧】

    常凯申的新生活运动搞得轰轰烈烈,他的讲话甚至被灌成唱片,要求全国各地的广播必须协助宣传。

    这不,元宵节没过多久,周赫煊的中华广播电台,就开始每天播放常凯申的新生活讲话了:“我们要改革社会,要复兴一个国家和民族,不是用武力就能成功的。要如何才可以成功呢?简单的讲,第一就是要使一般国民具备国民道德,第二就是要使一般国民具备国民知识……德国不到十五年功夫,居然能够复兴起来。人家刚刚战败,过几年就可以不付赔款,要赖账就赖了。而我们几十年或百多年的赔款,到现在还是每年照付。总之,德国也是一个国家,中国也是一个国家,德国没有武力而能与各国平等,中国虽有武力,依然不能求得平等,这是什么道理?没有旁的,完全是由于我们一般国民的知识道德不及人家……”

    嗯,这番话的大致意思,就是说这一届的国民不行,而非中央政府统治不力。

    于是乎,伟大的空一格蒋委员长,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新生活运动。首先从国民的衣食住行着手,吃饭要规规矩矩的坐在桌上吃饭,不能随便找个地儿蹲着吃;穿衣服不能袒胸露腹,扣子必须老老实实扣好,头发也不能搞成烂鸡窝……

    蒋委员长还说,“一个人或一国国民的精神、思想、知识、道德,通通可以从基本生活的样法表现出来”。他对比中国人和日本人吃饭、洗脸的样子,得出一个非常英明的结论,即日本人比中国人更有纪律性和更具国民素质。他说:“我们和日本人不必在枪林弹雨之下来冲锋陷阵,就只对日常生活比一比,就可以晓得高低强弱。”

    很快,全国各大报纸都在陆续报道“新生活运动”,并且中央政府还下达指令,把4月份的第一周定为“新生活运动宣传周”。

    全国上下搞得鸡飞狗跳,国党的行动队带着红袖箍,走街串巷到处抓那些衣衫不整、奇装异服、发型凌乱者,轻则罚款、重则拘留。各街巷也被划分了区域,凡是发现卫生情况不达标的,所属区域的商家和住户全都要受罚。

    黄包车夫们那是很郁闷啊,载着客人跑得大汗淋漓,还不敢把衣服扣子解开凉快一下。因为一旦被逮到不扣扣子,立即就要遭受罚款,忙活半天的收入直接泡汤。

    天津的市民们,以前喜欢一边坐在巷口吃晚饭,一边听电台广播节目。现在也完全不敢了,因为吃饭必须围坐着桌子吃,路边吃饭是不符合新生活运动的指示的。

    好在就那么一阵风,等“新生活运动宣传周”过去,国党行动队就查得没那么严了,大家该干啥干啥。只有那种走背运的家伙,正好遇到巡查人员,才会惨遭罚款,反正自认倒霉吧。

    民国的“新生活运动”属于长期活动,整整搞了十多年时间。

    反正隔三差五就要抽风弄出新内容,比如禁止婚丧嫁娶寿宴的浪费,禁止穿戴奇装异服,禁止男女浴室同坐,禁止中小学生留长发,禁止妇女烫发和裸腿,禁止在汽车、戏院、会场、山林抽烟,提倡守时运动,劝道人畜分居,提倡救济慰劳伤兵,宣传禁毒禁赌等等。

    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是好的,对改善社会风气很有帮助。但有些内容就管得太宽了,比如一些地方禁止烫发和裸腿,搞得女人连裙子都不敢穿。

    最可怕的是劳民伤财,到1935年新生活运动达到巅峰时,全国有相关劳动服务团6万余人。这几万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推进新生活运动,靡费了国家大量的财政支出。

    不但如此,由于中央对地方的管控不力,许多地方官员拿着鸡毛当令箭。他们借“新生活运动”之名,到处胡乱抓人罚款,有时候你好端端的走在街上,就因为一颗上衣扣子没扣,便被抓起来强行罚款。

    “老蒋这是吃错药了吧?整天正事不敢,专门搞这些虚头巴脑的运动。”胡政之无语地说。

    周赫煊笑道:“老蒋在给自己树立威信呢。”

    在周赫煊看来,常凯申搞新生活运动的初衷就是刷存在感,并在执行过程中宣扬他那套儒家观念。这是一场思想意识形态的独裁运动,反对乱七八糟的各种主义,提倡四维(礼义廉耻)、八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从而统一国民的思想道德。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搞全民军事化,方便以后全面抗战时征兵。

    老蒋也知道中日之间必有一战,但他又不敢直接高喊抗日口号,所以就把为抗日做准备悄悄掺杂进新生活运动当中。用老蒋的原话来说:“新生活运动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使庪国民的生活能够做到整齐划一。整齐划一四个字的内容是什么呢?就是现在一般人所说的军事化……新生活运动,就是军事化运动。”

    然而屁用都没有,老百姓被管得很严,当官的吃喝嫖赌抽照样在干。

    所以冯玉祥才说:“新生活是说着骗人的。”

    宋美龄的好闺蜜项美丽则评价:“新生活运动是全国性的一场不大不小的笑话。”

    有位外国友人更直接,评价新生活运动是“建基于牙刷、老鼠夹与苍蝇拍的民族复兴运动”。

    反正周赫煊是懒得迎合伟大领袖的精神指示,他穿西装不喜欢扣扣子,每次出门都敞着外套。也没见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跑过来扭着他要罚款。

    “新生活运动且不管他,”胡政之低声说道,“《非攻》编辑部那边你得管管了,上一期的杂志内容有问题,有个搞新闻审查的朋友提醒我,说上头对杂志的某些言论很不满。”

    “没事的,那些报道是经过我同意的。”周赫煊笑道。

    “反正别太过火,不然连《大公报》都要被牵连。”胡政之提醒道。

    《非攻》杂志暂时还挂靠在《大公报》旗下,财务、印刷、校对和发行方面,都由《大公报》的人员在负责。

    至于胡政之说的“过火”内容,是新一期《非攻》报道了东北抗联成立,以及杨靖宇带领东北抗联打出第一场胜仗。东北抗联是共党领导成立的,不管是南京政府,还是关东军,都对其深恶痛绝。

    周赫煊甚至收到常凯申秘书发来的电报,让他以后不准再提东北抗联半个字,否则直接把《非攻》杂志封杀。

    “唉,这年头弄本杂志也破事一堆。”周赫煊必须插手了,不能再由着编辑部那些共党乱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