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66【新秘书上任】

    1934年4月18日,这是于佩琛给周赫煊做秘书的第一天。

    大清早,于佩琛来到《大公报》报馆,将《大公报》、《大众》副刊和《非攻》杂志的部分稿件进行汇总整理,这些稿件都需要周赫煊亲自过问。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只是稿件内容相对敏感,需要周赫煊签名同意而已。

    许多时候周赫煊不在天津,胡政之便自己做主了,天津这边的《大公报》事务基本上都由胡政之负责。至于张季鸾,早就把工作重心放到了上海,与胡政之一南一北互相配合。

    需要周赫煊过问的稿件并不多,反倒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数量壮观。有读者来信,有学者来信,有机关和私人的邀请函,甚至还有女性粉丝的求爱信。

    特别是那些读者来信,已经堆积了几个月没处理,足足装了两个麻袋。

    于佩琛拿起电话拨往周赫煊家里,说道:“周先生,那些积压的信件如何处理?”

    “你自己看着办。”周赫煊简单回复道。

    “那……好吧。”于佩琛感觉周赫煊有点不靠谱,怎么能这样敷衍忠实读者呢?

    挂掉电话之后,于佩琛首先将这两天的学者来信,以及邀请函单独放在一边,这些需要送给周赫煊亲自拆阅。

    接下来就是读者来信了,于佩琛拆开一封认真阅读起来。

    这封信是从湖北寄来的,寄信时间为1933年11月3日,前边大段大段的内容都是些仰慕言辞。在信件的最后,那位学生说自己快大学毕业了,父母逼他跟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女人结婚,然后进入自家的工厂担任襄理(副经理)。但他有自己喜欢的姑娘,他要追求自由的爱情,还想出国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经过他的反复抗争,父母答应送他出国留学,但前提是要先跟世交的女儿完婚,否则就不提供留学费用,他问周赫煊该如何抉择。

    如此信件在周赫煊看来,根本没有回信的必要,他又不是专门解决生活问题的知心姐姐。

    不过于佩琛却认为必须回信,因为这关系到一个年轻人的未来,她立即提笔写道:

    “刘同学你好,我是周先生的秘书于佩琛。非常高兴收到你的来信,也很感谢你对周先生的支持,由于周先生日常事务繁忙,所以由我来给你回信。年轻人应该志向高远,为自己树立远大的目标,并为了这个目标而不懈奋斗。我无意于讨论你的家事,因为这种事情应该由本人自己来选择。但你要记住,中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值此国难当头之际,大好男儿应该为国出力。如果你选择留在家族工厂做事,那么请为中国的民族工业贡献一份力量,利用自己的财力物力支援抗日志士。如果你选择出国留学,那请务必努力学习,用自己的学术知识支援祖国建设。如果你想要留学,而家里又不提供资金,那可以努力申请留学基金……”

    整个上午,于佩琛只写了十几封回信,时间便已经到了中午。她看着那剩余的两麻袋信件,顿时感觉头大,工作量实在有些太大了。

    于佩琛迅速吃完午饭,然后带着邀请函和学者来信,坐黄包车直奔周赫煊家中。

    “于小姐请进!”佣人带着于佩琛往里走。

    于佩琛虽然是出身大户人家的小姐,但她幼年时便家道中落,根本没有享受过富裕的生活。她一路观察着宽阔的花园,进屋后又打量那奢华的装潢,不免暗自腹诽:果然是阔气的大资本家!

    崔慧茀亲自给于佩琛沏了一杯茶,笑道:“于小姐请稍等,周先生正在书房写小说,很快就下楼。”

    “谢谢,”于佩琛连忙接过茶杯,问道,“请问您是?”

    崔慧茀说:“我是周先生的管家崔慧茀。”

    “可是跟吕碧城齐名的天津才女崔慧茀小姐?”于佩琛惊讶地问,她小时候在天津居住多年,又在天津读过中学,自然听说过崔慧茀的才女之名。

    崔慧茀说:“才女不敢当,只是会一些舞文弄墨的小把戏。”

    还真是崔慧茀啊,居然愿意屈尊给周赫煊当管家!

    于佩琛按下心头的震惊,问道:“崔姐姐,我刚做周先生的秘书,对先生的情况还不了解,你能跟我介绍一下吗?”

    崔慧茀的口风很稳,根本不愿透露任何信息,只笑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周先生为人平和,你把本职工作做好即可。”

    就在这时,小灵均推开房门跑进来,大声嚷嚷道:“茀姨,茀姨,你看我又画了一幅画。大家都夸我画得好呢,你快点表扬我。”

    崔慧茀忍俊不禁,抱起小灵均笑着说:“哟,快让茀姨看看,咱家的小灵均又画了什么。”

    “画的是大火车。”小灵均得意洋洋地把画纸打开。

    崔慧茀扫了几眼说:“画得真好,小灵均是个天才,以后记得继续努力!”

    小灵均郑重地点头:“嗯,我长大了要当画家。”

    崔慧茀好笑道:“你上次不是说,你长大了要跟爸爸一样当学问家吗?”

    小灵均想了想,认真地问道:“那我可以又当画家又当学问家吗?”

    “当然可以。”崔慧茀溺爱地摸着小灵均的脑袋,她没有结过婚,完全把小灵均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

    于佩琛在旁边好奇地问:“崔姐姐,这位是周先生的女儿吗?”

    崔慧茀笑道:“这是周家的小公主,人见人爱的周灵均大小姐。”

    小灵均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歪斜脑袋看着于佩琛问:“你是新来的姨姨吗?家里的姨姨们都有小宝宝,你也赶快给我生个弟弟吧。”

    “噗!”

    于佩琛一口茶水喷出来,不知该如何接话。

    崔慧茀表情古怪地说:“于小姐,你别多想,童言无忌。”

    “嗯,我知道的。”于佩琛连忙说。

    屋外突然传来孟小冬的喊声:“灵均,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妈妈,我在这里!”小灵均大喊。

    很快孟小冬就过来把门推开,而张乐怡正抱着小维烈,两个女人打扮得很漂亮,似乎是要出门逛街。

    孟小冬很快就把女儿拖走了,于佩琛脑袋晕乎乎的问:“崔姐姐,那两位谁是周夫人?”

    “都是,”崔慧茀说,“个子高挑那位是大太太张乐怡,她抱着的是周先生的公子周维烈。个子更矮的那个,是灵均的妈妈孟小冬,她是京剧演员,你应该听说过的。”

    于佩琛喃喃自语:“原来报馆的传言都是真的,周先生不止一位夫人。”

    于佩琛很快就彻底傻眼,她通过会客室的窗户,看到廖雅泉和婉容各抱着一个小孩儿,在花园里有说有笑的晒太阳。而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洋婆子,也让佣人端着椅子出来,坐在花园的树下捧着本书安静阅读。

    周先生到底有多少位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