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595【名人汇聚】

    六月下旬,大部分高校都已放暑假。

    从武汉而来的火车上,坐着五个青年男女。分别是“珞珈三杰”袁昌英、苏雪林和凌淑华,以及袁昌英的丈夫杨端六、凌淑华的丈夫陈西滢。

    至于苏雪林,她已经跟丈夫长期分居了,婚姻名存实亡。

    这五人都在武汉大学任教,其中袁昌英、凌淑华、陈西滢三人跟徐志摩私交甚密,苏雪林、杨端六也跟徐志摩有几面之缘。

    他们前往无锡,并非为了劝阻徐志摩出家,而是接到胡适的文会邀请电报。

    苏雪林是哲学家冯友兰的表妹,她自己亦为民国知名作家,不仅与袁昌英、凌淑华并称“珞珈三杰”,还与庐隐、石平梅、冯沅君并称“四大女金刚”,更与冰心、丁玲、冯沅君、凌淑华并称“中国五大女作家”。

    苏雪林曾经是鲁迅的学生,写了很多文章赞美鲁迅。不过他们师生两个已经反目成仇,等到鲁迅去世,苏雪林就要写无数文章骂鲁迅,堪称骂鲁迅骂得最狠的女人。

    袁昌英,作家、翻译家、教育家,著名诗人袁雪安之女。袁雪安不仅是个学者,还历任湖南代省长,云南、山东、安徽财政厅长等职,袁昌英绝对算得上白富美。

    凌淑华的家世同样不简单,她父亲凌福彭曾与康有为同榜提名,属于袁世凯手下的得力干将。袁世凯做直隶总督那会儿,凌福彭担任布政使,专门给袁世凯打理内政。

    反正这三个女人来头都不小,官宦人家的小姐嘛。

    随行的两个男人则属于草根出身,纯粹凭借自身才华而站稳脚跟,并最终完成迎娶白富美的吊丝逆袭之路。

    正在侃侃而谈的陈西滢,当年跟鲁迅打笔仗打得热火朝天,两人写文章对喷数月之久。不过等到明年,陈西滢的帽子颜色就要变绿,他首先选择了原谅,却再次把凌淑华跟奸夫抓奸在床,然后继续原谅,终于换来妻子的幡然悔悟。

    几人当中,婚姻最美满的,就数杨端六和袁昌英这一对了。即便建国后被打为右派,夫妻二人依旧能够守望相助,不离不弃。

    等他们在无锡火车站下车,刚好碰见沈从文、张兆和两口子。

    沈从文此时过得并不如意,他虽然在文坛鼎鼎有名,但事业与生活都一塌糊涂。他甚至在青岛大学混不下去了,跑去北平编写中小学语文教材。

    如果不是为了陪妻子回娘家探亲,沈从文绝对不会跑来无锡,他心疼那两张长途火车票。

    “从文!”陈西滢远远喊道。

    沈从文回头一看,顿时笑了:“原来是西滢兄。”

    等两拨人走近,陈西滢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武汉大学经济系主任杨超(杨端六),这是他的妻子袁昌英女士。”

    沈从文连忙握手:“杨先生好,袁女士好。”

    陈西滢又介绍道:“这是著名才女苏小梅(苏雪林)女士。”

    “我对苏女士可是慕名已久啊。”沈从文笑道。

    苏雪林喜欢写文学评论,把包括周赫煊、沈从文在内的许多作家,都不吝赞美之词的狠狠夸赞过。沈从文虽然跟苏雪林只是初见,但他们在报纸上却是熟人,商业互吹嘛。

    大家都是文化人,很快就聊得起劲,只有凌淑华对沈从文比较冷淡。官宦家的小姐嘛,凌淑华有些看不起沈从文这个湘西土包子。

    几人出城以后,便雇了一艘船,准备乘船走太湖水路前往祥符禅寺。

    陈西滢抱歉地说:“从文,上次之事,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没事,是我让你为难了。”沈从文尴尬的笑道。

    陈西滢是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当初胡适、徐志摩曾经写信,推荐沈从文去武汉大学做教授。但沈从文实在太low了,既没有留过洋,也没有受过国内高等教育,武大的校长根本不认可沈从文的教授资格。

    即便有陈西滢、胡适和徐志摩的推荐,沈从文也被武汉大学拒之门外,只能灰溜溜跑去青岛大学教书。

    袁昌英见沈从文处境尴尬,知道他不喜欢提这种事,立即转移话题道:“听说祥符禅寺已经聚集了几十号人,想必很热闹吧。”

    “志摩真要出家为僧?”凌淑华担忧道。她和徐志摩是无话不谈的知己,因为徐志摩,凌淑华甚至跟林徽因反目成仇。

    “怎么可能,哈哈,”陈西滢属于绝对的理性主义者,不相信任何宗教,他分析说,“适之兄发来的电报,文字中明显带着恶趣味,显然对志摩出家一事毫不担心。”

    沈从文对徐志摩的近况比较了解,他说:“若是志摩真的出家,对他而言未免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凌淑华立即反驳:“一代才子出家为僧,这是中国文坛之不幸!”

    沈从文嘿嘿两声不予反驳,他跟凌淑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面对这种眼高于顶的官宦小姐,沈从文骨子里带着强烈的自卑。

    几人说说笑笑,不多时已经来到太湖边上,碰到守在岸边的徐家下人。

    当他们进入寺院时,突然看到啼笑皆非的一幕

    只见大雄宝殿前方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纪念志摩先生出家之朋友欢送会”字样。周赫煊、胡适、张嘉铸、宋春舫四人,一起架着徐志摩出来,根本无视徐志摩的挣扎。

    徐志摩穿着一件海青色僧衣,发型变成了大光头,惊慌失措的大喊:“干什么?快放开我!谁准许你们剃我头发……快放开啊,你们这些强盗!我要下山,我要回上海!快放开……”

    张嘉铸安慰说:“志摩兄,你别急嘛。你难得有出家的念头,怎么也要留些纪念。”

    陈梦家和徐振飞抬来一张太师椅,安放在殿前空地上,嬉笑道:“宝座已经就位,请志摩先生入座!”

    徐志摩被周赫煊他们拖过来,死死按在太师椅上坐好。

    《大公报》记者陈良吉端起相机,半跪在他们的前方,一脸笑意道:“志摩大师,请不要乱动,我要给你拍出家纪念照了。”

    “不准拍,再拍我杀了你!”徐志摩快疯了。

    大雄宝殿前有好几十人围观,他们都是徐志摩的亲朋好友,此刻脸上全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纷纷起哄道:

    “志摩,你就别挣扎了。”

    “今天不拍照就扒你衣裳。”

    “志摩的光头真圆啊。”

    “志摩出家的照片,明天肯定能够登上《大公报》头条。”

    “逢此盛会,不虚此行。”

    “等一下,我觉得应该给志摩换一身袈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