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614【远东检察官】

    “百里先生,今晚就住我这里吧,明天咱们一起去南京。”周赫煊留客道。

    蒋百里笑着说:“好啊,借你电话一用,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请便。”周赫煊道。

    就在此时,于佩琛敲门道:“先生,外面有位向哲浚先生求见,他说找你有重要的事情。”

    向哲浚?

    周赫煊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此人是谁。

    未来世界瞩目的东京审判,中国方面有两人最为知名,一个是担任法官的梅汝璈,另一个就是担任检察官的向哲浚。

    由于日寇在战后有计划的销毁侵略证据,向哲浚刚开始手里只有战犯名单,没有更多的实际证据。他亲自带人到各地搜集人证和物证,并邀请东京法庭的首席检察官季南(美国人)到中国,陪同季南实地调查“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杀”的相关情况,对之后的战犯定罪量刑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在向哲浚的艰苦努力之下,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等主要战犯证据确凿,大快人心的被判处绞刑。他还有一个重大贡献,就是成功将“皇姑屯事件”发生日确定为中国对日本战犯起诉的起始日,将原定的起始日(1937年)整整提前9年,让一大批日本战犯无法逃脱正义的惩罚。

    未来的“远东检察官”居然来了,周赫煊连忙亲自去开门迎接,热情地说:“向先生,真是久仰大名啊,今天终于见面了。”

    向哲浚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名声那么大,居然让周赫煊如此重视。当即笑道:“周先生,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在北大见过的。”

    “有吗?”周赫煊实在想不起来。

    向哲浚详细说道:“当时张作霖任命周先生做北大校长,我正好就在北大兼职讲课,你就任演讲的时候我还在台下听着呢。不过当时北平的学术气氛太恶劣,我很快就没教书了,经人推荐去了南方政府做司法部秘书。”

    “原来如此,幸会,幸会!”周赫煊有些尴尬,他完全对那次见面没有印象。

    向哲浚直奔主题,说道:“周先生,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关于报纸上的那些负面新闻,是有人想要刻意抹黑你。周佛海是直接策划者,杨肇熉是参与者,背后还有汪兆铭的影子。”

    “杨肇熉是谁?”周赫煊都没听说过此人的名号。

    向哲浚说:“杨肇熉是我的顶头上司,上海地方法院院长,他还是郑毓秀的姐夫。”

    “原来如此,多谢向先生通风报信。”周赫煊感激道。

    此时还属于常凯申和汪兆铭的蜜月期,汪兆铭这个国党副总裁、政府行政院长权力极大。虽然汪兆铭的许多职权都被架空,但他毕竟是政府和国党的二号人物,想要在背后抹黑周赫煊太容易了。

    周赫煊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反抗的,他在国际国内的关系也没啥用,唯一的选择就是抱老蒋大腿。

    至于周佛海嘛,妈卖批,这个人更难对付。

    周佛海现在是常凯申的亲信大红人,而且还有实权他如今是仅次于徐恩曾、戴笠的特务头子,在特务系统里的地位比郑介民还高。不但如此,等抗日战争爆发后,周佛海甚至成为常凯申侍从室副主任兼第五组组长。

    绝对的老蒋心腹啊。

    不对!

    周赫煊突然想要放声大笑,他知道怎么对付周佛海了。

    如果让常凯申知道,他的心腹红人、他委以重任的特务头子,居然跟汪兆铭暗地里有勾结。呵呵,以老蒋的多疑性格,恐怕周佛海没有好果子吃,大概会被发配到清水衙门去喝茶吧。

    想通此事,周赫煊高兴地说:“向先生,你的这个消息太重要了,日后必有重谢!”

    至于什么重谢?太简单了。

    周赫煊可以提前着手,悄悄搜集日本的侵华证据,等东京审判时提供给向哲浚。都不需要周赫煊费太大心思,从现在到抗战结束,满地都是证据,至少相关报纸就可以收集起来。

    甚至,周赫煊还可以花钱购买外国记者拍的照片,那都是南京大屠杀的第一手资料啊。

    “重谢就不必了,我只是看不惯他们的无耻行径,”向哲浚抱拳道,“周先生,我就先告辞了。”

    周赫煊连忙挽留:“多坐坐吧,怎么刚来就走?”

    “周先生不用客气,我未婚妻还在家中等待呢,”向哲浚笑道,“对了,我准备在10月15号那天结婚,如果周先生有空的话,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周赫煊说:“恭喜恭喜,到时一定参加。”

    向哲浚的婚礼还是很风光的,证婚人是程潜,介绍人是章士钊,毕竟他老丈人周震麟担任着国府民政委员。

    两人正说着,蒋百里已经打完电话回来,瞅了瞅向哲浚道:“咦,又来客人啦。”

    周赫煊连忙介绍说:“百里先生,这位是上海地方法院检察长向哲浚先生,这位是著名军事家蒋方震先生。”

    “原来是百里先生,久仰久仰!”向哲浚尊敬地说。

    蒋百里哈哈大笑:“我知道你,你是周震麟的未来女婿嘛。上次见面他还提起你,说你是他的得意门生,还说你读高中的时候他就看中你了,总算没有让你逃脱他的手心。”

    向哲浚的未来岳父,其实是他的高中老校长,他不好意思道:“泰山大人谬赞了。百里先生,我10月15号举行婚礼,希望您能够来参加。”

    蒋百里摇头说:“我就不去了,我是戴罪之身,参加婚礼会带去丧气。”

    向哲浚也不强求,眼睛突然扫到茶几上的那些稿件,惊讶道:“百里先生,这是你的最新著作吗?我可不可以看看?”

    “看吧,没关系的。”蒋百里无所谓道。

    向哲浚仔细看完“三阳线决战论”,有些情绪低落地问道:“一旦中日开战,中国真的只有放弃大片的东部土地?”

    “别无他法。”蒋百里说。

    “可悲,可叹啊,泱泱大国居然落到如此地步,”向哲浚悲哀道,“可惜我这个搞法律的,对此一点忙都帮不上。”

    周赫煊笑道:“等中国打败了日本,在国际军事法庭上,向兄就有了用武之地。到时候,还需要你这位大检察官,当面控诉那些罪恶滔天的日本战犯。”

    向哲浚憧憬道:“希望有那么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