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638【宝腾】

    面对这种精神有问题的家伙,只需要顺着他的口风可劲儿忽悠就行了。两人从中国远古神话,一直胡扯到宗教传说,聊得是热火朝天。

    周赫煊说完盘古开天地,又开始讲女蜗造人:“在中国,有一个叫女蜗的女神。她正月初一创造出鸡,初二创造狗,初三创造猪,初四创造羊……初七这一天,女蜗用黄土和水,仿照自己的样子造出一个个泥人。”

    “中国的造物主也是七天吗?太巧了,”蒙塔古·诺曼惊讶道,“在《旧约》当中,上帝也是七天造物。第一天造光,分明昼夜;第二天造天,确定晨昏;第三天造地,分隔水陆;第四天造日月星辰……只不过,上帝是在第六天造人,第七天属于休息日。”

    周赫煊笑道:“是的,东西方的神话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大洪水。西方是上帝震怒,发出灭世洪水,诺亚方舟保存了生命的延续。而在中国的神话里面,共工与颛顼两位神灵争夺天帝之位,共工战败,怒撞不周山,引发了灭世大洪水。在中国,救水的不是诺亚,而是一个叫大禹的人类,大禹是中国第一个王朝的开国君主。”

    蒙塔古·诺曼突然笑道:“我认为《圣经》更接近于真相,上帝是无所不在的,只不过传到东方被曲解了。”

    “或许吧。”周赫煊不想反驳,跟一个神经病较真干嘛?

    蒙塔古·诺曼又问:“东方有什么神秘修行方式吗?”

    周赫煊点头道:“有的,道教和佛教都有自己的修行方法,我恰好会其中的一种。”

    “原来你也会,果然都是修行者啊,”蒙塔古·诺曼笑道,“我们可以互相探讨一下。”

    周赫煊所谓的修行法门,其实就是刚刚穿越时,李寿命教他的道家吐纳术。听李寿命说很有效果,但周赫煊学会以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就没认真练习过。

    蒙塔古·诺曼曾经患有严重的狂躁型抑郁症,甚至一度精神崩溃,他的主治医师教他用西方冥想法自我治疗。说来也是邪乎,蒙塔古·诺曼居然真的成功了,从此之后便打开新世界大门,陷入极度的宗教狂热当中,顺便也开始研究世界各地的不同巫术。

    说干就干,东西方两位巫术,开始了他们的学术交流。

    首先是周赫煊,把李寿命的那一套道家吐纳术传授给诺曼。紧接着,蒙塔古·诺曼又认真的教导周赫煊练习西方冥想法。

    蒙塔古·诺曼还弄了一间专门的冥想室,兴冲冲地拉着周赫煊去练习。

    吐纳一个周天后,蒙塔古·诺曼欣喜地说:“周,你这套东方修行法门很有效果,我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那太好了!”周赫煊一副高兴的表情,心中却在吐槽:自从你得了神经病,一直都很精神。

    吃过午饭,蒙塔古·诺曼又带着周赫煊去参观他的藏品。

    别看这老家伙房子不咋地,但地下室却很大,光是收藏室就有好几间。

    一间是基督教和犹太教收藏室,里面的藏品都跟上帝有关;一间是埃及收藏室,不用说,里面的玩意儿都是从金字塔里弄来的;一间是吉普赛收藏室,收藏着吉普赛施法物品;一间是印度收藏室,全是从印度搜刮的;一间是美洲收藏室,陈列着许多美洲史前文物。

    周赫煊不得不感叹,有钱真是好啊,再稀奇古怪的爱好,都能由着性子随便折腾。

    就说埃及收藏室吧,法老面具就有好几个。诺曼不仅弄来了木乃伊,还把装木乃伊的棺材都一起搬来了,放在家里也不嫌晦气。

    蒙塔古·诺曼指着一间空置的地下室说:“等我退休以后,就去中国住几年,这间是我预留的远东收藏室。”

    周赫煊拍马屁道:“让人惊叹的收藏,诺曼先生,你对神秘学的造诣让人叹为观止!”

    蒙塔古·诺曼遗憾道:“我曾经修炼过穿墙术,可惜哪里出了岔子,一直都无法成功。中国有穿墙术吗?”

    “当然,中国正一道的茅山派,专门研究这种巫术。”周赫煊说。

    蒙塔古·诺曼拼读着蹩脚的中文:“真以躲猫闪配,我记住了,我以后会去学习。”

    周赫煊笑道:“是正一道,茅山派,我还是用中文给你写在纸上吧。”

    “那太好了,说中文好困难。”蒙塔古·诺曼道。

    等周赫煊把正一道茅山派的中文写下,蒙塔古·诺曼道:“非常感谢,周。作为回报,我可以送你一件礼物,请跟我来!”

    蒙塔古·诺曼把周赫煊带到二楼,跟地下室不同,那是间正经古董收藏室。进屋以后,蒙塔古指着一处说:“那边都是中国古董,你随便挑一件吧。”

    周赫煊心里颇为厌恶,因为这些古董都是从中国抢来的,从晚清到如今,不知有多少中国文物流落海外。

    但不爽归不爽,周赫煊还是乖乖走过去挑选古董。

    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刀很快吸引周赫煊的注意力,他问道:“诺曼先生,这把刀我能看看吗?”

    “请随意。”蒙塔古·诺曼说。

    刀鞘是木制的,蒙着一层金桃皮,鞘尾和鞘身都有金铜箍。只看刀鞘就金光闪闪、壕气逼人,一股暴发户的气息扑面而来。

    刀柄是上号的和田玉打造,周赫煊握住玉柄,“锵”的一声拔刀出鞘。整把到呈“S”型,只见钢刀近把处,以错金、银、红铜相间构成图案,刀身刻着祥龙飞腾。

    再仔细看去,刀身一面刻着“天字十七号”和“宝腾”字样,另一面刻着“乾隆年制”。

    只这金光闪闪的刀鞘,还有那生怕别人不知自己有钱的和田玉刀柄,那满满的暴发户风格,以及毫无艺术感的造型……天上地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当属乾隆的御制物品无疑。

    啧啧啧,乾隆的“宝腾”御刀啊!

    这是仅有的一把流落在民间的乾隆御刀,几十年后的拍卖价格,貌似是4830万,稳居世界刀剑拍卖价格榜第一位。

    周赫煊喜滋滋地还刀入鞘,说道:“诺曼先生,我喜欢这把刀。”

    蒙塔古·诺曼笑道:“那它以后就归你了。”

    两人回到会客室,又聊了片刻,周赫煊终于找机会说到正题:“诺曼先生,中国的白银危机,关乎到英国的远东利益,英国必须出手帮忙。”

    “噢?你可以试着说服我。”蒙塔古·诺曼变得严肃起来,连坐姿都正了许多,瞬间从巫师变成了精明银行家。

    货真价实的金融之王,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即便这家伙是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