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649【王安石与***】

    整个1935年,张学良都在忙什么?

    忙着“剿匪”。

    上半年,张学良被调到武昌“剿匪”,目标是剿灭红军在南方的残余势力;下半年,张学良又被调到西北“剿匪”,目标是围剿陕北的红军。

    自从东北易帜后,张学良大体上还是很听常凯申的话,两人没有产生过重大分歧。

    但到了1935年,常凯申就有点做得太过分了,不停地调派东北军南征北战,心思极为险恶:第一,让东北军和红军两败俱伤;第二,通过不停的调派军队,试图慢慢瓦解并掌控东北军;第三,蚕食张学良在华北的统治力量。

    张学良很不开心,再加上自己的机要秘书被老蒋枪毙,他已经憋不住想要跳反了,“西安事变”已在此时埋下伏笔。

    此时张学良尚在武昌“剿匪”,周赫煊要请他帮忙招纳飞行学员,只能亲自往武昌走一趟。

    四月中旬,周赫煊从美国乘船抵达上海。

    上海市长吴铁城亲自带人迎接,热情握手道:“周先生此次西行,为国立下大功,委员长特命我来为君接风洗尘。”

    “吴市长亲自接船,实在让鄙人惶恐。”周赫煊笑着说。

    吴铁城哈哈大笑:“周老弟就别谦虚了,谁人不知你在美国的威风?走,我们先去饭店,边吃边聊。”

    周赫煊对最近国内的情况不太清楚,当下也懒得多问,带着孟小冬就去了饭店。

    饭桌上坐了七八个人,除开上海市长吴铁城,其他的周赫煊居然都不认识。

    吴铁城笑着介绍说:“周先生,这位是《汗血》杂志社总经理俞国梁先生!”

    “俞先生你好。”

    “周先生,久仰久仰!”

    “这位是《汗血月刊》的主编杨康君先生。”

    “这位是《汗血周刊》的总编陈敏书先生。”

    “杨先生好!”

    “周先生,幸会!”

    “……”

    大家互相寒暄客套几句,周赫煊更加一头雾水,不知道吴铁城到底想干嘛。

    国党上海党部最初的机关刊物是《民国日报》(上海),创始人为陈其美。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民国日报》(上海)属于中国最具革命精神的报纸,甚至还公开宣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比如著名烈士方志敏就经常在此报纸上发表文章。

    直到常凯申发动“清党”,《民国日报》(上海)彻底走向反动,完全成为老蒋的政治传声筒。周赫煊也好几次被《民国日报》(上海)给骂过,当时的主编还是国党大喷子陈德征。

    滑稽的是,这份国党上海党部的机关刊物,居然在三年前被迫停刊了,原因是“触犯日本天皇”。

    当时日本天皇在检阅军校回宫的途中,遭到朝鲜人投炸弹。《民国日报》(上海)如此报道:“日皇阅兵毕返京突遭狙击,不幸仅炸副车凶手即被逮,犬养毅内阁全体引咎辞职。”

    就因为“不幸仅炸副车”几个字,日方认为《民国日报》(上海)在诅咒天皇遇害,迫使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查封《民国日报》。

    于是乎,国党上海党部的机关报就此完蛋,《民报》虽然继承了其系统,但却严重缺乏社会影响力。

    这两年上海跳得最欢的右翼刊物,便是《汗血》系列杂志,不仅高举“文化剿匪”的旗帜,甚至公开宣传法西斯主义,是国党上海党部最重要的舆论喉舌。

    说实话,周赫煊不想跟《汗血》杂志社的御用文人们搅在一起。

    但现在却由不得他,《汗血》周刊的总编陈敏书主动挑起话题:“周先生,你对王安石变法怎么看?”

    周赫煊笑了笑:“变法的出发点是很好的,可惜操之过急,在执行的时候出了乱子。”

    那边的杨康君又问:“那周先生认为,王安石的变法,放到现在的民国该如何实现呢?”

    “王安石的变法在北宋都失败了,又怎么可能在民国实现?”周赫煊感觉这几个家伙特别扯淡。

    “非也非也,”陈敏书说,“王安石是中国伟大的政治家,他恩威并施,攘夷平蛮,可谓北宋之圣人。如今中国积贫积弱,跟当年的北宋何其相似,中国现在必须进行一场彻底的变法,才能走向繁荣富强之路!”

    周赫煊默默喝酒懒得说话,他跟这群国党御用文人毫无共同语言。

    陈敏书继续高谈阔论:“王安石变法失败的根源在党争,党争导致北宋朝廷派系丛生,由此坏了吏治。吏治一坏,则变法难成,使得临川先生(王安石)的心血付之东流。以我观之,要在民国施行变法,必须整顿吏治,必须根除派系党争,将行政权力集于领袖一身。政令发于中央,则政通人和,则国家可兴矣!”

    “陈兄高论!”杨康君拍手赞道。

    《汗血》杂志社的总经理俞国梁非常配合地问道:“陈兄,在你看来,应该如何将全力集于领袖?”

    陈敏书斩钉截铁道:“当效仿德国,行高度集权的法西斯蒂之治!”

    俞国梁在旁边一唱一和:“唉,可惜社会各界都呼吁民主宪政,真是一些目光浅显之徒。”

    “要我说啊,”杨康君接话道,“那些呼吁民主宪政的家伙,都跟明末的东林党差不多,误国误民,还以为自己有多高尚。”

    周赫煊总算是听明白了,这帮家伙在鼓吹法西斯主义,而且还拿王安石做引子。

    顺便一提,“东林党误国”的言论,就是《汗血》系列杂志最早进行大规模宣扬的,目的是为了反击并污蔑民国的进步人士。东林党的黑材料,被这些御用文人生造了不少,在后世的网络广为流传。

    鲁迅也被御用文人们污蔑为“民国东林党”,他在写给朋友的信件中吐槽道:“今之衮衮诸公及其叭儿,盖亦深知中国已将卖绝,故在竭力别求卖国者以便归罪。如《汗血月刊》之以‘明亡归咎于东林’,即其微意也。”

    这话有点拗口,简单概括就是:政府高官和他们的传声筒,也知道中国主权快被卖完了,于是就乱找替罪羊,给这些替罪羊戴一顶东林党的卖国帽子。

    吴铁城突然说:“周先生,你在《大国崛起》的最后一个部分,也说中国应该集权统治,才能真正走向繁荣富强。如今委员长正在号召学习王安石变法,周先生何不写几篇应景文章?”

    老蒋号召学习王安石变法?

    靠,那秃子又在抽什么邪风!

    周赫煊哭笑不得之余,很快明白常凯申的真实意图,此人正在迫不及待地为独裁造势。汪兆铭属于头号受打击对象,行政院的权力,估计要被老蒋彻底收回了。

    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