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661【征招学员】

    杭州,国立浙江大学。

    工学院,学生宿舍。

    宿舍里的三个学生,其中两个正在看报纸,还有一个躺床上睡觉。他们都已经参加过了毕业典礼,只是暂时还没离校。

    “嘭!”

    一个学生突然拍桌子大骂:“简直岂有此理,这样的政府,这样的领袖,中国哪能不亡!”

    此人名叫宋保国,原名宋谦。

    “九一八事变”爆发时,宋保国还在冯庸大学读大一,后来辗转进入浙江大学读书,并把自己的名字给改了,取“保家卫国”之意。

    听到宋保国的骂声,床上那个学生睁开眼问:“老宋,啥子事?”

    “你自己过来看吧。”宋保国气愤地挥舞着报纸。

    睡觉那个学生叫杨怀远,贵州人,磨磨蹭蹭地凑过来看报纸,只瞟了几年就被气得脸红脖子粗,怒道:“蒋汪卖国贼,该杀!”

    原来,报纸上刊载的是《敦睦邻邦令》,大致内容为:中日两国的公使馆,已经同时升级为大使馆。鉴于调整邦交、促进和睦的外交趋势,国府正式发布‘敦睦邻邦令’,禁止发表反对日本侵略的爱国言论和组织抗日团体。从此以后,报纸刊物再不允许出现‘抗日’字样,只能以‘抗X’来表示。

    剩下一个学生叫李诹,湖南人,富二代,他苦笑道:“国家政策如此,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宋保国气得最凶,破口大骂道:“东北都被人家给占了,还整天睦邻友好!我友好尼妈个比,老子哪天遇到姓蒋的和姓汪的,做个炸弹把这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全弄死!”

    杨怀远苦涩道:“真不知国府那些当官的在搞什么鬼,整天退让,退让,还是退让,再退下去,就退无可退了!”

    李诹没有跟着骂,而是继续翻看报纸,突然他说道:“咦?你们快看这版广告!”

    宋保国和杨怀远齐齐看去,只见广告页面有几个黑体加粗大字航空报国征集令。

    杨怀远念读着广告内容:

    “当今之中国,科技落后,经济凋敝,屡受外强侵凌,第一要务是进行国防建设,而航空、防空更是重中之重……九一八及一二八,中国遭受惨痛之空袭,此诚说明‘无航空则无国防’之道理……”

    “先总理中山先生,早在大革命之初就明白航空的利害,晓喻先驱建设飞机厂和飞行学校。今之伟大领袖蒋委员长中正先生,亦训导我等建设周全之航空防空体系……”

    “中国航空协会建立之宗旨,在于爱国救亡,值此国事危难之际,当积极为航空国防事业而努力……我协会终身会员周赫煊先生,已在美国设立个人飞行俱乐部,致力于培养优秀航空人才,现招募飞行学员50人。只要通过了健康检查与基本文化考试,即可赴美学习飞行技术,出国一应费用手续由本协会负责。训练成绩优秀者,可推荐至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旁听航空课程……”

    “另招募10名高级学员,赴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系统学习航空知识,成绩优异者,可获得该大学颁发的正式学士文凭。如有自行考取该大学航空专业硕士者,一应费用由本协会负责。附注:高级学员须有高中及以上文凭、且英语成绩优秀者方可报名,理工科专业学生优先考虑,有意者请到上海xx路xx号报名并考试。”

    三个学生面面相觑,俱都看出对方眼神中的心动。

    “我决定了,我要去报考高级学员!”李诹突然说道。

    宋保国笑道:“李兄,你不是说要回老家管理工厂吗?这种事就别跟我争了。”

    李诹哈哈大笑:“管理工厂有什么意思?好男儿志在四方,这麻省理工大学我还就确定了!”

    “嘿嘿,那也去报名。”杨怀远说。

    宋保国和李诹同时盯着他看,因为杨怀远早就已经找到工作了,在杭州某高中担任物理老师。

    李诹挠头说:“我们三个都报名,那竞争可就激烈了,人家只招十个人。”

    宋保国嘿嘿笑道:“反正我无所谓,我以前在冯庸大学的时候,还学过飞机日常维护呢,比你们的基本功更扎实。”

    两周后。

    三位同学出现在上海公共体育场,顿时被现场的情况惊呆了。普通学员加上高级学员,总共才招手60人,可来参加报名测试者却有上千人之多。

    “快看,那是周先生!”宋保国眼尖,朝体育场的观众席指去。

    杨怀远探头一看,喜道:“还真是周先生,可惜没有带上两本书,不然就可以找他要签名了。”

    李诹笑道:“我估计啊,这次招飞行学员,那些钱全都是周先生赞助的。美国那边的飞行俱乐部也是周先生办的,他以后肯定要去视察,只要咱们通过筛选,要签名的机会可多得是。”

    宋保国感叹道:“如果中国人都像周先生这样一心为国,不计个人利益钱财,何愁国家不兴?”

    “是啊,”杨怀远附和道,“我听说周先生前段时间捐了10架飞机,那可值100万大洋!”

    李诹这个富二代明显要活泼得多,他没有盯着周赫煊看,而是仔细打量其他报考学员。突然他眼睛一亮,拍着宋保国的肩膀道:“老宋你看,那边还有两个女的来报名。”

    “真的?”

    “在哪儿?”

    宋保国和杨怀远连忙激动地问,他们虽然满腔报国热情,但也并非是冷冰冰的机器人。少年爱慕异性的天性发作,顿时变得无比积极,垫着脚往人堆里眺望。

    突然,一个航空协会的工作人员喊道:“普通学员请到我左手边报名,高级学员请到我右手边报名。”

    上千个报名者立马分成两团,宋保国发现自己这边也有百十号人,不禁咋舌道:“竞争者还真多!”

    杨怀远贼兮兮笑道:“那两个女的也报的是高级学员,说不定以后还能做同学。你们看,头发更长的那个,小脸儿长得多乖啊,腿也长得很。”

    “嗯,屁股还很翘。”李诹点评道。

    “下流。”宋保国和杨怀远一起鄙视。

    杨怀远鄙视完毕,随即挤眉弄眼道:“确实很翘,胸也好大,听说这样的女人会生养,她老公以后可有福了。”

    杨怀远万万没有想到,他此刻调侃的对象,正是以后自己的老婆,光是儿子就给他生了四个。

    那两个女人已经在报名了,杨怀远削尖了耳朵仔细偷听。

    “姓名。”

    “周芃娟。”

    “年龄。”

    “21岁。”

    “籍贯。”

    “苏州。”

    “学历。”

    “东吴大学法学院二年级在读。”

    听到这里,旁边的报名者同时爆发出调侃起哄声:“嚯,喔喔喔!”

    在民国时期,除了专门的女子大学以外,其他大学的女学生比例很低,有时候整个院系才寥寥几位,珍稀程度堪比大熊猫。

    到了社会上,如果说自己是女大学生,那也是能让普通人肃然起敬的。

    两年前还发生了一个离奇的新闻,云南省会委议长(相当于省人大主任),由于强纳女大学生为妾,被女大学生及其堂兄告上法庭。女方家里无权无势,但把事情闹大以后,却引起社会广泛同情,最终法院判处该婚约无效,女方只需退还男方的一半聘礼。

    等抗战期间更搞笑,还是云南那边,一个土财主强纳女大学生为妾,结果被判罚:为国家捐献一架飞机。

    这两则案例,如果女方没有大学生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引起社会关注,可见民国时期的女大学生那都是宝贝。

    周赫煊就坐在场边,笑呵呵地对李大超说:“李老弟,如果那两个女的考核不过关,就把高级学员的名额扩增到12个。”

    “明白。”李大超笑道。

    女大学生脱颖而出,远赴美国学习航空知识,这是多好的宣传素材啊,怎么可能放过?

    再说了,这些高级学员是去系统学习航空知识的,并非要亲自开飞机上战场。他们以后可能成为飞机设计师,也可能成为空军参谋官员,也可能成为地勤人员,反正不能轻易牺牲,周赫煊不怕那两个女人会因此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