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663【SH首富】

    在上海西郊的罗别跟路,有一座英国古典式乡村别墅,名叫“罗别花园”,俗称“沙逊别墅”。

    这里是上海首富维克多·沙逊的住所,也是周赫煊今晚赴宴的地方。

    两个缠头的印度阿三,背着枪守卫在别墅大门口。看到周赫煊的轿车驶来,其中一个阿三立即上前检查,随即招呼里面的同事发行。

    当轿车开进别墅后,立即有人跑来引路,把汽车领到主屋一侧才停下。

    接着又是英国管家带着佣人现身,走到轿车一侧恭敬行李:“晚上好,先生!”

    “你好。”周赫煊摇下车窗点头回礼。

    一个佣人小心翼翼地帮忙打开车门,等周赫煊和阮玲玉下车,立即又有佣人端着拧干的热毛巾呈上来:“先生,太太,请净手。”

    周赫煊边擦手,边朝阮玲玉吐槽道:“不愧是上海首富,排场还真大。”

    等他们净手完毕,英国管家才弯腰行礼说:“先生、太太,请跟我来!”

    周赫煊随着管家前往主屋,而司机则开车前往后方的车库。这座别墅占地面积很大,不仅有花园草坪,还有专门的花房和马厩。新中国成立后,这里被用来做上海纺织局工人的疗养院。

    主屋两侧种着芭蕉、罗汉松、盘槐等树木,郁郁葱葱,极为清幽,只这环境就让周赫煊颇为羡慕。

    主屋入口是个大平台,进门过后还有走廊,穿过走廊是200平米的长方形大厅。大厅东面则是餐厅,餐厅面积也很大,放置着一张极长的餐桌,至少可容纳20人同时用餐。

    “哈哈哈哈,”维克多·沙逊突然站起来,大笑着走向周赫煊,“周先生,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见面了!”

    “沙逊先生,你还是说英文吧,我不太听得懂上海话。”周赫煊好笑道。

    维克多·沙逊身材比较魁梧,一只眼睛是瞎的,一条腿也是瘸的,走起路来却颇为快速。他握着周赫煊的手说:“在上海住了十多年,我已经习惯说上海话了。”

    英国驻沪总领事叫伯瑞南,一个拄着文明棍的老绅士,他彬彬有礼地握手道:“你好,周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领事先生。”周赫煊点点头。

    沙逊和伯瑞南的太太也在,两个佬女人热情招呼,大家很快就围着餐桌坐下。

    这一顿晚宴是标准的法国大餐,先是开胃小菜,接着是冷菜和汤,周赫煊都饿得呱呱叫了才上主菜。每端上来一盘食物,都有厨师过来介绍用料和做法,并细数食物的特色与吃法。

    阮玲玉显得很拘谨,她还是第一次这样吃饭,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沙逊和伯瑞南完全没提正事,尽谈些没边没际的话题。周赫煊也不着急,反正对方说什么,他就顺着往下说,嘻嘻哈哈胡扯一大堆。

    直到餐后甜点端上桌,伯瑞南才开始聊重点:“周先生对当前中国的经济局势怎么看?”

    周赫煊笑道:“挺好的,现在上海房价大跌,我趁机买了些房产,估计明年就能赚上一笔。”

    维克托·沙逊壕气地说:“周先生要是想置办房产,看上哪里只管跟我讲,保证给你最低价!”

    “一定,一定。”周赫煊附和道。

    沙逊家族号称“东方的罗斯柴尔德”,在印度、东南亚和中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维克多·沙逊的父亲和叔叔们,都曾经从事鸦片贸易,伊利亚斯·沙逊更是当时中国最大的鸦片贩子,鸦片战争就是他们从中挑起的。

    维克多·沙逊是现任沙逊家族的中国负责人,他刚接手家族事业时,主要业务为银行、军火和鸦片。在维克多·沙逊的努力下,主营项目渐渐转向房地产,人称“地产之王”。

    上海的地价、房价被炒得那么高,维克托·沙逊要负很大责任。

    同样的,当中国爆发白银危机,整个上海损失最惨重的也是维克多·沙逊,他的财产至少在半年内蒸发了一半。这家伙在“一二八”事变之后,就感觉中国局势危急,正一步步的抛售各种产业,可白银危机打乱了他的计划,价值上亿元的房地产和银行资产被死死套住。

    要说谁最想解决中国白银危机,那肯定是维克多·沙逊。

    聊了一会儿房地产,伯瑞南突然说道:“周先生,你认识李滋罗斯吗?”

    “听说过,”周赫煊笑道,“他是英国首席财政顾问,诺曼先生的得力助手。我去年拜访诺曼先生的时候,诺曼先生提起过这个人。”

    伯瑞南说:“李滋罗斯正在访问日本。”

    “嗯哼,”周赫煊点点头,“伯瑞南先生想说什么?”

    伯瑞南道:“李滋罗斯是受诺曼先生的委派,前往日本协商共同解决中国白银危机,可惜协商的结果并不能令人满意。”

    “日本当然不干。”周赫煊笑道。

    几个月前,周赫煊拜访了英格兰银行总裁蒙塔古·诺曼,那老神经病极为心动,想要趁机把中国纳入英镑体系。但一来谈判不顺利,二来英国外交部忌讳日本,经过多方角力,居然想要拉日本一起解决中国白银问题。

    李滋罗斯作为蒙塔古·诺曼的得力助手,被派往日本游说。日本方面直接就拒绝了,他们想要独占中国,怎么可能带英国人玩儿?

    伯瑞南继续说:“周先生,你是众所周知的爱国者,你跟我们一样,都想要尽快解决中国的白银危机。但现在出了些问题,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问题?你们谈判到哪个阶段了?”周赫煊问。

    伯瑞南避重就轻地说:“一切都比较顺利,只是关于日本方面还有些问题需要解决。”

    好吧,南京政府已经基本控制了中国的主要银行,并趁机控制了许多民族企业的股份。老蒋和孔祥熙、宋子文打算收尾了,愿意跟英国进行实质性谈判,而且拿出了极大的诚意。

    什么诚意?

    答应英国继续控制中国海关,包括让英国负责招聘海关外籍职员,只不过外籍职员数量由中国决定。

    反倒是英国比较怂,害怕引起日本政府的不满,提出关于海关的内容不写进条款当中日本也盯上了海关总税务司司长的位子。

    周赫煊笑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维克多·沙逊大着嗓门道:“我想请周先生游说南京政府,承认满洲国的合法地位。只要办成了这件事,我就送你50座上海花园别墅!”

    “呵呵呵,”周赫煊怒极而笑,“沙逊先生,你似乎找错了对象。这种事情,你应该去找孔祥熙,孔部长想必是很乐意效劳的。”

    “我找过他了,”维克多·沙逊连连摇头,“这个人办事不得力,跟废物差不多。”

    承认伪满洲国的合法地位,别说找孔祥熙,就算直接找老蒋都不可能做到,谁特么敢担这个责任啊!

    周赫煊整理衣袖站起来,说道:“如果只是这些,那就没什么可聊了,告辞!”

    “周先生,等等,”伯瑞南连忙喊道,“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周先生你别介意。”

    周赫煊语气冰冷道:“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两位觉得呢?”

    伯瑞南无语地看了一眼维克多·沙逊,他觉得这死瘸子已经急疯了,居然真的提出这种要求。伯瑞南诚恳地说:“周先生,我希望你能够再去一趟英国,通过你的影响力说服英国政府。”

    “什么情况?”周赫煊有些搞不明白。

    伯瑞南开始详细说明情况,原来,英国政府那边都是一群傻逼。英国财政部门想要尽快帮中国解决白银危机,并在中国货币改革当中吃独食,但英国外交部门却惧怕日本,坚决要求跟日本合作解决中国问题。

    为此,英国逼迫中国承认伪满洲国,中国当然不愿意,然后谈判就彻底卡住了。

    骄傲自大的英国佬居然认为,以中国人的一贯懦弱,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只要拖下去就能逼迫中国就范。无论英国驻中国的外交官如何解释,英国政府都不相信,那群英国议员们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英国驻华大使对此很无语已经升格为大使了,这是最近几个月中英谈判的唯一成果,英国驻沪总领事也很无语。这些外交官长期待在中国,当然知道中国不可能在伪满洲国问题上做出妥协。

    以维克多·沙逊为代表的英商利益团体,逼迫外交官们说服议会,同时也联合其他人向议会施压。但没卵用,于是他们病急乱投医,想要请一个中国人前往伦敦现身说法,周赫煊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抱歉,我不想再掺和这种事情了。”周赫煊摊摊手。

    伯瑞南劝道:“周先生,你是一个纯粹的爱国者,这件事关于中国的利益,关乎中国人民的利益。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前往伦敦,你不是孤军作战,英国财政部门和部分议员会配合你。”

    维克多·沙逊也说:“周先生,不管你这次去伦敦是否成功,我都保证五年内资助50个中国学生到英国留学,而且保证这些学生能够入读英国最好的大学!”

    周赫煊纠结道:“容我再考虑考虑。”

    这次跟几个月前不同,英国政府的官员似乎分成两派。财政部门发疯了想要帮中国进行货币改革,而外交部门则反对英国单独出面。仅仅是外交部门,肯定不能与财政部门抗衡,英国的军方和民间应该也是反对的。

    现在情况僵持住了,周赫煊只要负责打破平衡,英国在华投资较大的财团都是周赫煊的助力。

    只是周赫煊不想再做这种事,吃力不讨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