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722【黑得丧心病狂】

    其实,周赫煊没有骂人,他在夸人,章的标题叫做《爱国将军宋哲元》。

    内容如下:

    “半年前,清华校内刊物《怒吼吧》,登载了一篇《清华大学救国会告全国民众书》,痛声疾呼:‘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此言此语,字字泣血,平津学生,奔走南北,掀起全民抗x的宣传浪潮。”

    “其实,学生们不必太过担忧,华北的天塌不下来。就算塌下来了,也有宋哲元将军在顶着。”

    “华北情势之恶化,应在《塘沽协定》签订后。中日两国势力,以长城为界,拉开了日本蚕食华北的序幕。对此结果,我们的爱国将军宋哲元先生痛心疾首,谓曰:‘我以三十万大军,二不能拒五万之敌,真奇耻大辱!时势如此,夫复何言,所可告者,仍本一往精神,拼命到底而已。’”

    “宋将军说到做到,以察哈尔一省之地,与关东军展开旷日持久的周旋。四方豪杰志士并起,共组‘抗x同盟军’。宋将军东阻伪满关东,南抗南京中央,内拒昔日长官(冯玉祥),收编汤玉麟、方振武、吉鸿昌诸部,威风八面,称雄北地,真当世英雄也。”

    “秦土协定,丧失察省八成疆土,亦非宋将军之过,实乃部将秦德纯无耻卖国。切不可因秦德纯为宋将军心腹爱将,而牵连我们的爱国英雄。”

    “秦土协定在后,子虚乌有之何梅协定在前,一前一后,华北门户洞开,中国危矣!”

    “东北已‘独立’,华北亦须‘独立’,此乃关东军之企图。土肥原贤二即刻走马上任,履职北平特务机关长,青梅煮酒而论英雄,谓之:‘吴佩孚、孙传芳已为冢中枯骨,阎锡山、傅作义、韩复榘实则跳梁小丑,数天下英雄,唯宋将军与土肥原耳!’”

    “华北民众自愿自治,为宋将军马首是瞻。宋将军黄袍加身,荣登华北王宝座,大显神威,纵横捭阖,无往不利。”

    “土肥原贤二自诩聪明,为他人做嫁衣裳,自己却卷入关东军与天津军(日本驻屯军)争斗,明升暗降,黯然回国。如此看来,土肥原亦非英雄,真英雄只有宋将军一人而已。”

    “宋将军不仅是军事天才,还是经济行家。他禁止白银南运,保住了北方繁荣。至于国家银根紧缩,阻挠中央法币推行,些许小错,不足一提。”

    “去年冬,日军以五个师兵力取河北,六个师兵力取山东,海军进犯青岛。宋将军临危受命,拔爱将秦德纯继任北平市长,按照日本提供的名单,在平津两地大肆搜捕汉奸,效果显著。华北危局,可谓宋将军一力独撑,堪为国家柱石。”

    “宋将军不畏辛劳,拥护中央敦睦友好之策,代行中央外交职权,忍辱负重,与敌商谈,劳苦功高。”

    “为进一步缓和中日两国矛盾,宋将军不惜背负骂名,笼络王揖唐、齐燮元、王克敏、陈觉生、潘毓桂诸亲日分子,提拔其担任冀察政务委员。据悉,宋将军正与日人交涉,扩大华北、伪满和日本的经济合作,此乃利国利民之举,我等当为之喝彩。”

    “至于镇压一二九学生运动,架起机枪、备下水龙,宋将军当是一片好心,劝学生安心求学而已。三十余名学生被捕,百余名学生后伤,纯属误会,皆为军警措施不当所致。”

    “尔等学生、工人、商人,又怎可罢学、罢工、罢市,对宋将军肆意诋毁呢?殊为不智也!”

    “北天一柱,唯宋将军!”

    “周赫煊。民国二十五年,六月二十四日,于苏州。”

    ……

    宋哲元缓了好一阵,胸膛那口血终于还是没吐出来,但耳朵鸣响不停,好似有一只飞蛾在可劲扑腾。

    “句句如刀,刀刀见血,这周明诚真是狠毒啊!”

    宋哲元捧着报纸摇头苦笑,章通篇都在吹捧,但却把他见不得人的丑事全说了出来。

    总结起来就十二个字:不仁、不义、不忠,可耻、可憎、可恨!

    最让宋哲元郁闷的是,周赫煊只写他坏的一面,对他好的一面却少有提及。人的心思就是这么阴险,此篇章行之于世,相当于给宋哲元安上了汉奸骂名,怎么洗都洗不掉。

    片刻之后,院中来了三人,分别是林世则、常小川、郑道儒。

    很多人都以为,宋哲元的首席谋士是萧振瀛,然而真正能拿主意的却是眼前三位,皆为天津籍的留日精英。再加上一个带兵的秦德纯,此四人构成了宋哲元的核心幕府。

    至于萧振瀛、殷同、陈中孚、殷汝耕等幕僚,宋哲元很少听他们的话。

    “到底咋办,三位先生快说说!”宋哲元心烦意乱道。

    常小川苦笑道:“这是屎盆子啊,淋在身上洗都洗不掉。委员长快通电全国解释吧,至少要拿出坚决抗战的姿态。”

    “没用啊,我的常二爷。”宋哲元连连摇头。

    常小川说:“我跟成舍我是老朋友,成舍我最近在跟周赫煊合作办报。或许可以请他做中间人,让周赫煊再写一篇章,就谈关于您的正面信息。”

    “找张学良或者孙良诚吧,张学良跟周赫煊是老朋友,孙良诚跟周赫煊是拜把兄弟。”郑道儒说出自己的关系,他以前跟过张作霖和孙良诚,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宋哲元又看向林世则:“林先生以为呢?”

    在宋哲元的三大智囊当中,常小川和郑道儒偏好阴谋诡计,真正有大局观的是林世则,相当于诸葛亮的地位。

    林世则想了想说:“让周赫煊重新写一篇章,只是权宜之计。若想洗去委员长的骂名,就必须做点实际的出来,给天下百姓看看。”

    “怎么做?”宋哲元问。

    林世则说:“以冀察政务委员会的名义,召集华北的爱国者开会,共商救国大计。特别要请各大报社记者,以及大学的教授和学生代表参加。”

    “日本人肯定不高兴!”宋哲元说。

    林世则笑道:“日本人不高兴的事情多着呢。”

    宋哲元道:“若日本以此为由,挑衅起兵怎么办?”

    “把土肥原贤二请回中国,他会帮我们摆平的。”林世则出了个馊主意。

    但站在宋哲元的立场,这却是个好主意。

    土肥原贤二代表的是日本关东军,想要分化处置、步步吞噬华北。而关东军的死对头,却是天津军(日本天津驻屯军),土肥原贤二直接被天津军给排挤回日本了。

    以前天津军比关东军级别更低,受尽了窝囊气。关东军侵占东北的时候,天津军也想捞好处,打算直接吞掉华北。

    如今,天津军已经升格,在级别上跟关东军平起平坐。天津军视华北为自己的地盘,不想让关东军染指,迫切的希望发动入侵华北的战争。

    此时华北的局势,不仅中国人互相争斗,日本人也在互相争斗。

    天津军想要迫切入侵华北,关东军反而停下了脚步,疯狂拉扯天津军的后腿。林世则无非是想把土肥原贤二请回北平,利用关东军牵制天津军,可保华北暂时无忧。

    宋哲元仔细考虑过后,说道:“那我就写一封信,邀请土肥原贤二担任冀察政务委员会首席顾问!”

    这个职务,本来就是土肥原贤二的。

    “饮鸩止渴。”常小川冷笑道。

    林世则反问:“你有更好的办法?”

    众皆不语。

    林世则又说:“如今我等坐困愁城,只占一份爱国抗日的名义。红军不是在抗日吗?可以派人去联络联络,好歹算是个外援。”

    宋哲元有些意动,但还没有拿定主意。

    郑道儒对红军没有好印象,他说:“结交谁,也不能结交共党,委员长三思。”

    常小川笑道:“管他呢,多一个外援,多一分退路。我觉得吧,可以跟红军先接触一下。”

    事实上,即便没有周赫煊的章刺激,宋哲元过几个月也会暗中联系红军。他挠头道:“也只有这样了。你们谁有接触红军的路子?”

    “没有。”三位谋士齐齐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