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724【第二篇文章】

    上海,某公寓。

    萧红捧着派报工刚刚送来的《非攻》杂志,边看边上楼,推门喊道:“鸿霖,周先生又有新文章了,除了连载《黑土》,还有一篇骂投降派的!”

    “嗯,我回来再看。”萧军收拾得整整齐齐,拿着帽子准备出门。

    萧红顿时变了脸色:“大清早的,你又要去哪儿?”

    萧军笑道:“去找陈涓。”

    陈涓是萧军的新欢,两人爱得很疯狂,而萧军对这桩恋情从不隐瞒,圈子里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萧红气得身体发展,咬牙切齿道:“陈涓是有丈夫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有丈夫又如何?只要我们相爱就可以了,爱情是自由的。”萧军戴上帽子就推门而出,根本不理会发怒的萧红。

    萧红手里握着杂志,失神呆坐片刻,也气呼呼的出门,直奔鲁迅的寓所。

    “莹莹来啦,自己坐吧。”许广平看似热情地招呼,转身跑去厨房做家务,连水都懒得给萧红倒一杯。

    许广平有足够的理由不高兴,因为萧红天天来找鲁迅。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大半年了,换成心眼儿小的女人,估计会拿起扫帚把萧红给打出门去。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咳嗽,鲁迅来到前厅,对萧红说:“又吵架了?”

    萧红气苦道:“日子没法过了,我想跟他分手。”

    “那就分吧。”鲁迅也无比头疼。

    萧军和萧红,都是鲁迅的得意弟子,也是如今名头最响亮的文坛新星。

    如果萧红每天来请教文学,鲁迅还比较高兴,偏偏她总是来抱怨感情问题,长期下来鲁迅觉得好烦。

    “咳咳咳!”

    鲁迅突然捂嘴咳嗽,咳得撕心裂肺,咳完手心里全是血。

    萧红连忙帮鲁迅抚背顺气,担忧道:“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老毛病了,”鲁迅难受的用手帕擦血,问道,“今天写了新文章吗?”

    “没有,不过周先生有新文章。”萧红拿出这一期的《非攻》。

    《非攻》杂志在去年底就复刊了,为了避免受到日本人的干扰,总部直接迁到了武汉。

    鲁迅顺手翻看杂志目录,果然发现有周赫煊的两篇文章,一篇是连载《黑土》的第三部,一篇的标题是《对日问题之战和探究》。

    萧红先看的是,而鲁迅先看的则是评论文章,只见周赫煊在文章里写道:

    “自‘一二八事变’以来,国内的先生们开始讨论主战与主和的问题。主和派认为:日本国力强盛,而中国国力衰弱;日本国民振奋,而中国国民愚昧;日本力量整齐划一,而中国力量一盘散沙……两相对比,则中日开战,中国必败。故此,主和派的先生们认为,对日应该避免战争,力争和平,此中国生存之道也。”

    “主和派的先生们为此殚精竭虑,奔走疾呼,自诩众人皆醉我独醒。主和派之领袖,政界以汪兆铭为首,学界以胡适之为首。汪胡两位先生堪称中国之俊杰,见识卓著,目光长远,其所虑者盖当发人深思。”

    “然则,汪胡两位先生似乎搞错了战和关键,是战是和,中国没有选择权,一切全看日本而已。中国的主战派,并非渴望厮杀的战争分子,他们为何要主战?皆因日本选择了侵略战争。”

    “近十年来,国际主流思想是裁军与和平,日本则反其道而行之。自裕仁天皇继位以来,立即着手控制日本教育界和思想界,军国主义侵略思想根植于日本国民血液当中,就连小学生都要定期接受军事训练。”

    “1929年爆发世界经济危机,日本国民经济受到重创,从此开始疯狂的扩军备战计划。因为日本政府无力恢复经济繁荣,只能转移人民视线,将危机转嫁到中国人身上。”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1929年,日本每年的军工投资,只占国家总预算的10%,到1935年已经占比30%;1929年,日本每年仅能生产10辆坦克,到1935年已经能年产坦克300辆;1929年,日本的常备兵力只有10万人,到1935年已经增加到40万人。从1929年到1935年,日本的步枪生产量增长6倍,机枪生产量增长3倍,火炮生产量增长6倍,飞机生产量增长2倍……”

    “按照这个势头增长下去,日本的常备兵力明年很可能达到50万,军工投资很可能占到国家总预算的50%,甚至是60%。日本国力再强,都不可能长期维持如此恐怖的军费开支。更何况,日本正处于经济危机期间,他们的财政早就趋于枯竭。”

    “即便日本的官员都是和平爱好者,他们也无法阻止战争的爆发。如果不打仗,整个日本都要乱,因为他们的国家和人民都没钱了。想要有钱,就只能对外扩张,就只能来中国抢劫。”

    “这就好像一个强盗,把家里的粮食都吃光了,把家里的钱都拿去买刀枪。这个强盗孔武有力、披甲执锐,而他的邻居却孱弱不堪,强盗的选择会是什么?当然是入室抢劫,如果不抢劫,强盗就要饿肚子,强盗的刀枪就要生锈!”

    “我们的主和派先生们,他们祈求的和平是怎样的呢?他们想要送给强盗一些粮食,然后说,咱们不打仗,别伤了邻居的和气。但送出去的那点粮食,只够强盗饱腹一两顿,只能让强盗吃得更有力气。该来的强盗,依旧会来!”

    “我也期待和平,但可能吗?”

    “和平的关键,不在中国,中国没有权利选择。和平的关键,也不在日本,日本已经无从选择。从日本开始扩军备战那一天起,他们就走上了对外扩张的不归路。日本已经没法再回头,他们的身后是万丈悬崖,让日本停止侵略,等于让日本人自杀。”

    “主和派的先生们,汪兆铭先生,还有胡适之先生,以及两位先生的支持者们。天亮了,诸位快醒醒吧,别再闭着眼睛说梦话了。美梦再美好,那也是在做梦。别等强盗杀进了家里,你们还躺在睡榻上,被人杀死于梦中。”

    “中日两国之战争,大约明年就会到来。因为日本政府之财力,想要维持现有的扩军备战速度,只能支撑到明年。明年日本若不侵略中国,后年的日本就要经济崩溃。”

    “我只希望,国人放下战和之争,脑子清醒些,思考一下如何抵抗。”

    鲁迅认认真真地把文章看完,忍住咳嗽,自言自语道:“明年,就要打仗了?”

    萧红坐在鲁迅旁边,跟着也读完了文章,难以置信道:“或许是周先生猜错了吧。”

    “如果文章里的数据都是真的,那就应该错不了。”鲁迅无力地靠坐在沙发上。

    事实上,真正关注日本而又有分析能力的,肯定能够推算出大致的战争日期。比如老蒋,早在两年前,就已经预言了战争的准确时间,因为他能够获得许多相关情报。

    再次一级的,无法接触到日本军费数据,但却可以根据日本报纸、日本政策,以及日本民间舆论风向,预感到日本会在未来几年内对外扩张。

    周赫煊的这篇文章,只是戳破了国人的美好幻想而已,揭下了那一块名为侥幸的遮羞布。

    这篇文章没有骂谁,而是用冷冰冰的数字,劈头盖脸的扔到主和派身上,让汪兆铭、胡适和他们的追随者好好看看。

    对于大多数无法得知日本具体情况的国人来说,这篇文章却像一声惊雷,在死寂的晴空中炸响。包括宋哲元和他的将领们,看到周赫煊的文章都震惊不已,想要接受却又难以置信。

    明年,日本真会打来吗?

    全国各大报刊杂志,疯狂地分析讨论周赫煊的文章,而爱国学生也利用暑假再次掀起抗日宣传运动。

    周赫煊这次回国写了两篇文章,前一篇搅动华北局势,后一篇直接轰动全国。

    就连常驻中国的西方外交官,都把周赫煊的文章寄回国,让本国的军事和外交人员仔细研究。

    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