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728【叫人】

    洪门致公堂,上海分部。

    已经快傍晚了,刘福泰接到一个电话,通话之后面色严峻。他把手下最得力的红棍闵舟喊来,交代道:“闵三,明公在南京遇到点麻烦,你马上赶去帮忙,务必要保得明公周全!”

    “哪个明公?”闵舟愣神道。

    “五洲洪门总堂的坐馆大爷,周赫煊周明公。”刘福泰说。

    “拿诺贝尔奖那个?”闵舟大喜道,“好嘞,我立刻就过去!能为周先生效力,也不枉我学了一身武艺。”

    刘福泰琢磨道:“明公主动打电话寻求帮助,肯定不是什么小事,你一个人恐怕不顶事。”

    闵舟惊讶道:“周先生名扬海内,哪个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害他?”

    “所以事情不简单啊,”刘福泰说道,“南京的情况很复杂,人去多了也不顶用,得增派几个好手才行。”

    闵舟笑着提醒道:“杜爷最近就在上海啊,何不找他帮忙?”

    “对啊!”

    刘福泰眼睛一亮,朝院外喊道:“快给我备车。”

    杜心五,原名杜慎愧,人称南北大侠,自然门第二代掌门,青帮与洪门的双红棍,曾做过孙中山的保镖和张作霖的师父。

    去年中,土肥原贤二制造华北五省独立,企图诱使杜心五担任华北自治政府高官,杜心五当场撕毁200万元的支票,然后带着家人和徒弟秘密逃到上海。

    去年底,上海工人大罢工,老蒋让杜月笙出面解决。杜月笙这回也不顶用了,最后还是杜心五帮忙调解的。

    此时杜心五的徒弟万籁声,是湖南省国术馆的馆长,另一个徒弟李丽久是国术馆的技术大队长。年初的时候杜心五还在长沙,这阵子恰好带徒弟来上海办事。

    “师父,洪门刘福泰求见!”弟子李如圭禀报道。

    “有请。”杜心五把玩着核桃说。

    刘福泰被领到堂前,作揖鞠躬道:“洪门刘福泰,拜见杜爷!”

    杜心五早在20多年前,就是洪门元帅孙中山手下的红棍,在洪门内部的资格比刘福泰老多了。他也不起身迎接,只笑着招手:“坐吧。”

    “杜爷,今日冒昧来访,还请赎罪,”刘福泰说,“我洪门新福周赫煊先生,在南京遇到些麻烦,想请杜爷派些人手过去帮忙。”

    “有人找周明诚的麻烦?瞎了他娘的狗眼!”杜心五猛拍椅子扶手。

    刘福泰说:“听闻是有人想对周先生不利。”

    杜心五琢磨道:“多半是日本人,这帮孙子祸害华北不说,居然敢来南方挑事。”说着,杜心五吩咐徒弟李如圭,“你把朱家兄弟叫来!”

    不到片刻,朱国福、朱国禄、朱国桢三兄弟联袂而来。

    八年前的南京武术国考,最优等十五人当中,朱氏兄弟就占了三个,“朱家三虎”名震全国。随即,朱国桢被聘为中央国术馆技击队队长,朱国禄为副队长,朱国桢为教授班班长,三兄弟还受邀去中央军校当教官。

    这三兄弟本来前程似锦,可惜受到师父和师弟万籁声的连累。

    李济深曾邀请万籁声担任两广国术馆馆长,授少将军衔,时年25岁。当时两广跟中央打仗,杜心五也站在两广那边,引起老蒋的深深不满,连带着朱家兄弟在中央的职务也被撤了。

    杜心五指着朱家三虎说:“我得到了可靠情报,日本人想对周赫煊先生不利。你们三个快去南京,保护周先生安全!”

    “遵命!”朱家三虎应诺。

    当晚,朱家三虎就和洪门红棍闵舟,一道出发坐火车前往南京,大概明天上午就能抵达。

    一下子跑来四个好手,周赫煊还真没料到。

    之所以打电话向上海洪门要人,是因为南京的人靠不住。以周赫煊的名气和人脉,分分钟就能请到中央国术馆的教头当保镖,但找麻烦的是孔令侃,关键时候中央国术馆的人很可能背叛。

    对于孔令侃,周赫煊非常头疼。

    杀是杀不得的,有宋美龄、宋霭龄和孔祥熙护着,周赫煊名望再高也要被抓,顶多保住性命被判个十年八年,那就太不划算了。

    而孔令侃则没那么多顾忌,这家伙是个二愣子,才不管周赫煊的影响力有多大,毛躁起来说不定真把周赫煊一枪崩了。而且,孔令侃即便杀了周赫煊,他最多出国避避风头,谁让人家投胎技术好呢。

    周赫煊现在的打算是先保命,如果孔令侃不乱来那就算了。如果真的还想搞事,那周赫煊也不是纸糊的,杀了孔令侃再逃到两广或者云南即可。

    当天晚上,周赫煊让孙永浩带着家人,连夜押送行李登船,直奔山城重庆。他身边只留下了张乐怡和孙永振,这样遇到麻烦跑路也更加方便。

    与此同时,希特勒送的那把枪,周赫煊也随时带着身上。谁敢撞上来,他就敢杀谁,包括孔家的人。

    早晨,前来支援的朱家三虎和闵舟,已经在南京火车站下车。

    周赫煊穿戴洗漱完毕,带着老婆、岳父和小姨子,前往行政院大礼堂接受勋章。

    “止步!”

    一队宪兵将他们拦住,宪兵队长说:“周先生请恕罪,兄弟们要搜身。”

    自从半年前汪兆铭遇刺,南京的宪兵就查得格外严格,每逢重大场合,中央部级以下官员都要被搜身检查。

    周赫煊的后腰正好别着一把手枪,他冷笑道:“连我的身也要搜?”

    宪兵队长愣了愣,尴尬道:“周先生稍等,我去请示一下上级。”

    “请便。”周赫煊说。

    过了大概20分钟,宪兵队长再次回来,带专门带着个女兵,赔笑道:“周先生和夫人不必检查,其他人还请配合。”

    周赫煊朝孙永振点点头,孙永振立即拿出两把手枪和一把匕首,主动交到宪兵的手中。那个女兵,则负责搜查小姨子张满怡,岳父张谋之也被宪兵搜了个里外通透。

    一行人很快步入行政院大礼堂,没过多久,孔令侃也带着跟班来了。

    “请出示官函。”宪兵队长说。

    孔令侃冷笑道:“常凯申是我姨父,行政院就是我家,老子来行政院就是回家,你他妈敢问我要官函?”

    宪兵队长估计早就跟孔大公子打过交道,苦笑道:“孔秘书,那请允许兄弟们搜身。”

    孔令侃直接把手枪拔出来,指着宪兵队长的脑门:“你搜一个试试。”

    宪兵队长无奈道:“孔秘书,咱都是混口饭吃,别让兄弟们为难。”

    “你他妈叫谁兄弟呢,就算谷正伦来了,也没资格跟我称兄道弟!”孔令侃嚣张地说。

    谷正伦,中国宪兵之父,中华民国御林军统领。

    宪兵队长头大无比,对一个手下说:“马上打电话报告谷司令。”

    谷正伦接到消息,飞快坐车前来,笑呵呵说道:“哎呀,令侃公子回南京了,怎么不找我喝酒啊?”

    “还喝酒?老子都快被你的手下气饱了,”孔令侃指着宪兵队长,“就是这混蛋,问我要官函,还搜我的身。我命令你,马上把他开除!”

    谷正伦笑哈哈说:“我的孔大公子唉,兄弟们都是混口饭吃,我代他向你陪个不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天这事儿就算了。行不行,就一句话,给我老谷一个面子!”

    孔令侃犹豫片刻,说道:“那好,我就给你谷司令一个面子。”

    “看嘛,这不就结了,”谷正伦笑呵呵的勾肩搭背,顺手把孔令侃的手枪夺过来,“走,孔大公子,我老谷亲自陪你进去。”

    孔令侃感觉倍儿有面子,居然忘了自己的手枪被人夺走,乐颠颠的就与谷正伦一起迈进行政院大门。

    谷正伦悄悄对宪兵队长使了个眼色,宪兵队长立即会意,举枪把孔令侃的几个跟班拦住。那些步枪是已经上膛的,跟班们若敢再踏前一步,直接就是被打成筛子的下场。

    别拿宪兵当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