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733【交锋】

    贺国弼犹如逃命般走出咖啡厅,惊恐之余,又生出极大的屈辱感。

    他也是高官子弟啊,父亲虽然没参加过辛亥革命,但也是追随过宋教仁一起建党的。无论是征讨陈炯明,还是后来的北伐战争,他父亲都曾立下功劳。

    太憋屈了!

    贺国弼死死紧握着双拳,牙齿把嘴唇都咬出了血丝。他想要回去找场子,可又实在不敢跟孔令侃硬刚,踌躇片刻,只能迈步上楼去找张谋之。

    此时已经是中午,正逢周赫煊等人前往餐厅吃饭。

    张谋之笑容满面地说:“小贺,你怎么一个人上来了?”

    贺国弼心虚而愧疚,硬着头皮说:“伯父,我没把满怡照顾好,孔令侃突然来了。”

    “孔令侃?”张谋之大惊失色。

    如果孔令侃稍微有点正行,张谋之是很愿意跟孔家结亲的。但问题是,孔令侃的名声早就坏掉了,读中学时就搞得乌烟瘴气,大学期间更是变了口味,热衷于追求各种有夫之妇。

    若仅是如此,张谋之也还能忍,他就怕小女儿被孔令侃玩弄后,直接遭人一脚踢开,面子和里子全都没捞着。

    这种事,孔令侃在上海经常干,祸害了不知多少大姑娘小媳妇。

    贺国弼焦急道:“我刚才跟满怡聊得起劲,孔令侃带着人过来,强行要把我赶走。”

    “阴魂不散啊!”

    周赫煊冷笑道:“带我过去。”

    贺国弼愣了愣:“啊,好的。周先生请跟我来!”

    周赫煊又对张乐怡说:“乐怡,你回房把我勋章盒子拿到咖啡厅。”

    “全部吗?”张乐怡问。

    “全部。”周赫煊道。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杀过去,到了咖啡厅门口,贺国弼突然又怂了,下意识放缓脚步躲在后面,他怕被孔令侃看到来个秋后算账。

    孔令侃已经拖着椅子挨在张满怡身边,张满怡吓得像只鹌鹑,被孔令侃拉着看手相。

    “张小姐,据我多年看相的经验,你最近红鸾心动,是有姻缘了。”孔令侃笑嘻嘻地说。

    张满怡猛地把手抽回,藏在背后说:“我……我要走了。”

    孔令侃笑道:“那好啊,我跟你一起去拜见伯父,我还要找他提亲呢。”

    “不用,我不喜欢你。”张满怡飞快起身躲闪。

    孔令侃步步逼近,吊儿郎当地说:“不喜欢没关系,所谓日久生情,你很快就能发现我的优点。”

    张满怡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孔先生,请你让开,我要去吃午饭了。”

    “吃午饭好啊,一起吧。”孔令侃说着就去搂张满怡的腰。

    张满怡吓得花容失色,怎么也挣脱不开,半个身子都被孔令侃抱住。

    “放开她!”周赫煊大喝一声。

    孔令侃挑衅地朝周赫煊笑了笑:“哟,是姐夫来啦,好久不见啊。”

    “姐夫,救我!”张满怡惊慌大喊。

    周赫煊带人快步走过去,孙永振和闵舟迅速跟上。朱家三虎在看到孔令侃的时候,面露犹豫之色,三兄弟用眼神简单交流一番,也互相点头跟在后面。

    “怎么着,想打架啊?”孔令侃对自己的跟班使了个眼色。

    三个跟班立即拦在中间,齐刷刷拔枪,呵斥道:“站住!”

    孙永振飞快掏枪护在周赫煊身前,闵舟也拔枪对准其中一人。朱家三虎暂时不敢掏枪,但还是站上前去掠阵。

    周赫煊表情冰冷的把孙永振推开,缓步走到于老二面前,用胸膛抵着对方的枪口说:“你打我一枪试试。”

    于老二反倒被吓得后退,紧张地说:“别动,再动我就真的开枪了!”

    周赫煊偏着脑袋,指着自己脸侧的弹痕说:“看到没有?日本人打的,子弹擦着我脑袋过去,把耳朵都打穿了。朝我开枪的那三个日本人,现在还关在伦敦监牢里,马上就要被吊死了。日本天皇下令引渡都没用,你要是敢开枪,你觉得自己是什么下场?你的主子,比得上日本天皇吗?”

    周赫煊每说一句话,就要向前走一步。于老二明明举着枪,却吓得连连后退,哆嗦道:“别……别过来,我怕走火。”

    “走火?”

    周赫煊伸手就把于老二的枪夺过来,讥讽道:“就你这还走火?你他妈连保险都没关!”

    “我我我……”于老二都快哭了。孔令侃是二愣子,他可不是二愣子,怎么可能真的敢枪击周赫煊?

    周赫煊指头一拨,就把手枪保险关掉,枪口顶着于老二的脑门说:“看到没有?想要用枪杀人,就得先关保险,然后再扣动扳机。”

    于老二瞬间额头直冒汗,因为他看到周赫煊正在扣扳机,只要手指再稍微用力,砰的一声就能把他脑袋打开花。

    孔令侃愣住了,另外两个跟班也愣住了,他们没遇到过这种场面啊。

    “啪!”

    周赫煊一耳光把于老二扇得眼冒金星,又把手枪扔给孙永振,对于老二呵斥道:“真是窝囊废,滚一边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于老二的脸都被扇肿了,下意识听从命令把路让开。

    孔令侃感觉面子丢大了,自己的心腹居然被当众缴枪扇耳光,这事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他歇斯底里的大吼:“孟三,治平,给老子杀了他,有什么事我负责!”

    另外两个跟班对视一眼,硬着头皮举枪挡住周赫煊,但却没有半点开枪的意思。

    谁开枪,谁就是傻逼!他们只是狗腿子跟班,又不是专业的杀手死士。

    周赫煊两手平摊,微笑道:“乖,把枪给我。”

    两个跟班齐齐摇头,居然不再用枪指着周赫煊了,而是慌张地把枪藏在背后。

    或许在他们想来,只要不被周赫煊当场缴枪,那就比倒霉的于老二更加体面,事后孔令侃的惩罚也轻得多。

    咖啡厅里的其他客人,此刻已经被吓得躲在角落里。众人看着这一幕,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渐渐搞清楚了对峙双方的身份。

    “孔大公子这回是踢到铁板了,解气啊。”

    “我看不然,姓孔的毕竟有个好爹,他可能要事后报复。”

    “嘿,他还敢真对周先生动手?”

    “周先生还怕他?人家连日本刺客都不怕!”

    “就是,周先生赤手空拳的,就把三个带枪跟班吓得跟见鬼一样。”

    “……”

    贺国弼此时躲在人堆里,生怕被孔令侃看出是自己告密。他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瞬间感觉羞惭难当,恨不得在地上找一条缝钻进去。

    “滚开!”周赫煊爆喝。

    两个跟班吓得浑身哆嗦,但他们又不敢真的让开,急得浑身冒汗不知所措。

    还是孔令侃看不下去了,猛地放开张满怡,又把自己的两个跟班推开,掏枪指着周赫煊说:“姓周的,他们不敢开枪,别以为老子也不敢开枪。今天这事儿,你给我道歉就算了,要是不道歉,老子跟你没完!”

    嚣张跋扈的孔大公子能说出这种话,已经相当于认栽服软了。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离开此地,因为太他妈丢人了,等回去收拾了三个跟班,再寻机会把场子找回来。

    如果眼前站的是孔二小姐,周赫煊肯定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嘛,被人一枪干掉就太不划算了。

    但孔大公子属于色厉内荏的家伙,远没有妹妹那么凶残,他最多也就拿枪吓唬人而已,这种货色是周赫煊不怕的。

    周赫煊把脑袋挨上去,笑嘻嘻说:“打啊,照着这边来一枪,配合日本人打得对称些。”

    “你以为老子不敢?”孔令侃受不得激,脾气上来了就完全没理智,当即关掉手枪的保险示威。

    周赫煊心头有些发毛了,但这种时候不能退缩,微笑道:“开枪啊!”

    孙永振和闵舟吓得够呛,双双来到周赫煊身边,随时准备夺枪救人。朱家三虎心头则特别纠结,他们是来保护周赫煊,防止日本人暗杀的,哪想到面对的居然是孔令侃。

    “上吧。”朱国桢吐了一口浊气。

    三兄弟齐刷刷迈步,将孔令侃的几个跟班隔开,顺便把孔令侃也围起来。

    孔令侃见状又是惊慌又是愤怒,他额头青筋暴跳,大吼道:“是你逼我的!”

    “砰!”

    枪响了。

    周赫煊屁事没有,站旁边的闵舟脸色痛苦,这位洪门红棍的肚子挨了一枪。

    孙永振立即扑过去,将孔令侃的手枪夺下,朱家三虎也迅速的将三个跟班制服。

    周赫煊的表情,极为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