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742【舞会】

    说实话,对于不想出风头的人来说,舞会那是真没什么意思。

    周赫煊逮着几个外国大使怼了一通,终于没人再来烦他了,随即带着老婆和小姨子躲角落里喝酒。

    “周先生不喜欢热闹?”孔令仪走过来问。

    周赫煊笑道:“不喜欢无谓的热闹,如果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那自然是越热闹越好。”

    “我也喜欢跟好朋友一起玩。”孔令仪附和说。

    周赫煊介绍道:“这是我太太张乐怡,还有妻妹张满怡。”

    孔令仪立即问候:“周夫人好,张小姐好。”

    “你好,孔小姐。”张乐怡微笑说,张满怡则只是笑着点点头。

    孔令仪帮周赫煊添了小半杯酒,说道:“今天中午的事情,我代弟弟令侃向大家说声抱歉。”

    “没关系的,不打不相识嘛。”周赫煊笑着举杯。

    周赫煊和张乐怡都没有聊天的欲望,倒是张满怡跟孔令仪年龄相仿,而且都从上海的教会学校毕业不久。两个年轻女孩子有着极多的共同话题,坐在一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不吹不黑,孔令仪这位大小姐非常难得,性格温柔、举止得体、三观极正,让人不由怀疑她是不是孔家亲生的。如果真要挑了个缺点出来,也就只能指责孔令仪太奢侈了,她浑身上下的穿着佩戴,足够普通的五口之家生活20年。

    “怎么躲这里来了?”孔令伟不知何时也走过来。

    周赫煊反问:“那你呢?”

    “感觉没意思啊,”孔令伟指着远处一个年轻女子,“刚认识了个新婚少妇,我忍不住动手摸了两把,就把人家吓得不敢说话了。”

    “不吓着人才怪。”周赫煊好笑道。

    孔令伟征求意见道:“周大哥,你说我该读航空学校好,还是直接去参加空军?”

    周赫煊自动无视对方的称呼,惊讶道:“你还真想开飞机?”

    “那当然,开飞机多刺激啊,要是能开着飞机打仗那就更爽了。”孔令伟兴奋道。

    周赫煊突然感觉很有意思,若是能把未来的混世魔王,忽悠成英勇抗战的航空英雄,那也算积累阴德了。他笑道:“我建议你报考航空学校,如果不想在国内学,美国那边我有私人的飞行俱乐部。”

    “你还玩私人飞行俱乐部?可以啊,我都没你会玩。”孔令伟佩服地说。

    周赫煊说道:“如果你决定了,我回头就给美国那边拍电报,保证让你过天天开飞机的瘾。”

    “那就一言为定,”孔令伟仰脖子喝干白酒,啃着鸡腿说,“对了,你怎么不继续写武侠?”

    “你喜欢看?”周赫煊反问。

    孔令伟道:“我经常一看就是一整宿,最喜欢你的《射雕》三部曲,还有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听说你跟还珠楼主认识?”

    “老朋友了。”周赫煊说。

    孔令伟猛拍大腿,把裤子弄得油乎乎的,愤慨道:“那你赶紧让还珠楼主别写外传了,《蜀山》正传连载得慢得要死,他居然还有功夫写外传。简直……那话怎么说来着?对,不务正业!”

    周赫煊哈哈大笑:“那是他在骗稿费。”

    李寿民堪称民国界的水神,水起字数来丧心病狂,卡文了就干脆写外传糊弄,反正先把稿费拿到了再说。

    历史上的李寿民需要养家糊口,文思枯竭了甚至吃鸦片找灵感。幸好如今有周赫煊安排稳定工作,而且也没有跟岳父闹翻,不用像原时空那样逼急了吃鸦片。

    “只是为了骗稿费?”孔令伟顿时郁闷不已,对周赫煊说,“你回头把还珠楼主的地址给我。”

    “你想干嘛?”周赫煊问道。

    孔令伟笑道:“给他寄1000大洋,再给他寄一颗子弹,选哪样他自己挑。”

    周赫煊不禁想起自己被褚玉璞武力催更的日子,真是一言难尽啊。

    孔令伟正想再说话,突然舞曲声响起。

    孔令仪礼貌地问张乐怡:“我可以跟周先生跳支舞吗?”

    “当然。”张乐怡微笑道。

    随着周赫煊和孔令仪起身步入舞池,孔令伟也找上了张乐怡:“张家姐姐,我们也跳一支吧。”

    张乐怡指着孔令侃的双手,笑笑没说话,这货刚才徒手连啃了两只鸡腿。

    “这简单!”孔令伟叫来一个侍者,让对方拿着伏特加酒瓶侧倒,就这么在大厅里用白酒洗手,把饭店的名贵地毯弄湿一大块。

    这家教,简直绝了。

    张乐怡那是哭笑不得,硬着头皮跟孔令伟一起去跳舞。好在孔令伟待朋友仗义,没有对张乐怡生出别样心思,全程都是规规矩矩的。

    张满怡也被一个高官子弟邀去跳舞,不过眼神总是往周赫煊那边瞟。

    关注周赫煊的可不止小姨子,好多国府高官都在看他。中午的事情虽然已经解决,但却传遍了整个南京的政治圈子,此时见到周赫煊和孔令仪跳舞,众人都感觉万分诧异似乎两家关系很好啊。

    特别是特务头子徐恩曾,这位未来的中统掌控者,乃是CC系的干将。他今天也带着情人来参加舞会了,本来还想趁机挑拨一番,让周赫煊跟孔家怼得你死我活,见此情形立即就放弃了原本计划。

    一支舞曲跳完,徐恩曾立即来到周赫煊身边,微笑握手道:“周先生,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周赫煊看着徐恩曾身边的女人说,“这位就是徐太太吧?”

    徐恩曾面色如常地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费侠女士。”

    什么好朋友?

    直接说小老婆嘛。

    徐恩曾的现任妻子叫王素卿,本来是他的友人之妻,朋友出国时托徐恩曾照顾。所谓朋友妻不客气,等那位友人留学归国,才发现自己老婆跟徐恩曾子女都好几个了,特么属猪的,一年生一个。

    其实王素卿也非徐恩曾的正式妻子,他原配带着女儿在老家吃斋念佛呢,几年都见不上一面。

    费侠站在徐恩曾身边笑靥如花,握手问候道:“周先生好,小女子对您仰慕已久。”

    “荣幸之至。”周赫煊笑着回应。

    费侠嘛,大名鼎鼎的共党叛徒,用怀柔手段策反了很多地下党。

    这女人确实很漂亮,难怪把徐恩曾迷得神魂颠倒。她说话也很有一套,拉着张乐怡可劲儿聊天,各种不着痕迹的马屁拍得张乐怡笑容满面。

    徐恩曾跟大资本家徐新六是亲戚,徐新六又跟徐志摩是亲戚,三人在百年前还是同一个祠堂出来的。民国的名流圈子就是这么小,搁谁都沾亲带故,大家族的名人常常一出就是一堆。

    徐恩曾自然而然的聊起徐志摩,这货留学美国虽然学的是机电专业,但谈起诗歌文学却很有一套。而且还很赶时髦,张口闭口就是艾略特,又把周赫煊、徐志摩跟艾略特进行一番对比。

    相比起戴笠而言,徐恩曾不像是特务头子,更像个风度翩翩、谈古论今的文化人。

    “说起文学,丁玲女士还住在徐先生家里吧?”周赫煊笑问。

    徐恩曾立即警醒起来,打着哈哈说:“周先生从哪儿听来的谣言?丁玲女士怎么可能住在我家。”

    周赫煊说:“我自有消息渠道,这点你可以去求证蒋委员长。”

    丁玲的下落十分机密,大家都知道她被特务抓了,却不知道被关在哪里。徐恩曾不禁有些多想:难道周赫煊也是老蒋的密探头子?

    “我想见见丁玲。”周赫煊没有废话,直接提出了要求。

    徐恩曾问道:“周先生和丁玲有旧?”

    “北平时候的老朋友。”周赫煊说。

    “那好。”徐恩曾爽快地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