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戏骨 七七家d猫猫

860 全面沦陷

    威廉-泰勒只觉得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根本无法展开思考:

    仅仅数天之前,他们还守候在电视机前,观看格莱美的直播,雅虎社区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称赞声、惊叹声、感动声,不绝于耳;尤其是年度专辑得奖感言时,更是泪流满面、心潮澎湃。“野兽”这首歌的讨论热度,完完全全就是源自于雅虎社区的!

    但,事情怎么突然就发展到这里了?风云突变,措手不及。

    不过是一片子虚乌有的诋毁文章,为什么居然可以引发如此多的讨论?为什么居然可以赢得如此多的信任?难道他们不了解蓝礼吗?难道他们不是一路陪着蓝礼走过来的吗?难道他们没有认真倾听“堂吉诃德”这张专辑吗?

    “见鬼的上帝!你们到底怎么了?你们失心疯了吗?”

    威廉的双手快速地在键盘之上敲打着,复杂的心情在胸口之中横冲直撞,沉闷得隐隐发疼;愤怒之余,更多还是失望,深深地失望。

    “难道这是你们第一天认识蓝礼吗?’太平洋战争’的专注,’活埋’的癫狂,’速度与激/情5’的强势,’爱疯了’的细腻,’抗癌的我’的真实。每一个角色,每一段表演,每一次演出,蓝礼呈现出来的角色和表演,难道你们全部都忘记了吗?

    我说的不是大屏幕上所塑造出来的虚拟形象,而是隐藏在角色背后的努力、奋斗、坚持和才华。这里说的不是西恩-潘那样的坏小子,又一次打人了;也不是小罗伯特-唐尼那样的回头浪子,又一次复吸了。现在所有人正在谴责的是蓝礼-霍尔,谴责他的恶意炒作!

    恶意炒作?这简直是千禧年以来最荒谬的笑话了。

    你们可曾看到任何的花边新闻?你们可曾看到配合电影宣传的绯闻?你们可曾看到宣传期间的频频曝光?你们可曾看到电影上映之前的无数接拍?你们可曾看到在官方宣传活动之外,蓝礼有任何的新闻举动?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从始至终,蓝礼从来不曾参与过任何形式的炒作。他仅仅只是默默无闻地投入表演之中,就好像丹尼尔-戴-刘易斯一样。他是一名艺术家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他是一名演员吗?毋庸置疑!

    你们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失去理智吗?仅仅是’娱乐周刊’那些荒谬至极的推测和揣摩?仅仅是那些没有任何证据的牵强附会?然后,你们选择性地忘记了过去这两年的点点滴滴,轻而易举地相信了’娱乐周刊’?

    耶稣基督,那是’娱乐周刊’!不是’纽约时报’!

    至少,你们可以等到蓝礼发声;至少,你们可以等到事件当事人发声;至少,你们可以等到其他权威媒体举证!至少,你们可以表现出一点耐心和信任,这是蓝礼,这是少爷!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明星,这是我们所熟悉的那名演员!”

    激烈而汹涌的文字,源源不断地敲击出来,但激荡在胸腔里的愤怒不仅没有宣泄和消散,反而越来越汹涌沸腾。威廉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支持者似乎都叛逃了?为什么会这样!

    “抗癌的我”在林肯中心的首映式之上,全场沸腾喧闹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一个人的演唱会”之中,所有观众泪眼婆娑、感人肺腑的余韵,依旧盘旋心头。但,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一点耐心都没有,一点信任也没有。

    刹那间,似乎全世界都站在了蓝礼的对立面。威廉只觉得自己的眼眶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热起来。

    霍普-贝兹紧紧咬住了牙关,倔强而坚强地抬起了下巴,她坚信着,清白迟早会回来的。不是因为她不相信“娱乐周刊”,而是因为她相信蓝礼。任何指责都可能是真的,但炒作新闻?如果真的是如此,霍普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笨拙愚蠢的炒作!

    就好像始终低调的基努-里维斯。之前也被媒体指责,其实他的“低调流浪汉”形象不过是一个炒作噱头而已,真正塑造出自己清高疏离的形象,反而吸引了大量粉丝的支持。

    这简直就是荒谬至极!如果不是那些媒体纠缠不休,基努根本就不会见诸报端;如果不是那些新闻恶意炒作,基努在纽约的生活完全波澜不惊。恰恰是那些媒体紧紧抱着“噱头”、“炒作”、“爆点”不愿意松手,恶意地炮制出负面新闻,居然还指责基努炒作?

    现在,同样的套路又使用在了蓝礼身上。

    难道“娱乐周刊”忘记了,不是康奈尔的话,“一个人的演唱会”根本就没有任何宣传。所有的歌迷们都守口如瓶,就连霍普自己,第一时间都没有能够知道消息,后来通过“娱乐周刊”得知了,霍普还责怪威廉没有透露任何风声。

    如果这是炒作的话,那么这也应该是“娱乐周刊”与蓝礼联手的炒作。但,“娱乐周刊”却在报道之中全然不提,然后把一桶一桶的脏水往蓝礼身上泼。归根结底,其实和上一周的专题报道、和去年西雅图的相关报道,没有任何区别。

    媒体炒作,却让蓝礼背锅。

    如此手法,霍普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隐忍和压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控制住情绪,泪水源源不断地滑落下来。霍普愤怒,她愤怒康奈尔-麦格雷戈的颠倒是非,她愤怒那些跟风媒体的袖手旁观;但,她真正愤怒的却是影迷们和歌迷们的落井下石。

    她不奢望着所有人都可以理解蓝礼、支持蓝礼,她甚至不奢望着人们等待蓝礼发布官方回应;但至少,她希望人们可以等到其他媒体的求证和事实的进一步报道。可是,她失望了,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撇清关系,恨不得立刻亲自手刃蓝礼,只希望表达自己的愤怒。

    可是,真正愤怒的,应该是蓝礼才对。

    泪水,忍了又忍,却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忍住。看着雅虎社区那一篇又一篇的咒骂和粗口,霍普仿佛看见了过去三年世界里,蓝礼千辛万苦铸就的世界,轰然倒塌。场面着实太过壮观,以至于心头开始抽痛起来。

    “速度与激/情5”的票房大捷时,他们开心着蓝礼在商业方面取得了突破;“爱疯了”和“抗癌的我”取得了匪夷所思票房成绩的时候,他们庆祝着蓝礼市场号召力的进一步扩张;“堂吉诃德”得到了认可,“先驱村庄之夜”的顺利举行,他们倾听着蓝礼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心声;“一个人的演唱会”时,他们见证了蓝礼从演员蜕变成为艺术家,梦想从想象蜕变成为生活的过程。

    但,所有一切都只是假象。一切的一切是如此不堪一击,犹如一座沙子城堡。哗啦,一个浪头,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人听见吗?有人真正听见了少爷的心声吗?

    从’堂吉诃德’这张专辑,到’一个人的演唱会’,再到格莱美的三段得奖感言,有人真正用心地、认真地、安静地倾听过少爷的呐喊和嘶吼吗?那是一个梦想家在荆棘密布的道路上,踽踽独行的呼喊,孤单而落寞;那是一个艺术家在自我突破的旅程中,幡然醒悟的咆哮,痛苦而幸福。

    如果真正倾听到这样的灵魂,你们就会知道那些新闻、那些焦点、那些指责,完全子虚乌有,不过是’娱乐周刊’的又一次炒作而已。炒作的是媒体,背锅的却是少爷。

    你们没有看到,少爷拒绝了奥斯卡,是为了钻研演技;你们没有看到,少爷放弃了商业电影,是为了实验艺术作品的演出;你们没有看到,少爷选择了演唱会,是为了静静聆听的堂吉诃德。从来不曾炒作过,甚至努力避免新闻曝光的少爷,现在却背负着’恶意炒作’的指责,荒谬至极。

    在整个好莱坞之中,恶意炒作、密集曝光的演员数不胜数,没有人在乎;却有人在乎那个平时新闻几乎销声匿迹的低调演员,偶尔爆发出了一个热门新闻?而且还是因为他在专业领域范围内得到了认可?

    这就是现实社会。如同’1984’里描述的那个光怪陆离、荒诞不羁的社会。

    少爷犹如堂吉诃德一般,在苦苦前进着,他所渴望的,仅仅只是梦想道路之上的同行者。他以为,他找到了;但现在看来,那些所谓的’堂吉诃德’们却不过是披着羊皮的沽名钓誉之徒,当人们开始指责堂吉诃德时,当人们开始嘲笑堂吉诃德时,这些家伙就全部都退散了开来,远远地、远远地避开,并且开始朝着堂吉诃德投掷石子。

    荒唐,荒谬,荒诞。

    你们应该看看镜子里面的嘴脸。多么狰狞,多么可笑,多么滑稽,那么你们就会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多么可怕。”

    怒火,汩汩地燃烧着;泪水,擦拭了之后又再次流淌出来。霍普不想要哭泣,因为这让她看起来太过软弱,她需要坚强起来,因为少爷需要她的支持。但泪水却根本止不住。

    静静地坐在原地,音响里传来了蓝礼那慵懒而动人的嗓音,“坚信不疑”的旋律正在缓缓流淌着,如此讽刺。

    “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吧,哪怕是一句’我爱你’也好;除非你想要转身离去,别离这恼人的喧嚣。我不知道我是否仍然相信,我不知道我是否仍然相信,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想要相信,你对我说的一言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