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戏骨 七七家d猫猫

2025 浪漫主义

    伊迪丝不是纯正专业的战地记者,她几乎不曾冒险前往第一线,而是跟随着维和部队或者红十字会在后方完成拍摄,比如当初苏丹结束了长达七年时间的混乱,伊迪丝就在当地拍摄战后重建的一些照片,呈现出当地人的生活。伊迪丝的强项在于捕捉每个人的神态,进而讲述那些隐藏在背后的故事,而不是记录炮火连天环境之下的人性。

    不过,即使是在后方,这依旧不能算是一份“安稳”的工作,毕竟伊迪丝还是必须的前往那些混乱和冲突遗留下来的地区,也许道路上就隐藏着地雷,也许敌对势力在攻击之中误伤,也许高危建筑就出现了崩塌即使友好、敌对势力都达成了共识,对红十字会以及战地记者不给予攻击,但置身于火药桶中,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那些隐藏在日常生活里的危机,防不胜防,与和平的生活环境相去甚远。

    这是一份充满了挑战、也充斥着现实的工作。同时,这还是一份对社会和世界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作。人人往往都是如此,如果听闻别人家的孩子前往第一线,眼神和话语里都表示钦佩;但如果是自己的家人朋友,心态却完全不同,即使明知道这是正确的事情,却仍然无法冷静地看待。

    虽然蓝礼始终不曾和伊迪丝面对面交谈过她的工作,但他知道,这是她的信念与坚持,她始终坚持用自己的镜头记录那些苦难与痛苦,希望更多人能够意识到和平的重要,也希望更多人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幸福,尽管力量绵薄,伊迪丝也始终在坚持着,这是她的生活、她的梦想。

    “看来,你是认真的,对于这段感情。”蓝礼出声说道,第一反应稍稍让伊迪丝有些意外,困惑地投来了视线,蓝礼耸耸肩,“否则,其实你可以不用告诉他的;又或者说,即使你告诉他,也不需要征求他的同意,即使你们交往了,但你可也是独立个体。你之所以说出来,就是希望能够赢得他的支持。”

    伊迪丝微微愣了愣,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亚瑟扬了扬眉,“我不知道他的否定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真的太在乎你了。但他难道不应该爱着你的所有,包括你的缺点,还有你的梦想?”

    “哇哦,亚瑟,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蓝礼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亚瑟摊开双手,“嘿,现在的焦点不是我,好吗?”

    看着一来一往的蓝礼和亚瑟,伊迪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

    笑过之后,伊迪丝也反应了过来,内心深处,她还是希望得到克里斯的支持:她的犹豫,一方面来自于克里斯的反对,这让她感到了失望;另一方面,她认真地思考,是否应该为了克里斯选择留下但她不想,这种矛盾的挣扎又让她迫切希望克里斯能够理解,恰恰说明了她和克里斯的羁绊已经超过了想象。

    这个想法让伊迪丝有些慌张,她还是不习惯这样的自己,甚至是排斥如此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的自己,这就是她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我觉得,你应该去。”蓝礼又看向了伊迪丝。

    亚瑟也点点头表示赞同,“我也觉得,你应该去。”察觉到伊迪丝那微微动容的眼神,亚瑟又接着补充道,“因为我知道,即使我们反对,你也仍然会去,那么,不如支持你,至少还可以保留我的完美形象;只是,你最好完好无缺地回来,否则你可能就要抢走蓝礼的风采,成为伦敦的热门谈资。”

    一本正经地开玩笑,亚瑟也擅长此道,伊迪丝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转头看向蓝礼,“你也这样认为吗?”

    蓝礼抿了抿嘴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为之奋斗,那才是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与信仰,继而造就不同的选择,也许旁人无法理解,那么,支持就已经足够。

    蓝礼是如此,一路走来,他取得了辉煌,但更重要的是,朋友们始终不曾离开,就好像去年赢得egot之后的那个夜晚般站在了巅峰,而内心深处最迫切需要的,却是寻找身边并肩而行的身影。

    同样,马修也是如此,蓝礼希望他能够继续担任皇家律师,而不是被束缚在西西弗斯影业的办公室里;伊迪丝也是如此,蓝礼希望她能够尽情地享受人生的时时刻刻,而不是如同金丝雀般地留在好莱坞的名利场牢笼里。

    只有当他们为了自己的坚持与信仰奋斗的时候,他们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如果伊迪丝真的选择留下,她必然会后悔,她会责备克里斯,也会责备自己;最可怕的是,伊迪丝也就不再是伊迪丝了,她的性格和棱角就在爱情之中一点一点被磨平,成为了另外一个人,最终失去了自己。

    短短一句话,伊迪丝就立刻感受到了其中的深意,眼眶不由微微泛红起来。

    亚瑟立刻就表示了抗议,“嘿!喂喂!我刚刚也说了一番感人的话语,你就瞪我;现在蓝礼干巴巴地说了一句,你就感动,这差别待遇是不是太夸张了?”

    伊迪丝摊手抓起了旁边的沙发抱枕就朝亚瑟扔了过去。

    蓝礼也幸灾乐祸地跟着落井下石,“亚瑟,我们刚刚就说过了,你不适合表演,如此高难度的工作好事交给我吧。”

    亚瑟瘪了瘪嘴,满脸都是郁闷。

    蓝礼再次看向了破涕为笑的伊迪丝,“克里斯需要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你,如果他爱你,他需要接受全部的你,尽管这非常非常艰难;但如果他无法接受,那是他的事情,他可以自己做出一个选择。”

    “如果他选择离开我呢?”伊迪丝也流露出了一丝患得患失的忐忑,眼神微微有些茫然,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克里斯。

    “那就是他的损失,他错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亚瑟跟着补充说道。

    蓝礼和伊迪丝双双朝着亚瑟投去了视线,亚瑟对着蓝礼用口型说道,“太夸张了吗?”刚刚这句“世界上最好”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蓝礼轻轻颌首。

    亚瑟连忙看向伊迪丝,“至少我是这样想的。认真地。”

    伊迪丝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看看亚瑟,又看看蓝礼,无比幸福地笑了起来,“你们说,艾尔芙知道了,会不会特别羡慕?”

    “嗯……我怀疑。”

    “我不认为。”

    “她可能觉得太过戏剧化了。”

    “她应该会直接退群。”

    蓝礼和亚瑟你一言我一语地表达了相似的意思,然后三个人面面相觑,笑容就纷纷从眼底深处流淌了出来。

    亚瑟和伊迪丝没有再继续停留太久,因为蓝礼还是需要休息。站在门廊里,伊迪丝还是停下了脚步,略显担忧地询问到,“蓝礼,你还好吗?”

    不仅仅是身体健康而已,更多还有来自心理的压力。虽然他们没有直接挑明,但这次魔都发生的事情,新闻媒体都报道了,蓝礼现在就是站在风口浪尖上,太受欢迎也可能制造出更多磨难,那些孤独与寂寞的痛苦折磨,是常人所无法体会的,即使是他们也没有办法。

    蓝礼嘴角轻轻扯了扯,“不用担心,至少我比你的状况更好。你确定吗?你依旧渴望走进那些冲突频发的战场里?”其实蓝礼也有些担心,只是他选择尊重伊迪丝,就好像伊迪丝尊重他一样。

    伊迪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想了想,“蓝礼,你知道吗?当我站在那片土地上,嗅到硫磺和硝烟的味道时,我就会知道,我依旧活着,我依旧需要为他们存在着。”然后伊迪丝抬头看向了蓝礼的眼睛,“就好像你站在舞台上一样。”

    蓝礼展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嗯。那么就去做吧。”

    亚瑟和伊迪丝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接下来,他们还会在火奴鲁鲁待两天,而蓝礼则需要投入拍摄之中,无法招待;不过,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剩下的事情就不是蓝理所需要担心的了。

    转过身,重新回到屋子里,重重地坐下来,身体完全放松地把自己整个人都丢到了沙发的抱枕之中,肌肉放松下来,然后就牢牢地闭上了眼睛。这段时间里,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确实让他感觉到了疲惫。

    许久许久,昏昏沉沉地似乎就要进入了梦想,但蓝礼又睁开了眼睛,在旁边的茶几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来之后,然后就可以看到一条来自马修的短信:

    “需要我过来吗?”

    对于蓝礼的健康状况,马修也是再了解不过了内森隔三差五就打扰马修,即使马修想要假装不知道都非常困难。同时,最近一段时间,鲁妮也已经投入了全新作品的拍摄,正在忙碌着,两个人只能通过电话和短信交流,鲁妮想要赶过来火奴鲁鲁却也有心无力。

    不过,马修发送这条短信则是因为:他得知了伊丽莎白的空白明信片,甚至比亚瑟和伊迪丝还要更早。

    这条短信是在亚瑟和伊迪丝现身之前发送过来的,蓝礼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此时心情平复了下来,再次细细阅读了一遍,这才发送了回复。

    “我决定拒绝。”

    稍等了片刻,马修的回复就过来了,“好的。我支持你(i’m-with-you)。”

    蓝礼没有再回复,将手机放到了一旁,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就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