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戏骨 七七家d猫猫

2092 哄抬价格

    “二十三万。”伊顿也举起了自己的牌子,加入角逐,安德烈不由满脸郁闷地瞪了伊顿一眼:你也准备和我竞争?

    伊顿满脸无辜:我只是在支持蓝礼而已,好吗?

    安德烈却根本不买账,嘟囔着什么,然后就举起了牌子,“二十五万。”报价一口气就提升了两万英镑,拍卖开始提速了。

    “二十六万。”那个陌生却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对安德烈来说非常刺耳,至于其他人是否能够有同感,就不得而知了,安德烈立刻转头朝着戴夫-克拉克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戴夫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但安德烈却根本不买账,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满脸都是吐槽的尖锐,然后直接就喊到,“三十万。”

    明显可以看到戴夫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显然没有预料到安德烈居然如此直白地表达出对自己的排斥。

    就在戴夫稍稍愣神的时间里,报价也依旧没有停止下来,现场依旧有着不少嘉宾们正在呼报出价。

    “三十一万。”

    “三十二万。”

    不过是短短愣神的两秒三秒时间,霍华德的喊价就已经来到了“三十五万”,上升速度依旧没有放慢脚步。

    “四十万。”马修直接就举起了自己的牌子,一句喊话就再次把价格提升了一个档次,安德烈瞪圆了眼睛朝着马修投去了视线,满脸都是无法理解:你怎么也喊价了?这让蓝礼忍不住就直接轻笑了起来。

    坐在另外一侧的戴夫也察觉到了逐渐紧绷起来的空气,他又再次举起了牌子,“四十一万。”

    但话音才刚刚落下,身后的其他竞争者们又如同豺狼虎豹一般地蜂拥而上,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价格就一路朝着五十万飙升了过去,如此热情的氛围远远超出了想象,这也迫使霍华德不得不改变拍卖节奏:

    每一次举牌的报价都是五万英镑。

    现场的竞争者数量开始减少,然后真正的顶尖竞争者们也开始准备出手了。

    “五十五万。”戴夫率先出击,举起牌子之后,他还刻意朝着安德烈、蓝礼的方向投去了视线,结果却没有得到回应。

    “六十万。”马修淡定从容地就提升了价格。

    此时安德烈才反应过来,马修和伊顿都正在帮忙挤兑戴夫呢;但他因为非常非常喜爱这个鼻烟壶,难免带入了个人私心,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拍卖下来,自然也就没有办法理性地看待整个拍卖过程:

    他甚至没有心情捉弄戴夫了。

    “六十五万。”戴夫紧接着就再次喊出了价格。

    安德烈忍不住就开始磨牙,但还是及时举起了牌子,“七十万。”

    “七十五万。”戴夫和安德烈的视线碰撞在了一起,两个人都有些毫不示弱的意思。

    马修无奈地看向了蓝礼,没有再继续掺和

    他们本来不是应该联手捉弄戴夫吗?故意把价格哄抬起来,迫使戴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价格拍下,吃一吃哑巴亏;等确定成交之后,再告诉戴夫,其实这个鼻烟壶是蓝礼的,届时戴夫的表情才是最好玩的部分。

    但现在安德烈明显过于激动,甚至是失去了理智。如果他们继续哄抬价格,那么最后可能就是安德烈要吃亏了。

    蓝礼也有些无奈,在安德烈准备继续喊价之前,他拍了拍安德烈的手臂,用眼神示意让安德烈停止下来。

    安德烈却是非常不甘心,一来,这是他喜欢的鼻烟壶;二来,这是蓝礼的鼻烟壶,凭什么就被那个家伙收下?他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即使明知道现在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期,但他还是有些忍不住。

    “可是……”安德烈看着蓝礼,试图申辩一番,但蓝礼还是坚定地摇摇头:安德烈着实没有必要花费如此大价钱,他的日常零用钱可没有那么多,七十五万对于慈善拍卖会来说,已经是非常出色的价格了,而且还比苏富比拍卖行的预估价格翻了一倍,见好就收才是最明智的。

    安德烈着实郁闷得不行!他耷拉着肩膀收回了视线,似乎就准备放弃了,却在蓝礼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又一次举起了牌子,“八十万!”

    然后坚定不移地看向了正前方,回避了蓝礼的视线,那孩子气的举动让蓝礼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八十五万。”戴夫现在也已经是情绪上脑,喊着喊着火气就冒出来了,有些不管不顾地开始持续加价。

    安德烈瞪圆了眼睛,正在思考着自己是否应该继续抬价。

    此时,后方就冒出了一个声音,“一百万”,可以明显察觉到现场的气氛都微微凝滞下来。

    在艺术品拍卖会,一百万英镑的成交金额根本就不算什么,动则上千万上亿英镑的交易数不胜数;但在慈善拍卖会,一百万英镑的报价却有些失心疯,很少很少有人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捐赠一百万英镑。

    安德烈立刻偃旗息鼓,他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他沮丧过后,却欣喜地朝着蓝礼挤眉弄眼起来:如果他没有能够拍卖到,至少戴夫也没有能够抢到,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心情也变得愉快了不少。

    戴夫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先是承受着安德烈和马修等人的围堵,而后又被杀出来的黑马直接拦截,如果他现在就认输了,那不是太憋屈了吗?这是他与比阿特丽斯交往之后,第一次出现在公开场合!

    他不能认输。

    “一百零五万。”戴夫再次举起了牌子,咬牙宣布了价格,却没有想到,他的牌子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放下,后面的声音就斩钉截铁地喊到,“一百二十万。”如此提升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戴夫的承受能力。

    安德烈也好,戴夫也罢,包括其他百万富翁或者千万富翁们,他们的财富都是以“资产”形式完成统计的,包括了固定资产、股票基金等等多种形式,而实际手中的流动资金,却不见得能够一口气掏出一百万英镑

    要么是亿万富翁,要么是专业艺术品收藏家,否则,对于大部分富翁来说,流动资金都必须重新投资,只有不断运作,资金才能够制造更多财富。

    戴夫现在就陷入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困境之中:就此放弃,他总觉得窝囊;继续跟上,他又觉得不值。

    但此时此刻置身于拍卖会现场,理智本来就有些松动,再加上周围的嘉宾全部都是上流社会的精英们,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正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现在的糟糕表现可能会留下无法弥补的负面影响。

    于是,“一百二十五万。”戴夫还是咬紧牙关,再次提升了自己的报价,但表面上却不得不展现出自己的风度,笑容满面地举起了牌子,继续放手一搏,努力表现出云淡风轻的模样,沐浴在全场的瞩目视线之下。

    戴夫注定要失望了。

    “一百五十万!”那位最后时刻蹿出来的黑马,以一锤定音的方式彻底击溃了戴夫,霍华德询问了三次之后,最后落锤敲定了今天拍卖会现场最高价的一笔交易。

    戴夫终究没有能够再次继续开口,维持在嘴角的笑容依旧有些僵硬,但他还是必须绅士地为那位竞争者送上自己的掌声:恭喜对方赢得这次拍卖。

    一百五十万英镑。

    不要说戴夫了,就连蓝礼和马修都微微流露出了诧异:这个鼻烟壶绝对不值这个价钱!

    作为参考,目前全球范围内拍卖会之上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个鼻烟壶来自于2011年,一件名为“清朝乾隆玻璃画珐琅西洋仕女鼻烟壶”的古董,最终成交价格高达两百五十万英镑,目前依旧没有能够被超越。

    但除此之外,大部分鼻烟壶的收藏价值都在十万英镑到五十万英镑之间。

    也正是因为如此,刚刚拍卖价格超过七十五万英镑的时候,蓝礼就阻止了安德烈,他不希望安德烈胡乱喊价;但最终成交价格还更加离谱,即使是身为捐赠物品的主人,蓝礼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安。

    马修和蓝礼交换了一个视线:

    虽然这是慈善拍卖会,主要以慈善为主;但所有精英们聚集一堂的场合,本身就没有那么简单,就好像戴夫希望通过这次机会一鸣惊人,真正为自己跻身上流社会打响名号一样,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每个人都渴望着前来这里镀金,包括霍尔夫妇也不例外。

    这也意味着,一百五十万英镑拍卖下一个鼻烟壶,这件事背后可能就有些蹊跷了。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转过头去,却发现最终完成拍卖的四十三号客人,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他是代理人,带着耳机线正在通话,幕后有人远程操控完成了此次拍卖,这也使得出价人的身份越发神秘起来。

    显然,对方希望制造的就是如此效果。

    落锤之后,现场嘉宾们都在视线交换之中猜测着出价人的身份,现场气氛显得无比热闹,神秘人瞬间就成为了全场焦点,而戴夫也直接被所有人遗忘,就连蓝礼此前的出价都显得有些不够分量了。

    安德烈也是完全亢奋,“哈哈,你们看到他的脸色了吗?就好像被泰森当面揍了一拳。真是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