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戏骨 七七家d猫猫

2270 气场互斥

    这话,有问题。

    在电影圈子的社交场合,场面话客套话说说“未来有机会合作”,十分稀疏平常,就好像朋友见面时总是说“下次一次出来吃饭”一样,只是一句礼貌用语而已,没有人会当面拆台,除非是内心真的永远都不想见面了。

    但同样都是客套话,却非常有技巧。

    东尼这番话却显得……格外怪异。先提起了自己出演作品的意愿,而后又把问题抛给蓝礼,从说话的方式、语气和节奏来看,就好像在逼迫蓝礼点头答应,“是的,我也期待着合作”,整个语境的味道就从客套演变成为胁迫。

    着实让人不舒服。

    再进一步联想一下,此前蓝礼两次拜访魔都,相似的问题、相似的情况正在重复,那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不仅不礼貌,而且不正确。不管东尼的出发点是什么,如此表述方式都有问题,让人无法愉快。

    但此时站在眼前的是东尼,而不是记者,蓝礼终究还是稍稍有所区别,他展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终究还是需要看作品的,让我们期待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未来有机会的话”,这是回答此类问题的官方套话,足以解决所有情况,但蓝礼却没有采用客套的方式应付,而是给了东尼一枚软钉子甚至连带着文-姜也可以感受到附带伤害,明显察觉到蓝礼的话语越发礼貌也越发绅士起来,但这也就意味着,越发冰冷越发疏离。

    东尼可以察觉到蓝礼的疏离,可是他无法理解蓝礼的抗拒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蓝礼瞧不起他吗?亦或者是文-姜?那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又是怎么回事?即使是好莱坞巨星也不应该随随便便瞧不起人,不是吗?不喜欢的话,说两句客套话敷衍过去就好了,这态度有必要吗?真是太傲慢也太狂妄了!

    同样地,文-姜也察觉到了蓝礼气场的微妙变化,并不明显,但客观存在,这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细细琢磨起来他也不喜欢感受到那种疏离感,但他能够理解蓝礼的心态,因为他也是同样的性格。

    “看来,我现在就需要开始好好准备了,准备一部惊心动魄的鸿篇巨作,然后邀请蓝礼-霍尔先生亲自加盟。这番话语就是我的动力,绝对的动力!我需要加油了!怎么样,你敢和我打赌吗?让我们看看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傲气,倔强,强势,甚至还故意以“先生”完成了反讽,但无伤大雅,更多还是以一种自嘲的方式表达了立场。

    文-姜依旧是那个文-姜,骨子里拥有和蓝礼一样的傲骨,他以自己的方式展开了回应,却彰显出了自己的高明之处,以一种奇妙的方式,与蓝礼平起平坐,那股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气势,毫不示弱。

    东尼微微有些僵硬他的耳朵里只感觉到了文-姜的挑衅,在蓝礼的地盘上正面挑衅,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他直接看向了文-姜,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并且不断用眼神给予暗示,期待着能够挽回局面。

    福里斯特也有些愕然因为变化真的太快了,刚刚还在互相客套,两句话之后就彻底改变了氛围。

    蓝礼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因为文-姜的“反击”而感到惊讶,但随即,那张俊朗的脸庞之上就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拭目以待!我想,观众应该有福了,不管如何,他们都将看到一部精彩绝伦的作品。我认为,我们刚刚完成了一项壮举,这应该意味着什么。”后一句话,蓝礼是转头看向福里斯特说的。

    细细品味之后,福里斯特也反应了过来,朝着蓝礼点点头表示了肯定,“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我们都是艺术家,索要感谢和礼物这样的事情就还是算了。姜,你觉得呢?”

    “贵重礼物没有,但以主人身份召开一次宴会,邀请你们品尝一下华夏特别的白酒,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文-姜重重地拍拍胸膛,豪爽地说道,就好像自己已经成功拍摄出一部名垂青史的恢弘巨著一般。

    前一刻还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一刻又重新相谈甚欢,整个节奏的转变着实太快,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东尼也品味出了其中的耐人寻味,虽然不明白具体原因,却也知道自己现在应该保持沉默,来日方长。

    热闹的谈话一直到蓝礼被呼唤离开,这才暂时告一段落。

    福里斯特年纪大了,体力有些不支,溜达到一旁休息,于是就只剩下文-姜和东尼。

    因为只有两个人的关系,东尼的真实情绪才稍稍流露了出来,“确定没有关系吗?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中文。

    虽然东尼的中文发音不太标准,但北上打拼多年,现在基本交流还是没有问题。此时切换成为中文模式,就可以看出来东尼内心的紧张和焦虑了为了避免有人听墙角,中文就是最好的天然保护伞。

    文-姜却显得放松许多,甚至玩心大起,靠近了东尼,压低声音说道,“你忘记了?蓝礼的中文可是十级。”

    东尼下意识地就转身朝着后面望了过去,唯恐蓝礼就出现在自己身后,但随即就意识到是文-姜在开自己玩笑,他抬手就给了文-姜肩膀重重一拳这可没有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姜也就没有再继续调侃,认真地回答到,只是那吊儿郎当的语调怎么都感觉不太认真,“没有什么事儿。”

    “应该说,能有什么事儿?你想,人家是什么位置,我们是什么位置,他根本没有必要搭理我们或者给我们使绊子,他只需要发一句话,我们收拾包袱走人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刚刚那些谈话也就是娱乐娱乐,没有什么大事儿。他只是不喜欢别人主动套近乎罢了。我觉得挺正常的,换你,你在国内的时候,难道就喜欢别人不断和你套近乎?反正我不喜欢,牛鬼蛇神的一堆,总觉得渗的发慌。”

    东尼却根本不买账,“你也就嘴巴说说,如果真的倒贴上来了,你还正人君子往外推呢?”本来应该是一口京片子的,但因为口音的味道太浓,整个调侃的感觉就不太对劲,但表达的意思还是终究到了。

    虽然东尼没说,但文-姜可以察觉到东尼的眉宇之间依旧有着顾虑这也就是性格使然,他再次调侃了一句,“放心,没啥大事儿。我倒觉得,他挺好相处的,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儿,但说话老气横秋的,这不挺有意思的嘛?不过,他说话确实有点水平,还有内容,业务能力不错。难怪人人都喜欢他。我也觉得他挺好,能开得起玩笑,也喜欢开玩笑,我觉得他是一个实在人。放心,不会出事的。”

    东尼明显并不同意,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文-姜的肩膀,“那是因为和你是一路人的原因吧?”

    “一路人?你什么意思?”文-姜毫不留情就直接吐槽了回去。

    东尼与文-姜的相处模式也非常有趣,正常来说,两个人是朋友,而且,两个人的领域和圈子都不太能够契合到,更加没有利益冲突,这也使得两个人能够相谈甚欢;但真正来说,却也恰恰因为圈子的不同而保持着一定距离,无论是性格、文化,还是背景、风格,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太多契合之处。

    当然,在各自的领域范围里,他们都是属于华夏电影圈子里的顶尖人物,难免存在着自己的骄傲和脾气。

    文-姜是一个混不吝的傲气个性,更多时候需要东尼来迁就他帝都终究还是分量不同;但东尼也未免就乐意迁就。

    就好像现在。

    “脾气特别大、朋友不能说两句的那一路人。”东尼半开玩笑半吐槽地说道,此时本来恭维一句调侃一句就可以缓和气氛了,但显然东尼不愿意委屈自己。

    不过,文-姜本来也就没有在耍脾气,他也半开玩笑地还击到,“你这还一句啊?这都已经三四五六句了,还不允许我说一句?”本来就是玩笑话,又带上文-姜特有的京片子口音,那调调就顿时营造出了气氛,还没有完全紧绷起来的氛围也就松弛了下来。

    文-姜知道东尼有着自己的担忧,但他不在乎。

    东尼知道文-姜有着自己的处理,但他也不关心。

    不管如何,即使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但他们都将聚集在一起,为完成一部出色电影而合作至少,这是一份工作,哪怕是为了讨生活,也必须坚持下去;更何况,对于更多人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已。

    小小的波澜,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制造更多影响,然后就这样平复了下去;但从这个角落却可以窥见到整个“侠盗一号”剧组的景象,超过四百名剧组成员,每个人的性格与习惯都不相同,合作过程中必然产生大大小小的摩擦,也许无伤大雅,也许可能酝酿祸端,也许转瞬即逝,如何处理,就看执行制片人的调度能力了。

    当然,还有导演。

    导演,对了,导演!

    在这一片热闹景象之中,有谁注意到导演的身影了吗?似乎整个剧组都已经被演员占据了,而导演则根本就被遗忘了,等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导演好像真的不曾出现过。

    还是说……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