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发次元世界 锈迹符文

第九百五十章:后方之水

    艾米莉娅面色一红。

    她原本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但是被沈付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也有些羞涩,恼怒的看了他一眼,又穿上鞋子。

    此刻两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无人海滩,耳边只有海水的声音,和异常皎洁的月光。

    “我本想让你们享受着最后的美好的时光。”

    声音传来。

    来自最前方,象征着来者之人的蓝光融合在清冷的月光之中,传来浑厚的男子声音。

    “但你们似乎对自己充满自信。”

    脚步声逐渐接近,虽然不清楚是如何在柔软的沙滩上留下如此清晰的脚步声,但对方没接近一步,都可以听见沙子咯吱咯吱的声响,代表着压倒性的力量,四周不知何时开始弥漫着蓝色的水雾,冰冷,透露这死亡的味道。

    “后方之水。”沈付的声音轻佻而带着某种嘲讽,“只有你一个人吗?虽然比预料之中来的早点,但是一个人的话,还是稍稍让人有些失望呢。”

    早在之前,沈付就感觉到了有人注视着的目光,所以他才拉着艾米莉娅两个人走到这无人的海滩上。

    “你们曾经有过击败圣人的战绩,如果这就是你们的信心来源,那我可以给予忠告,圣人并非是我的对手。”

    月光宛如被吞噬。

    吞噬它的是蓝色的光芒,面前的男人也整个出现在光芒之中,得以看见全貌。

    咖喱色的头发,以及雕塑般立体的五官,穿着看起来就像是蓝色系的高尔夫球装,在沈付的眼中,那结实的体形四周环绕着沾满鲜血的死气。

    “我对你有过了解。”沈付望着对方,“罗马正教最暗部‘神之右席’成员,司掌水、蓝色、月亮和后方,具有大天使‘神之力’加百列的性质,在这充满月光的海边,你的实力想必会得到极大的增强。”

    这倒不是沈付故意轻视,事先的确不清楚来者是何人,更何况,在自己的阵营之内,来者只有一位的话,的确不必紧张。

    但是对于后方之水而言,沈付的话不亚于轻视。

    “既然你们了解我,但依旧把我引到这个地方,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们依旧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信心,并做好正面阻止我的准备。”后方之水兴致索然的从头到尾看了沈付一眼,这是他第三次提到沈付的信心。

    其实最有信心的人是他自己。

    “不,我事先并不知道是你。”沈付摇摇头,“可以不可以告诉我,你这次过来的目的?”

    这似乎是明知故问,但是沈付知道他会听到什么样的回答。

    “我的愿望是根除骚乱的元凶。”

    “骚乱是指什么?”

    “这场战争,战争不应该爆发。”

    “也就是说只要不爆发战争,就算是有无辜的学生受到学园都市的魔爪,陷入悲惨的未来也没问题哦?”沈付微微眯着眼睛,“你的魔法名寄托意是‘改变眼泪理由的人’吧,将冰冷的泪水变成温暖的泪水,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不正是你握紧武器的理由吗?”

    整个魔法禁书目录,其实很奇怪。

    在这里找不到任何一位真正想要毁灭世界的恶党,无论是亚雷斯塔,还是面前的后方之水,亦或是另一个大boss,右方之火,他们真正的目的都是想要保护这个世界,想要守护和平,当然,为了这个目的,某些东西就必须要被清除。

    对亚雷斯塔而言是魔法,对后方之水而言,是引发混乱的人。

    “你们的行为,会引发混乱。”后方之水似乎不着急动手,对与敌人的谈话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这个世界不会允许打破平衡的人出现,让你们继续下去,全面战争将会爆发,我的愿望是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有意思。”沈付微微一笑,“不去想着解决掉那些试图挑起战争的人,反而来对付我们这些想要守护平民的人,你知道吗,对付你这样不顾正义及真理只是执拗的坚持自己逻辑的人,我一般的做法是先打一顿再说,如果是女性的话就打完后慢慢教,如果是男性的话,就没有然后了。”

    像这种人,沈付这一路走来见过很多,斩赤世界更是到处都是,他们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坏蛋,只是逻辑感人。

    “看起来,是沟通不下去了。”后方之水语气中似乎有些失望,他的身体开始轻飘飘的移动。

    双方之间的距离本来有将近十米,这个距离对于高手而言并不算什么,但即便如此,沈付依旧为对方的速度感到惊诧。

    他消失了。

    以超越普通人视力的速度,来到艾米莉娅的身边,抬手向着她的脖颈处击去。

    整个过程,完全听不到声音。

    “咦?”

    后方之水不由发出这样的声音。

    这道手刃,理所当然的被艾米莉娅挡下了,只是简单的抬起手以手腕挡下,没有撞击造成的冲击,也没有空气被压缩到极致的声音,因为对方并没有带上会杀死人的力道。

    “我还以为,你只是略有实力的普通人。”后方之水保持抬手的姿态望着艾米莉娅。

    “你还有闲情说话?”沈付松开艾米莉娅的另一只手掌,“友情提示,我家媳妇比我厉害,尤其是在近战方面。”

    轰!后方之水只来得及感受击中自己的腹部的力道,整个身躯就宛如被卡车撞到般重重的砸在沙地上,划过一道长长的痕迹,然后跌入海里。

    堂堂一位圣人,被艾米莉娅简单的一拳击飞了。

    “啧啧。”沈付啧了两声,“你留手了吧,绝对留手了,艾米莉娅,你就不怕我吃醋?”

    艾米莉娅翻了个白眼,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过全力战斗了,或许在和艾斯德斯切磋的时候,可以稍稍的畅快淋漓一些。

    一声轻响,黑影带着水花从海底冲出来,后方之水的脸上再也没有此前的轻松,手中不知何时握紧了一根全长超过三米的金属棒,那是他的武器。

    “只是你一个人的话,不会是我们夫妻的对手。”沈付的手中开始一寸寸浮现寒光乍现的冰剑,“当过佣兵的你,应该很清楚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应该做什么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