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1021章 蔓延的蛊毒

    夜半,组的众人三三两两的围坐在篝火旁,吃着烤肉,聊着闲话。

    自从逐渐适应了战场的生活后,已经很少有人再叫苦了。每到夜里,总能看到随处分布的小团体,讨论的话题也总是相当广泛,仿佛女生宿舍内常有的卧谈会。

    “各位,有没有想过用脸去诱惑一下敌方女将?女人最容易感情用事了,一旦她们动了情,肯定就纷纷缴械投降了吧?”

    “行是行,就怕到时候她才是卧底,你以为是你在玩她,实际上是她在玩你,结果你就老老实实把什么都说了。”

    “哈哈哈哈这个很有可能!”

    这一组,不过是几个普通男生的痴谈妄想。真要勾引,他们也知道自己没那个资本。但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喜欢聚集在一起做梦,幻想着有朝一日,会忽然有个美女对自己投怀送抱。

    距此较远的另一组,话题则明显是要“高端”一些。

    “霄哥凉姐,最近看你们跟颜月缺的冲突好像变少了?”一名小将好奇的询问着。

    作为队伍中的小透明成员,有人是会像前几名男生一样抱团取暖,正好大家的地位都差不多,没有谁会看不起谁。但也有人是想方设法,要混进上层阶级里“蹭蹭热度”。毕竟有名人在的地方,收视率肯定是最高的,跟他们在一起,勉强也能让自己在观众面前混出个脸熟。

    但这人说的话也的确不假。仔细想来,最近容霄他们跟颜月缺,不再是一见面就吵架了,每次和组开战前,也能正常的有商有量了。尤其是今天颜月缺来商讨战略之后,还直接留宿在了乙城,这种画面,以前可是绝对见不到的啊!

    凤薄凉笑着点头:“是啊,因为我们发现,他这个人虽然爱钻牛角尖,但是人倒不是坏人。”

    容霄也很快附和:“以前还会跟他争上几句,现在想想没必要。像这种类型的人,你越是跟他较真,他也就越要跟你较真。但如果在一些小事上顺着他,到了大事,他就能听进去你的意见了,比吵架管用得多。”

    “对,他就跟小梧一样,只是想认真打仗的人。”凤薄凉又接了下去,“只要能让他觉得,你跟他是同道中人,那就行了。”

    两人这一搭一档,默契十足,话毕相视一眼,会心一笑。看得围观众人称羡不已。

    “你们还真看得开。”唐暮也感慨了一句。要照现在那些年轻天才的作风,所信奉的一向是“谁拳头大,谁就是道理”,管你是什么天霄阁少爷,一样照打不误。一旦吃了点亏,就跟要了命似的。能像他们这么“和平解决”的,实在难得。

    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阵喧哗声,还伴随着拳脚碰撞的钝音。等几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名低阶试炼者,疯狂的攻击着身边的几名同伴。胡乱砸开的灵技落入火堆,炸得火焰蹿起数丈,噼啪作响。

    围观众人虽然不明就里,也都连忙上前阻止。混乱中容霄一掌推上了那人后背,灵力震动之下,就见那人身子颤了几颤,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虽然稍显惨白,眼神却是逐渐清明了几分。

    血水内,还能见到几条蠕动的蛊虫。显然,这又是一起相似的案件。

    “怎么回事?又有人中蛊了?”围过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看到血水中的蛊虫,各自骇然失色。

    “之前他根本就没参加过庚城战,怎么也会中蛊?”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一个关键,“难道敌人已经潜伏进来了?”

    “都冷静一点。”混乱中,唐暮提高了声音,“他虽然没参加过庚城战,但之前他跟樊信好像走得很近吧?”

    迎着所有人的注视,他一步步的走上前,“就像疾病会传染一样,蛊毒很有可能也会传染。也许当时中蛊的并不只有樊信一个,后期被传染的也不止一个。但是在潜伏期内,我们无法判断谁是感染者。”

    这样一来,就是每个人都有可能。也许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就是一个隐藏的感染者!

    气氛瞬间改变了,每个人都充满警惕的瞪着身边的人。如今一切都是未知,无论是感染者的身份,还是数量。并且最可怕的是,如果让他们继续混在人群中,那么感染就仍然会蔓延下去

    原本以为,在樊信体内的毒蛊被驱除后,就已经结束的危机,竟然才刚刚开始。

    继组之后,现在的组,也同样进入到了互相猜疑的状态!

    就像任务文件中所说,在这场试炼中,最危险的也许不是你的敌人。真正能打倒你的,就只有你自己。

    恐慌气氛一连持续了几天,在这段时间内,只要任何人的行为稍有可疑,就会被打为“疑似感染者”,被拉出来隔离。众人已经是草木皆兵,完全是一副“宁杀错不放过”的态度。

    虽然也有人指出,这么疑神疑鬼本身就是一种病态,也许那个口号喊得最响的,其实就是真正的感染者,他是在用这种方法分裂我们。但这样的声音很快就被压了下去,并被冠上一个“感染者”的帽子,彻底堵住了他的口。

    因为,促成这种行为的是大多数,而“大多数”是永远都不会有错的。

    又是一天夜晚。

    以前的夜里,还经常有人坐在火堆旁聊天,但现在这个非常时期,除了守夜的,就基本上没人再出来了。空空旷旷的营地,由于缺少了火光,显得更加黑暗,在月色下很有几分凄凉。

    就是这样的深夜,易清黎却被队伍里的一个男生约到了营地外见面。

    那个男生名叫翁侃,也是“小透明”中的一员。平时易清黎和他几乎没有接触,两人根本就不熟,也不知道他的深夜邀约,到底有什么目的。

    本来,这种自找麻烦的事,她是不打算去赴约的。但想到对方若是独自在林子里等她,真遇上感染者袭击却是不妙。再或者,那人自己就是感染者,是打算把她约出来下手

    老实说,她倒更期待是后一种可能。早点把感染者抓出来,总好过让他悄无声息的混在队伍里。凭着自己的种种手段,她相信,至少安全是无忧的。

    来到约定地点后,翁侃果然已经早早在那里等候了。一见到她,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清黎,我之前给你的你看了吗?”

    “什么?”易清黎皱眉。挨得近了,她才看清这翁侃长了一脸的青春痘,并且平时多半是不大注重卫生,看上去有种相当邋遢的感觉。这第一眼,已经令她心生反感。

    “情书啊!”谁料他还热情的强调着,“我给你写了好多封情书!”

    易清黎忍着迅速涌起的反胃,淡淡道:“抱歉,我从来不看别人的情书,也没打算过要谈恋爱。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要说,我就先回去了。”

    她才转过身,翁侃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装什么装啊?我就不信你真能一辈子不谈恋爱?”

    “况且现在不都是闪电恋爱吗?咱俩先处几天试试,要是不合适可以分啊!”

    易清黎烦躁的挣扎着:“现在还在直播,你放尊重一点,不要自毁前程!”

    “直播怎么了?直播也可以两情相悦啊!”翁侃说得理直气壮,“你放心,大家会祝福我们的!”一边说着,他已经凑过了头,朝易清黎脸上亲了过来。

    易清黎终于忍无可忍,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她真的没想到,能通过天宫门重重考核的人,竟然也有这种没素质的小流氓!

    翁侃显然没料到她会反抗,“啪”的一声被打了个正着,在他脸上,也是迅速蹿起怒色,让他那张布满青春痘的脸,更是红成了一片。

    半晌,翁侃眼神微变,竟是透出了一股阴险之意。在易清黎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快来人啊!清黎好像是被传染上了!快过来帮忙啊!”

    易清黎又惊又怒,她看透了翁侃的打算,而他这份变脸的无耻,更是出乎她的意料!

    很快,众人就都赶了过来。在感染者的威胁下,他们看上去都没睡好,一个个都带着天大的戾气。

    颜月缺首先问道:“怎么回事?”

    翁侃几步上前,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起来:“刚才我看到清黎一个人在这边鬼鬼祟祟的,我好心过去提醒她,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要不要我送你回去,结果她就突然出手打我!”

    “当然,我相信清黎肯定不会是存心的。她一定是被传染了!”为了加深自己话中的可信度,翁侃一边说着,又不断大幅度的点着头。

    颜月缺听过后,一道凌厉的视线扫了过来:“易清黎,你的说法呢?”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易清黎冷笑。反正,恶人永远都是先告状。

    “那你是承认了袭击同伴?”颜月缺加重了语气。

    “我没有袭击同伴。”这一次,易清黎竟是意外的反驳道。

    “因为有些人,根本就不配被称为同伴。”眼角的一道余光,她丢给了翁侃,话里尽是嘲讽。

    “我没工夫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颜月缺却是懒得去分析她话中之意,示意颜冬递来一碗药,接过后送到了易清黎面前:“把这碗药喝了。”

    那是在传染爆发后,由一名炼药师试炼者紧急研究出的药,这些天一旦发现疑似患者,就不由分说的给他灌药。但由于那名试炼者能力有限,采用的配方药性粗暴,对人体是有一定损害的,所以喝过之后,会降低一定程度的生命条。

    但只要能扼杀潜在危机,就算是无辜者被削了生命条,这些人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我拒绝。”易清黎只是瞥了药碗一眼,就昂起了头,“我又没有被传染,凭什么要喝药?”

    “有没有传染,不是你说了算的。”颜月缺语气强势,“为了所有人的安全,你必须得喝。”

    “是啊,而且清黎现在还能这么理智的说话,一点都看不出被感染的样子,说不定是蛊毒繁衍之后又进化了!一定要加紧防治啊!”翁侃还在一旁添油加醋。

    “我看倒未必是蛊毒进化。”冷眼旁观至今的容霄终于开口了,“恐怕,是人心退化了吧。”

    “清黎,你先回去吧,剩下来的事,我和凉子来处理。”当着颜月缺的面,容霄拉过了易清黎,示意她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易清黎知道,现在自己百口莫辩,就算留下,也只会让事情更复杂。感激的望了她一眼后,就埋下头匆匆走出人群。

    颜月缺倒也没有阻止,很快,他就幸灾乐祸的瞟向了容霄:“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想怎么解决这个麻烦?”

    容霄不慌不忙,坦然回道:“事实上,唐暮正在研究一种程序,可以检测出血液中的异常浓度波动,再过几天就可以完成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感染者,不用再这么互相猜疑了。”

    “从理论上,这是完全做得到的。”唐暮也点头附和。

    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是帮了一个大忙!众人都是又惊又喜的对视着,他们也早就厌倦这种气氛了,跟谁相处都得留一个心眼,提防着他会忽然蛊毒发作再这样下去,还没被组打倒,他们倒先要内乱成一锅粥了!

    “颜月缺,你有没有考虑过另一种可能。”在这样的喜庆气氛下,容霄继续说道,“也许实际上是他中了蛊,袭击清黎,所以清黎只能被迫反击。虽然他看上去挺清醒,但他刚才不是也说过,蛊毒会进化么?”

    “不”翁侃显然没料到他会这样倒打一耙,急得连连摆手:“我没有被传染啊!”

    “刚才清黎也说自己没有被传染。”容霄淡淡回道。

    “也对,药不能浪费,总是要有人喝的。”颜月缺瞟了翁侃一眼,竟是缓缓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