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1144章 小苹果

.    大婶缩了缩脖子,又在草鞋堆中翻找起来,频繁的进行着质量对比,好半天才拿起一双,问道:“那这个……”

    苏世安彻底没了耐性,直接打断道:“我说你到底买不买?不买赶紧滚,别耽误我做生意!”

    大婶吓得瞪圆了眼睛,忙不迭把草鞋扔了回去,临走还一步三回头,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哎哟,我不就问问吗,现在的后生仔这么凶哦。”

    第一次失败的经验,不但没能令二人引以为戒,相似的场面,反而是一遍遍的复刻了下去。

    关椴闭口不言,由苏世安主持摊位,搭档和顾客带来的双重怨气,令他一度怒火爆发,又有好几个顾客都被吓跑了。

    “真是见鬼,到现在连一双都没卖出去。”看着摊位上还堆得满满的草鞋,苏世安就气不打一处来。

    “都怪你太凶了。”一旁的关椴默默提醒道。

    苏世安当场吼了回去:“明明是你太闷了!”

    “我说你一个缩在边上,连声都不出一个的,你有资格挑剔我吗?”

    把手里的草鞋狠狠扔回摊位上,他气呼呼的又补充了一句:

    “有本事就自己卖,不行就闭嘴。”

    时间不断流逝。

    沈安彤的摊位前是生意爆满,简之恒的摊位是“勉强糊口”,就连“大减价”的贝明臧摊位,都有几个贪便宜的人来买走了草鞋。

    看来看去,也就只有他们这里最寒酸。

    这样不行啊……苏世安尽量克制怒火,冷静的思考着。以前的地下生意,由于货物的特殊性,只要能由地下中介找到买家,交易基本上就是“你懂我懂”,双方都不会啰嗦太多。就算要讲价,也绝不会像地摊上这么斤斤计较。

    那种生意,根本不需要什么销售技巧。因为它与其说是卖货,不如说是在卖命。普通生意人要经历的一系列市场流程,在这里,都被其中隐藏的巨大风险替代了。

    好吧……想到这里,苏世安也只能悲哀的承认,虽然他是真正做过大生意的人,但要说到正经卖货,他跟其他志愿者一样,都是第一次。而且如果他不能学着拥有耐心,那他们一组,现在就处于最大的劣势!

    “哎,你是不准备说话了是吧。”思来想去,苏世安还是觉得,要打破局面,就得从关椴身上下手。

    “那行,接下来我们就用行动代替语言。来一个客人买一双草鞋,你给他耍把式!不想当人那就当畜生吧。”

    一边说着,他已经拿过了一旁的价格白板,就要在上面写下新的规矩。

    这个时候,关椴才有些无奈的提议道:

    “……我们唱歌吧。”

    比起用动作,他宁愿用歌声来代替语言。

    “你会唱歌吗?”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认真,他又多问了一句。

    “废话!”苏世安顿时就来劲了,“我当初可是一个人能在KTV唱遍全场的好吗?”

    “你也有这种习惯?”关椴来了兴趣。当初的他就是这样,不开心的时候就去KTV,一个人开一个包间,坐在里面一首首的唱。

    因为没有人会安慰自己,所以只能学着独自疗伤。

    两人对视一眼,又同时厌恶的将头转开,似乎认为和对方有相同的习惯,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不过,这个提议,总算还是在双方的互损中,勉强得到了通过。

    接下来,就是商量具体的方案。

    苏世安提出,为了提升群众的参与欲望,可以让买草鞋的人自主点歌,到时候他会在微时空上开一个临时留言板,保证来者不拒。

    如果被点到的歌,两个人都不会唱,就倒送一双草鞋给客人。

    大方向确定后,就只有一个小细节引起了争议。

    “买一双草鞋就唱一句,这也太少了吧?”就连作为卖家的关椴都有些看不下去,“要不还是一双草鞋唱一首吧?”

    苏世安一本正经的解释:“我的歌比较值钱!你要唱一首才值一双草鞋,我唱一句就值一双草鞋了,你懂吗你?”

    “哦,”关椴故作了然的点头,“原来你的歌就只值一双草鞋啊。”

    苏世安没再多说,一脚就踹了过去。

    两人这么追追打打,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气氛竟还是意外的融洽。

    很快,最终的“修订版”方案,也确定了下来。

    买一双草鞋只唱一句,如果想听完整首歌,歌词有多少句,就要买下多少双草鞋。

    真是无商不奸啊……看着这几条极力将“草鞋利润”发挥到最大化的规矩,关椴至今还有些哭笑不得。真不知道如果让他和沈安彤搭档,他们两个又能想出什么方案,来把顾客往死里坑。

    而后,为了吸引客人,苏世安先即兴唱了第一首歌。

    可以说,他唱得确实很不错,和关椴不相上下。就连其他摊位的竞争对手们,听得都有片刻的出神。

    渐渐的,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行人围拢过来,了解到点歌制度后,也觉得很是新鲜。可能都是第一次见到卖个草鞋,还能附带卖唱的。

    就这样,一连串的歌名被刷上了留言板。

    一开始的客人还算比较朴实,点的还是比较正常的歌,但没过多久,这些人就学坏了,点了一堆“奇形怪状”的歌,看得苏世安和关椴常常是欲哭无泪。

    就比如现在的“爱情买卖”。

    两人各自在心里原谅了对方一万次,好不容易克服压力,刚要开唱,又有围观老人恶趣味的提出:“你们两个对唱啊。”

    仿佛一道惊雷劈落,留下两人在风中凌乱。

    半晌

    苏世安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先起了个头。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唱过这一句,他就得意的朝身边扫了一眼,表示毫无压力。

    关椴嘴角抽搐了两下,也只能“瞬间入戏”,拿起话筒回唱。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

    阳光明媚的午后,喧嚣的街道上,还回荡着两人撕心裂肺的歌声。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这堪称是“自己接的歌,跪着也要唱完。”

    这具有纪念性的一幕,也震撼了所有摆摊的志愿者们。

    “哎,那个不错,”贝明臧的心思又活动了起来,推推身边的金思琦,“你会唱歌吗?”

    金思琦摇了摇头,反问道:“你会吗?”

    不想卖草鞋了……我也想过去点歌!我该怎么表达我这份心情?在线等,急!

    贝明臧回了她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会就不问你了。”

    话音沉沉落地,两人同时垂下头,看了眼面前还堆得高高的草鞋,只能认命的继续吆喝。

    “来来来,大甩卖,全场最低价!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咯”

    ……

    一个上午的时间,沈安彤那边的草鞋已经全部卖完了。但她和晏南卿也没闲着,又开始卖上了手工绘制的奖券。

    一张奖券,定价也和先前的草鞋相近。会来消费的,大都不是为了奖券或者草鞋本身,而是他们开出的种种福利大奖。要说的话,价值就和彩票差不多。

    现在,他们的人气依然居高不下。

    货都没了还能继续赚钱,也是厉害,附近的志愿者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家跟前,还是“货满为患”的摊位,都只能默默的叹一口气。

    “看来,今天也该轮到我一展歌喉了!”简之恒雄心满满的撸起袖管,也想效仿自家好友的“卖唱模式”,晴蓝却重新把他拉回了原位。

    “你别唱了,还是我算命吧。”

    就这样,简之恒的歌唱事业无疾而终,晴蓝的算命小铺,倒是火热的开张了起来。

    那边,苏世安和关椴还在应付着群众的恶趣味。

    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他们也不得不感慨,这些人真是厉害,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歌都能翻出来?

    最狠的一位客人,直接点了一首“生僻字”。

    这首歌,怎么说呢……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

    有多一言难尽呢?两个人看一眼歌词都想哭。

    “怎么样啦?是不是不会唱啊?”在那位客人带头下,其他人也纷纷起哄。

    苏世安被激起了好胜心:“谁说不会唱?等着!”他顺手把话筒扔给关椴,“你先撑场子,我现在学!”

    众目睽睽之下,他真的就搬着小板凳坐到一边,戴上耳机,对着玉简念念叨叨,准备现学现卖了。

    老实说,学一首歌不难,基本上听过一遍他就大概能记住旋律,现在的关键是……这里的字他都不认识!

    越是深入学习,他就越是感慨……

    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要学这个啊!!

    “你行不行啊?”关椴也抽空过来看望他,“要不还是送草鞋吧。”

    苏世安直接把手里的草鞋拍到他脸上:“送你妹!别烦我,给我滚回去唱歌!”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

    苏世安终于表示,他要唱歌了。

    这么短的时间,他还真的学会了?众人又是惊叹,又是好奇。

    接下来,苏世安就全程盯着玉简唱歌。

    从旋律来说,没问题,调子确实都唱准了。令大家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一直看着玉简,连表情都僵硬了?

    无论是关椴,还是其他人想凑上前看,苏世安一律回避。这就令所有人更加好奇,在他的玉简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好不容易唱完了一首歌,苏世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玉简里的一个文件彻底删除。

    为了唱这首歌,他还专门在网上下载了一套注音版。刚才大部分的时间,他都花在了熟读拼音上。

    真是丢脸……自己仿佛一个文盲。

    ……

    再次经过一连串的怪歌洗礼后,苏世安看着最新弹出的歌名,表情忽然就有些古怪起来。

    “喂,下一首你唱。”犹豫片刻,他就果断把皮球踢给了关椴。

    面对一脸问号的关椴,他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不会唱。”

    “???”关椴更迷糊了,“不会唱你学啊?你不是学得很快吗?”

    “……我就是不想学怎么了!”苏世安突然恼火起来,扔下玉简,掉头就走。

    关椴莫名其妙,但现在他们生意正好,他也无暇深究。一首一首的唱完了清单曲目后,才看到了留言板上的最新歌名。

    这一刻,他也感到脑中“嗡”的一响。

    他突然明白苏世安为什么坚持不肯唱了。

    这个混蛋……

    屏幕上,正清晰的显示着三个大字:

    “小苹果”。

    ……

    整条街道上,回荡着一阵飞扬的歌声。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看着手捧话筒,唱得人都要飞起来的关椴,一早在街角观察的苏世安,已经忍不住偷笑了。

    没想到,这小子倒也挺逗的……

    以前,他只是一心想搞死关椴,但经历了这同甘共苦的一天后,他开始觉得……就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吧。

    至于关椴,他的内心,同样是在这一首首歌中,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第一次见到苏世安的时候,自己完全是把对他父亲的仇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一心只想血债血偿,让当年的仇人,体会到真正的后悔和痛苦。

    但现在看来,他也不是完全不可理喻的人。他就像一面镜子,别人怎么对他,他就怎么对别人。虽然这面镜子,在过去照出的都是丑恶的一面,但那只是因为,在世界上,确实存在着那么一些阴暗的角落。今后,如果像墨老板,像简之恒这样的人能够再多一些,这面镜子里,也会照出更多的阳光吧。

    曾经,一段相似又相异的遭遇,如果毒蛇般,将宿命中的两人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今天,又是一段相同的遭遇,

    曾经,一段相似又相异的遭遇,如果毒蛇般,将宿命中的两人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今天,又是一段相同的遭遇,曾经,一段相似又相异的遭遇,如果毒蛇般,将宿命中的两人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今天,又是一段相同的遭遇,观看  zui新 章 节 请到——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