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1644章 解语花

    第1644章 解语花

    “唔……”易母闻言,多打量了墨千珑几眼。女儿跟这样的姑娘交朋友,她还算是“比较”放心的,至少看着是个正经人的样子。

    “不好意思啊,我们现在还有事,你有什么话等回来再说。”她没有在外人面前明说做检查,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墨千珑坚持道:“先说再去也不迟。不会耽误你们太多时间。”

    或许是她身上自带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向来强势的易母,竟是奇迹般的让了一步,点点头,示意易父去将房门关上。

    柳茉和宋盼蕾两个女孩都在门口偷听,墨孤城和西陵辰两个男生……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关心珑儿,还是一起过去听了。

    其实病房也不算是很隔音,之前他们离病房比较远,又没有刻意去听,才不怎么知道里面的人在说什么,现在他们运用灵力,里面的动静还是能听得很清楚的。

    墨千珑把易昕父母都劝坐到椅子上了,自己拿出手帕,去帮哭坐在地上的易昕擦眼泪,扶她站起来。

    易昕一看到墨千珑,顿时就有了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就像是一个在黑暗丛林里奔跑了几天几夜的逃亡者,终于找到了一块安全的栖息之地。

    只要有她在,她觉得自己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问题一定都可以解决的。这样的信任和依赖,甚至是她在家人身上都不曾找到过的。

    同时,她又免不了开始自责。为什么自己就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把所有问题都推给珑儿姐来解决呢?为了自己的事,已经耽误了她一个下午,给她添了好多麻烦……这么一想,她的眼泪就更多了,又是感动又是愧疚。

    之前在宋盼蕾的病房,自己哭了,也是珑儿姐给自己擦眼泪的。易昕不想让自己真的成了废人,于是她轻声向墨千珑道了一声谢,自己接过手帕,好好的擦干了眼泪。

    墨千珑又转向易昕的父母,礼貌的道:“叔叔、阿姨,我来给你们做个实验。”

    她知道没办法用言语一下子扭转易昕父母的态度,他们年纪大了,只会比宋盼蕾和谢少琛更加固执。自己毕竟是外人,又是小辈,也不适合直接对他们说教。那么,就只有以行动先稳住他们。

    墨千珑从手链里拿出一个天秤放在桌子上,这是她从七界带来,本来准备送给墨凉城的礼物,里面还有很多小橙子和小兔子的模型。她先把这些模型放到一边,双手轻抬,在冰魔法的运转下,大量可见的冰霜自动聚集,在桌上凝固成了很多小小的人物模型。眉眼,造型,都是栩栩如生。

    易昕和父母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神奇的技能,看得津津有味,就连易母都暂时不吵着赶时间了。

    其中一个模型,是以易昕为原形制造的,墨千珑将它放到了天秤的左边。

    右边的托盘里还是空空如也,墨千珑依次拿起模型,在里面放下父母、导师、同学、朋友……天秤朝右边倾斜得越来越重,左边托盘的“易昕”也开始摇摇欲坠。

    在最后一个模型被放下时,“易昕”慢慢的滑落下去,掉到了桌面上。

    墨千珑解释道:“这是指代昕昕本身就承担的压力,来自方方面面。”

    她把托盘清理干净,又做了第二次实验。

    将“易昕”放在左边,右边的托盘,则是将所有模型都一次性放了上去。

    突然加重的压力,让天秤朝右边急剧倾斜。

    砰

    “易昕”直接飞了出去,掉在地上摔碎了。

    “一旦全方面的压力一起压在昕昕身上,而她自己也没有办法一一解决的话,这些压力就很容易将她整个人给压垮。”

    墨千珑弯下身,将“易昕”的碎片收集起来,让她重新在桌上立起,那个模型却已经满是裂痕,甚至有点拼不起来。其他人的模型则是都没碎,且还好好站着。

    “若昕昕已被压垮了,那么她与各方面的关系,譬如友情、亲情等,就很可能随之碎裂,再也拼凑不起来了。毕竟破镜,终是难以重圆。”

    易父看到那个破碎的“易昕”,虽然只是冰雕模型,但它有着女儿的形貌,看到它身上一条条的裂痕,残缺不全的脸蛋,仍是触目惊心。

    这番震撼,令他内心的怒火都平息了许多。他觉得墨千珑的话有些道理,不由深思起来。

    易母却是不加思考,觉得自己没有错:“我实话跟你说,她要不是我女儿我也懒得管她。但是她这个样不管行吗?我管得这么紧她都敢在外面乱交坏朋友,还被连累得进医馆了,我要是不管她呢,她是不是早就连命都没了?”

    墨千珑适时的劝说道:“你们自己也觉得奇怪吧?明明都管这么紧了,为什么她还乱交朋友?但我要说,就是因为你们对她管得太紧了,才让她逆反的。”

    “如果你们不对她的交际管得那么严,让她自由地广泛交友的话,那她更容易从中分辨出哪些人是值得深交的,哪些人又是以后不能继续接触的。”

    说到这里,墨千珑又反问一句:“将心比心,倘若你们父母也这样对你们,身为儿女的你们会不会逆反?”

    易母不乐意了,理直气壮的一瞪眼:“我们小时候就是好好学习,哪有这么多破事啊?”她的意思是,我们知道自觉,昕昕一点都不自觉,不管不行。

    墨千珑道:“既然如此,作为父母,为何从来就不相信昕昕能自觉?”

    易母一口气噎了回来,没好气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应该什么都由着她,她成天跟垃圾人混在一起我们也管不得?”

    墨千珑温言解释:“当然要管,只是管的程度不一样。”

    “是对的便由她,错就及时拉她回来。日常多关注一下她,而不是一昧从其他人那里了解。生为人父人母,难道要比别人更不清楚自己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吗?又如何能够保证他人没有对你们乱说话,或者添油加醋讲她的坏话?”

    易母又急了:“所以我们正要带她去做检查啊!”易父在旁边拉她衣袖,让她别说了,毕竟是女儿的私事,易母说得正激动,没搭理他,“她要真是被那个**给欺负了,我们凭什么就白吃了这么大亏啊,得告他去啊!”

    墨千珑顺势问道:“你们真的相信,你们的女儿会做出那种事么?”

    易母没好气的瞟了旁边的易昕一眼:“要是被人强迫的呢?她这么蠢,被人欺负了都不敢吭一声!”

    易昕x口又受了重重一击,她咬着嘴唇,将头埋得更低,无形中仿佛也验证了易母的说法。

    墨千珑向易昕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她不用紧张,随后继续向易母道:

    “那你们有想过为什么她会这样吗?同样也因你们平时对她管得太严,使得她每次出了什么事情,稍微向你们表达一点自己的想法,都会被你们斥责。久而久之,自然便会造成了她不敢表达,也不敢有自己想法的内敛性格。”

    “因为你们不会帮她一起解决问题,只会一味的责骂她,所以有很多事,她宁可跟朋友说,也不愿意跟你们说。”

    易母声调高了:“那我们现在不就是在解决问题吗?我们也没有完全相信那个宋盼蕾,所以检查报告出来谁都放心!”

    墨千珑好言相劝:“如若你们这么不信任自己的女儿,一旦检查出来发现是误会,你们的关系不就产生了一条无法愈合的隔阂吗?那道隔阂,可能比碎冰的裂痕更大更深。”

    “而昕昕既知自己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恐怕以后她将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了。万一她继续叛逆,或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到那时候,责任在谁?又或者说,你们会不会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深深伤害到了她的心?”

    这些后果,确实让易母不能不顾忌。她也没想到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儿在父母面前已经有了这么多的秘密,这不就表示女儿的心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么?

    这样思索着,她心里确实是稍稍一软,但转念一想又还是不甘:“那这次那**的事你就让我们算了吗?哪怕女儿真的被欺负了,我们也要吃下这个哑巴亏吗?”

    一口一个**,很不尊重人……易昕逆反的心理又冒出来了,她反而有点替他难过了。毕竟不说他是怎么对别人的,可至少他对自己的时候,确实没那么坏,也帮过自己很多的忙,这个她还是得承认的。

    墨千珑话不多说:“既如此,就请宋小姐来跟你们说明白。”

    她将门打开,还没等她开口,宋盼蕾就主动进来了。

    宋盼蕾在外听了那么久,也知道了不少事情,她现在真的很后悔,没想到自己赌气说的几句话,竟然把昕昕害得那么惨,而昕昕刚刚还在病房里不计前嫌的安慰自己啊……

    她要弥补自己的过失,现在她很诚恳的向易昕父母道歉,告诉他们,先前都是自己乱说的。

    最好的辟谣,就是散播谣言的人自己澄清,认错并道歉。

    易父觉得她都这么说了,应该就是真的了,女儿也的确不是那种人。但易母仍然坚持:“你说自己之前说的是瞎说的,那我怎么知道你现在说的就不是瞎说的?况且他们俩之间的事,你怎么就能100%保证没有!”

    易父都气笑了:“怎么你还挺希望女儿让人欺负了似的?”

    易母气得瞪圆了眼:“我不是希望女儿被人欺负!我是怕她让人欺负!你们爷俩怎么都一个样呢?这么懦弱,什么事就知道算了算了!”

    “再蠢也是你生的啊,”易父好声好气的哄着她,“如果女儿真的蠢到被欺负了也不说,她又是我们俩生的孩子,难道我们真的没有一丝问题吗?”

    易母顶了一句:“那也都是随你的!”这么一说,她也被逗笑了一下,整个人没那么紧绷着了。

    易父揽了揽她的肩:“好,随我随我。”

    结果一下子变成了易昕父母秀恩爱的现场?

    见易母不再坚持带女儿做检查了,墨千珑就提出还有一些事,自己需要跟叔叔、阿姨,还有昕昕,好好说说。

    “一个比喻,你们一直把金丝雀关在笼子里,管得它严严的。再放它出来的时候,它遇上了伯劳,你们觉得它会怎么做?”

    墨千珑停顿了一下,先留给易昕父母还有易昕一点思考时间,接着才继续说下去。

    “金丝雀并不知道那不是它的同伴,它只知道大家都是鸟类。所以,任凭伯劳如何说,它都觉得很有道理,自然信任伯劳。”

    “它以为伯劳不会欺骗同为鸟类的自己,却没想到,自己的结局竟然是被伯劳夺去了一切。”

    “这正是因为,金丝雀此前都是在笼子里看外面的世界的。它毫无翱翔天空的经验,当然也就不会清楚伯劳究竟是什么样的。”

    易母听出来她的意思,下意识反驳道:“所以笼子不也是一种保护吗?如果一开始就让它飞,它还是可能会遇见伯劳鸟啊!”

    墨千珑道:“假若为了不让金丝雀遇到伯劳,而把它一直关着,以致于关得它太过压抑,令它郁郁而终了,怎么办?”

    易母一愣,也有点发愁了:“那你说该怎么办?”

    墨千珑建议道:“适当让它出外飞一圈见见鸟类同伴,先不用飞得太高太远。等它回来,它自然会把在外看到的一切都说与你们听,因为它对外界感到新奇,也会想从你们口中得知更多的事情。”

    “之后,你们再听听它是怎么说的,以此分辨它的状态如何。”

    “沟通,本身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你们是父母,而不是孩子。”

    “有些事,父母不说,孩子不会明白。而孩子不说,父母也不会了解。久而久之,在不了解孩子一切的情况下,孩子一旦犯了错,身为父母却不听孩子说明缘由,就直接开骂,孩子会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吗?”

    “不,她不会。她只会怨你们,为什么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这种怨气若是日积月累,便会产生很可怕的反噬。”

    道理讲得差不多了,墨千珑又拿出玉简,给他们看那些真实案例,就是嫌父母管得太多,孩子逆反,什么不能做的坏事都做了,最后在牢里度过一生,父母后悔不已的新闻,真实故事往往更有说服力。

    下面还有人评论说:“这年头的父母啊,嘴上说着什么我都是为了你好,我都是爱你呀,不过只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

    “他们说是希望子成龙女成凤,望孩子展翅高飞,却又总是默默剪断他们的翅膀。他们只会活在自己的经验里,说什么听我们的不会错,却不过只是道德绑架孩子而已。”

    大多数家庭的教育失败的原因往往皆是如此。他们全都忘了,鸟儿终归属天空,不属于牢笼,同样的,也不是父母的所有物。

    小时候不把他当人,长大了也成不了人。被圈在笼里太久,连飞都不记得怎么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