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1827章 两败俱伤

    事关生死的对峙,让三人间的气氛僵硬到了极致。仿佛这一小块地界与整个天昙环境隔绝,突然就陷入了冬季,寒意刺骨,呵气成冰。

    “你不是许诺过不会再让我失去家人吗?”神内时雨依然紧紧抱着上杉菲丽卡,直视着江冽尘,眸光锐利而坚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不能遵守诺言,放了我姐姐吗?放了她,用我来换。”

    原本因神内时泽一事,江冽尘确是自觉对她有所亏欠,连眼底的恨意都有了短暂的消融。但见她再三在自己面前维护自己的死敌,犯了他的忌讳,他的神色重又一分分的冰冷了下去,杀机再度充盈!

    当初因为体谅她失去了哥哥,他的确这样承诺过,那时也是出自真心。但他承诺会替她守护的家人之中,从来就不包括上杉菲丽卡!现在她竟敢用自己对她的一时善意来威胁自己!

    弹幕:“看得我都气出汗了!神内时雨真是作死的一把好手,我就搞不懂你都明知道他什么样人了,为什么还非要顶他?很多时候你肯稍微退一步就不会把气氛弄得那么僵,非要硬顶!

    他越看不得什么越给他看什么,你这不是要气s他吗?你气不s他他不就得弄你吗?还口口声声你姐姐你姐姐,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越护菲丽卡只会让他越恨菲丽卡啊傻子!”

    “那你们教教小雨应该怎么办,他要杀菲丽卡,小雨跪请他杀?”

    “某些人别在这阴阳怪气的,说白了就是小雨自己没处理好关系!你成天对他爱答不理的,对菲丽卡就浓浓温情,这不就是在给菲丽卡拉仇恨吗?你只要平时肯对他好点,学学爱莉丝!哪怕你装出来的,他不就不觉得菲丽卡挑拨了吗?不就不至于这么恨菲丽卡了吗?不比事到临头了你这么拼命求情强?”

    “我要是江冽尘我也烦菲丽卡。这俩就感觉要是没人拦着,恨不得十二个时辰粘在一起,真就成连体婴儿了。都这么大人了,别跟离了对方就活不下去似的行么?试想想你要是想追个女孩,她身边无论任何时候永远有个姐妹在,你烦不烦?”

    “人家关系好就喜欢待在一起,你家住海边的啊管那么宽?”

    “虽然但是,我又回去看了前面,感觉也不能完全怪小雨?江冽尘第一次见到菲丽卡就不喜欢她了,他觉得她像正义女侠,他讨厌这个类型,所以是不是不管小雨怎么做都是没用的?”

    “菲丽卡:我长得太正义怪我咯[doge]”

    良久的沉默后,江冽尘似乎终于平复了情绪,又或是他已经设计出了玩弄猎物的新花样。这时,在他脸上就重新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用你来换?你的意思是今后你会s心塌地留在我身边,以我的敌人为你的敌人?”

    花半夏分析说,这话其实是有陷阱的。如果小雨答应,江冽尘接着会说,很好菲丽卡就是我的敌人,现在她也是你的敌人了。如果小雨拒绝,江冽尘会说那就没得谈了。横竖都是他占上风。

    观众们担心小雨跳坑,到时候说什么都被他两头堵。他们也不禁暗暗思索,这种情况如果是自己,怎样回答才是最好的?

    神内时雨未必能有花半夏看得透彻,但她同样知道,自己的思路不能被他牵着走。思虑片刻,她选择反问道:“那我的同伴,我的家人,包括我姐姐,你都不会伤害他们?”

    好一手以退为进!观众们看得都大呼过瘾,完美跳出了他预设的圈子,倒逼了他一手,小雨聪明啊!

    江冽尘听她又特别点出菲丽卡,只气得七窍生烟。他也没顺着她的话走,冷冷道:“那取决于你的决心如何。”

    神内时雨一怔:“什么决心?”

    江冽尘嘴角再度隐现残酷笑意:“怎么了,你的忠心,需要我给你证明么?”

    这无疑是将皮球又踢了回去,让她自己琢磨怎么来讨他的好,至于满不满意,取决于他。

    神内时雨一听,微微皱眉。她倒吸一口气,陷入沉默,呼吸骤然缓慢,只觉得时间在周围凝固成一块大石,重重地压了下来。

    这个恶魔……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绝不允许他伤害自己至关重要的姐姐……魔鬼!快放了姐姐!无论自己做什么都好,只要姐姐平安无事……

    这一场拉锯战也看得观众们都屏住了呼吸,一颗心好像被钢丝吊在悬崖上,随着他们的针锋相对来回拉扯。

    见她半晌不答,江冽尘残忍一笑,又走到上杉菲丽卡面前,冰冷的声线中微带戏谑:“你现在跟我重复一遍,你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愿意让小雨为你做任何事。”

    上杉菲丽卡默不作声,思考对策,怒目而视。

    这魔鬼居心叵测,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答应他,就故意将一份貌似优厚的选择摆在自己面前。只要自己拒绝向他妥协,他就可以声称他给过了自己机会,不肯配合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他可以把责任摘得一干二净,就像他一直以来的作风一样无耻。

    如果自己顺着他的话做,怕是又要把时雨推向深渊。妹妹为了自己已经进退维谷了,不能让她掉进这个魔鬼的手中,纵使他不会伤害她的性命,但是,他的手段就是最尖锐的刀子,可以刺伤时雨。

    现在,自己不能放弃任何身边重要的人,包括时雨。她们早已身处旋涡,还没能逃出来。如果,这个魔鬼敢再用他的手段在时雨的心上狠狠地剜下一刀,那么,就让自己来承受好了!

    上杉菲丽卡的心不住作痛,在妹妹尚未作出回答以前,自己的心就已经被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小雨,不可以!

    被她充满愤恨的眼神紧盯着,江冽尘倒也不恼,反而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容:“很好,那就没得谈了。”

    他转目望向神内时雨,话语中是他惯有的自负和狞恶:“看来你这个姐姐,也并不希望你牺牲自己来拯救她。她宁可自己s得更有尊严。既然这是她的愿望,那我们就一起成全她吧。以后我来做你唯一的亲人。”

    见他说破了脸当场便要动手,神内时雨立刻挡在上杉菲丽卡身前,她神色坚定,全是同生共s的决心,最后一丝温柔也消失在了眼底。

    “唯一的亲人?我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是我的家人,你把他们当做什么?我不会让你把姐姐从我身边夺走。我也是奸细,我跟她一起调查实验室的事情,你要s姐姐,就把我先s了。她在,我在,她亡,我亡!”

    话落,神内时雨不再迟疑,拿出尺八“清婉”,凝聚所有的魔力吹奏,发动防御术,好护住菲丽卡。

    魔法的屏障在四周架起,上杉菲丽卡迅速拔出芳菲剑,注入魔力,使用防御的魔法。不管自己和江冽尘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她都要拼尽全力保护时雨,她相信妹妹的决心,绝不会被这个恶魔击溃。

    但现在,时雨也被夹在旋涡中心,孤身一人不可能挣脱。身体里好像有力量源源不断地涌上来,上杉菲丽卡起身站到神内时雨身旁,攥紧剑柄,想要帮对方抵挡风暴的来袭。稍有松懈,时雨都有可能受伤。

    在这一刻,上杉菲丽卡额间的樱花印记骤然亮起耀眼的光芒。她毫不畏惧地正视江冽尘,强大的力量像滔天的巨浪,从她的体内爆发。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觉醒,她的蓝眸中焕发着前所未有的光彩和威严,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与决心,为她镀上了一层光芒。眸中熊熊燃烧的火焰丝毫不亚于江冽尘所谓的威仪。

    伴随着这份威严,另一股未知的魔力从她的体内同时迸发,与她眼中的威严一同形成两股浪潮,增强了防御术的力量。

    力量爆发的一瞬,上杉菲丽卡敏锐地感觉到,这份魔力似曾相识,究竟来源于哪里?

    还有这份威压,上杉菲丽卡曾在安德莉亚和爱莉丝的眼里感受到,无比熟悉。以前在月界的时候,安德莉亚曾和自己说过,这是纯血之威,藏在血统里的威严,不可抹去。

    她们两个的实力竟然增强了不少……江冽尘也有片刻的诧异。此刻的她们,并肩而立,眼中闪烁着同样的决然,浓郁的魔力波动在她们周身绽放,仿佛当真开出了一朵双生花。一朵依赖着另一朵,一朵也成就着另一朵,相依相伴,不可分割。

    看到菲丽卡那最让自己讨厌的表情,现在同样也出现在了小雨脸上,看到她们不离不弃,同面生s的烈性,江冽尘恨欲狂,双眼一片血红,他真恨不得直接把她们两个全s了!

    但若是真让她们s在一块,反而便宜了她们。江冽尘恨得头昏脑涨,几番斟酌,几番难舍,最终将袍袖狠狠一拂,搅动开一股强横能量,将二女齐齐朝后方震散,破了这对峙之局。

    到了这一步,他知道今天是难以如愿了。这场冲突如此尖锐,不单是折了她们,也闹得他自己心力交瘁,他甚至没有太多力气再延长战线了。

    只是在收袖伫立时,他眼中化散开一片深刻的落寞和痛楚,仿佛冬季里下起一场大雪,纷纷扬扬的尽数落到了他眼底。

    撇开他一贯的骄傲和唯我独尊不提,这一次他真的觉得自己没错。

    在实验室冲突之前,他早就在派人暗中调查月界,调查上杉菲丽卡,从种种蛛丝马迹所得出的结论,她很明显是月界派来的j细,是专程来日界打探情报的。

    之前是顾虑到小雨的感受,他觉得需要先收集到更多证据,s也让她s得心服口服,这才一拖再拖。就算没有实验室事件,也是上杉菲丽卡先来挑衅自己的,所以在她们生日那天,他才能有自信说出“最后一个生日”的话。

    自己处置潜伏在日界的j细,何错之有?但小雨却为了菲丽卡,坚决站在他的对立面。不管自己为她做多少,她还是会选择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他觉得很受伤。

    “你始终都会站在她那边,就算有一天她s了我,毁我基业,你还是会为她叫好是不是?”最后,他几乎是一字一咬牙的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神内时雨毫不犹豫的反驳道:“我和姐姐不会像你这样滥s无辜。魔法应该是为了爱和幸福存在的。还有,你是不是想错了什么?你和我本来就是对立的,从你的手下把我抓到这里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结下了仇,我和姐姐才是一条线上的。”

    听她这番话,不但更加力护菲丽卡,就连那些被他视为温情的过往,也被她轻描淡写的一并否定,江冽尘本来觉得自己已经没力气生气了,但她就是用那样疏离决绝的口气,轻而易举的再次点燃了他的怒火。

    “难道你要告诉我,她混进来打探情报还是为了归顺我吗?!”他当场暴怒,神态失去了一贯的冷静自持,恨不得把自己全部的恨意一股脑的倒给她,“她不就是为了找到我的弱点打垮我吗?!”

    “她跟你是一条线上的,我是你眼里的恶魔,我s不足惜是吗?!你们用魔法窃取情报,然后告诉我魔法是为了爱和幸福,你给过我爱和幸福吗?如果让你们拿到了需要的一切,让你们的同伴长驱直入,如果沦为阶下囚的人是我,你准备给我定一个什么下场?你倒是告诉我?!”

    一番疯狂的发泄过后,他闭了闭眼,像是下了一个决定。

    “我不会s你,但我要你亲眼看着,你最在意的同伴,一个一个的s在你的面前。我要让你亲身感受他们的绝望,这都是你造成的,这就是你忤逆我的下场!”

    再次睁开眼时,他眼里的痛楚依旧,但在那近乎软弱的痛楚之外,又覆盖上了一层有如刀芒般的森冷s机。

    他不会只让自己一个人痛。既然她们有胆让他感受到这份痛,他便会将他的仇恨,化为一场席卷天下的x腥报复。

    让他痛上一分,他定会让世人痛上十分!

    “从今天开始,我亲自出马,捣毁风月两界。我会把你们的同伴一个个抓到这里,在你面前,一天s一个s完为止!”

    他面色惨淡,犹如烛台在残夜里燃烧过后的灰烬。当着她们的面,他就用着无比平稳,又无比沧桑的语气,来宣告着一场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是你们先向我宣战的,我自然要反击。”他微微扬起头,惨然一笑,眼底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一潭s水。

    那个笑容,包括他整个人,在这一刻竟都显得无比虚淡,好似随时都会化作尘埃烟消云散。

    但包括菲雨在内,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比起平日里的谈笑间x流漂杵,他现在这副貌似心如s灰的表现,才是真正的泯灭了最后一点人性。

    那个被她们亲手制造出的,更加可怕的恶魔,现在,正式苏醒了。

    《邪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