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1879章

    第1879章

    台下的神内时泽要炸!

    他当然看得出这一段不是借位演的,不止是他,在场的观众们也都看了出来,顿时都发出一阵阵起哄的尖叫声。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气得神内时泽变了脸色,攥了攥拳。

    刚才他们的反应,显然是沦陷在自己的感情里了,别人兴许觉得演得逼真,他却分明看得出来,他们确实互相喜欢,再不管管,自己的宝贝妹妹就要被抢走了!

    网友们也在弹幕里纷纷刷屏,池雨粉的高糖时刻,其他CP粉有的也能用平常心吃糖,有的就在冷嘲热讽,还有的莫名其妙就在对自家爱豆告白,明明对方根本就没在这段剧情里出现来着?

    作为在天昙“唯二”出现过的w戏,也不免被人们拿来和此前江冽尘与凤舞桐的那一段对比。

    江冽尘习惯了予取予求,他的w相当激烈霸道,充满了强势的索取和q略意味。而佐佐木池也对神内时雨的w则是小心翼翼的,更像是一个温柔的守护者。两个截然不同的w,恰恰照应了他们的性格作风。这让观众们开始好奇,不知道在天昙还能不能看到其他的w戏,会不会真的是一个人一种风格?

    公主苏醒后,舞台剧也就进入到了收尾阶段。

    正好王子有办法医治小白兔,带上公主和骑士去嘴遁说服了女巫,女巫也意识到原来公主不是来自己地盘搞事的,故设法恢复时间流逝,与恶龙幸福生活,啊不对,本来他们就在一起生活的。

    回到王国治好小白兔,王子与公主在大家的见证下,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神内时泽无奈扶额:“这个故事发展有点奇怪……”

    剧目一结束,神内时泽就径直赶往后台,找佐佐木池也算账。

    “佐佐木,你和我妹妹刚才在干什么!”神内时泽直勾勾地盯着佐佐木池也,火冒三丈,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语气,却依旧透着几分质问的意味。

    “哥哥,不许这么说池也!”神内时雨见势不妙,站在佐佐木池也身旁,竭尽全力想要拦住时泽,生怕池也真的被波及,“我们只是为了……为了……演出效果。”

    许是感受到时雨话中的几分紧张,佐佐木池也忙拉住她,护在自己身后。方才的w确实是他们情难自禁,但现在小雨的话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他为何不顺着,别让小雨也尴尬。

    大概是心切地护着身边的女孩,佐佐木池也彬彬有礼地致了个歉:“时泽前辈,抱歉。失礼了,但我们是希望这样能让演出更精彩。”

    “哥哥,我们事先已经说好了……别再追究了……”神内时雨嘟着嘴,“我不是小孩子了……”在哥哥面前,她这次撒谎了,为了池也,不管了。

    神内时泽闻言,拧紧了眉头,语气却还是柔了几分:“每次排练都是这样吗?”

    “嗯……”神内时雨红了脸,不知哪来的勇气,把谎言说到底。池雨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在了一起,自然而然。

    神内时泽叹了口气,不再追究下去。到底是妹妹大了,由不得自己了。“小雨,先回房间吧。我得回去了,走之前还有话要私下跟佐佐木说。”

    神内时雨看了一眼池也,见他递给她一个令人安心的眼神,乖乖地和时泽道了别,转身回房。

    “佐佐木,你是不是喜欢我妹妹?”

    “是的,时泽前辈。”周遭没有别的人,佐佐木池也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喜欢小雨,不需要藏着掖着。

    “想追她,还得先过我这关。我在云界,没法一直照顾她,在风界,你可得替我好好保护她。要是欺负她,我会找你算账。”神内时泽望了望池也,不和对方避讳什么,妹妹是拗不过了,自然要给池也设置个关卡。

    佐佐木池也微愣,却很快反应过来,扬起嘴角,那是他想要守护的女孩,又怎么舍得欺负她?“是,时泽前辈。”

    该交代的交代完,也没什么可说的了,神内时泽动身离开,佐佐木池也礼貌地道了别,目送时泽远去。

    弹幕:“妹大不中留[doge]”

    “小雨:哥哥,其实我们每次排练的时候都是来真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啦!”

    “哈哈哈你是魔鬼吗?这是要气死时泽的节奏啊[笑哭][笑哭]”

    ……

    皎洁的月光在夜幕中晕开,微风送来紫藤萝的香气。窗外的藤萝花倾泻而下,吐出朵朵硕大的花穗,宛若灿烂的云霞。神内时雨倚着窗台,托腮出神,欣赏着池塘里的并蒂莲,脑海中依稀闪现着一道温柔的身影。

    轻轻的叩门声惊动了房中的宁静,神内时雨回过头,迎上佐佐木池也的目光,慌忙垂眸,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方才双唇相触的温度依旧残留。

    习习的晚风从窗边调皮地钻进来,夹着些微的凉意。佐佐木池也连忙拿起椅背上的披肩,替她披上,温声叮咛:“别着凉了。”

    神内时雨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又轻又柔地道了声“谢谢”。

    他们伫立在窗边,安静了半晌。许是源于方才情不自禁的那一w,这一瞬间,彼此间的气氛似乎有些许微妙,难以言喻。

    “小雨,对不起,刚才在台上……没有先经过你的同意。”终于还是一句道歉打破了沉默,或许是因为不好意思,佐佐木池也并不敢将刚才的事情又说一遍。语气间的小心翼翼与歉意,却惹得神内时雨害羞地莞尔,任谁都感受得到她笑颜中的幸福。

    “没关系,池也。我也要为哥哥今天对你的态度说声对不起。”神内时雨终于抬头,递给他一个令人安心的眼神。笑容映在月色之中,分外温婉,一刹那又恍了佐佐木池也的心神。

    神内时雨能从他的话语中读懂那些意思在没有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发生这种事情,有的时候看起来美好,却难免有些尴尬。那浅浅的一w,池也确实没有事先询问过她。

    “没事。对了,小雨,我喜……”佐佐木池也微笑着,正想往下继续说,却赶不及时雨思绪跳跃的速度,她似乎没听见后面的字眼,话题很快就被赞叹声岔开,打断了池也的告白。“池也,看看并蒂莲吧!好漂亮呢!”

    佐佐木池也闻言,接过时雨的话茬,没有再提今天的各种突发状况,也不忍打断她的思绪,而是陪她谈着并蒂莲的美丽,陶醉在沁人心脾的香气中。她喜欢并蒂莲他明白的。可惜,这一次未能完成的告白,直到很久以后,才终于完成。

    “池也,每次看到并蒂莲,我都会想,我有哥哥,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姐?有的时候我会梦到一个人,我记不清她在梦里的样子了。但是她就像姐姐一样,和我相依相伴,很漂亮,很温柔,很帅气,做什么都很厉害。如果她真的在我身边,真的能在这里遇见她,就好了……”提起梦里的“姐姐”,神内时雨总是神采奕奕的。

    不管这是不是小女生的幻想,听着她接下来那些美好的描绘,佐佐木池也不忍心打断,他愿意听身旁的女孩勾勒她的梦,看她的眸子里闪烁着璀璨的星光,这是他觉得最美好的时光。

    “小雨,我相信你确实有个姐姐,也许有一天,你们会在这个世界相遇的。”

    那时大家都还没有恢复多少记忆,神内时雨关于现实的记忆仍是一片空白,因此,她只是当成了无数个梦。谁也没想到,她真的有个姐姐,并且在日后奇迹般地重逢,延续着时雨梦中的情谊,延续着她们在现实里的情谊,演绎着那个双生花的预言一如池塘中盛开的并蒂莲。

    菲雨粉这时候可活跃了,纷纷在弹幕里刷着菲丽卡的名字。小雨就算失去记忆,还是会把菲丽卡放在第一位,这就是真爱啊!

    也有人觉得挺心酸的,小雨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盼到和菲丽卡重逢了,又要因为江冽尘的嫉恨而备受折m。这一刻的她,眼神那样纯净,对未来怀着最美好的遐思,她怎么会知道后续将会有一连串的灾难在等着她?现在观众们站在上帝视角再看这段回忆,还真称得上是悲喜参半。

    就近看了安德莉亚和神内时雨的梦境,见证者们决定再挑一个远一点的,就去看看身在日界的菲丽卡吧。

    远离喧嚣的黑暗一角,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冰蓝色小貔貅静静注视着她们,脑袋有些可怜兮兮的耷拉下来,显得有气无力的趴伏着。眼巴巴的望着菲丽卡和搭档们的尽情欢笑,它的孤独就显得尤为深刻,小爪子委屈的刨着地面,圆滚滚的身子几乎在地上瘫成了一团。

    上杉菲丽卡和戴安娜、欧帕露笑着,闹着,忽而感应到一阵熟悉的能量波动,疑惑的转头望去,就看到了懒洋洋趴在地上打滚的小貔貅。

    一阵奇特的亲切感升上心头,虽然并不知道它的来历和底细,上杉菲丽卡却本能的觉得,它并不会伤害自己。这是源自灵魂深处的信任感,仿佛她们在冥冥中就被什么奇特的纽带连接在了一起。

    这种心情,对小貔貅而言似乎也是一样的,当菲丽卡注意到它的时候,好像有点点星辰落在了它眼中,焕发出无限喜悦的光芒。它对她摇起了尾巴,就像是一只撒着欢来讨主人欢喜的小宠物。

    这憨态可掬的模样逗笑了上杉菲丽卡,她朝它走去,轻轻将它抱起来,为它梳理萎靡的毛发。小貔貅始终是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她,还会扬着两只小爪子,努力的伸向她,似乎是想回她一个抱抱。见状,上杉菲丽卡忍俊不禁,腾出一只手,握了握它那只绵软的小爪子。

    “小雨,我相信你确实有个姐姐,也许有一天,你们会在这个世界相遇的。”

    那时大家都还没有恢复多少记忆,神内时雨关于现实的记忆仍是一片空白,因此,她只是当成了无数个梦。谁也没想到,她真的有个姐姐,并且在日后奇迹般地重逢,延续着时雨梦中的情谊,延续着她们在现实里的情谊,演绎着那个双生花的预言一如池塘中盛开的并蒂莲。

    菲雨粉这时候可活跃了,纷纷在弹幕里刷着菲丽卡的名字。小雨就算失去记忆,还是会把菲丽卡放在第一位,这就是真爱啊!

    也有人觉得挺心酸的,小雨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盼到和菲丽卡重逢了,又要因为江冽尘的嫉恨而备受折m。这一刻的她,眼神那样纯净,对未来怀着最美好的遐思,她怎么会知道后续将会有一连串的灾难在等着她?现在观众们站在上帝视角再看这段回忆,还真称得上是悲喜参半。

    就近看了安德莉亚和神内时雨的梦境,见证者们决定再挑一个远一点的,就去看看身在日界的菲丽卡吧。

    远离喧嚣的黑暗一角,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冰蓝色小貔貅静静注视着她们,脑袋有些可怜兮兮的耷拉下来,显得有气无力的趴伏着。眼巴巴的望着菲丽卡和搭档们的尽情欢笑,它的孤独就显得尤为深刻,小爪子委屈的刨着地面,圆滚滚的身子几乎在地上瘫成了一团。

    上杉菲丽卡和戴安娜、欧帕露笑着,闹着,忽而感应到一阵熟悉的能量波动,疑惑的转头望去,就看到了懒洋洋趴在地上打滚的小貔貅。

    一阵奇特的亲切感升上心头,虽然并不知道它的来历和底细,上杉菲丽卡却本能的觉得,它并不会伤害自己。这是源自灵魂深处的信任感,仿佛她们在冥冥中就被什么奇特的纽带连接在了一起。

    这种心情,对小貔貅而言似乎也是一样的,当菲丽卡注意到它的时候,好像有点点星辰落在了它眼中,焕发出无限喜悦的光芒。它对她摇起了尾巴,就像是一只撒着欢来讨主人欢喜的小宠物。

    这憨态可掬的模样逗笑了上杉菲丽卡,她朝它走去,轻轻将它抱起来,为它梳理萎靡的毛发。小貔貅始终是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她,还会扬着两只小爪子,努力的伸向她,似乎是想回她一个抱抱。见状,上杉菲丽卡忍俊不禁,腾出一只手,握了握它那只绵软的小爪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