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1976章 爱的鼓舞

    第1976章 爱的鼓舞

    在琴佳一本正经的说出“想见爸爸”时,弹幕陷入了短暂沉默,紧接着,集体沸腾!

    弹幕:“终于要知道琴佳爸爸是谁了吗?池雨cp成真了吗?这既想知道又怕知道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捂脸]”

    “十羽!”

    “不知名的岳父请受我一拜!”

    百里寂微一沉吟,目中流过一道有些深沉的光,不过一瞬却又重新转为戏谑:“我有些同情爱莉丝了。为了一个刚认不久的父亲,就把她抛弃了。”

    这一刻,弹幕可谓是诠释了“之前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失望”。

    “原来只是认亲?还以为终于要揭开琴佳的生父之谜了呢[擦汗]”

    “但是为什么我觉得是因为百里寂知道有见证者在看,所以不想让琴佳的秘密曝光啊?刚才他那个眼神我倒回去起码看了十遍,很明显就是故意的,你们怎么看?”

    “不是吧,我觉得没必要,见证者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们又不能跟其他玩家交流,难道百里寂还预知到天昙纪实有一天会全世界播放啊?”

    猜测无果,观众们也重新将注意力投注到了琴佳身上。

    “不是这样的……”琴佳怔了怔,随后认真的解释道,“是因为琴佳不想让丝丝姐姐担心……”她小小的噘了噘嘴,“如果见到丝丝姐姐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到时候让她也跟着着急又是何必呢?还是等我把状态调整得好一点了,再开开心心的面对丝丝姐姐吧!”

    这既贴心又偏心的一番话,听得观众们哭笑不得。这是表示,状态糟糕的时候不想让爱莉丝担心,让爸爸担心就没关系了?

    弹幕:“hhh大佬你应该换一个人心疼。”

    “蝙蝠哥哥,好不好嘛?”神内琴佳双手交叉,轻支着下巴,大眼睛可怜兮兮的凝望着他,全身都在散发着“拜托拜托”光波,可爱得让人不忍拒绝。

    若是换了旁人,或许还会在规矩与情理之间稍稍挣扎一下,但百里寂本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我看没问题。”

    话落,他直接抬手在身侧一切,一道幽黑的空间裂缝骤然成形,隔着水幕,都能感应到那条缝隙中涌动着的磅礴吸力。少顷,裂缝猛然朝两侧张开,就像是一张裂开的嘴巴,从中吐出了个黑雾包裹的人形来。

    受到这蛮横的召唤,那人显然是毫无准备,落地后直接就狼狈的朝前一倾,连跌了几步才勉强稳住。水无念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看来其他被拖入神秘空间的人,也都是这样被卷走的了。

    盘绕在他周身的黑雾也跟着缓缓散去,众人都关切的瞪大了眼睛,只见那人正是佐佐木池也!

    一见是池也,池雨粉心头一喜,双十粉与池爱粉却是心头一凉。但紧接着,两种相反的观点之争再度在弹幕中上演。

    一方认为,池也就是琴佳的亲爸爸,只是迫于情势不能相认,只能暂时以干亲的名义接近他,“要是你回到过去,你会去认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当爸吗?”

    另一方则认为,正因为琴佳向池也认了亲,才说明两人并不是真正的父女关系,否则不是等于提早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吗?

    两方说的都有些道理,正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也有另一部分人抱着不屑一顾的态度,认为管他是池雨还是双十,不都是人家自己的选择吗,你们在这边争破天有什么用?一个个真是闲得慌。

    佐佐木池也站稳后定了定神,正想询问百里寂为何把自己弄来这里,目光刚抬,就望见了水幕里急急朝自己扑来的小姑娘:“爸(ba)比(bi)!”

    “琴佳!”

    “呜呜,爸比!”琴佳周身自动腾起一层魔法浮力,带着她朝高空中的水幕扑去。而另一边的佐佐木池也明知这只是法则幻象,仍是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想要接住对面的小姑娘。

    “哗啦”

    琴佳没能扑进她渴望的温暖怀抱,她一头撞进了流动的水幕里,将其中的影像都短暂撞散了片刻,自己也被当头盖下的水流浇了一头一脸,全身都湿透了。

    那水幕只是以法则之力为引,暂时充当了跨空间沟通的媒介,本质上却依然是水,琴佳这么冲进去,就和一头扎进瀑布里没有什么区别。但此时却没有人会去嘲笑她,观众们都知道,琴佳只是太想要一个拥抱了。

    毕方双眼中有火光闪动,火系法则在她的熟练操纵下环绕琴佳周身,将她从头到脚都蒸干了一遍,却谨慎的不曾烫伤她分毫。

    “琴佳小心!”佐佐木池也自然也看到了琴佳被浇得湿淋淋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猛地揪紧了。明明近在咫尺,他却不能抱抱这个惹人心疼的小女孩,张开的手臂僵在半空中,凝固成了一个滑稽的姿势。

    神内琴佳这时也冷静下来,意识到了他们终究是处在不同的空间,她也不再强求拥抱了,只是望着池也,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啪嗒啪嗒的落在了下方的湖面上,激起一个个悲伤的漩涡。

    “我的小公主,怎么了?”佐佐木池也放柔了声音,顾不得身侧似笑非笑打量着他的百里寂,旁若无人的扮演起了父亲的角色。

    “爸比,琴佳想你了!呜呜呜!”神内琴佳抹着眼泪,有别于在他人面前的贴心,面对池也的她,透出一股罕见的娇蛮劲,“你快点回来吧,我不要你在神秘空间了!雨儿麻麻生病了,我好怕”

    佐佐木池也心里一紧,伸手示意,假装摸摸琴佳的头,想抱抱她给她一点安全感:“乖宝贝,爸比现在还回不来,但我还是会帮忙的!先不哭,我们来做个约定好吗?”

    神内琴佳止住眼泪:“什么约定?”

    佐佐木池也努力让自己露出笑容:“来,爸比希望小琴佳去告诉妈咪,就算我不在你们身边,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会在另一边支持你们的。”

    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似乎就给了琴佳无穷的力量,她的眼中又升起了希望的光辉,用力点头:“嗯!拉勾勾!”

    好不容易哄得她破涕为笑,佐佐木池也才反应过来:“对了琴佳,你怎么叫我爸比?”

    神内琴佳嘟起嘴:“你好像我爸爸嘛!我好想你啊,爸比!蝙蝠哥哥,你能不能把池也爸比和丝丝姐姐送回来?”在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她忍不住又浮现出了“哭哭”的小表情。

    有细心的网友指出,不是说琴佳认亲吗?怎么池也表现得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一样?也有人说,你们不觉得池也很迟钝吗?琴佳刚开始喊爸比的时候他可是直接应的啊!估计两个人一个觉得喊了等于认了,另一个一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迷糊劲还真挺像父女!

    “这……”佐佐木池也沉默了一瞬,咬了咬牙,“抱歉琴佳,这里的伤员太多,医师资源又非常有限,恐怕我暂时还走不开……”

    “为什么会有很多伤员呀?”神内琴佳一听又担忧起来,“爸比你们在的地方很危险吗?那丝丝姐姐还有千千姐姐她们……”

    “放心,爱莉丝和千珑姐她们都没事。”佐佐木池也先安抚了琴佳,至于伤员的由来,他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群魔煞费力气将玩家掳来神秘空间,可不是请他们吃喝观光来了。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佐佐木池也现在也不是十分明白。他只知道,自来到这里之后,众人就被迫在竞技场参加一场又一场的战斗,用魔族的话来说,“他们需要自己为自己赢得生存下去的门票。”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遭遇不幸,魔族似乎并不急于一下子杀死他们,但经历连番苦战,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受了伤。

    佐佐木池也并不是战斗型的,一开始他还担心自己会拖同伴的后腿,却不料随着厮杀愈发激烈,像他这样的医疗人员就成了稀缺资源。形势最严峻的时期,他和其他几位医师甚至要整宿整宿的忙碌,将大批的伤员从危险线上抢救回来。

    由于他的努力,让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专业知识扎实,态度又耐心细致的医师。因此,尽管单论实力,他只能算是下游水准,但他所收获的敬重,却并不亚于那些战力超众的玩家。

    甚至于在日后的战斗中,那些或熟识,或陌生的同伴们总会自发的去保护他,这既是出于大局考量毕竟医师对队伍有着不可或缺的意义而另一方面,也是源于他们对他的感激和爱戴。

    出身医学世家的佐佐木池也,还是初次有这种“亲临医疗第一线”的体验。那份无形的责任感,在这个环境中会被无限扩大。一个单纯的少年,也会因肩扛无数生死而迅速成熟。

    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让池也能回到小雨和琴佳身边,他会不想吗?他当然是做梦都想!可是自己就这样“走关系”回去了,还留在神秘空间的其他同伴又要怎么办呢?自己的离开,会让本就紧缺的医师资源再次雪上加霜。他又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弃那一双双殷切期望的眼睛于不顾?

    只是,他的苦衷,他的为难,却不便向琴佳细说。除了不愿加重琴佳的担忧外,最关键的原因他微微偏过头,略带忌惮的打量着百里寂。

    明知道他们的话题与他息息相关,百里寂表现出的却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状态,他正慢悠悠的品味着手边的美酒。

    那是宇宙海的顶级佳酿,香气氤氲中便有着混沌大道气息流转。普通人只须喝上一滴,便有瞬间洗髓伐骨之功效。何况,就算不论此酒对修为提升的价值,单是那无与伦比的美味,也足够令大能者们追捧了。

    身为大能者,百里寂显然还是相当注重与地位相匹配的生活质量的,他悠然饮酒的姿势,远比人间最顶级的绅士更高雅。更加别具魅力的,则是他那份大局在握的从容。

    池也知道,他肯放心让自己和琴佳见面,除了宠溺琴佳之外,自然也不怕自己会说出不该说的话他谅自己没有这个胆子。

    尽管并没有亲眼见过他在宇宙海作威作福的霸气,但想也知道,能跟群魔平起平坐的人又怎么会简单?自幻境相遇后,自己在神秘空间的待遇好了许多,池也猜想多半是出自百里寂的授意,是看在琴佳的面子上。

    那么,如果自己将魔族的阴谋说破,就算他为了琴佳不会轻举妄动,也可能会伤害这里其他无辜的玩家来教训自己……老实说,池也原本是不会将别人想得这么坏的,但在见识过江冽尘的所作所为后,他真正体会到了人性中最恶的一面,也令他每走一步都变得更加谨慎。

    当下,他只是简单安抚了琴佳,告诉她自己会尽快处理完这边的事,就赶回去看她们。琴佳看得出隐藏在池也眉宇背后的疲倦,她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任性,什么时候不该任性,这时尽管万分不愿,仍是耷拉着脑袋答应了下来,并软萌萌的叮嘱:“池也爸比注意休息。”

    正说话间,一只幽蓝色的小兽自远处奔来,一个飞扑跃到了琴佳怀中。毕方目光微动,却也并未去阻拦。

    “天天!”琴佳连忙接住了它。小貔貅在她怀里舒服得摇头摆尾,仰起头不住狺狺的轻吠着。

    小貔貅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它没有语言能力,无法自己给自己起名字,菲丽卡也从未想过要给它取名字。还是琴佳在到了无阵营,经常和它玩在一起之后,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天天。据说是因为它的皮毛是蓝色的,有天空的感觉。

    琴佳的飞行魔法并不成熟,一个人浮行在半空就已经是勉勉强强,现在怀里再加上小貔貅“天天”的重量,她就有些吃不消了。抱着天天重新降落到了岸边,亲切的和它说话。

    “天天,你怎么自己跑过来啦?菲菲姐姐呢?”尽管迎来的只是几声轻吠,她却仍是认真的摆出侧耳倾听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抱着它望向水幕,“来,天天,给爸比和蝙蝠哥哥打个招呼吧!”她拉起它的小爪子,有模有样的冲他们挥了挥。

    天天对池也还是较为热情的,但当它望向百里寂时,魔兽间绝对的等级压迫却让它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窝在琴佳怀里蜷缩成了一团。

    琴佳或许不理解小兽的恐惧,这时正温言软语的安抚着它。百里寂却是若有所思的隔空打量它,嘴角的笑意耐人寻味。

    一只灵智尽丧的小魔兽么?它体内潜藏的力量,在低位面当是较为强大的成年魔兽才能拥有的,实力需要年深日久的积累,那么它的灵智就不该低下犹如初生。而且即使隔着这么远,他也能感应到它的灵魂并不完整,是什么原因让它变成了这个样子?其他的灵魂分身又在哪里?

    早在幻境空间,当小貔貅出现在菲丽卡肩上时,百里寂并未深究,但当它也成为了琴佳的玩伴,他才正式分出了一点注意力给它。

    只是要弄清在它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它的记忆伴随着灵智,早已被抹得干干净净,如同一张没有任何过去的白纸,就算是用法则之力追查也需要费一番功夫。神秘空间需要处理的事本来就不少,还真没什么时间分心到小貔貅身上。

    眼下,百里寂也仅是确认了它对琴佳释放出的灵魂波动确实是单纯的,善意的,它不会有危害到琴佳的可能性,之后就暂时将此事放到一边了。毕竟他确实没有那么闲,不可能看到琴佳每养一只小宠物,都要仔细弄清它的出身来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