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世帝尊 幻之以歿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奥薇娅的呼唤

    第1986章 奥薇娅的呼唤

    远去的灯火,带走了太多深切的思念。

    自那一晚过后,又过了几天,神内时雨依旧昏迷不醒,只是,在她身上出现了一个吉凶难测的变化。

    她开始在睡梦中发出含混的呓语, 而在她口中高频度出现的,却是一个不变的名字。

    “池也……池也……不要……担心我……”

    琴佳终于听到神内时雨在痛苦中的呼唤,泣不成声。“雨姐姐……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啊……池也哥哥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子……”琴佳害怕,害怕母亲再也醒不过来,她又要失去一个人。

    篠田雪子见到好友这般煎熬的模样,趴在菲丽卡的怀里啜泣。菲丽卡强忍着自己的不安, 安慰她们,告诉她们给小雨一点信心。

    “或许我还有办法”菲丽卡的声音微颤着, 紫眸中的深意更难捉摸。她在半空中画了一道特殊的符文, 取出竖笛文心我亲爱的妹妹,你一定要挺住,无论前世还是现在,不管你是奥薇娅还是小雨,姐姐都在你身边。

    双生花间的心灵感应早已成为无言的默契,妹妹的痛苦同样牵扯着姐姐的心灵。时雨的灵魂气息,菲丽卡早已熟悉无比。她拍拍琴佳的肩,深吸一口气,吹奏起了竖笛“文心”,吹的是奥薇娅最爱听的曲子忆梦曲。

    这首曲子,一直沉睡在爱缇雅的记忆深处,在琴佳弹响恋心琴时,也在菲丽卡的脑中同步苏醒了。或许这便是天意,是爱缇雅与奥薇娅也不忍再看这对姐妹在痛苦中挣扎,在冥冥之中显灵相助。

    忆梦曲响,音符环绕在房中,曲调悠长舒缓, 如河流般徐徐淌过心间。

    沉睡之中, 时光悠悠,转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春夏秋冬,一年一年,叫人恍惚。光阴久远,那却又是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事情。长眠的记忆终于苏醒。

    记事以来,爱缇雅和奥薇娅这对皇室的双生子便常常被相提并论,姐姐是未来的女皇,妹妹是未来的祭司。占星师曾说过,她们出生那日,双子星的光芒异常耀眼,她们生来命运相系。天佑勃朗特王国,双子将要共同撑起子民的天。

    双胞胎公主小的时候,就要开始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了,日程表几乎都排得满满的。偶有休息时间,也是被锁在皇城里的。她们其实很想去皇城外面看看。

    有一次,爱缇雅就带着妹妹作了伪装, 千方百计躲过皇城里所有人的眼线, 偷偷溜出宫外到了城里玩, 然后一路护着奥薇娅, 直到回了皇宫里。

    皇室书房的课程每日固定,教授讲着国家的zz、大陆的历史、魔法的理论、皇室的礼仪……各种各样的知识填满她们的脑袋。固定的课程结束,她们还得各自学习,爱缇雅练习骑射,奥薇娅便在房中抄写经文和咒文,一同描绘着通往未来的路。

    也并非时时都是忙碌的,她们闲暇时也常嬉戏,在这难得的闲适中,姐姐会教妹妹射箭,妹妹也和姐姐讲述那些用古文字记录的古老传说。这些简单的快乐成了她们珍贵的回忆与慰藉。严密的规矩,繁重的课程,严格的礼仪……样样都在规训她们。

    此时的恩布尔大陆笼罩在圣战的阴云中,漫漫长夜横跨千年万年。每逢年末,奥薇娅照例在天青阁中斋戒静修,从不逾矩,为王国进入新的一年祈福。

    光阴流转,她们渐渐长大,朝着各自的方向越走越远。

    姐姐是储君,要处理政务,带领前线的将士守卫国土;妹妹是未来的祭司,虔诚地侍奉创世母亲和精灵王,守护着精灵族人的至高信仰。就这样,一人一边,共同撑起勃朗特王国。

    父亲在“圣战”之中溘然长逝,爱缇雅继承大统,捍卫国家尊严;奥薇娅成为祭司,守护信仰不倒。

    姐姐爱缇雅有个遗憾,那便是无法与她相爱的一名将军相守。她是女皇,必须考虑国家的未来,权衡利弊,作出最合适的选择。她穿上纯白的嫁衣,这段婚姻却是权衡之下的zz产物。侍女们在殿前说着祝福的话语,奥薇娅却从姐姐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遗憾。

    婚礼之后,奥薇娅问姐姐,什么是爱情。爱缇雅只说,就是遇见了一个人,希望能和他长相厮守。奥薇娅不懂,一场特殊的仪式根除了她的情y,她自然也不懂何谓世俗的爱情。

    爱缇雅握着奥薇娅的手,告诉妹妹,只要做一名称职的祭司便好,像创世母亲爱着万物那般便好。

    姐姐的心是她的,奥薇娅无法完全理解。在妹妹的心中,皇姐永远是皇姐,见过她的英姿飒爽,见过她的优雅端庄,见过她的君王威仪,见过她的亲和有礼,也见过她独自一人时的黯然神伤,几乎无人读得懂她。爱缇雅却对妹妹说:“你是这世上最懂我的。”

    风之精灵王的谕旨悄然降下,奥薇娅的继承人,是少数能够使用光元素魔法的精灵安琪拉,她收了这初生的孩子做教女,当把安琪拉抱在怀中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悄悄地苏醒了。

    那孩子很有灵气,依赖奥薇娅,奥薇娅也顺着,慢慢引导安琪拉,教她做一名合格的祭司,教她爱万物,如同创世母亲爱着大陆的所有子民,每一寸土地。也许在安琪拉的心里,她们已经情同母女。她也确实体会到了做母亲的感觉。

    当“圣战”为精灵族招致祸患,堕天使引诱族人坠入d落的深渊,国家内乱,她便无法弃她的族人不顾。当她为了救赎d落的族人献祭,失去了生命之时,不知她所爱的一切,又是否如她所愿,回归应有的轨道?

    一首忆梦曲,穿梭了千年的时光,唤醒了前世与今生的姐妹情,伴随着曲调愈发缠绵,在上杉菲丽卡背后,仿佛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了爱缇雅女皇的身影,而那沉睡的神内时雨身前,也同样映出了一张年轻的面庞,那是美丽的祭司奥薇娅。

    爱缇雅与奥薇娅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她们的眼中都流露着温和与智慧,那些被历史镌刻在她们身上的烙印,半生颠沛,坎坷沧桑,早已尽成烟云。

    如今,已经不再是属于她们的时代了,她们终将逝去,而她们各自的转世,面前这对新的姐妹花,将会延续她们的生命,谱写崭新的传奇。

    一个跨越时代的微笑,在这对姐妹花之间传递着,也是她们能够给予彼此最后的礼物。而后,奥薇娅就朝着床头的神内时雨慢慢俯下身子,两张神似的脸愈发贴近,如同镜面两端的倒影一般。而奥薇娅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那本就模糊的身形愈发散淡,逐渐与床前的少女融为一体。

    在奥薇娅身形消逝的同时,爱缇雅也阖起了双眸,无声无息的消融无踪。而那逼真的幻象,究竟是忆梦曲当真唤醒了爱缇雅与奥薇娅残存的灵魂,还是乐音渲染下的幻梦一场,却再无人得知。

    同一时间,神内时雨终于睁开了双眼。

    神内琴佳寸步不离,一直守在时雨身边,见她苏醒,一下扑进她的怀中,潸然泪下:“雨儿麻麻……对不起……”为了保护自己,母亲陷入昏迷,长睡至今,琴佳一直自责。

    神内时雨长眠初醒,意识尚在混沌之间,琴佳的哭声却瞬间刺入了她心中最柔软的角落,凭借着本能,她柔声安慰着怀中的小姑娘,给她传递温暖和力量。上杉菲丽卡也放下竖笛,一同安抚琴佳。

    直至她平静下来,神内时雨的目光投向菲丽卡,吐出前世一个最熟悉的称呼,眸中的光芒凝聚着深切的思念与喜悦,似乎穿透了久远的时空:“皇姐……”

    听到这个称呼的瞬间,上杉菲丽卡微怔,她前世的妹妹奥薇娅一直这么叫她。但她迅速反应过来,眸光刹那间柔和下来,夹杂着几分担忧:“小雨,怎么了?”

    “姐姐怎么会吹忆梦曲?那是我前世的皇姐最爱的曲子。”神内时雨的语气恍然变了不少,露出释然的笑容。

    “姐姐的前世,是不是叫爱缇雅?勃朗特?我想起前世的东西了,那时的我叫奥薇娅,有个姐姐叫爱缇雅。你会吹忆梦曲,曲子给人的感觉,还有灵魂气息,都和她一模一样。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我们都一直在彼此身边,对吗?”

    神内时雨心里的答案无比笃定,她们之间的感应似乎在告诉她,菲丽卡的前世记忆,早已苏醒。

    “小雨,”上杉菲丽卡莞尔一笑,她们额间的樱花印记双双亮起,闪着同样的光芒,“没错。我们双生花的情缘,早在前世就已经结下。”

    还有安琪拉,琴佳的灵魂气息和她一模一样,这是她们都能感知到的。这个孩子,现在,就在她们身边琴佳,安琪拉,同样的灵魂。这一世,她成了她们的小妹妹。命运早在不知不觉间为她们结下了羁绊,并在长久的温暖与守护中不断加深,直至牢不可破。

    后来,据神内时雨说,她在梦境中确实重历了身处日界的痛苦,那时候,有声音在混沌之中呼唤她,指引她一点点往前,走出那片令人绝望的深渊。既有姐姐和琴佳的声音,也有她的前世奥薇娅的声音,如何挺过来,不可言喻,但一切,终归渐渐好转。

    那些记忆,那个人,都将被渐渐遗忘在时间长河中,在光阴的洗刷下成为断章残影。遍体鳞伤之后,会迎来浴火重生。同一个灵魂,前世与今生,终将铸造新的她们,延续双子的命运。

    “小雨,你终于醒了!”篠田雪子喜极而泣,哽咽着抱住神内时雨,“担心死我了!”

    神内时雨也含泪回抱住她:“雪子……终于……终于见到你了……”

    那段漫长的睡眠中,她虽然无法和外界沟通,却并不是毫无意识,她能听到很多人在对她说话,她很想努力告诉她们自己没事,可眼皮却如有千斤重,怎么也撑不起来。

    她还听到了雪子的声音,她诧异雪子为何也会出现在天昙,好想睁开眼睛看看她,亲眼确认她的安全,可那时的自己,就像是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她喊不出声,问不出口,只能在心中呼唤了千遍万遍。

    上杉菲丽卡一边一个的抱住了她们,如释重负:“没事就好!”她不再多言,也无须多言,能平安团聚就是最大的安慰。她失去过很重要的东西,习惯了承担,只想守护好身边的家人朋友。

    篠田雪子用力点头:“嗯嗯!姐,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上杉菲丽卡也郑重许诺:“我会尽全力保护好你们和小丫头!”说话间不忘搂搂琴佳,现在在身边的她们,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神内时雨倚在菲丽卡怀里,透过朦胧的泪光,看到菲雪都戴着各自的手链,折射出晶莹的亮色,她似有所感,埋头在储物戒指里翻寻一阵,果真找到了自己的那条。这是之前在现实世界时,雪子定做的姐妹款,象征她们三个亲密无间的关系。

    神内琴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菲菲麻麻,雨儿麻麻,雪雪姐姐,我也不要你们走!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呜呜……”

    琴佳这一哭,三姐妹都连忙去安抚她,四个女孩抱在一起,又哭又笑,都在这场感动的重逢中成了泪人。

    “咦,雨儿妈咪的脸好红呀?”待得琴佳从自责中缓过几分,才注意到时雨自醒来后就一直红着脸,她转动着大大的眼睛,萌萌地问了一句:“雨儿妈咪,是不是梦见了池也爸比呀?”

    神内时雨微愣,有柔和的笑意在她眼底汇聚,而那一抹柔光也悄然荡漾而开,似点缀在水纹上的蜜糖。她摸摸琴佳的小脑袋,浅浅一笑:“对啊!”

    神内琴佳双眼亮晶晶的,她在时雨怀里挪动了一下身子,手捧双颊,像一个等着听故事的好奇宝宝:“那爸比妈咪是不是kiss了,你才醒过来啊?就像睡美人一样!”

    神内时雨脸颊涨得通红,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反应无疑更是唤起了众人的八卦情结,就连向来稳重的上杉菲丽卡都露出了揶揄的神色,篠田雪子更是半倚半靠在床头,满脸都是兴奋期待,好似一下子就退化到了和琴佳一样的年龄。

    三对一,“八卦小组”无疑是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无奈之下,神内时雨唯有轻轻点了点头,唇畔依然噙着一抹羞涩的弧度。

    篠田雪子爆发出一声欢呼,猛地跳了起来,在不大的房间里又蹦又跳,活像收获了天大的喜讯。上杉菲丽卡笑望着她,眼含宠溺。神内时雨受到雪子的热情感染,也是不自禁的眼角弯弯。半晌,她忽地想起一事,拉过琴佳的小手,让她转过身面朝着自己。

    “对了琴佳,为什么要叫我妈咪呢?这是你和池也在做什么新的游戏吗?”

    可算是反应过来了!网友们都说,这池也和小雨还真是迟钝到一块去了啊,上次琴佳叫池也爸比,池也也是半天才回过味来。

    而琴佳面对这个问题早已驾轻就熟,当即就用甜甜的声音答道:“自然是因为,雨姐姐和我的妈妈很像呀!有雨姐姐在,就好像和妈妈在一起一样。”

    “原来是这样,小琴佳一定很想妈妈吧?”神内时雨怜爱的将琴佳搂入怀中,轻抚着她的背。

    她很轻易就接受了琴佳的解释,因为一直以来,她都认为琴佳是自己家中的小妹妹,她的妈妈同样也是自己的妈妈,而自己的确长得和妈妈很像,见过她们母女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虽然从琴佳的姐姐,突然升级成了她的“妈咪”,让她感到有些怪异,不过如果琴佳能从自己身上找到妈妈的影子,自己的存在可以成为她的情感寄托,那么神内时雨想,她会努力扮演好这个“母亲”的角色的。

    篠田雪子的耳朵灵得很,不放过任何八卦的机会,这时也是坏笑着凑了过来:“小雨,你和池也什么时候有孩子的?而且还这么大了!”

    不等神内时雨解释,琴佳就抢先答道:“雪雪姐姐,爸比在幻境里跟妈咪表白,然后就有了我!”她神采奕奕,把幻境里跟池雨有关的事一五一十地给倒了出来。

    “哟!还送了定情信物呢!”篠田雪子露出一脸姨母笑,这下可好,小雨被池也拐走了,少了一个强力的情敌,以后就没人跟自己抢菲丽卡姐了,“可惜我不在,不然保准拍下来给你们当纪念!”

    上杉菲丽卡这次难得没有替时雨解围。明眼人都看着呢。

    有的事情需要我们自己去发现。总是那么迟钝,能不让池也担心吗?

    望着这对嬉笑的姐妹,她轻轻摇了摇头。但愿经过日界这一劫,他们能够更加明确彼此的心意,苦尽甘来吧。

    琴佳和雪子的声声打趣,让池也的形象在神内时雨脑中愈发鲜活,那场羞涩而美好的梦境犹在眼前,双c之上,仿佛又添上了灼r的温度……

    梦回前世之际,神内时雨一时不知如何接受,记忆如汹涌的大潮般袭来,她有些恍惚。混沌无边无际,一声声的呼唤回旋在耳边,她摸索着前进,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池也的身影。那一刻,她以为他回到了自己身边。多久不见他了?他怎么样了?眼前的他是幻象吗?

    佐佐木池也显然始料未及,他忧心她和琴佳,却无法离开神秘空间。四目相对,周围一片寂静。他深情凝望着眼前的女孩,他刚要上前,日夜萦绕心头的思念已经推着她上前扑进他的怀中。她鲜少这般,池也微怔,旋即拥紧了她。神内时雨潸然泪下。千言万语道不尽彼此的思念。

    相拥倾谈好一会儿,佐佐木池也终于在她耳畔低语:“雨儿,愿意等我回来吗?”

    “我愿意,等到我们重逢那天。”神内时雨从他怀中抬起头,含泪笑答。这是他们的约定。

    “那就醒来吧,我很担心你和琴佳。”佐佐木池也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珍而重之地w上她的唇。

    温热的气息j缠在一起。神内时雨闭上眼睛,双c轻启回应他。他的呼唤,她听到了。再睁眼,已经从梦境回到现实。

    做着同一个梦,神秘空间内的佐佐木池也唤着“雨儿”醒来,不知是否冥冥之中有感应,他心头的大石落了地,她是不是已经苏醒。纵然只是梦中相见,他也知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