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宠物天王 皆破

第626章 秘密潜入

    冬至早已过去,天色黑得越来越迟。

    傍晚时分,王乾和李坤趁着朦胧的夜色赶回来,看看店里没外人,从包里翻出一个拳头大的包装盒,包装盒的外观异常粗糙,只简单地写着:安防监控设备。

    “师尊,我们从电脑城买回来了。”王乾把包装盒塞给张子安,“看看是不是您要的那种?”

    张子安把包装盒打开一条缝,粗略地看了一眼,“有发票没?”

    “没。”李坤如实答道,“电脑城的奸商说开票要再加10个点儿,我说不用了,连收据也不用开。”

    “好,没发票就好。”张子安满意地点头,“今天提前下班,现在就开始收拾吧。”

    王乾和李坤互相递了个眼色,心里纳闷收银台上方的监控又没坏,师尊为啥突然又要买监控摄像头?

    过了中午,张子安就让他们跑一趟电脑城去买监控摄像头,而且特意叮嘱体积越小越好,不要开发票。

    一般来说,数码设备走电商更便宜,质量和保修也更有保障,还能无理由退货什么的,为何张子安却让他们去电脑城买呢?

    如果分析一下,大概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张子安急用,去实体店买更快捷,当天就能拿到;二嘛……去电商购买的话会留下购买记录,可能会被查到,而去不开发票的实体店就相对安全了。

    当他们跟卖监控摄像头的老板说不用发票也不要收据后,对方向递了个心领神会的眼色,令他们莫名其妙。

    张子安让他们在一楼打扫,自己拿着包装盒回到了二楼。

    他拆开包装盒,取出一支形状如微型手电的摄像头,说它是针孔摄像头可能大了些,但绝对也算是偷拍利器了。

    说明书很简陋,只有正反两页纸,他草草看了一遍,大致掌握了使用方法,取出一张很久没用过的TF卡插进了摄像头的卡槽里。

    按照说明,这东西的续航时间大约七八个小时,打个折扣,应该至少也能坚持六小时,如果开启红外夜视功能,可以续航三小时,足够了。

    早已等在二楼的飞玛斯好奇地打量着小巧的摄像头,问道:“没有更小一些的吗?”

    “更小一些的太贵,性价比不高,就凑合着用这个吧。”张子安把摄像头放在它身上比划,寻思着应该安在哪里。

    “绑在头顶上如何?”他提议道。

    “不行!”飞玛斯断然拒绝,“这关系到我的形象问题!”

    显而易见,监控头只能放在飞玛斯的正面,因此可供选择的部位就很少了。

    张子安在它的项圈上比划了一下,“那固定在项圈侧面吧?”

    黑色的项圈搭配黑色的摄像头,不注意的话都很难发觉。

    飞玛斯这次没有反对。张子安拿来双面胶,把摄像头粘在项圈的侧面,稍等片刻之后用手拉了拉,挺牢固的,只要不大力出奇迹的话应该很难掉落。

    “子安,老朽是否也需要弄个这东西?”老茶从旁问道。

    “不用,一个就够了。”飞玛斯替他回答。

    这次行动是由飞玛斯提议的,不过它要求老茶跟它一起行动,老茶欣然同意。

    行动计划很简单,由飞玛斯和老茶带着摄像头悄悄潜入爱萌宠的养殖场,把一些它们觉得可疑的东西都拍下来,等回来之后让张子安检查录像内容。如果从录像里发现违法犯罪的迹象,就可以报告给警察。

    “飞玛斯,茶老爷子,你们确定要这么做?”

    张子安对这次行动还是挺担心的,毕竟养殖场的情况未知,贸然前往万一发生意外就不好收场了。相比于帮盛科的忙,他更为飞玛斯和老茶的安危挂心,觉得为了这件事而冒险不值得。

    “呵呵,不用担心。”飞玛斯显得信心十足,“区区一间养殖场,又不是龙潭虎穴,不会有什么危险。”

    在心象世界里,它遇到过更大的危险,在荒山野岭中与群狼、野狗、疯熊、恶匪屡次交锋,全仗着与老茶的精妙配合化险为夷。

    老茶不知飞玛斯的信心从何而来,但它艺高猫胆大,对自己的身手充满自信,微笑着点头。

    既然它们心意已决,张子安就不再劝了。

    王乾和李坤收拾完楼下,跟他报告一声就回家了,鲁怡云把收银台打扫干净,同样也带着茉莉回家了。

    孙晓梦的车就停在店外,等天色更黑一些,张子安拉下卷帘门,带着飞玛斯和老茶进入车里,开车向北边驶去。

    爱萌宠养殖基地位于市区的北边,占了很大一块面积,凭着上次去时留下的模糊印象,即使不凭借导航,张子安也成功地找到了地头。他把车远远停在了路边,关闭车灯,遥望暮色中的养殖基地。

    大概正是下班时间,不时有员工三三两两地从大门里离开,或者开车,或者骑上电动车和自行车,带着满身疲惫各奔东西。

    又等了一会儿,养殖基地内逐渐冷清,灯光陆续熄灭,门卫把大铁门关闭,仅留一个小门供人出入,对来客身份盘查很严格。

    像这种大型养殖基地,即使是夜间也一定有人值班,除了门卫之外,还有一些员工没有走,留在基地里上夜班。

    从正门进是不可能的,张子安启动汽车,沿着养殖基地的外围绕到了后面,依然远远地熄灭车灯停在路边。

    “飞玛斯,茶老爷子,这围墙也太高了吧?”张子安看着高大的围墙直皱眉。

    长长的围墙把整个养殖基地完全包裹其中,墙壁的高度至少有三米多,墙头上还立着将近一米高的铁丝网,每隔一段距离就安装有一台监控摄像机,防卫森严,跟监狱差不多。不过越是如此,越令人对围墙的内部产生浓厚的好奇心。

    老茶打量一眼围墙,捻须笑道:“对老朽而言,再高些也无妨……倒是飞玛斯你怎么过去?”

    飞玛斯同样镇定如常,对张子安说:“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们忙完了自己回去。”

    “这么远你们要自己跑回去?”他诧异地问道。

    从这里到宠物店,直线距离差不多有将近十公里,实际距离就更远了。

    老茶闻言也是微微一怔,作为猫科动物,它拥有无与伦比的灵敏与爆发力,但耐力并非上佳之选。

    “放心吧,这点儿距离算不了什么,更远的我都跑过。”飞玛斯胸有成竹地说道。

    它不再多言,示意张子安打开车门,与老茶跳下车。

    这里到围墙大约还有两三百米,它和老茶藏到拐角处,向车里的张子安挥挥爪子,催促他赶紧离开。只有当他离开后,它们才可以行动。

    张子安依然不太放心,但他知道飞玛斯和老茶都有过人之处,只能选择相信它们。

    他启动汽车原路返回,不断从后视镜里观察夜色里的爱萌宠养殖基地,直到再也看不到为止。

    回到市区之后,张子安没有回宠物店,而是把车开到李氏至尊吸猫小吃店。

    运气不错,可能是过了饭点,排队的人不太多。

    他往常总是点外卖,但今天要在这里吃晚餐,因为当飞玛斯和老茶进行秘密行动的时候,他需要别人为他做不在场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