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食猎人 紫蓝色的猪

第1449章 几只老鼠

    现今,猎人协会如同齿轮转动般一刻不停,诸如莫老五银达等精英猎人,都被派出去执行较为棘手的任务。

    在杰格去而复返之前,留守卡卡齐市的十二地支成员只有绮多一人。

    而现在,完成任务的十二地支成员酉鸡克鲁克刚好就在这种时候回到卡卡齐市。

    迎接她的,是由玉望显像之物所引起的骚乱。

    那是看不见的传染源,普通人兴许只是看了一眼玉望显像之物,就会在一瞬间被同化,比那种依靠空气传播的病毒还要不讲道理。

    灾难来得又急又快,在大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整座城市已经彻底大乱。

    克鲁克惊异之余,立即使用能力,派出一只只信鸽去收集情报。

    她的能力是【信件归途之处】,能力本身的特性是【使命必达】,只要确认收件人的姓名和形象,就能将【信件】送往任何地方。

    从黑暗大陆败退回来后,她汲取经验,对【信件归途之处】进行了改善。

    能力本质虽然没有变化,但细枝末节处做了很多改变。

    譬如【信件归途之处】所附带的一个拥有具现化特性的能力鸟笼。

    以设置了只能装入信鸽为前提的制约条件,从而降低难度创造出来的次元空间。

    有这个能力在,克鲁克不仅能增加信鸽的上限数量,还能随时随地召出大量信鸽去收集情报。

    她就是依靠这项能力特性,在短时间内探查到城里大概的情况,同时以最快的时间将信件送到了绮多手上。

    “绮多究竟在干什么?城里都已经乱成这样了。”

    克鲁克一脸火气的灭掉挡路的几个玉望显像之物,随即冲入一栋大厦中,顺着楼梯不停往上。

    “铃铃……”

    当她走到十楼的时候,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克鲁克抬手塞入胸前深深的 ̄●)沟中,拿出正在响铃的手机,不用看显示号码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当即按下接通键。

    “总算知道打电话过来了啊?尊敬的绮多会长。”

    “抱歉,手机设置了来电拒接,我是刚才收到的信。”

    “行了行了,别解释这些没用的,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已经将玉望显像之物的警戒等级提高到了A+吗?怎么还会让玉望显像之物入侵城市?这也就算了,你们现在在干嘛?怎么一点行动也没有?就这样任由玉望显像之物扩大感染范围?”

    克鲁克忍了一肚子火气,化作一个接着一个的质问,往着手机另一头的绮多砸去。

    面对那么多的问题,绮多做出了最简洁也最关键的回答:“杰格来了。”

    “……!”

    克鲁克猛地变色,下意识停下脚步。

    在克鲁克无语之际,绮多沉声道:“恐怕,城里的玉望显像之物也是杰格搞的鬼。”

    “那个杀了……的混蛋又来了是吗?这不是正好吗?大伙们一起上,我就不信干不倒他!”

    克鲁克回过神来,怒而一拳捶向楼道里的墙壁。

    听到克鲁克盛怒之下的话语,绮多沉默半响,随即道:“我们已经决定先行撤退,之后会与金他们汇合,只有这样,才能凝聚出打倒杰格的力量。”

    “哈?你没搞错吧?绮多?”

    克鲁克眼睛徒然睁大,对着手机吼道:“协会要是撤了,那卡卡齐市怎么办?城里的人又怎么办?”

    绮多叹道:“所以,现在正是协会需要取舍的时候,克鲁克,你应该明白,对于现在的乱世而言,每一个经验丰富的资深猎人有多么重要,为此,我们承担不起风险。”

    “……”

    克鲁克脸上暴起数个十字路口。

    脾气向来急躁的她,在此时此刻却再也无法向楼道墙壁打出第二拳。

    “听好了,克鲁克,现在没有让你迟疑的时间,尽快来和我们汇合,虽然罗现在不知去向,也联系不上,但金那边有揍敌客家族的援助,以及一个不弱于罗的战力,只要等他们一来,我们就有充足的战力去对抗杰格。”

    克鲁克深深吸了一口气,借此平复道:“银达和莫老五他们还没回来?”

    “是。”

    “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克鲁克抬头看了眼上方走到一半的楼梯,随后转身,走下楼梯。

    银达和莫老五皆是协会目前比较重要的战力,他们两个不在,也是促使绮多做出这种决定的原因之一吧。

    “该死的混账。”

    克鲁克在心里对着杰格狠狠骂了一句

    一栋高楼顶层之上,杰格迎风而立,身上环绕着一层云烟似的念力,让他的身形若隐若现。

    “找到了。”

    杰格的目光直指远处一只看着很普通的鸽子。

    旋即,他又忽的低头看向城市某处角落。

    那里,有数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落在杰格眼中,如同几只老鼠。

    顿了顿,杰格没有理会那数道身影,身形隐于风中,悄然跟向那一只虽无念力,但行迹诡异的鸽子。

    城市一处临近巷道的街尾处,三个男人倚靠在墙角,冷眼看着街道上一个个被感染成玉望显像之物的普通人。

    突然间,三人之中,一个长满胡须的中年男人莫名打了个激灵,那略大的动作,不禁吓了另外两人一跳。

    “西卡,你抽风啊?莫名其妙的。”

    同队中,染着黄发的一个年轻人没好气向着中年男人西卡吐槽了一句。

    “刚才……”

    西卡眼眸微凝,话到一半摇了摇头,淡淡道:“没什么,可能是错觉。”

    “嘁。”

    黄发青年马克没好气的砸了砸嘴,转而看向街上的玉望显像之物,咧嘴道:“你们说,协会的人是不是都挂了?怎么没见出来阻止下?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好好搜刮一下黑石了。”

    说着,马克抬手撸起袖子,露出蜘蛛纹身,一副准备大干特干的样子。

    看着马克干劲十足的样子,另一个看上去也很年轻的男人不由得伸出手按在马克肩膀上,感动道:“从青山出来的兄弟,果然都是好样的!”

    “贝西莫,共勉!”

    马克侧过身握住贝西莫的手,也是一脸感动。

    不远处,西卡抽着烟,斜眼瞅着两人,感慨道:“从青山出来的精神病好像都有不同凡响的嗜好啊。”

    说着,西卡抖了抖烟灰,浑然不觉自己也是出身青山精神病院。

    他们三人,皆是在骚乱中逃出精神病院的患者,随后因缘际会加入了新幻影旅团。

    当然,他们作为【正常】的精神病患者,皆是认为自己是正常人。

    事实上,因为某种【原因】,新幻影旅团那些堪称得上中流砥柱的成员,基本都是精神病院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