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十七章 明王施法,愤怒当击

    自醒来之后,墨白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世界。

    只是可惜,还来不及去对这陌生的世界开始观察,便只见一张笑呵呵的脸正挡在门口,挡住了他的视线。

    不用问,自是那张邦立,张总长亲自站在门口等候。

    见他出来,微微一躬身:“明王殿下,车已经备好,咱们这就出发!”

    墨白眼神平静的一扫张邦立身后那一众早已立在两边迎候的兵士,带着几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着急,本王还有事要办!”

    说着也不待张邦立反应过来,便对着阿九呵斥一声:“还不带路!”

    “是,六爷,这边!”阿九脸色微喜,连忙应道。

    似乎他真的很关心铁雄,也不管身前张大人和那一众兵士,小跑几步,便直接躬着腰来到墨白身前带路。

    张邦立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明王已越过他,跟着阿九而去。

    “殿下,殿下!”张邦立反应过来,立刻追上,拦住墨白道:“殿下,陛下正在等着您呢!”

    墨白瞥他一眼,随口说道:“我知道,不是说了等一会吗,办完事就去!”

    让陛下等着?

    张邦立愣愣的看着墨白,嘴唇微张,却硬是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

    入朝为官多年,他为陛下宣旨也绝非一次两次了,即便国皇室不复当年之勇,但他也敢保证,这绝对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光明正大的说“让陛下等着……”

    “让开,别挡道,本王赶时间!”墨白再次瞥他一眼,一脸不耐。

    “殿下!”张邦立盯着墨白,眼里电转,最终却还是苦笑一声道:“不知殿下有何要事,卑职愿意效劳!”

    没办法啊,面对此时此刻的明王,他又能如何?

    不但什么也不能做,还不能让他大喜大怒,否则突然一口气上不来,一命呜呼就不妙了!

    墨白一脸懒得理他的模样,冲着阿九挥了挥手,示意赶紧头前带路。

    眼看着墨白从自己身前而过,张邦立哭笑不得,却也没有办法,赶紧吩咐人随身保护着,自己也连忙跟在身后照应着,如今他可是个金疙瘩,出不得事!

    很快,一行人便在阿九的带领下,向着王府一处偏僻地而去。

    日头已经西斜,金色的阳光映照着一座座亭台楼阁。

    一口碧波清池,折射出绚烂多姿的色彩,直射到缓步行走在青石古路上墨白的侧脸。

    他身材修长,衣着华贵,缓步之间,目光四望,有精芒连连闪过。

    这古色古香真实映入他眼帘,即便是曾经长伴山川古城的他,此刻心头也仍然浮起一抹抹悸动。

    良久。

    “这里,我真的存在!”墨白心头平静下来,一句话在心田流过。

    众人一直来到王府角落处的一间院子前,那头前带路的阿九却是停下了脚步,回身冲着明王道:“六爷,铁大哥就关在里面。”

    铁大哥?

    身后跟着的张邦立早就在心头琢磨着这明王到底要做什么。

    几次都想要开口问话,但一见明王那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他最终还是没有吭声,免得一开口又惹明王心烦。

    目光望向那间院子,张邦立回头轻声对兵士头领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长官,这是那夜殿下遇袭之后,看管王府罪奴的地方!”兵士长官值守这里,显然对整间院子很熟悉。

    罪奴?

    铁大哥?

    明王莫非为了一个罪奴,让陛下等着?

    不等他探个究竟,就只听明王已经开口:“进!”

    可惜门是关着的,阿九想进也进不了,带着几分畏惧的目光瞅了一眼那些兵士。

    墨白回过头来,目光看向张邦立:“还愣着让本王请你开门啊?没点眼力见!”

    张邦立心头正是生疑,不知明王来这里干嘛?

    遇袭之后心中怒火大盛,要报复家奴泄愤?

    他觉得这很有可能,心底还正在想“这明王当真是不堪,没有半点皇子样……”

    但怎料到,这明王还没有报复家奴,却又突然将怒火发在他身上。

    瞬间,他的脸色便是陡然一红,实在是真心觉得冤枉!

    他已经尽量保持安静,不惹明王生气,只抱着一个目的,赶紧了事便好。

    但尼玛,就是这样也犯了忌讳,饶是他明白现在的明王是惹不得的,但到底是一国大员,就算陛下也没有对他这么不客气过。

    更别说其他皇子,哪个见到他不是礼敬有加,只盼他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而今日,这明王却是从头到尾,就没给他个好脸色不说,更是将他当做一个家奴般,一再当众叱责……

    后面一众兵士正看着呢,张邦立一把低下头,眸光中怒火不断闪烁,但理智告诉他必须要忍,再忍。

    “你聋了吗?没听见本王让你开门吗?再敢耽误本王时间,信不信本王让父皇撤了你的职!”他还没能抑制住怒气,墨白那比他还要愤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张邦立陡然呼吸如雷,一抬头,眸光直射墨白,但也只是顷刻间,便深吸一口气,一回头对着身后兵士喝道:“殿下的话你们没听见吗?还不快开门!”

    “是!”兵士们哪里还敢耽误半分,这两位尊贵人物都怒了啊!

    张邦立不再看明王,却不想明王进门之前,却又来了句:“就知道欺下瞒上的废物东西,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到父皇身边去的,以后给本王长点心!”

    “踏踏踏……”

    张邦立低着头,听着明王脚步声远去,他胸脯起伏不定。

    “罢了,不过一将死之徒……”好半响,他才慢慢平静下来,最终只是对兵士挥了挥手,却是没有再跟上去,还是动怒了啊,担心自己真忍不住怒气。

    对着兵士挥了挥手,示意跟上保护之后,便转过身去望着远方,一动不动。

    ……

    身后兵士跟随,墨白并没有理会,他知道即便不允许,他们也依然会跟着。

    又瞅了一眼人群,并没有张邦立。

    “看来,他真的动怒了,否则,无论如何他都必然要时刻跟着我,亲眼确保我安全才行!”墨白眼中微微一闪,随即平静。

    很显然,他并没有因为得罪张邦立而有丝毫惶恐,相反好像还轻轻松了一口气。

    的确,以他的心智当然不是以前的明王,就算是为了报复张邦立要害他性命,也不至于做这毫无用处的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张邦立这人很显然是一个精明之辈,墨白想要度过这一劫,首先要对付的便必然是他。

    然而,如今墨白一无所有,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扰乱他的心智,让愤怒袭扰他的清明。

    墨白上一世医道高明,他很清楚愤怒这种情绪的威力,不论你多么城府深沉,一旦因为愤怒而失了平常心,判断自然会有偏差。

    他要让张邦立想起自己,首先便是愤怒,而不会去注视到自己行为中可能存在的异常之处。

    “这才是第一步!”墨白心底微微一叹,随着阿九前行!

    不管怎么说,这一辈子虽然比上一世还要命苦,但既然已经来了,他也不能当做不存在。

    始终还是要搏一搏这前世苦修来的福报的!

    “六爷,铁大哥在那里!”阿九的声音突然响起,激动异常。

    ,

    ps:昨天出门,和几个作者见面,没想到多呆了一天,酒店里刚好有电脑,就码了一章,先上传。明天早上也更不了,晚上一起更吧,我看到已经改状态签约了,谢谢打赏支持的老朋友们!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