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四十七章 消息{二合一不分章了}

    傍晚时分的平京城,似乎除了因为整日不休的大雨,而稍显的静逸了一些之外,就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明王的离开,仿佛根本就不能给这座城市带来任何波澜。

    民间依然延续着自己该有的生活节奏,那座雄伟宫城,也依然威严的耸立在雨幕之中。

    定武帝此刻就背负着双手站在书房窗口,目光静静打量着昏暗的天空下,那连成线的雨帘。

    他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眼看着天空一点点的昏暗,他眼眸中还是不免浮现了丝丝复杂望着远方,嘴里喃喃道:“消息应该快传回来了……”

    即便是一颗帝心坚定如铁,但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他也还是无法做到,完全无动于衷。

    只不过这缕杂念,却只是在心中一闪,便自消失了,重新坚定下来。

    若明王一命,能让他在挽回这万里江山路上多走一步,那又有何不舍?

    缓缓转身,他面色已恢复平静,重新坐下,眸光里再不留丝毫感叹,而是慢慢沉吟下来,开始思索消息传回来之后的事情。

    那黑衣刺杀之人,的确是他派出去的,这些人全是皇家秘密培养的精锐死士,专门隐藏暗中,做些见不得光的任务。

    按照他们的计划,为了逼真,不留破绽。

    这群黑衣刺客会在与兵士的搏杀之中,死去大半,随即将与两名定武帝亲卫决战,最后两名亲卫将会大展神威,杀掉大部分的黑衣刺客,但同时,明王也会遭仅剩的黑衣人挟持而去。

    而紧接着便是一阵追逃,很明显,皇家自然不能让这次刺杀成功,否则威严何存?

    黑衣人最终当然是逃不了的,但当终于追到他,他无路可走之时,试图用明王性命相挟,相持片刻之后,露出了破绽,原来其手中的那明王竟不知什么时候被调了包!

    黑衣人自刎而亡,明王却不见了踪影,不知死活!

    是被他的同伙接应走了吗?

    这是最大的可能。

    大批兵马赶来,彻夜封山,连续搜查,但最终,却一无所获。

    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有数名兵士在追捕的过程中诡异的消失了,然后,便是立刻扩大搜查范围,并且周边省份一同协查。

    过不多久,便有人传来消息,曾有见过数名消失的男子出现在东山省范围内,并且有人注意到他们之中私有一人极像那明王。

    但只是踪迹一闪,便再次消失不见。

    至此,这场悍然袭杀,算是落下了尾声,之后便陷入了长久的追查之中。

    很明显,这是有内奸,里应外合抓走了明王!

    至于为何要抓走明王,这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什么人做的这件事。

    毫无疑问,得从那消失的兵士查起,也从这里开始牵连到一个个国朝人士,从底层往上查,一点点来,持续换血开始!

    ……

    定武帝静坐在书房里,眼眸中光影闪过,他已经开始思索着,什么位置交给什么人,很显然,这一次,已经安排妥当,他并不觉得会出什么问题。

    毕竟谁也想不到,国朝亲封明王,会在京畿地界被刺杀,更是在上清山刚刚这么做之后,谁还有胆在动他的虎须,所以这一次有心算无心,又安排的如此妥当,定然会成功。

    这时,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内侍躬着身子出现在门口,目光一瞟那正在沉思的明黄身影,不敢大声打搅,来到近前,才侧身躬下,声音极为轻柔道:“陛下,晚膳您还是在御书房进吗?”

    话音落下,他面前的定武帝却是头也没抬,毫无动静,仿若根本没有听见。

    内侍见状,不敢再出声,躬下身子缓缓后退。

    他心知此时此刻,陛下哪里能有进膳的心思,定是在思索那远方明王之事。

    然而,却没有料到,就在他快要退出御书房的时候,定武帝却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眸光一晃,抬起头来问道:“皇后可用膳了?”

    皇后?

    内侍一顿,微微抬起头来,眼神意外的看向定武帝。

    正好看见定武帝眼中那一抹漂浮,他一辈子跟着定武,若说最了解定武的人是谁,他绝对算一个。

    此时心中瞬间明悟了,明王之事,陛下隐瞒了皇后,到了此时此刻,明王恐怕已经……

    陛下终究是愧对皇后,心中不忍了,他连忙道:“娘娘宫里还未曾传膳!”

    “嗯,摆驾吧!”定武帝声音似有些低沉,但却没有犹豫,直接起身,朝着皇后宫中而去。

    ……

    内侍并没有猜错,此时此刻,定武确实突然想到了皇后。

    对他来说,到了这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不会犹豫。

    但他却深知,对于皇后来说,却恐怕难以接受,虽然明王并非多么出众,甚至极为不堪,但皇后却因多年分离,对他却依然骨肉情深。

    所以这个计划,他根本不敢被皇后得知。

    此时消息就要传回来了,皇后恐怕难以承受,他心头暗叹,决定去陪着皇后。

    ……

    “陛下,您知道吗?昨日皇儿来见我,可是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皇后头戴金钗玉凤,一边替定武夹菜,一边满脸笑意道。

    饭桌上,定武知道只要来了,肯定是绝不可能避免提到明王的,但这刚坐下,皇后便提到明王,却还是令他心中一顿。

    “哦?”定武含笑,表面不漏一丝异样道:“皇儿可是又来向你告状?”

    其实看皇后满脸笑意便知道这一次可能是好事,但是他还是情愿这么问。

    “告状?”皇后娘娘微微一顿,随即却是连连摇头道:“陛下,这次您可没说对,皇儿其实很懂事的,他不但没有抱怨。还孝顺的狠,昨晚啊,他就跪在地上,怎么说也不肯起来,非要为我治疗腿疾呢!”

    老宫女站在一旁伺候着,此时瞥了一眼皇后,她就知道,皇后今天肯定会忍不住向陛下夸赞明王。

    定武帝这一次倒是真的一愣,显然没懂:“他给你治疗腿疾?”

    “嗯,陛下,您想不到吧,皇儿其实天资聪敏的狠,早在幼童之时就在民间得遇医道高人,学得一身岐黄之术,假以时日,说不得皇儿就能成为医道巨子!”皇后语气轻快,显然高兴极了。

    “得遇高人?”定武帝顿时眼中一沉,若是平时,他不会打断皇后兴致,但今日,他觉得应该让皇后清醒一下:“皇后,皇儿在回宫之前的一切生活轨迹,都已经详细勘察过,哪有什么医道高人伴其左右,真是满口胡言妄语!朕早就说过,文武功德其次,但品性却是必修之,不可太过纵容皇儿!”

    定武帝板起了脸,但却不想皇后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依然笑吟吟道:“陛下息怒,我如何不记得这些,其实刚开始啊,我也不信,只当他孝心可嘉,可是陛下,您看看这个……”

    皇后不恼,放下手中筷子,从自己身上取下一个小小荷包。

    “这装的什么?”定武帝目光看向荷包。

    “陛下先别急,您肯定想不到这是什么东西!”皇后很神秘。

    小心将荷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随后亲自打开,递给定武道:“陛下,您看看,可知这是谁人为我开的药方?”

    这张药方,当然不是那张“毒方”,而是明王所开的那副外用熏蒸之方药。

    “咦,药方?嗯,这书法倒是未曾见过,哪位太医手笔,极好!”定武帝接过,一眼望去,便是点头赞许道。

    “您接着往下看就知道了!”皇后笑道。

    定武帝呵呵一笑,直接看向最底下,一般药方都会有医者签下名字。

    可是当他看到最底下,当场便是一愣:“墨白?”

    随即,他愕然抬头,盯着皇后,却见皇后笑吟吟道:“陛下想不到吧,这是皇儿昨晚当着我的面,亲手为我书写的药方,原来他不但早已熟通文墨,而且竟还通医道,今早就已经让常妈妈将这方子拿去给太医院瞧过,他们都说可用呢!”

    “皇后,这字,皇儿真是当你面写的?”定武帝明显有些不信。

    这下皇后有些不悦了,道:“陛下这是不信皇儿还是不信我?”

    “皇后勿恼,只是皇后应该记得,就在月前周博士还曾向朕请辞,不愿再教导皇儿……”定武帝,意思很清楚,他连字都认不全,何谈写药方,还是这样一笔好字?

    皇后闻言,脸色却是微微一沉,沉默了一下才道:“陛下,皇儿早已通晓文采,但两年里,我常常为此责罚他,但他宁愿承受,也始终不透露……他还是不喜欢这宫里啊!”

    定武帝听的再次一愣,他如何听不出皇后的意思,明王会是藏拙?

    突然,他脑海中好像有光点一闪,那是昨日,明王在御书房门口晕倒,又突然醒来之时,他与明王对视那一眼,那是一种,自己从未在皇儿眼中发现过的眼神。

    那么清明而纯粹,一望便可知其人绝不愚钝!

    他眼神又看向了那方子,心中不知为何,也觉得是有些不对,但随之便压制了,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也没什么意义了,只是微微一笑,轻声道:“若皇儿当真有此才华,那是极好的!”

    皇后此时兴致却是不高了,轻轻点头道:“陛下,我考虑再三,皇儿既然有意岐黄之道,他虽天赋极佳,但却还年轻,还请陛下为其择一位明师伴随左右,细心教导!”

    定武帝此刻真的有些接不下去了,对待天下人,他都可强势无比,唯独皇后,他亏欠一生。

    正想着如何应答。

    门外却是突然脚步声起,明显有人快步而来。

    这一刻定武帝心中确实罕见的紧张起来,他知道消息来了。

    皇后也抬起头来,向外看去,见正是那陛下身边贴身近侍,此刻脚步极快的朝着这边跑来,很明显是有急事了。

    她凤眸之中不免闪过一丝失落,虽然陛下待她始终很好,但实际上,自从墨白出生,她患下腿疾之后,定武帝每月里来她这里的次数其实并不多,所以难得有次机会两人相聚。

    不过,身为皇后,她却是知道该如何做这天下之母,失落淡去,脸色平静下来。

    “陛,陛下……”内侍身形微颤,低下头行礼,又朝着皇后:“皇后娘娘!”

    声音带着颤抖,令人一听可知那难以抑制的惊慌。

    定武帝却是面色平静,他还以为是消息终于传来了,轻声问道:“怎么如此慌张,什么事?”

    皇后也是凝眸望去,此人跟随陛下多年,绝非不沉稳之辈。

    内侍缓缓抬头,那眼中闪动的惊容依然在继续。

    定武帝见他神色,心头却道:“这老小子,还真像!”

    内侍微微低头道:“陛下,津海那边有要事要向您禀报!”

    “说!”一听津海,他就知道定是此事无疑了。

    定武却并不离开,就在这里听。

    “陛下,臣妾先退下吧!”皇后倒不让内侍为难,轻声道,随即对着老宫女点点头。

    定武帝却是摇头:“无碍,这段时日国事繁忙,难得有机会陪皇后一起用膳,这老奴才能有什么大事?无需回避!”

    说完一眼看向内侍道:“说吧!”

    内侍没办法,突然又是一愣,明王又没死,为什么不敢当着皇后禀报,心道自己也是震惊太过,昏了头,连忙道:“陛下,明王车马就在刚才,在离津海三十里地之处,遭遇了刺杀……”

    “你说什么?刺杀?”定武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只听一声娇叱骤然惊起。

    定武帝也是当即脸色便是铁青一片,双眸爆瞪:“说清楚!”

    内侍眼见定武帝模样,心中复杂的狠,却是只得连忙道:“傍晚时分,当明王车马途径……”

    随着他的讲诉,将当时现场情况,几乎一点点的还原出来。

    这间厅房之中,皇后与定武二人,脸上随着当时的情况,一点点的变化不休。

    尤其是定武帝,当他听到远远不止一拨人动手,身躯当即就是一震,此时他岂能还料不到,有环节出了问题。

    而皇后则是闻听兵士被杀完,明王遭遇生死危机之时,脸色彻底白了。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殿下竟然在方寸之间,夺刀杀人,一刀过去,三名黑衣人倒地身亡……又有六名此刻朝殿下冲来……殿下悍然出手,一人独对诸敌,顷刻间斩尽杀绝……直到这时,当时在场的人们才发现,殿下竟然已经登堂入室,成就武道宗师之境!竟有一道师与殿下争锋……殿下空手对阵那手持长剑的道师,最后一拳打死了他……”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定武帝已经不出声了,他只是盯着内侍的脸,一言不发。

    皇后也已经好一会没有再开口,就连那老宫女此时呼吸都抑制了,房间内只剩下内侍的声音回荡。

    其实从听到宗师之境开始,即便是皇后,也不得不眼里闪过茫然,她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茫然。

    因为这一刻,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内侍口中描述的人,似乎自己并不认识……

    内侍额头冒汗,他知道这很难令人相信,他自己也不信。

    但却不得不信,眼神看了一眼定武帝,心底有些发虚,但却不得不继续道:“殿下最后拒绝再有人护送,上了铁雄的马,与他二人疾驰而去,只留下来一句话!”

    房间里依然静。

    半响还是定武帝声音似乎镇定下来,缓缓开口:“什么话?”

    “殿下指认是张……张邦立,张总长勾结张丹师一起阴谋害其性命,随后又勾结他人公然行刺杀谋反之事,命令两名禁卫当场将其拿下,恳请陛下严查,为其做主,并称,为防止再次刺杀,其自行前往明珠,沿途再不接受禁卫保护!”

    ………………………………………………

    ………………

    定武帝站在黑夜里,已经好半响一动不动了。

    那内侍就站在他身后,却是不敢出声,他知道,此时陛下心中定然很难释怀!

    其实啊,此时定武帝,就如那张邦立目睹那一刻时一般模样,他亲自策划,准备要了明王的命,结果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看起来那么愚蠢。

    “怎么样?”良久,定武帝长叹一口气,轻声开口道。

    内侍嘴角微张,却似有些不敢开口。

    “说!”定武帝背对着他,声音却是不容质疑。

    “张丹师被拿下后,并没有反抗,他交代了一些东西。”内侍低头道。

    “果然是他!”定武帝嘴里听不出意味。

    “张丹师说,他原本准备通知上清山和林家,但在得知上清山拿了九颗归元丹来为误伤明王恕罪之后,便知道上清山绝对不敢再杀明王,所以便只通知了林家,因为从张总长口中得知了林家想与上清山联姻,所以他们一定希望明王殿下死!”内侍缓缓道。

    “他为什么这么做?皇儿从未与他结怨,他为何一定要置皇儿于死地?”定武帝继续问道。

    “因为他说了谎,他的药石其实并未能激发明王潜力,他害怕陛下您问责,没敢说实话,但心底根本就没有把握明王殿下能活两日,甚至他根本就无法再准确看出,明王一旦经历车马,到底还能不能坚持到走出京城,所以他通知了林家,只要林家参与进来了,不管以什么方式,那么如果明王最终没有到达您的计划地就死了的话,最终您也就不会找到他身上去。”内侍答道。

    定武帝缓缓转身,目光紧紧盯着内侍:“他数度为明王诊脉,会不知道明王乃宗师?怎会认为明王必死?”

    内侍也纳闷不已,但却只能道:“他说曾数度给明王度气续命,明王体内若有内息存在,他必然会发现,但事实上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不过……”

    “嗯?”

    “他说,不过他确实发现了明王的确有古怪,当日那药石未见效是其一!其二,明王似乎曾暗中警告过他,让他说实话!其三,那一日明王最后向您跪拜离去之时,按他当时的身体状态是做不到的,体内必定剧痛万分,但明王却脸上一点反应都没有。”内侍继续道:“张丹师说,后来他曾仔细想过,却想不出所以然,但他有一个怀疑,他觉得明王一定是提前已经知道了张总长要杀他的计划。”

    饶是定武帝,心智如铁,这一刻,也还是不由,浑身陡然震颤了一下。

    老子杀儿子,定武帝敢做,却绝不敢让别人知道。

    内侍不待他开口问,已经主动道:“张丹师说,之前明王服过药石之后,体内本应该残余生机彻底燃烧,但诡异的却是明王不但没有这样,反而他那原本必死之态,竟似乎再一次有了死灰复燃之象,张丹师觉得,当时他那碗药,一定是被提前动了手脚。,而在他熬药的时候,明王的下人,曾刚好替他看守过一阵药汤。而从那之后,明王似乎两次暗中警告他,让他告诉陛下,他还有生机,不一定会死。最后见他不愿,甚至还当着陛下的面要换了他,另换一个御医为他诊脉……”

    定武帝听着这些话,微微闭了闭眼睛,他记起来了,当时墨白要换了张丹师,但自己因为根本就不想让多余的人知道这事,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他。

    “综上总总,张丹师认为,殿下定然是提前知道了一些什么!”内侍低声道。

    “有明王的行踪吗?”定武帝没有再问这件事,而是眼眸微微低垂道。

    内侍摇头:“明王离去时不让人跟随,当时再没有一个人敢跟着他,之后,咱们再去打探,只知道他已经进了津海城,因为无法派兵大规模的搜,所以暂时还没有消息。”

    “嗯!”定武帝缓缓吐出一口气,最后道:“张总长回来之后,让他即刻来见朕。”

    说完,挥了挥手,不再开口。

    内侍出门,定武帝独自沉默良久之后,房间之中,有两个字吐出:“林家!”

    这一次,林家真的犯了他的逆鳞,上清山敢动手,他林家居然也敢动手……

    ……

    林府。

    这么大的消息,林华耀自然不可能没有得到。

    此时,他面色半响都无法平静,愣愣的看着面前一脸苦涩的楚若才,良久才开声道:“你是说,明王不但并非垂死,而且还是天资绝艳的武道宗师,一人出手,斩了我们全部人,甚至连刘道士也被他杀了?”

    他每说一句话,脸色就难看一分。

    楚若才知道大人定难以接受,事实上他也一样,但最终只能点头道:“大人,是楚某失算了……我们中计了!”

    林华耀微微闭目:“中计?”

    “皇家恐怕早就设好了笼子就等着我们钻进去,他们竟然真的动用了刺杀手段,消除了我们最后的疑心,导致我们最终还是动手了。”

    “消除一切痕迹,必须确保不能牵扯到我们身上!”林华耀豁然睁开双眸,眸子里绽放最深沉的光芒,盯着楚若才。

    楚若才心神一紧,连忙点头道:“大人放心,好在是咱们多绕了一道圈子,最终将一切推到了铁雄身上,皇家就算知道是我们,也没有证据!”

    “铁雄,现在提铁雄还有用吗?”林华耀眸光微微垂下,并没有再发怒,而是冷静道。

    全天下估计都知道了,铁雄为明王挡刀,明王只信铁雄一个。

    “那也无妨,全天下也都只知道,那些人马打的是铁雄的旗号,就算不是铁雄,也是铁雄那些师兄弟所为,毕竟,有那宁儿之事转了一圈,明面上还是他们所为,和我们没有丝毫关系。”楚若才道。

    林华耀微微点了点头,不出声了。

    然而,楚若才此时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松了口气,但其实他却不知,坐在他对面的林华耀,此时并没有真的被他说服,事实上,远远比他悲观,他太了解定武了。

    “国朝已经呆不下去了,否则定要生变!”他眼中闪着阵阵精光,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却抬起头来道:“好,严密关注形势,绝不能让定武攀扯到我身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