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九十章 撇清关系

    “好好感谢掌柜的?”墨白神色不变,眼眸里却是有笑意一闪而过。

    之前他还只当是因这病难治,吴掌柜不想接才推到他这儿来的,反正他也本就打算要寻这种疑难杂症,倒也算是正好。

    可现在听了楚若涵讲述这些因果,才算是完全明白过来了,这吴掌柜哪里只是想推掉麻烦,这根本就是用心不良,欺自己无知,要推自己入火坑啊。

    可想而知,就今日楚家那态度,若自己没有几分本事,却又不放弃想要一试究竟的话,最终必然惹下大麻烦。

    “好,那我便陪你一块儿过去,看看药材!”墨白本来并不准备进济世医馆,时机还未到,不过此刻却觉得,让这吴掌柜再加深一些印象,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有墨白陪着,楚若涵自不会不愿,两人下车。

    ……

    虽然天色不早了,但济世医馆却并未关门,他们生意太好,说不得什么时候便会有人上门来,所以通常都有人值守到深夜时分。

    墨白和楚若涵走进医馆。

    那先前与掌柜的叙话的那跑堂小厮,一抬头便见到了他们的身影。

    脸色当场便是一愣,盯着这两人面色含笑朝着柜台走来,他心头瞬间古怪:“这,看着好像还挺和气,什么也没发生啊!”

    不过也只是心头一晃,便连忙迎了上来,热情招呼道:“楚小姐,长青先生,二位来了!”

    墨白微微一笑,目光绕过他,朝着柜台里打量了一番,随即才颔首道:“怎么不见吴掌柜的,已经收班了吗?”

    “没有,没有,掌柜的正在何记酒楼里用餐呢。您可是有要事,我这就去请掌柜的回来!”小厮笑眯眯的回道,眼神却仍然在墨白与楚若涵脸上不住打量。

    “倒也没什么重要事,我陪楚小姐来贵医馆抓几副药,不必打扰掌柜的用餐,你们动手便好!”墨白摇头客气道。

    “抓药?”小厮心中一震,眼眸微微一亮。

    “嗯,有什么问题吗?”墨白颔首道。

    “没,没有,小的这就为您安排,马上便为您办!”小厮立马笑道。

    “楚小姐,将方子交给他吧!”墨白点点头,又冲着楚若涵轻声道。

    “嗯,好!”楚若涵掏出药方递给小厮,叮嘱道:“这是我爹要用的药,你们可得千万仔细着。”

    小厮闻言,心中更是一跳。

    一边陪着笑,一边连忙接过药方,直接看向最底下的医师签名,果然正是“长青”二字!

    “竟真被掌柜的猜中了!”小厮心中连闪,但嘴里却道:“二位稍坐片刻,马上就好!”

    说完,又招呼一药童,大声道:“楚小姐和长青先生来了,快去请掌柜的回来……”

    “来,先坐吧!”墨白听着小厮的招呼声,并未阻止,却是嘴角含笑的对楚若涵道。

    “嗯!”楚若涵点头,却目光仍然盯着抓药的药童,轻声对墨白道:“小白大夫,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着……”

    墨白闻言摇头轻声道:“放心吧,这按方抓药,乃是活人性命的慎重手艺,不敢出错的,这济世医馆里也都是老师傅了,不会有问题。”

    楚若涵这才放下心来,点头不再吭声。

    墨白却目光一转,正好看向那坐堂医师处。

    却见那陈医师居然还没有收班,依然坐在那儿,正好还有最后一名病人,正在为那病人开方。

    墨白站起身来,朝着陈医师行去,却并不出声打扰。

    不一会,陈医师便已开好方,交给患者,又小声交代了几句,患者点头拿着方子起身前往柜台,墨白这才从柜台处,绕到陈医师眼前,轻声含笑道:“陈医师,您还未收班?”

    陈医师闻声一顿,随即抬头看向来人,见是墨白,不由微微一愣,眼神不由自主的在墨白苍白的脸色上打量了一圈,才缓缓站起身来笑着点头道:“是长青先生啊,听说先生这两日在对面坐堂问诊,本该过去拜访一下,只是实在没能抽出空来,倒是失礼了,还请常青先生勿怪。”

    墨白连连摇头,微笑道:“让您见笑了,您也知道我这情况。没有办法,只能当个赤脚大夫,谋点汤药钱!”

    “长青先生既通医道,故而当知,您如今可是劳累不得,还需多多修养为妙啊!”陈医师轻声道,随即又朝着墨白一伸手道:“请坐。”

    “陈医师不用客气,我就不坐了,上午刚接了个病人,这不,陪病人家属来抓药,您先忙着不用管我。”墨白摆手谢过,手朝着楚若涵示意道。

    “哦?”陈医师闻言,明显有些吃惊,倒想不到他竟还真的接了生意,原本墨白说自己是医者,他只以为墨白是修道家,略通岐黄罢了,要不然若真的医术在身,岂会不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还能如此晃荡在世间?

    不想,他竟然还真的给人问诊开方,此刻,不由惊讶,抬眼便朝着墨白手指方向望去,正好见到楚若涵正抬头望着这边。

    陈医师自是识得这楚家兄妹的,整个明珠杏林,但凡有点声名的医馆,估计不识得他们的也不多。

    陈医师当场便是愕然,又望向墨白,嘴唇张合两下,无语道:“长青先生难道是陪楚家小姐一块来的?”

    “陈医师竟也识得楚小姐?”墨白似乎很是惊讶。

    “莫非……长青先生所接手的病人,便是楚老爷不成?”陈医师还是有点不信。

    “正是,今日正好楚小姐来请,便随她一起去看过楚老爷,诊断一番,下了个方子,这不,正陪着楚小姐来抓药。”墨白满脸笑意,明显有几分欣慰道:“昨日一整天都未曾开张,正自心中着急呢,却不想今日便遇到了楚小姐,还是沾了济世医馆的光啊。”

    “……”陈医师此刻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望着他那满脸松口气的模样,却是不忍想要小声提醒道:“长青先生,您恐怕还有所不知……”

    “哟,楚小姐您来了?长青先生,您这是陪楚小姐一块来的?”陈医师正自要说,却突然只听门外传来一声高喝,极为响亮,语气热情极了。

    墨白一转头,不是那吴掌柜是谁?

    只见吴掌柜此刻满面红光,满含笑意的盯着站在前方的墨白,不住拱着手,招呼着。

    陈医师见其过来,便闭上了嘴,眼里闪烁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便也不再多言。

    而墨白却似根本没有察觉到异常一般,朝着陈医师拱了拱手道:“您先忙着!”

    “好说!”陈医师笑了笑,又自坐下,望着墨白转身的背影,心中一叹:“也无需多说,反正其所剩时日不多,没什么意义。”

    但心中这么想,却又突然一抬头,眼神里闪过一抹狐疑望着墨白虽轻柔却并不漂浮的脚步,再回想起依然如前日来时未有改变的声音,心底泛起了嘀咕。

    似有些不对啊,他怎的好像并无什么变化,不应该啊,纵使这口元气还未散,也自一日比一日虚弱才是……

    “吴掌柜!”墨白来到楚若涵身边,朝着吴掌柜拱了拱手。

    “长青先生,听说您今日开了张,去了楚小姐府上,可是为楚老爷问诊?”吴掌柜和气极了。

    墨白拱手,满脸感激道:“还得多些吴掌柜关照,不但大度让在下在贵医馆对面挂牌,更是介绍楚小姐来寻在下,这实在是……实在是让在下不知如何感激才好啊!”

    “长青先生切莫如此……都是同道,此乃本分应当。”吴掌柜见墨白那真心实意的模样,心中更是古怪万分,一抬手便客气道。

    “感谢吴掌柜的挂心,多亏您介绍小白大夫于我兄妹,若涵代家父谢过吴掌柜,只待家父病情好转,定专程设宴感谢济世医馆此番盛情!”楚若涵也正好开口道。

    吴掌柜脸上的笑容陡然一僵,这一次却是不太开心了,他可不愿意沾上这桩麻烦,顾不得刚才还和墨白客套什么“理所应当,都是本分”,立马变摆手改口道:“楚小姐,老夫并未做什么,只是昨日,小姐与令兄前来之时,恰巧朱医师不在医馆,贵府上又急缺高明医师,老夫便想起了,对面长青先生手持的乃是天下第一的招牌,所以才随口说了一句。其实老夫与长青先生相识也不过才两日而已,哪里知晓长青先生的本事,若是当真早知道长青先生医术超凡,那说不得早已介绍其去了贵府上,为楚老爷问诊……昨日老夫其实也只是看您与令兄着急,便随口一言而已,便是不说,您和兄长也定能见到对面那显目招牌,所以啊,这事和老夫那是丝毫关系也没有的,还请楚小姐务必通禀令尊,此事,与老夫无关,老夫万万不敢居功,若长青先生当真为令尊解忧,那也是长青先生的本事,我济世医馆绝不能贪长青先生之功!”

    脱口而出,便是一长篇大论。

    中心思想,自只有一个,此事和他并无关系。

    楚若涵明显有些愣,不知这吴掌柜如何这么大反应,竟是坚辞不受这份谢意。

    下意识的看了身边墨白一言,似希望其提点一下,这到底什么意思。

    然而却见墨白此刻脸上却是有些尴尬之色,对着吴掌柜干笑了一下,没有开口。

    吴掌柜知道自己这番话,是有些不妥的,刚刚还和墨白客客气气的,转眼便当着墨白的面,便要与他撇清关系。

    此刻却也不想那么多了,并不看墨白,只是打了个哈哈道:“两位稍坐,吴某得去盯着点,这可是楚老爷要用的药,不敢怠慢!”

    他没有见到,就在他转身那一刹那,墨白嘴角浮现的那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