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221章 何为残忍

    林素音柳眉一跳,但刹那又平稳。

    死!

    确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擦拭了眼角泪,眸光清明:“好,你说!”

    墨白依然未曾转身:“首先便从你的凤凰之命说起。”

    “嗯?”林素音一愣,突然听到这个,凤凰之命?

    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旧事了,她不解。

    “当年国朝已有乱迹,定武皇帝有心革除旧弊,施新政中兴大夏,你父亲林华耀便是旧势力的领军人物之一,也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凤凰之命就传了出来……”

    墨白从当年事态讲起,林素音那时虽身居闺阁,但到底是京城权贵子弟,又乃名人,对形势还是了解的。

    但说实话,她知道一些权贵家女儿的最终结局,但还从没有人如此鲜明的对她讲述过这些,太过直接。

    “因你容貌确实不错,又身为一品大臣之女,众成年皇子一时间争锋,指望能取得你于帐下,以召示自己天命所归!”说到这个,墨白眼前似突然闪过了当年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太子殿下,那时太子曾三番五次针对他,说起来也正是因为林素音最终许配给了他墨白的原因。

    挥去杂念,墨白继续道:“当时有人猜测,你父亲此举,当是为了向国朝表忠心,向定武帝证明靠近立场的意思,所以想将你嫁入皇家,那自然和皇家关系更近一步,也就不愁定武帝会拿他开刀。”

    林素音沉默听着,这之间的许多事,她都是明白的。

    还好,她还算冷静,还是那句话,即便如此鲜明的证明着她是在被利用,但权贵子女,婚姻大事,又有谁能例外。

    墨白也不在意她的想法,继续道:“只是你父亲当时恐怕也并未想到,你会再此期间被上清山看中了,并且更幸运的是,甚至梅真人的亲孙见你倾城容貌之后,可谓一见倾心……毫无疑问,在当前国朝乱象的情况下,若能将你卖给上清山,虽然不比皇家荣耀,但真人孙媳的地位,却无疑比嫁入皇家还要稳妥。”

    林素音心中一抽,虽然已经是事实,但就被墨白如此说来,她犹如货物一样转卖……

    “很可悲,就在这当口,定武帝却插手了,你的凤凰之命,令国朝皇子为之蜂拥,定武帝心有不喜,故欲敲打,将你许配给了我。这种情况下,你父亲怎能愿意……”

    说到这里,林素音心中一紧,但墨白却轻言淡语的直接道:“他不敢反抗国朝,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事发生,故而自然是要通知上清山来想办法的,可皇帝已经下旨,上清山也不敢插手,你爹老辣,从中挑拨,送去上清山的消息却是国朝明知真人亲孙欲娶你,却仍然横刀。真人自然是有尊严的,如此一来,上清山也不得不出面,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正义,真的为了你,便不惧强权与国朝作对,甚至杀我造反,为你主持公道。你爹都不会为了你造反,冒灭门之险,上清山难道比你爹对你还亲?”

    “他们在当时做出的反应,其实并非派人来杀我,只是派人来与国朝交涉,但却出了意外,上清山中有一个人,梅志峰,他却暴怒了,认为我一个区区六皇子居然也敢与他真人嫡孙争锋,在他看来我是找死之举,故而在大婚夜,他派人来当场击杀于我……”

    听到这里,林素音倒是满脸诧异,这些事她当然不知道真相,没有人会将这些东西告诉她。

    她张嘴想要反驳,质疑,但见墨白说的如此平静,又想到梅志峰已经落在了墨白手中,墨白说的必然已经得到了证实。

    “梅志峰的插手,将事情推向了末路,也让你和我从此成为了一系列阴谋的焦点所在。”墨白面无表情继续道:“我重伤垂死的路上,你父亲派了一位道师外加多名杀手,于此途中暗杀于我,原因很简单,只有我死了,你才能以寡妇之身,再嫁梅志峰,我不死,上清山便不敢娶你过们。”

    “什么?”林素音骤然一惊。

    墨白却还是那么平静:“暗杀我的那一战你应当听过,自那一战后,我不得不消失,因为只要我还活着,你父亲和上清山就不会停止暗杀我。”

    “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林素音摇头,涉及到他父亲,她不能不紧张,如今站在她面前的墨白,很可怕。

    墨白根本没理她,只继续道:“我消失了,你去了上清山,你父亲也借我之名,杀了我胞兄太子殿下,就此和造反,他势弱,自然有赖于上清山……”

    说到这里墨白突然一顿,回过头来,看了林素音一眼,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凤凰之命曾有人猜测,是要将你卖入皇家,以保地位,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引得众皇子相争,乱了国朝。后来卖女上清山,你父亲几经筹谋,最终导致上清山与国朝裂痕就此拉大。当初并没有人能想到你父亲竟早有雄心壮志,可当他一遭奋起,他当初的所作所为,才终于让人看得真切。”

    “你这个女儿,于他而言,当真是价值很高,不但用你加速国朝内乱,只是我很不解,当初若我没事,你就在我身边没去上清山,你父亲一旦造反后,你说你的下场会如何啊?”

    林素音身躯蓦然一震,但紧接着却是立刻反驳:“我爹不是要造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

    话虽如此说,但墨白刚才那段话,却是将因果说的分明,林华耀分明是早已做好准备起心造反,他的一切动作都是在为一遭称雄而努力。

    “呵!”墨白轻笑:“我只是在想,你说你爹有没有可能会因为你顾忌你的性命,而放弃造反?”

    说到这里,没等林素音再反驳,也没有和她争辩的意思,继续道:“你的作用很大,去了上清山,你爹造反,毕竟是弱势,他需要道门的支持,故而你和梅志峰的流言也开始漫天飞,因为真人嫡孙和你将联姻的事实,会让无数人确信,梅真人已经站在了你爹这边,梅真人在道门的影响很大,这无疑对你爹的反叛势力是有帮助的,而且如此一来,还能向全天下表明,国朝已经不行了,上清山梅真人就敢抢定武帝的媳妇……”

    “只是还是那句话,林华耀派人满天下散步流言的时候,可曾考虑过你已为人妇,并且天下皆知你乃明王妃,更可悲的是,我只要一日没有明确已死的消息传来,你就嫁不了上清山。也不知你爹是否有过内疚,你作为一个女人,却背负着最不堪的名声活着!”

    “你住嘴!”听到这里,林素音终于激动起来:“不是我爹……”

    “转眼便是多年,因缘际会,时势造英雄,你爹站稳脚跟的路途中,你的确功劳匪浅,但怎料世事变幻,你也终于到了贡献最后价值的时候。”墨白依然不与他争辩,自顾自说道。

    林素音气急,真如墨白所说,有些话,她未必愿意听。

    但墨白既然开口了便不会停,即使残忍:“你的存在是他维持和上清山关系的重要一步棋,只是多年过去,上清山早已绑在了他的战车上,再也跳不下去了。林华耀也早已今非昔比,他发展迅速,将来打退了蛮子,他将有望与国朝一争天下,他的雄心壮志也开始爆发了,如今他已经年至六十上下,有生之年,若想要坐上那他期盼了一辈子的龙椅,便必须要加快脚步了。”

    “然而,纵观天下大势,蛮子这一场灭国之战让国朝元气大伤,举步维艰。但却让林华耀借此风生水起,不停的喊着抗敌口号,收买天下人心,一面却装作弱势并不真的参加大规模会战,只借机发展。此消彼长之下,他终于强大起来了。而到了如今,蛮子势力也越来越大,战况糜烂,他和定武帝一样,都想坐江山,那边不能任由蛮子真的灭了大夏,否则何来那一日。故而到了此刻,他开始思索下一步了,毫无疑问,共同抗敌方可有机会赢得此战。”

    “然而怎么联合?定武帝身为皇族,自有气魄,他绝不可能与叛逆谈和!林华耀自知这一点,但他却不会放弃,他从微末走来,只要有利益,便是做狗都在所不惜……”

    “你混蛋!”林素音压抑不住怒气。

    墨白始终对林华耀直呼其名,林素音也只能沉默,而如今他竟然当着她面骂她爹。

    纵使墨白口中的林华耀有多么阴险,那也是她爹。

    墨白声音微顿,却还继续道,当然没有再用做狗来比喻:“只要有利益,你爹随时都可以与定武帝谈和,但谈和需要契机,本来你的明王妃身份,自然是最好的契机,但我却失踪了,甚至极有可能已经不在人间,你又多年身背流言蜚语,定武帝更不会接受你这儿媳妇。”

    “机会来了,道门在这场大战中,眼见蛮子凶威,早已心寒胆颤,身怕一个不小心卷入了战争中去,他们只想待在山上享福,可不想真的奔波于生死中去,毕竟修道中人,应该视天下如浮云,生死有命,这是天道运转的结果,他们不应该逆天。”

    说到这儿,墨白又看了林素音一眼,问了一句:“我还听说,如今道门内有一种声音,有人观天机,紫微星已黯淡当灭,此乃天意大夏国朝气运已尽,当有新主自东方来,你在道门中,可知此论断,是哪位高人夜观天象所得结论?”

    林素音先前说过道门仁义,为天下苍生而赴险地,此时墨白之言,毫无疑问是将她的话彻底反转,但这一刻,林素音却反驳不了。

    墨白口中的说法,她也听过,甚至这事在道门中还曾引起过年轻弟子的讨论,眸光低沉,开口道:“道门流派众多,这只是一家之言,至今为止,各方战场军中,皆有道门人守护军将安全。”

    墨白点点头,继续道:“不错,可这很危险,说不得就会引起大战,尤其是蛮子已经按捺不住,几次三番派内家高手行暗杀,窃听等诡事的情况下,上清山作为道门牛耳,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不想战。”

    “林华耀也很清楚他们的想法,虽然林华耀最终是想打退蛮子的,但他却能隐忍,依然如以往一样,与国朝定武帝持相反意见,继续支持上清山不战之信念,甚至将自己的女儿上清山高徒林素音也一同派来明珠与蛮子谈和,这深刻表达了他对道门的支持,也让道门更加有底气敢在天下论战之时,他们却来求和。”

    “我来明珠,和我爹没有关系!”林素音脸色更沉。

    “林华耀此举,可一箭三雕,一来这让道门此行坚定,来了明珠,上清山就算是彻底与国朝之间再无缓和了,天下人皆知,定武帝是没有退路的,他只能拉拢一切力量战到最后一刻,道门在如此时机,公开不战……”

    “二来,林华耀苦等的与国朝联合抗战的契机终于找到了,名正言顺的将他女儿派来明珠,若不出意外,林素音此番明珠之行,必将死于非命,而凶手也定会是蛮子无疑。林素音不仅是林氏之女,更是明王妃的身份,她被蛮子所杀,林华耀此时提出联合国朝,无论双方手下势力,均再难以提出反对意见,联合契机产生。”

    林素音眼中明显征然,然后有暴怒在酝酿。

    “更重要的是第三点,林素音身为明王妃在明珠为了家国而遇难,林华耀借机而起,在为女儿身死的悲痛中,主动发起与国朝合作抗战的倡议,这时候国朝将拒绝不得,上清山等道门因保护不利,也难以再反对。更有天下百姓会为林家一门英豪而感动,这种局面下,有志之士自然纷纷投效,与国朝统一抗战的谈判中,他也将占尽先机,毕竟丧女之痛下,他忍辱与国朝谈判,国朝对他还一再压迫,那岂不是自绝于天下百姓人心?”

    话到这里,天色已经黑暗。

    夕阳已坠,寒气又来。

    林素音不知是气急,还是心悸,又或者先前运功过甚,她突然连续咳嗽起来。

    墨白眸中微微晃动了一下,却又坚定下来,缓缓抬起了脚步,朝亭外走去,有声音传来:“只是阴差阳错,我还活着,你还偏偏遇到了我,并被我所救。”

    林素音抬起头望着那黑暗中逐渐隐去的身影,她抚着胸口,那双曾经璀璨的明眸,在无法阻止的泪光中,一点点的伴随着这黑暗而晦暗。

    “到底夫妻一场,没有人能在我手上杀你,就算是你爹。”墨白声音慢慢远了,最后传来的声音是:“送王妃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