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314章 杀之

    在场道家宗师,陡然眼中一晃,一阵悲哀闪过。

    那墨白面前之宗师也是随着墨白手中金光蔓延,浑身玄光再次暴涨,浑身一震之际,眼神也是豁然抬起,再次对向墨白,那其中神采或许是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光亮。

    不过,望着墨白那淡漠的脸,他那手中始终紧握的剑柄终究是半点都未曾移开,他没有做到其他动作,仿佛全身力气,只用于这始终刺向墨白的剑柄,这或许也是他唯一的希望。

    虽然这希望,已经没了,但那不甘,却也只能系于这一剑之上。

    “上清山?”便在他死死盯着自己的脸,与自己对视之时,墨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还是那般冷静,却相比先前略低,不再回响在方圆之外。

    唯有这城楼附近,所有人等方能听见。

    上清山!

    三个字很简单,却令那与他贴面的老者目光中突然多了其他光芒,他依然只是死死盯着墨白,浑身的玄光依然在持续爆发。却有声音从脖子眼传出来

    墨白也未管他,又道了一句:“本王已经说过,在本王眼中,尔等都不过我大夏之民罢了,竹叶门如此,上清山又若何?本王既已金口玉言饶尔等性命,你何必非要自寻死路?”

    “休要猖狂,老夫大恨,未能杀你,却没关系,你休想坏我道门万年不坠之道统,你不行,这世上谁都不行!等着吧,你死定了,无需多久,你就注定会来给老夫陪葬!”这宗师终于开口了,声音泣血悲狂!

    “是吗?”墨白声音依然清亮,没有半丝受到影响,他手中的光芒也在这时,彻底明亮刺眼,仿若有一声脆响传出,老者双眸猛然放大,紧接着浑身那刺目玄光一暗。

    所有人的眼眸都在爆缩,盯着那一代宗师,就这般慢慢垂下了头。

    墨白金光收敛,缓缓转身,老者倒地,一炳完全无刃的剑柄从他手中滚落,在地上叮叮当当作响。

    满场人等,再无一人敢大声呼吸。

    对普通兵士将领,和戴春和来说,难以将目光从倒地老者身上移开,一代道家宗师,金銮座上可赐坐之存在,就在他们眼前,如此真切的死了。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了面前,死的如此轻易。

    这一种震撼,难以言续,太多兵士还没有资格知道昨夜之事,他们心里,宗师的地位甚至还如曾经那般高高在上。

    便是手持弓箭,已准备战斗,却也只是命令使然,真没有想过其他!

    他们不得不抬头,再次看向他们的明王!

    这刚刚手刃了一位宗师的明王,却依然如先前一般,视满场高人如无物,他还是那般不动如山,就仿佛方才之事,在他心里没有留下任何波澜一般。

    他抬起头,望了望天,微默,又眸光看向远方。

    这一次,他看的方位,普通人不知意味,却让在场一众宗师越发沉默,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上清山的方向。

    终于只听墨白的声音,只见他一回头又望了一眼那倒地尸体,似乎叹息般响起:“本王倒是想要敬你三分,可事实证明,本王已经等了你口中那万年道统,那让本王陪葬之人整整一日,却终是未见到来。”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听懂其中深意的人,无不心中倒抽一口凉气。

    虚离子更是差点站不住,望着脚下那吊篮,心中惶恐而侥幸,还好没走。

    而其他竹叶门诸人,此刻却是脸色难看而又复杂。

    他们亲眼所见,这位站立城头高处良久,难道竟是在等上清山,等道门真人降临吗?

    他是真要独对整个道门吗?

    便是竹叶门别灭了,也比不过这一刻,这句话带来的寒意。

    内心中仅剩的胆气,在这句话后,真的再难维持。

    墨白不再管那死人,而是终于将眸光放在了现场一众人等身上,一一扫过每一位宗师,每一位皆是在他目光挪开之后,方才松下一口气,最后,他看向了之前朝他拔剑的另外四位老者。

    眸光定住。

    死人眼中恐惧连闪,面色急剧变化,几人手中的长剑都有些微颤。

    墨白面色淡漠,却突然一抬手,在四人急剧退步间,口中却道:“戴春和,令众兵士退下!”

    戴春和还有些恍恍惚惚,但听闻此言之后,却还是下意识当即道:“是!”

    说完之后才回神,方才墨白说的是什么,眼神又下意识的一扫依然在场的诸宗师,想到方才差点被一剑杀了的场面,又是一阵冷意升腾,面色发紫。

    但牙齿一咬,看了殿下一眼,又看那死人一眼,仍是双手撑地,姿态极其不雅的爬了起来,开口退兵。

    不是他想不想,而是到得此时,根本就不敢违逆墨白。

    兵士如潮水般退去,不再剑拔弩张,随时在生死威胁之下,众宗师眼里终于是稳定了一些。

    然而,还没等他们舒缓下来,便又被墨白的动作给吓的无法自持。

    兵士刚刚退下,墨白的身影便突然暴起,毫无征兆的冲向了那四位方才动手之人。

    实在太过突然了,刚才被他盯着的四人,经过他一阵威吓目光,又突闻收兵,这一紧一松之间,便是宗师也终于还是反应迟钝了那么一丝。

    只刹那间,原本站在墨白身后的一老者,便陡然只见墨白身法一展,手中更有一炳不知何时已经出鞘的青锋,已然临至面前。

    对宗师来说,原本眼见之处,便可反应,但这一刻,他却迟了那么一瞬,口中一声太过惊骇之下发出的叫声后,他第一个动作居然是转身而逃。

    没有招架,他竟转身了,再墨白剑下,如此近的距离,他转身想逃。

    不过下一刻,他便知道自己错了,可已经来不及。

    心口一凉,他的死法,比方才那位还要简单,还要冤枉。

    墨白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杀人之后,却明显未再罢手。

    顷刻间就已拔剑,带起血光飞射空中之时,他人已飞天,电光火石间,众人只见他发丝飞扬背后的身影之时,已闻一声剑鸣交响。

    却已见另一位宗师早已醒悟,此刻惊骇之下,运气全身功力,抵挡他一剑刺喉!

    此人来不及吭声,他第一时间只能保命,他没有逃,眼见先前那位下场,他知道只能一战。

    但面对墨白,他心中冰冷可想而知。

    甚至这一剑抵挡之时,他的心在颤栗,他害怕挡不住,墨白的恐怖早已深入人心,昨日数十宗师一击,都被他一力破之,更何况此刻只他一人。

    但意外,这一剑相交,墨白手中青锋竟真被挡住,他微鄂,但来不及细想,因为墨白剑花刺眼,已是再次刺向他咽喉。

    再挡,下一刻剑花又至,这次是心脏!

    老者脸色彻底急了,他终于发现,不是墨白没有气力,而是墨白的战斗风格变了,只在一夕之间,墨白的剑招招不离他要害,已让他险象环生。

    有项羽的力拔山兮气盖世,也有精妙绝伦的以柔克刚。

    墨白之威,过于刚猛,这是昨日一役后所有人心底不可力敌的印象,但此时,却再不敢这么想。

    道法,道法!

    道需有法,此刻,墨白施他的法!

    墨白有法吗?

    无需怀疑,师从末法时代真人,更揽大千经典的他,怎会缺法?

    此时,前世道家大名鼎鼎的五行分光剑法,在他手中金木水火土,锋、锐、刚、柔、遁、阻、缠,剑光五色,似散而聚,招招致命。

    相传此剑法传自上古道家神话中春秋时,老子所创,当时天下纷争,亦有妖魔横行于人世,老子眼见世间疾苦,曾一剑出,如万道临,剑光化五行之力,横扫世间妖魔。

    此法有无神话之威,难讲,毕竟无人能有圣人之功力,但横扫不了妖魔,杀同阶对战之敌,墨白却是能够做到。

    “诸位,还不来援,非等各个击破呼……”此老者手忙脚乱,已抵挡不住剑光,全凭周身护体真气硬抗,但即便如此,身上也是在眨眼之间,已是血洞处处,此般下去,不需旦夕之间,他将毙命当场。

    不得不说,墨白突然换了打法,让众人惊骇间又难以回神,更加上这剑法之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令人挪不开目光。

    一时间,竟一个个盯着墨白身影剑法,无半点动静。

    直到这老者惊叫,众人才反应过来,可便是如此,又待何?

    虚离子眼神再次一个电扫,果然,之前没有朝墨白拔剑之人,无一个动作,只是诸人脸色难看着相互对视一眼。

    虚离子瞅得时机,自见得诸人不敢动手看,连忙大喝一声:“诸位,明王殿下之威严,绝不可冒犯,尔等切莫行差踏错,否则必乃自寻死路。若执迷不悟,某虽实力不济,也定要仗剑护主,与尔等分个生死!”

    说罢,长剑一展,便是身形急纵,立身诸人之前,虎视眈眈。

    众人盯着他,当即满脸不齿,皆暗道真不要脸,可到底,众人还是没动,好似不是不去救援,而是当真被人所阻一般,至少面子上过得去一些……

    a